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贫民窟和宗教传播成为印度最新的病毒热点
发布时间: 2020/4/11日    【字体:
作者:Happyelf
关键词:  贫民窟 宗教传播 印度 病毒  
 
 
截至4月3日18点,印度的新冠病毒新增确诊者达到2640例,死亡74例,治愈192例。这两天,印度的新增确诊病例呈现出了较大幅度的增长。
 
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之一的达拉维(Dharavi)自从发现自身第一个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至今,到现在已经有三例确诊。而前几天德里一个穆斯林组织总部的宗教聚集活动产生了大量确诊或者潜在的患者。
 
印度整个的疫情走向其实并不像很多自媒体说的那样浮夸,但宗教群体与贫民窟这两个群体各自之内的潜在传播以及对外扩散多少加重了很多人对于印度这个人口大国新冠肺炎病毒传播的担忧。
 
总理莫迪周日向印度民众道歉的新闻登上了各国媒体,称实施了持续三周之久的全球最大封锁行动,虽然此举很严厉,也给一些群体的利益造成了损害,但依旧需要赢得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斗争。
 
卫生部本周初已经承认病毒的大流行现在处于“有限的社区传播”阶段。内阁秘书拉吉夫·高巴(Rajiv Gauba)最新的发言说:目前没有计划延长因为冠状病毒宣布的21天全国封锁。
 
在4月3日,印度军队里有2人的新冠肺炎确诊为呈阳性。
 
贫民窟是社区化传播的开始?
 
达拉维贫民窟是孟买最拥挤的地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之一。来自这个贫民窟的一位56岁新冠肺炎患者在本周三确诊为阳性后,在深夜于Sion医院死亡。这位死者没有外国旅行史,曾在达拉维经营一家当地的服装店。当局封锁了他所居住的整个社区,那里有300多个公寓和大约90个商店。
 
在检测到该区域存在的感染可能后,所有高风险接触者均已盖上鉴别图章并立即隔离。所有家庭成员和居民的拭子都被送去做核酸检测。马哈拉施特拉邦卫生部长拉赫什·托普(Rajesh Tope)表示,4000多名卫生工作者正在追踪和测试所有潜在的冠状病毒病例。
 
这位部长进一步说,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确诊病例中有70-80%具有旅行历史,其余的则是通过与其他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而传染的。但确实有10到20个人如何被感染上该病毒的,还没有找到原因,但仍在研究中。
 
星期四上午,一名居住在Worli但被派往达拉维的市政扫地工人新冠肺炎测试结果呈阳性。
 
随后,一位医生成为达拉维贫民窟地区的第三位确诊者。他在达拉维的主要道路上拥有一家诊所,并且还作为外科医生被挂靠在一家著名的私立医院。
 
政府已经在最新两个确诊病毒出现的区域建立了收容区,并限制了这些地区超过2500人的活动。
 
宗教聚集的“超级传播者”
 
之前一起在新德里举办的至少1500多人参加的一场穆斯林宗教活动已经引发了多个新冠肺炎聚集性感染病例。这一活动导致4月1日有2361人被撤离。数百名参加宗教聚集的人在全国范围内被检测出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另外606人有疑似症状。之前还有824名外国穆斯林信徒访问了这里。
 
这次宗教活动的主要聚集区域是位于尼扎穆丁(Nizamuddin)西区的一个穆斯林教派的总部Nizamuddin Markaz。这一总部大楼所在的区域在周二就已被封锁,并且使用了超过35辆载人前往医院或检疫中心的公共汽车。
 
他们参加的是一个名为Tablighi Jamaat的穆斯林宣教运动的一部分,其成员遍布世界各地。来自亚洲及其他地区的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新德里人口稠密的尼扎穆丁社区的全球总部,该社区以苏菲神社和烤肉串摊位而闻名。
 
Tablighi Jamaat这一组织于1926年由著名的伊斯兰学者毛拉纳·穆罕默德·伊利亚斯·康德劳维(Maulana Mohammed Ilyas Kandhlawi)在印度北部的梅瓦特(Mewat)成立。它的目的是在“ Umma”(全球伊斯兰社区)中灌输“真正的”伊斯兰教,也是一个印度裔为主的逊尼派穆斯林组织。当时,许多穆斯林认为他们的政治和宗教身份在英国统治下受到损害。该组织在当时未分裂的印度蓬勃发展。当1947年印巴分治后,它在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均拥有众多的信仰与追随者。
 
