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调查
 
湘西永顺土家族祭油神习俗研究——基于长光村的田野调查
发布时间: 2020/5/16日    【字体:
作者:侯有德
关键词:  西永顺土家族 油茶 农耕习俗  
 
 
【摘要】祭油神习俗是湘西永顺土家族历史上普遍存在的一种文化现象,现今还保存在部分土家族传统村落之中。永顺长光村土家族祭油神习俗主要表现在油茶生产的相关禁忌以及仪式两个方面。湖南永顺油茶林农复合系统是武陵山区农业生产的重要内容,是活态传承着的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祭油神是一种农耕文化习俗。
 
01研究缘起及田野点介绍
 
祭油神是湘西永顺土家族历史上普遍存在的一种文化现象。在湘西土家族传统社会,每年开始榨油之前及除夕、春节期间,村民们都会自发聚集在榨油坊举行祭油神仪式,以祈求榨油活动顺利开展且出油率高、来年油茶林高产等。然而,随着社会的变迁,祭油神仪式逐渐走向衰落,该仪式仅保留在部分土家族传统村落之中。湘西永顺土家族的祭油神有何表征与特点?祭油神由盛到衰与油茶生产是何种内在关系?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笔者在长期的田野调查基础上,对湘西永顺土家族祭油神习俗进行研究,梳理祭油神习俗的表现,总结祭油神习俗的特征,进而揭示祭油神习俗由盛转衰的原因。
 
永顺县灵溪镇长光村是到目前为止为数不多的还完整保留着传统木榨工艺压榨油茶以及祭油神习俗的湘西土家族传统村落,因此,笔者的田野调查以该村为核心。长光村位于永顺县中部,现在隶属灵溪镇,地处司河上游,毗邻世界文化遗产地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土司时期为彭氏土司领地。该村现辖9个村民小组,分别是彭家寨、盛家寨、胡家寨、杨家寨、张家寨、陈家寨、肖家寨、陆家寨、印家寨。除了胡家寨为苗族村寨外,其余8个村寨均为土家族传统村寨。长光村现有人口262户,1155人,其中,劳动力人口655人。该村有耕地面积916.2亩,其中稻田627亩,旱地289.2亩;林地面积1580亩,其中公益林870亩,油茶林710亩。该村的油茶林主要集中在杨家寨、张家寨、陈家寨、肖家寨、陆家寨5个村民小组。长光村的油茶种植历史悠久,村内至今还保存着500多棵树龄在100年以上的油茶树。其中,陆家寨保存着一棵树龄在600年以上的油茶树。同时,该村还保留着一座具有200多年历史的传统木榨工艺榨油坊,每年12月前后村民在此举行隆重的祭油神习俗。
 
02湘西永顺土家族祭油神习俗的表征
 
信仰与仪式是宗教文化的核心要素。湘西土家族的祭油神主要表现在对油神神性深刻认识而产生的禁忌、祭油神仪式两个方面。
 
(一)神性与禁忌
 
在湘西永顺土家族人的观念中,油神是统司油业之神,以超自然超社会的力量支配着油茶作物的种植、培育、采摘以及油茶的生产、加工、使用、流通的全过程。油茶作物能否茁壮成长,能否高质高产;榨油能否安全顺利进行,能否获得高品质的油;油茶贸易能否顺畅,能否获得较高收益都取决于油神的喜怒。因此,历史上湘西地区土家族先民曾秉持着对油神的高度敬畏对它进行隆重祭祀。
 
禁忌是人们对事物神圣属性敬畏的符号标记,是人们对神圣属性加以维护的重要因素。“禁忌观念是神圣观念的本质规定性,有神圣观念就必然有相应的禁忌规定,而没有禁忌规定,神圣物就必然与普通凡俗之物无异而不复成其为神圣。”湘西土家族人认为油神经常在油茶作物林、榨油坊以及油茶生产者家中出没,因此,形成了对油茶作物本身及油茶生产、加工场所、工具的一些禁忌。长光村村民对油茶的种植、生产、加工、流通方面的禁忌主要体现在对油茶树、油茶林的禁忌,对油茶加工工具以及油茶加工地榨油坊的禁忌两个方面。
 
