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奥地利、匈牙利华人天主教会及其他欧盟国家的华人教友倾力襄助祖国抗疫
发布时间: 2020/3/5日    【字体:
作者:信德编辑部
关键词:  天主教会 抗疫  
 
 
“当国家有困难、有需要的时候,在海外的华人华侨,包括台湾的教友和朋友,大家都积极努力地愿意尽一份心力,为祖国抗击疫情做贡献。所以,当我在教堂里一宣布为中国疫情募捐的倡议后,教友们立即踊跃奉献了善款。奥地利维也纳的华人教会团体很小,常进堂的只有二、三十人,而且一部分是退休老人,也没有多少钱,但是这次捐款大家真的是尽了最大的力量,就连一些教外的朋友也参与了捐献,这让我十分感动。”已在奥地利维也纳华人教会团体服务了10年之久的潘世胜神父,2月22日晚感慨地对信德网说。
 
据潘神父介绍,从1月23日起,他就开始关注中国国内和欧洲媒体对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了。同时,他也在每天的弥撒中献上恳切的祈祷,祈求天主赏赐疫情早日结束,人们能够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
 
但是,随着疫情的日益加重和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多,潘神父就想为疫区做些实事。1月29日,他主动联系了进德公益,深入了解了国内的疫情,特别是武汉各大医院医疗物资严重缺乏的困境以及国内各地教会的积极回应。心急如焚的他当天即向维也纳华人教会和匈牙利布达佩斯华人教会的教友们发出了为武汉疫情募捐的号召,并着手收集采购医疗物资,希望尽海外游子的一份心意。
 
“我们每一位华人,特别是基督徒,在国家遇到困难的时候,理应体现一种社会责任和担当。信与行是我们信仰的根本,只靠祈祷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有爱德行动,以此来见证我们的信仰。”潘神父说。
 
截至2月9日,维也纳华人教会共捐献2880欧元及4166元人民币。匈牙利布达佩斯华人教会(从2016年圣诞节开始组建的新团体)捐献了870欧元,部分教友购买了2110个医用口罩和防毒口罩邮寄到了国内。生活在德国的一位名叫丽青的姐妹看到潘神父发出的呼吁之后,第一时间替雪儿姐妹转了5000元人民币,并联系海外一个华人微信群,共同捐献了10000元人民币。此次募捐活动前后约有40人参与,捐款总数折合人民币约50617.22元。
 
潘神父说:“到目前为止,我们采购到的医疗物资有:400多套医用防护服和防毒衣,750多个医用口罩和防毒口罩,其余物资还在继续采购。2月22日,第一批270套防护服和242个口罩已经通过飞机运往了中国。”
 
在谈到采购及运送医疗物资的过程时,潘神父的一句“费尽周折,困难重重!”道出了所遭遇的种种艰辛。
 
起初,潘神父联系了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生产厂家,得知工厂并不在奥地利,而是在德国,维也纳只设有办事处。潘神父立即赶到办事处,当时物资还不紧张,可以拿到大批量的货,可惜那时他手里没有钱。教友们奉献的钱是一点一点地到位,需要一个过程。潘神父就先垫付了一部分,可是他个人的经济也很有限。当时他就考虑去借钱,可是如果马上要借1万欧元的话,很多人一时拿不出来,同时也有好心教友提醒怕他上当受骗。无奈之下,潘神父只能慢慢地等着教友奉献的钱数积累上来。这样就错过了采购物资的最佳时间,等捐款数量上来了,欧洲的医疗物资也极度缺乏了。
 
“除了教会以外,社会上的各个社团、各个组织,包括商会、协会、同乡会等等,都在大批量地采购医疗物资运往国内。而最近一两周,奥地利政府和联合国等官方部门均在征收医疗物资以支援中国武汉,因此采购的难度非常大。”潘神父无奈地表示。
 
从1月底至今,潘神父几乎每天都要往厂家的办事处跑,但是一次只能买到几十件甚至几件防护服和防毒口罩,因为没有大批量的货可以给他。潘神父每天都必须紧盯着采购的事,顶风冒雨也要赶去,如果不去就一件也买不到。从他的住处到办事处,坐车往返需要一个多小时。由于工厂位于德国,即便潘神父买到了货,厂家从德国发货到维也纳,也需要三天、五天甚至是一周的时间。所以潘神父每天都是在焦急地订货、等货、取货中度过的,每天只能拿回来一点点,像蚂蚁搬家一样集少成多,期间的困难可想而知。
 
