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从古代木版年画看中华防疫民俗
发布时间: 2020/3/14日    【字体:
作者:吴冰 吴百锁
关键词:  古代 木版年画 防疫民俗  
 
 
在《红楼梦》第二十一回中,“大姐儿”生了痘疹后,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从这段文字,我们可以大概看到古人对瘟疫的一些处理方法,比如说忌食、隔离、清洁、用药等。
 
此外,我们还看到会“供奉痘疹娘娘”,亦会“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这些民俗也颇有趣味。
 
疫情当前,山西新绛县绛州二天门木版年画社从收藏的多块老木板中,找出了不同年代与疫、瘟、灾、邪等有关的木版数十块进行了印制展示,与大家共享。
 
古代年画艺人以防疫民俗为基础,将送瘟、除邪、灭毒、祈福等内容,以及人物、神仙、鬼卒、动物、符咒等素材纷纷入画,体现了民众淳朴而多样的自然敬畏之心,以及物我共生、天人合一的民俗心理。这些古代的老版画有张贴的,有供奉的,有门神,也有挂在门窗上的,有焚烧的,有朱砂印的,也有五色纸印的,题材广泛、生动形象,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是研究我国古代防疫民俗的重要文物。
 
 
今天,我们就跟随这些古代木版年画一起来看看我国古代的防疫民俗吧。
 
《攘灾集福》:龙舟,在原始图腾中,表达的是对龙神的崇拜。龙舟竞渡,祈求龙神保佑,让灾祸瘟疫远离,留下五谷丰登、吉祥如意,挂旗“禳灾集福”。
 
《瘟司》:古时,黎民信奉瘟神之说,但凡疫病流行之时,也必是求神问佛之时,古人认为瘟疫爆发皆由瘟神所致,为消灾祛病,便通过各种方式祈求上苍垂怜尘世,阻止瘟神行疫。
 
《五瘟》:乘舟送“五瘟”!他们每个人的手中拿着一件法宝,一人手持杓子和罐子,一人手持袋子和剑,一人手持扇子,一人手持锤子,一人手持火壶。
 
在古代的民间传说中,有送瘟神的活动,在当时,人们采用一些方法,把闹瘟疫的鬼怪送走,以此达到消灭瘟疫的目的。
 
《镇宅神判》:民间关于钟馗打鬼的故事很多,有说他是古代一位很灵验的著名巫师,也有说是因为唐玄宗害疟疾,昏睡中见一小鬼偷了杨贵妃的紫香囊和玉笛,绕殿而逃,后面一大鬼追来,把它捉住吃掉。大鬼身穿蓝袍,袒露右臂,脚穿皮靴。玄宗问他是谁?答曰:“吾名钟馗,落地举子,专除天下妖孽。”玄宗醒来,病霍然痊愈,于是诏画工吴道子,告梦中所见钟馗形象,令其画。吴道子画毕上呈,玄宗赞叹曰:“吾梦中所见,同图中钟馗象无异,真乃神笔也!”从此,后代人们挂贴钟馗象,用来“镇宅辟邪”。
 
《五瘟使者》:传说天界五鬼,人界五瘟。如出现瘟疫,则需建立祠堂祭拜他们。
 
《钟馗》:钟馗可是驱疫降鬼的一把好手。“钟馗贴家中,执剑斩妖魔,镇宅能除邪,合家享太平”,印制过程中还会专门添加朱砂,增加辟邪“功力”。
 
《火神》:火神崇拜是华夏民族一种重要的民间信仰、民族图腾。病毒害怕高温,司掌火焰的神明可以利用火焰的高温让病毒退避三舍,在老祖宗的照看之下,一定安然无忧。
 
《天师》:何为天师,即为合乎天然之道的老师。在古代民众的认知中,天师通常有起死回生、治病救人的本事,深受百姓爱戴。
 
《避瘟灭毒》:猛虎出没,瘟、毒还敢来吗?
 
《端阳福虎》:端午节也是古人防疫的一个重要时令,打扫久尘、插上艾草,佩戴香包,还要张贴福虎,以压制春夏之交苏醒的五毒。
 
《镇宅真君》:“青龙降妖,白虎除邪”钟馗一出场,蝙蝠五毒团灭,妖邪鬼怪去除。“天师宝号通三界,道法秒运透九霄”。
 
《驱魔咒》:此为道家的一种符咒,认为使用它可以避开鬼怪野兽。
 
民俗学论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法律和政治 \尤尔根·哈贝马斯
———论文化多元的世界社会中的政治正义 摘要:各交往领域和经济的全球化正在产生…
 
美国宪法中言论自由的圣经根据 \萧笙客
(一)前言 1787年5月,美国制宪会议的55名代表中,有28名圣公会教徒、8名长老会教…
 
宗教立法原则刍议 \邸爽  那孝伟
加强宗教立法,是要体现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还是要以管理宗教事务,维护公共利益为…
 
追寻神圣社会 \渠敬东
——纪念爱弥尔·涂尔干逝世一百周年 内容提要:本文试图从涂尔干所揭示的失范…
 
人性有罪与现代法治的人性论前提 \时亮
提要不同类型的人性论前设,会导向对不同类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论证,并为这种法秩序…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一个仪式的两次节庆——哈尼族“阿倮欧滨”祭祀的节庆再造
       下一篇文章:在中国南方沿海地区对崇拜天后的鼓励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