长光村村民认为,种植油茶幼苗之前需要奏禀油神,以获取油神的同意。自种下之日起,油茶树就受油神支配,具有了灵性。因此,村民在从事放牛、养羊、打柴等农事活动时不可伤及油茶树;在封山期间不可随意进出油茶林;寒露、霜降前不可摘茶籽,亦不可盗摘茶籽;采摘茶籽时不可损伤油茶树,尤其是古油茶树。如若不然,一旦惹怒了油神就会受到惩罚,轻则腹痛不适,重则大病缠身甚至祸及全家。针对随意损害油茶树,破坏油茶林的人,老一辈人常说的话是“你这样子弄,油神老爷是要发脾气的,小心你晚上回去肚子疼哟”。
 
长光村村民对古油茶树禁忌的遵守尤为严苛。长光村油茶种植历史悠久,油茶树树龄多在百年以上,据统计,现存100年以上的油茶树500余株。尤以陆家寨一棵树龄600多年的油茶树最为古老。这棵油茶树被当地村民称为“神树”。油茶树枝繁叶茂,需经常修剪。在修剪“神树”之前,村民们需焚香纸禀告油神,请巫师以卜筮的形式获得同意后方可进行修剪。据这棵古油茶树的主人肖启柱回忆,他10多岁时曾亲眼见到村里的土老司(梯玛)在这棵古油茶树下举行仪式。
 
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看到有师父在这棵老树下做法事。那时候很热闹,人也很多,大家都围在树边看。好像是有的树枝干死了,要砍掉,我爷爷不敢砍。这棵树有五六百年了,哪个敢砍呢!要遭油神惩罚的!就只能请师父来咯!师父在树下插了香,烧了纸,念了咒语。然后,杀了一只大公鸡,还拔了几根鸡毛沾了些鸡血挂在了树上。就可以了。我爷爷砍掉了一些树杈,树上这几个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长光村村民同样严格遵守着对油茶加工地榨油坊的禁忌。长光村榨油坊,位于肖家寨山坳中的一块平地上,占地面积达100多平方米。油坊有三大间,分为四大区域,左边一间有三座火炕,是烘烤区;中间一间置石质碾盘和碾槽,是碾籽区;右边一间灶台、木质榨油架相对摆放,分别是蒸煮区和榨油区。据长光村村民介绍,这座榨油坊于20世纪50年代从陆家寨搬迁至此,油坊中的石碾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了。村民们认为,油神经常在此活动,尤其是榨油期间一定会亲临此地,因此,对榨油坊形成了严格的禁忌。村民进入榨油坊榨油前必须禀告油神,并举行祭祀仪式;在榨油期间,不可踩火炕、碾槽、灶台、榨油木架,不可将污秽之物带入榨油坊,不可在榨油坊中争吵、打闹;榨油结束后,必须仔细清理,保持榨油坊干净、整洁。
 
(二)祭油神仪式
 
在湘西永顺土家族人的观念中,祭油神不仅可以保佑油茶幼苗茁壮成长、油茶林无虫病灾害、油茶籽产量高,还可以保佑一年一度的榨油活动安全、顺利开展,保佑油茶籽出油率高,获得更多的茶油。因此,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祭油神习俗贯穿于湘西土家族的生产生活之中。每当种植油茶幼苗时需祭油神;寒露或霜降之后采摘油茶籽时需祭油神;采摘过后,封山育林,培植油茶林时需祭油神;在榨油坊开始榨油时需祭油神;春节、除夕祭祀祖先时也需祭油神。现今,大部分土家族村落祭油神习俗逐渐消失了,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村寨还保留着这一习俗,每年在开始榨油之前以及除夕必举行祭油神活动,长光村就是其中之一。
 