Tablighi Jamaat声称自己是一个非政治的组织,旨在根据古兰经的教义建立一个伊斯兰社会。Tablighi Jamaat每年会派代表到不同的国家访问40天,有时会持续较短的时间。这个组织的传播者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存在着连接的,因此他们敲开普通穆斯林的门,向他们传达伊斯兰的信息。
 
其中一些主要活动在3月初就已经举行。还有一些海外的信众(其中一些是传教者)也前往印度其他地区,在那里他们住在当地的清真寺并结识了人们。因此,官员们没有简单的方法来确定有多少人参加了活动或去了哪里。但是他们已经开始追踪和测试。该组织还在2月和3月13日举行了大型宗教集会,分别导致了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的大规模暴发,也成为整个东南亚数百起新冠确诊病例的来源。
 
印度的这次聚集活动,在3月24日莫迪总理颁布的全国封锁令生效之前已有数百名成员离开,但由于后续取消了所有交通方式和国际航班,包括许多外国人在内的1000多名信众陷入困境。随后,警察清除了这些外国信众住在的旅馆,并在德里的另一个地方对他们进行了隔离。
 
印度因为这次宗教性聚集产生的爆发导致病毒在除德里以外更远的地方传播。在遥远的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上也出现了感染者,在经过测试确诊呈阳性的九个中有六个是从德里的活动中返回的。而南部的塔米纳德邦、泰兰加纳邦和安得拉邦表示,他们所在邦的有3000多人参加了该活动,泰米尔纳德邦也发现了16位阳性患者,实际数目在随后变得更多。
 
在接下来的五天里,印度很多地区开始进行排查,比如约有5000万人口安得拉邦的当局使用基站、政府数据库甚至是村庄志愿者,在名单上几乎找到了每个从参加者,以及和他们有有密切联系的人。
 
果阿政府已追踪到参加这次宗教集会回去的46人,其中一些人躲在清真寺内。果阿邦的首席部长普拉莫德·萨万特(Pramod Sawant)说:所有警队的检查人员都在检查清真寺。穆斯林兄弟应该合作,这与果阿和印度有关,与任何等级和宗教无关。那些继续躲在清真寺的人应该主动出来。
 
印度联邦内政部周四表示,当局已经发现并隔离了与总部或其亲密联系人有接触的9000人。至少有三个邦的官员表示,他们正在寻找与尼扎穆丁这一总部建筑相关的其他数百个建筑,而该建筑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传教者的宿舍和中心。
 
这座六层楼的建筑包括举行祷告和授课的大厅。一位来自西孟加拉邦的与会者说,到了晚上,它就变成了每层200-300人混住的寝室,他说他每年在那里参加两次宗教课程。
 
根据各邦政府的数据,有450多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和至少8例死亡病例与Tablighi Jamaat是有关联的。这占印度联邦卫生部报告的2000多例确诊感染人数的约五分之一。最初的传播可能是由从印度尼西亚来参加活动的穆斯林信徒输入而引发的。
 
印控克什米尔上周报告了该病毒带来的当地首例死亡,这位死亡的人今年65岁,曾在德里为穆斯林信徒们服务。而几天前出现的第一批48例确诊病例中有40例可以追溯与关联到该患者。
 
Tablighi Jamaat的发言人Mujeeb ur Rehman否认总部是印度冠状病毒病例的重要来源:“那时候印度就已经有数百例。因此,说这是印度暴发的主要来源是错误的。”
 
这一组织的负责人莫拉纳·萨阿德(Maulana Saad)则正在潜逃,警察正在追捕,他在公布的音频里说:人们应该遵循指示并向医生咨询。我本人处于孤立状态。现年54岁的他是印度穆斯林学者和传教者。他是Tablighi Jamat这一组织创始人Muhammad Ilyas Kandhlawi的曾孙。
 
