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止于至善--诸圣节
发布时间: 2019/11/14日    【字体:
作者:品一口茶
关键词:  止于至善 诸圣节  
 
 
品一口茶
 
玛 五,1~12
 
那时候,耶稣一见群众,就上了山,坐下;他的门徒上他跟前来,他遂开口教训他们说:“神贫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恸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安慰。温良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承受土地。饥渴慕义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得饱饫。怜悯人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受怜悯。心里洁净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看见天主。缔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要称为天主的子女。为义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几时人为了我而辱骂迫害你们,捏造一切坏话毁谤你们,你们是有福的。你们欢喜踊跃罢!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报是丰厚的,因为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曾这样迫害过他们。”
 
今天是诸圣节,教会纪念天朝神圣。
 
完整的天主教会由三大团体组成:天朝神圣(得胜的教会、凯旋的教会)、世上教会(旅途中的教会,战斗的教会)、炼狱炼灵(受苦的教会、炼净的教会),天朝神圣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圣人圣女们,他们都是耶稣的忠实门徒,在经历了尘世生命的磨炼之后,在天主宠爱中结束尘世生命,或直升天堂,或经炼狱炼净之后,永憩主怀,享受着永不失落的永生幸福。
 
天主因爱而造世界,人为受造物中唯一有灵魂的,被称为按天主肖像所造的万物之尊,天主造人的目的是要人最终进入永远的生命,分享他无穷的荣福,所以成圣是每一位基督徒的基本使命,只有成圣,才算是达到了天主造人的目的。那么,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自己要成圣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作一个调查,问教友们:“你们觉得自己以后会成圣吗?”会有多少人以肯定的口气回答说:“能!”?以我的经验,可能更多的教友会谦逊地回答:“我是一个罪人,怎么可能成圣?”但我要说,这绝对是一个错误的回答!或源于对成圣的无知,客观上还有骄傲的嫌疑,倒是敢正确肯定回答说:“能!”的,是一个有真信德的谦逊之人,请注意:我说的是“正确肯定回答”而不是简单的“肯定回答”,因为简单肯定回答的,可能是狂傲之人,算不上是正确的回答。为什么正确肯定回答说:“能!”的,倒是一个有真信德的谦逊之人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得弄清楚什么叫成圣。
 
方济各教宗曾经说过一句经典的话:圣人圣女是被天主恩宠圣化的罪人。这句话可谓简洁明了,切中重点地指出了圣人圣女的性质――他们不是非得圣洁得像圣母玛利亚那样纤尘不染,也不一定是依纳爵、道明、小德兰等诸圣那样达到了一个圣德顶峰之人,他们更多的是我们中普普通通的一份子,和我们一样地有私欲偏情,和我们一样地犯过罪,甚至犯过比我们更严重的罪,但最终都依赖天主的仁慈与恩宠,真实地悔改并作补赎,最终带着天主的宠爱而进入永生之人。他们中很多人也经过了炼狱,但离世之时是带着宠爱的,所以最终都荣升天国,被称为天朝神圣!
 
这样的例子在旧约圣经中比比皆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圣王达味,曾经犯过杀夫夺妻之滔天大罪,甚至被称为智慧之王的撒罗满也曾淫荡无比,且拜过偶像,但这一切都没有阻止他们最终成圣,不是因为他们犯的这些罪是好的,而是他们依赖天主的仁慈,真实地悔改了。可能我们平常熟悉的圣人圣女们都是教会的大圣贤,被教会公开列品,所以给我们一种错误的感觉,好像只有那极少数的大圣贤才算是圣人圣女似的。为什么教会要庆祝诸圣节?这说明还有很多未被教会公开列品的,不为人所知的“小圣人”呢!
 
所以,我们没必要把成圣看成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只可高山仰止却无法企及的超人境界,因为成圣的本质不是靠我们个人的行为,而是天主的仁慈,当然,其间我们个人的悔改是必不可少的,都不愿悔改,那只能说明我们自己不愿意成圣了。所以,方济各教宗的话告诉我们:圣人也是罪人,甚至还可能是一个大罪人,但他们对自己、对天主不失望,更不绝望,因着信德的悔改,被天主的恩宠所圣化,于是成了圣人,难道我们作不到吗?所以,一个肯定自己日后能成圣的教友,并不是骄傲,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成圣不是因为自己有超人的圣德,而是因为天主的仁慈,对于自己的成圣,也自然就不会有丝毫的骄傲,有的是无尽的感恩,你说这是不是有信德的谦逊之人呢?
 
在明白了我们每个人都有成圣的使命,以及成圣的主要原因之后,我们每一位基督徒都要持有必定要成圣的信心,在生活中以今天弥撒福音的“真福八端”为指南,度一个积极的爱的生活,哪怕对自己目前的情况很不满意也不要紧,只要依赖天主的仁慈,努力悔改,将来天国里必定会有我们的一个位子的!
 
今朝尘世敬神圣,他日天国共比肩!
 
茶神父频道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明清时期在华耶稣会士的西学 \艾尔曼
内容提要: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欧洲人宣告了科学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学…
 
“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化与民法典的路向选择 \吴昭军
解读《民法总则》第92条第2款 一、问题的提出 加快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化进程,完善…
 
托马斯•阿奎那与古典自然法的巅峰 \柯岚
摘要 托马斯·阿奎那借用亚里士多德哲学实现了对希腊自然法理论的神学改造。阿奎…
 
我国传统文化对实行法治的障碍 \叶春阳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伟的大厦,在法治秩序中,法律产生于所有个体的合意,完全代…
 
长沙麓山寺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方丈财务审计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网
2019年11月份,长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麓山寺住持财务审计与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大乘佛教八大宗派祖庭巡礼
       下一篇文章: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