1.榨油前祭油神
 
长光村村民榨油采取的是古法压榨工艺。从茶籽中压榨出油需要经过选、炕、碾、蒸、包、榨六道工序。“选”即选籽,是将茶籽中虫蛀、干瘪的以及混在其中的果皮、杂物一一挑出。“炕”即烘烤,是将晒干的茶籽平铺在油坊炕架的竹篾上,以小火持续烘烤一天一夜乃至更长时间,蒸发完油茶籽的多余水分。“碾”即碾籽,是将烘烤好的茶籽倒入碾槽之中,借畜力拉动碾盘,将其碾成粉末。“蒸”即蒸煮茶粉,是将碾碎的茶粉放置在蒸架上,旺火加热,借助水蒸气蒸熟。“包”即包裹茶粉,是将稻草铺放在茶饼模具之中,然后将蒸熟的茶粉趁热倒入模具,借用脚力挤压、包紧,使之成为质地紧密的茶饼。“榨”即撞击榨油,是将茶饼紧密排放在木质榨油架上后以木栓固定,并打紧栓楔,然后,几人合力推动悬空的木锤撞击木栓,挤压茶饼,榨出油。
 
这一套榨油工艺,每个环节均有讲究。选籽环节需仔细将虫蛀、干瘪的茶籽以及混合其中的果皮、杂物剔除掉,以防它们混合在好籽之中,被碾碎后吸收油脂,从而降低出油率。烘烤环节火不可过旺,以防烤糊茶籽,榨出的油略带糊味、涩味;烘烤全程需人把守,以防中途熄火,茶籽回潮,既浪费人力、物力又延长进度。碾籽环节碾压力度要适中才能将茶籽均匀碾碎;蒸煮环节需旺火蒸熟,保证茶粉全部熟透;包裹茶粉环节需将茶粉趁热取出,放入模具之后迅速踩压成茶饼,以防茶粉冷却,降低出油率;榨油环节需迅速将茶饼依次排放,木栓之间紧密衔接,撞击时力度要均匀适中。六个环节环环相扣,只有每个环节都做到位,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出油率。
 
湘西土家族人认为,在开始榨油之前举行祭油神仪式,就可以获得油神庇佑,确保每个环节顺利进行,从而更多地获得高质量的茶油。因此,湘西永顺土家族人在开始榨油之前一般都会举行祭油神仪式。祭油神仪式一般在榨油坊中举行,由熟练掌握古法榨油技艺的老油匠(当地人称他们为“老把式”)主持,全寨村民共同参与。
 
20181129日(农历十月二十二日)长光村肖家寨举行了一场祭油神仪式。该仪式由肖长贵组织,由79岁高龄的肖启柱主持,全寨村民共同参与。仪式在老榨油坊左侧的灶台旁举行。灶台旁摆放着一张供桌,上置一碗米、一块刀头肉、三杯米酒以及香纸若干,供桌下置一只捆着的雄鸡。上午9时,仪式正式开始。
 
仪式依次是请神、献祭、送神三个环节。肖启柱站在供桌前,点燃三根香插在米上,在榨油架旁点燃一叠纸钱,然后,一边唱诵请神辞,一边将供桌上的酒杯一一端起,向前顺时针划圈后缓缓倒在地上。神辞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永顺县灵溪镇长光村(小地名樟木桥)土地至下居住。天灵灵地灵灵,弟子奉请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奉请原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奉请南天门外土地神、田柳二夫人,奉请南海观世音,奉请一堂油神、二堂油神、三堂油神、四堂油神、五堂油神、六堂油神。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接着,跪在供桌前,面朝榨油架,唱诵献祭辞。神辞如下:
 
一杯酒,敬满堂诸神。二杯酒,敬六堂油神。三杯酒,敬我老祖宗。都把祥云架起,来凡间受香灯。有堂扫堂,有殿扫殿,无堂无殿送上天山。弟子奉请,神不乱谋,香不乱装,纸不乱烧,酒不乱奠,功德圆满,保佑天下太平、幸福、长寿万年春。
 
