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调查
 
葬礼选择题
发布时间: 2020/3/21日    【字体:
作者:张志鹏
关键词:  葬礼 宗教  
 
 
 “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亡是每个人忌讳提起但却必须面对的结果。幸好,人们可以选择死亡后的葬礼和葬式,并借此来表达生前的眷恋和死后的期盼。
 
对于主持和参与葬礼的人来说,这不仅是一个社会交往、表达感情的群体活动,也是一个反思人生,警醒自我的独特机会。
 
站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角度,葬礼和葬式的选择更多地考虑空间、资源、成本、环境等因素,但是站在宗教的角度,所考虑的主要是哀思、仪式、来世和超越。
 
宗教信仰的差异,产生了形形色色的葬礼风俗,对于葬礼的程序、规模、规格、出席人员都有着不同规定。无论古代帝王是否有明确的宗教信仰,他们大都会采取极为隆重的葬礼。
 
直至近年为止,非洲迦纳之阿善提族(Ashanti),当其君主死亡后,族人每隔若干时日要杀死一名仆从,令其至冥界侍候已死君主,以免君主寂寞,还要陪葬整批盛妆的嫔妃。
 
在基督教信徒的传统葬礼上,送葬时亲属们身着黑色丧服,跟随在牧师身后。牧师在挖好的墓穴前念诵经文,超度亡灵,然后由亲属将白色、紫色的花束扔在墓棺之上,最后以土掩埋。
 
伊斯兰教信徒人死后一般先将埋体(亡人)抬到清真寺,洗埋体之后,穿上克番(裹上写有经文的白布),然后放入埋体匣子。
 
送葬时,由亲友们抬着埋体匣子送往墓地。到达墓地后,先向墓穴的四周遍撒驱虫香料,随后在诵经声中将埋体入葬。
 
一直到今天,宗教对于葬礼的影响依旧显著。当年著名影星伊莉莎白-泰勒在去世后采取了速葬,葬礼也只有其家人能够出席。
 
据报道,这主要是因为泰勒皈依了犹太教。而按照犹太传统,一个人死亡后应该尽快埋葬,最好在24小时后。
 
 
在葬式上,世界各民族中有土葬、火葬、水葬、厚葬、天葬、洞葬、树葬、悬棺葬、壁橱葬、食葬等多种形式。采取这些形式既有经济条件方面的依据,也有宗教规定的影响。
 
印度教和佛教,都是流行火葬的。在这些宗教看来,死去的肉体并不神圣,因为神圣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肉体。
 
因此,火葬算是合乎道德的。佛教提倡火葬,是为了强调神识不看重“皮囊”,若埋土中,唯恐死者执著于其形骸肌肤,以致不能解脱,故以火焚之,则不眷恋而知四大皆空。
 
在中国远古时代,有着“入土为安”的说法,《周礼》就规定“众生必死,死必归土”,因此土葬是主要形式。当佛教在汉朝传入中国后,中国开始出现有火葬(佛教称荼毗)。
 
到了宋代,虽然朝廷禁止民间火葬,但却是屡禁不止,一直到理学兴盛之后,火葬才逐渐衰落。此后的元、明、清三朝都限制火葬而鼓励土葬。
 
近代以来,一些人从经济社会的角度提出要以火葬代替土葬。其理由包括:火葬可以节约很多墓地空间;火葬是一种简化葬礼仪式的方法;火葬费用低于传统的土葬服务等。
 
在1873年,帕多瓦教授(Brunetti)在维也纳世界博览会举行了一个关于火葬的演讲。在英国,火葬运动得到维多利亚女王外科医生亨利·汤普生先生的支持,他连同同事在1874年创立了英国火葬协会。欧洲首个火葬场也于1878年建立。
 
然而,火葬却遭到了犹太教、罗马天主教、东正教、摩门教等多种宗教及教派的反对。正统犹太教对于火葬保持了严格的规限,不赞成的原因是因为犹太律法禁止它。
 
罗马天主教会反对火葬的依据包括:死者的身体就像一个接受圣物的工具,其本身就是庄严神圣的;死者尸体应该以光荣和敬畏的方法来处理;模仿耶稣的埋葬;进行火葬等于否定了身体的复活。
 
当20世纪初部分新教教会跟随接受火葬后, 1908年的天主教百科全书曾作出批评,指他们为“险恶的运动”。直到1963年,教宗保罗六世才对火葬解禁,并于1966年获准天主教神父主持火葬仪式。
 
就在火葬方式逐渐占据上风的时候,科学研究却显示,火化过程有一个显著对环境的影响。许多火葬场排放物都是对人体和自然有害的,火葬场排放的二恶英和呋喃也占了全球总排放量的0.2%。
 
而且,许多火化后的骨灰依然采取了水泥砖头的大型土葬,结果一样不能节省土地。
 
可见,究竟选择什么样的葬礼和葬式,还需要从经济、社会和宗教协调统筹的角度加以思考。
 
对了,还有一种,选择了器官或整个遗体的捐赠。这也是一种处理的态度,并且,并不是无神论者才捐赠遗体,宗教里对死亡和遗体的看法决定了人们“如何对待自己的尸体”,天主教里有捐献“大体”的说法;从大乘佛教来说,拿自己的器官捐赠给有需要的他众生,是六度万行之一的布施行为,属内财布施。
 
一位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当基础解剖教研室助教、昵称为大付的网友说:“在遗体捐献办公室工作6年了,接受的佛教信徒捐献的很多,基督教的也有,天主教的也有,伊斯兰的暂时没有。”
 
道教的呢?这个问题值得另一篇文章来研究。
 
还有,会有人想把自己做成“木乃伊”吗?感觉未尝不可~
 
无论如何,愿逝者安息,生者勇敢。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圆仁求法目录所记五台山石刻考
       下一篇文章:辨常星之夜落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