有时候,潘神父在办事处工作人员的电脑上好不容易看到有一批货可以购买,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被别人抢购了。因为厂家在欧洲好几个国家都设有办事处,当维也纳的办事处在下单的时候,其他国家的办事处也可能同时在下单,谁先付款成功谁先得到货。这种情况常常让潘神父扼腕叹息。
 
现在整个欧洲医疗物资市场几乎都被抢购一空了,由于供不应求,物资成倍地涨价,而且还极难买到。如果从二手商家、三手商家去买的话,不但价格翻了几番,而且不能提供原始票据,没有商品的详细订购信息,不能报关和达到国内医院的标准和要求,所以潘神父只能从厂家拿第一手货源。而厂家涨价也很厉害,比如医用FFP2防毒口罩原价2欧元,现价10欧元起;FFP3口罩原价3欧元多,现价则到了19欧元多。目前潘神父从厂家购买一个医用防毒口罩最少也得8欧元,即便如此也很难买到了,到处都是没货的消息。为了采购物资,潘神父操心挂虑,不停奔波,寝食难安,十分辛苦,的确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与此同时,潘神父几乎每天都与进德公益的神父修女联系沟通,通报购买物资进度及质量。为寻求维也纳教区的支持,潘神父把进德公益前期的呼吁函译为德文,发给了教区辅理主教,辅理主教很重视,立即把呼吁函发给了奥地利所有的教会医院,呼吁医院为中国提供紧急援助。
 
物资采购的难度已经让人头痛了,可是要把物资运到中国也绝非易事。当进德公益的李荣品神父和潘神父把中奥两国要办的各种赠送和接收材料准备好后,两国的航班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基本上也都停飞了。而国航仅剩的每周一班飞机,专为运输奥地利政府、联合国以及周边国家为中国捐献的物资。奥地利邮局则早就发布了公告,不再接收任何寄往中国的包裹。没有飞机几乎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最大的难题。
 
但是,为了能够帮助中国疫区,潘神父从未放弃,他深信天主会玉成善事。后来经过多方联络和朋友推荐,他找到了维也纳一个华人商会和国际贸易运输公司负责人李为民先生,当得知是华人为祖国捐献的医疗物资时,他答应以他公司的名义去报关,并且不收任何费用。但他同时告诉潘神父,无法保证这批物资一定能够装上飞机,因为机场现在已经积存了几千吨物资,都在等着运出去,而华人教会的这批物资属于个人性的,不属于大集团、大公司的,因此很难保证。
 
在焦急地等待了两三周时间之后,这批物资终于在李为民先生的帮助下顺利报关了。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航空公司由原来的运送捐赠物资不收费变成了现在的高额收费,一公斤的运费就需要三、四欧元。经历了太多的困难和波折,这批饱含着奥地利、匈牙利和欧洲华人教会团体及各界朋友深情厚谊的医疗物资终于在2月22日装上了飞机,并于23日运抵北京,进德公益将会尽快把这批珍贵的物资分发到疫情重灾区。
 
“国内不容易,我们在国外也不容易,同样受限制,同样受困。采购和运输这批医疗物资的过程真可谓困难重重,费尽周折。我和进德公益的李荣品神父已经沟通过很多次,实在没有飞机的话,我们也要想办法通过其他国家的飞机把这批物资运往中国。”潘神父态度坚定地说。
 
目前,潘神父依然必须每天跑到厂家办事处订货,等凑够了100公斤,再运往中国。
 
谈到此次与进德公益合作救助中国疫区有何感受时,潘神父说:“通过与进德公益的神长教友联络合作,我发现大家真是在为神长教友们搭建爱心桥梁,为社会和人群谋福利,努力奉献和见证福音。我也愿意成为这样的人,也应该成为这样的人。信仰与善行,是基督徒的标志。我们不能只知道跪在教堂里祈祷,还应该走进社会,服务社会,帮助那些‘最小的’兄弟姊妹,以爱德行动见证我们的信仰。当社会有困难的时候,进德公益能够携手海内外神长教友和社会各界人士为救助疫区的人们不停地去发声,去做实事,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见证,这也是一个入世的教会应该做的事情,更是在践行耶稣基督的教导。”
 
信德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海外佛教界助力抗击疫情
       下一篇文章:台湾、澳门佛教界捐款捐物 助力疫情防控工作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