最后,站在供桌前,一边喃喃唱诵:“此鸡不是非凡鸡,王母娘娘报晓鸡。生得头高尾又低,身穿五彩花红衣。日在昆仑山上叫,夜在主东家中啼。别人要起无用处,老君赐我宰杀鸡”。一边将雄鸡脖子咬断,并将鸡血依次涂抹在炕架、石碾、蒸架、榨油架以及榨油坊的梁柱上。至此,仪式结束。
 
湘西永顺土家族素有油匠主持祭油神仪式的传统。据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古法榨油技艺非遗传承人肖长贵介绍:根据长光村的老人们代代相传的说法,早在1000多年前村里的油茶种植、加工与生产已颇具规模,且有了擅长榨油技艺的油匠,村里的祭油神仪式基本上是由技艺娴熟、威望较高的老油匠来主持。当然,并非所有的祭油神仪式都需老油匠来主持。每年除夕,土家族村民们自发组织的以家庭为单位的祭油神仪式一般由家中男性长者主持。
 
2.除夕祭油神
 
现今,湘西永顺土家族还保留着除夕祭神的习俗。每年的除夕之夜,湘西土家族人在吃年夜饭之前都会准备丰盛的美味佳肴以及米酒、水果、香纸进行祭祀。他们除了在家中祭祀祖先之外,还要到田间地头、猪圈、牛栏、灶台、油坊等地祭祀与其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神灵。在受祭祀的众多神灵之中,油神也占有一席之地。
 
据长光村老油匠肖启柱介绍,除夕夜各家各户去榨油坊祭油神,步骤大致如下:祭祀前,主家人将准备好的祭品、供果整齐有序地摆放在老油坊中的灶台上。祭祀时,主家插三根燃香,烧一叠纸钱,然后,跪在灶台旁,轻声祈请油神降临,并恳请油神保佑来年油茶林无病无虫、油茶果增产、油茶籽出油率高,保佑家人平安顺遂、兴旺发达等。祈请完毕,向地面倒三杯酒,待纸钱燃尽,作揖三次即为送神。
 
03湘西永顺土家族祭油神习俗的特点
 
行业神,又名行业守护神、行业保护神,是“从业者供奉的用来保佑自己和本行业利益,并与行业特征有一定关联的神祇”。在湘西永顺土家族人的观念中,油神是统司油业之神,是油茶种植、生产与加工、流通过程中的保护神。湘西永顺土家族的祭油神是从事油茶生产、销售的人对于庇佑油茶生产、保护榨油行业利益的神灵的崇拜,湖南永顺油茶林农复合系统是武陵山区农业生产的重要内容,是活态传承着的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祭油神是一种农耕文化习俗。
 
(一)鲜明的行业性
 
行业性是祭油神习俗的重要特征之一,具体表现为“行业神是主宰或保佑某一行业之神;从业者是为行业的利益和需要奉神的;被奉为行业神者与行业特征有一定联系;行业神是区别各行业的重要标识之一。”祭油神习俗同样具有行业性,即祭油神习俗与油茶产业的发展情况息息相关。一般来说,行业神崇拜的兴衰程度与这一行业的盛衰情况呈正相关性,即行业兴盛则对该行业神的崇拜兴盛;行业衰落则对行业神的崇拜衰微。当然,也不排除少数行业衰落后,行业神崇拜顽强延续至今的情况,诸如土地神崇拜。
 
湘西永顺土家族的祭油神与该地油茶生产产业的盛衰密切相关,呈现鲜明的行业性特征。具体体现在:桐油、茶油产业兴盛时,对油神的崇拜狂热,对油神的祭祀频繁;桐油、茶油产业衰落之后,祭油神式微,祭油神仪式仅在少数几个土家族传统村落遗存。湘西永顺土家族油茶资源丰富,尤其盛产桐油、茶油。历史上,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桐油、茶油产业经历了一个由盛而衰的过程,祭油神同样经历了一个由盛而衰的过程。
 