德里警察犯罪部门针对Tablighi Jamaat负责人和其他六人提起了指控,理由是他们故意违反封锁令。他们是根据《流行病法》和《印度刑法》为依据进行指控的,认为这一组织“故意”违反了为遏制病毒大流行而发布的政府指令。
 
据称由莫拉纳·萨阿德录制的录音在3月21日就在Whatsapp上流传,要求其信徒抵抗政府颁布的封锁令和社会隔离。
 
“大约有1300名来自各个邦和外国的信徒被发现居住在该建筑内,而没有保持彼此之间的安全距离。没有人遵循使用口罩、洗手液等的指示。负责人和管理人员允许在较长时间内在封闭的区域内进行大规模宗教集会,也没有提供口罩和消毒剂,从而导致冠状病毒传染性疾病的传播并威胁广大公众生命的情况。”
 
在冠状病毒病例激增后,什叶派领导人Waseem Rizvi在一条视频消息中声称,Tablighi Jamaat故意让其追随者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将其输送去印度,以使最多的人被感染。他说应该取缔该组织。
 
星期四,德里政府致信警察局长SN Srivastava,要求在医院和检疫设施中部署部队,那里已隔离了这次聚集活动的一些信徒。周三,医生抱怨这里的一些患者一直在制造治安问题。
 
印度甚至国际的一些新闻频道和社交媒体用户都将涉及Tablighi Jamaat传播的悲剧视为宗教歧视的新机会。社交媒体上或者新闻频道也充斥着仇恨,似乎使他们似乎在等待将冠状病毒危机归咎于整个穆斯林群体。
 
Theprint.in上面有一篇署名Sumaira Rizvi的文章结尾说道:当印度的商业大亨、IT巨头阿齐姆·普雷姆吉(Azim Premji)向慈善机构捐款数十亿美元时,或者他的基金会和公司在国家与冠状病毒的斗争中捐款 1.34亿美元时,似乎他只是慈善家,而不是穆斯林慈善家。当宝莱坞超级巨星沙鲁克·汗(Shah Rukh Khan)的梅尔基金会(Meer Foundation)致力于帮助遭受硫酸袭击的幸存者时,似乎他只是一个善良的演员,而不是穆斯林演员。这就是很多网民眼里的观点。
 
所以,在这场病毒传播与感染的事件里,应该怎样理性地看待与具体分析,而不是用歧视眼光对待整个宗教群体,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印度继续向黑暗挑战
 
继之前的“阳台鼓掌”后,总理莫迪希望民众能在周日晚上九点关灯九分钟,点燃蜡烛或者采用手电,“向黑暗挑战”新冠病毒危机。这时候,印度已经进入了为期三周的全国封锁计划的第九天。
 
莫迪周五说:“在全国封锁的这段时间里,你们所有人都表现出了很好的纪律性和帮助性,这对你们来说是很大的荣誉。” 并且提醒大家“目前不得违反社会疏离规范。”
 
“无论是人们的宵禁、敲钟、鼓掌还是叮叮当当的其他,这些都使印度在这些考验的时期实现了自己的集体力量。这让人们加深了一种信念:印度可以在与病毒的战斗中团结一致。在这些封锁时期,可以看到你和国家的这种集体精神正在体现。”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洛克立法思想研究 \陈丹丹
17世纪的英国,农业商业化进程开始,商品社会逐渐成型。在这种社会转型过程中,传统的社…
 
贝德士论抗战时局下的中国基督教 \徐炳三
【摘要】抗日战争时期,南京国际安全区主席、金陵大学教授贝德士广泛论及中国基督教…
 
身份、秩序与超越——唐宋律法的道教学视角简论 \程乐松
从法制史的角度切入道教,以及从道教学的角度诠释法制史中的复杂伦理、身份与超越…
 
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给养———以基督教对英国法律的影响为例 \柴英 柴荣
基督教义在西方法律的形成过程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以英国世俗法律为例,基督教…
 
评析“同性婚礼蛋糕案” \马平
作者按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伯德·金斯伯格(RuthBaderGinsburg)于9…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佛教的生命力——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视角看佛教
       下一篇文章:当代基督教的公共传播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