晚清至民国时期,桐油、茶油产业盛极一时,成为了大宗贸易产品,永顺、龙山、保靖、桑植、古丈等地的桐油、茶油生产颇具规模,贸易十分发达,收益非常可观。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载:“桐油,山地皆种杂粮,岗岭间则植桐。收子为油,商贾趋之,民赖其利以完租税、毕婚嫁。因土宜而利用此先务也。”民国《永顺县志》卷十一“物产”载:“永顺境内的货类有棉花、麻、茶、茶油、桐油、菜油、羊皮、蜜蜂等”。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物产续篇》载:“油茶,永顺县多,保、龙、桑三县间有之。”保、龙、桑即保靖、龙山、桑植。可见,作为湘西土家族聚居地区,永顺、保靖、龙山、桑植等地都曾种植油桐与油茶,尤以永顺地区的种植规模较大、产量较高。
 
清光绪《古丈坪厅志·古丈坪疆域说》载:“其生业山地桐茶为多,水田较少”,“六保山多田少,刀耕火种,男女合作,全赖桐茶、杂粮以补不足”。“桐茶”为何物?《古丈坪厅志·林产详志》载:“‘桐茶’即桐油树、茶油树,古丈坪生产之大宗也”。可见,古丈境内山地多种植油桐树与油茶树,产量颇丰。
 
晚清民国时期,湘西永顺土家族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油茶林、油桐林,每家每户都要到榨油坊榨油,故而,祭油神之风盛极一时。每逢除夕之夜,那些从事桐油、茶油生产与贸易的人以及其他与该行业有利益关系的人,都会对油神进行隆重祭祀。每年村寨启用榨油坊榨油之前,也要举行集体性的祭油神仪式。据肖启柱老人介绍,长光村榨油之前祭油神以及除夕之夜祭油神的习俗是从祖祖辈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湘西的桐油、茶油贸易历经晚清、民国的繁荣,至抗战时期受国民政府“统制”政策即统购统销政策及战乱的影响逐渐走向衰落。随之,湘西地区的油桐树、油茶树的种植面积逐渐萎缩,桐油产业、油茶产业陷入低迷。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湘西地区的油茶产业有所恢复,但仍处于低迷阶段。随着桐油、茶油产业及油茶贸易的衰落,祭油神逐渐式微。
 
(二)强烈的功利性
 
湘西土家族祭油神习俗具有强烈的功利性。湘西土家族祭油神的产生、发展与繁荣是建立在民众功利性目的基础上的。这些功利性目的具体包括:收获更多的茶籽,获得更多优质油茶,卖出更高的价钱,取得更可观的收益。简言之,通过对油神的崇拜与献祭,实现油茶行业收益的最大化。
 
历史上,桐油、茶油贸易一度是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支柱产业之一,桐油、茶油贸易的收益十分可观。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九《风俗绩编》载:“城乡市铺贸易往来,河道险隘,贩运艰难,其货有由常德、辰州来者,有由津市永定来者,必土人担负数十百里外,至本地出产如:桐油、茶油、五倍子、药材等类,或装出境,或装客来,市招收均视时,为低昂莫之或欺。”民国《永顺县志》载:“茶油,宜寒露节后捡子榨油,其价昂贵。商贾趋之,民赖其利。桐油,膏桐树子,宜霜降节后捡子榨油。昔年价贱于茶油,近日较高,为出口货大宗。”可见,晚清至民国,茶油、桐油贸易在永顺县商业贸易中占据重要位置,该项收益是永顺县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
 
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桐油、茶油销售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卖成品,即土民采收茶籽后加工成油,再卖给收购商。清光绪《永绥厅志》卷十五《物产》载:“茶子榨油,岁出数十余万斤,合桐、茶油与共出境二三十余万斤。现卖百八十文,岁收经费二三千串文,试种益多。”清光绪年间,湘西地区茶油、桐油的售价达到每斤百八十文之高。可见,土民直接销售桐油、茶油的收益是非常可观的。第二种是卖原材料,即土民直接将茶籽、桐籽卖给收购商,收购商将其加工成油后再进行贩卖。据清嘉庆《龙山县志》卷七《风俗》的记载,龙山县“每岁桐子开花,有桐之家缺日用,向有钱者预领,油价言定,油若干斤,钱若干两,……自四月起至八九月,按月多少为差,十月兑油,或兑桐籽,如期不得误。”可见,在湘西永顺土家族,作为原材料的桐籽、茶籽也十分走俏,供不应求。总之,无论采取哪种销售方式,土民都能够通过桐油、茶油产业获得很高的收益。出于对高收益的追求,土民对桐油、茶油的生产与加工过程都非常重视,故而,如前所述,祭油神习俗贯穿于油茶生产、加工过程之中。
 
(三)发展的初级性
 
纵观人类社会宗教文化的发展历史,“行业神崇拜不具备宗教的完整形态和经典特征,不是真正意义的、正宗的宗教。它只是一种低层次的、粗糙的、略带一些宗教意识特点的‘准宗教信仰’。它是一种民间的‘俗信仰’。”湘西土家族祭油神习俗不具备完整的宗教形态和经典特征,仍处于宗教文化发展的初级阶段。具体来说,湘西土家族祭油神发展的初级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信仰者尚未形成对油神神格的系统认知;其二,油神祭祀仪式尚未形成正式的、规范的仪轨。
 
湘西土家族人对油神的认识主要局限在对油神神性的认知,缺乏对油神神格的认知。在湘西永顺土家族人的观念中,油神是掌管油业,决定油茶丰歉的神灵。至于,油神是男是女,是善是恶,他们并不了解也毫不关心。笔者在长光村调研期间,每每问及村民油神是什么神,村民的回答颇为一致,声称它是“管油的神”,能保佑茶油产业兴旺发达。当问及油神的外在形态及品格如何时,纷纷表示不知道。
 
湘西土家族祭油神仪式并未形成正式的、严格的仪轨,仪式环节及主祭者身份具有一定的随意性。诸如,长光村祭油神仪式一般包括请神、献祭、送神三个环节,由精通榨油技艺的老油匠来主持。这些在开始榨油之前在油坊举行的集体祭油神仪式上均有体现。但是,除夕夜祭油神一般由祭祀者自己主持,且仪式环节上有所缩减。
 
同时,从行业神崇拜的发展史来看,湘西土家族的祭油神习俗也处于行业神崇拜发展的初级阶段。纵观行业神崇拜的发展脉络,行业神崇拜经历了从单纯的保护神崇拜到祖师神崇拜的演变。祖师神即作为行业祖师崇拜的行业神。单纯保护神是指统司一业,根据行业需要而供奉的具有某方面职能的,但未被作为祖师神加以崇拜的神。与祖师神相比,单纯保护神的业缘性不强。原始社会后期农业和畜牧业第一次大分工后是行业神崇拜的发生与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只崇拜单纯保护神。手工业时代是行业神崇拜的兴盛阶段,这一阶段祖师神崇拜的产生并日益兴盛。其中,宋元时期是祖师神崇拜的繁荣阶段,明清时期是行业神崇拜的极盛阶段。此后,随着新兴大工业的产生和发展,行会衰落,行业神崇拜进入衰落阶段。湘西土家族的祭油神习俗是对作为油茶行业单纯保护神的崇拜,而非对祖师神的崇拜。可见,它尚且还停留在行业神崇拜的初级阶段。
 
一般来说,“供奉祖师神的行业,多是具有较强的专门技艺的行业,如各种手工业、各类卖艺人等。那些专门技艺相对较弱的行业,如农业、渔业及其商贾等,则不像专门技艺较强的行业供奉祖师神那么多见、繁细和正规。”湘西土家族祭油神的初级性特点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湘西永顺土家族油茶行业专门技艺相对较弱这一特点所决定的。
 
湘西永顺土家族盛产桐油、茶油,油茶加工技艺成熟,油茶贸易发达。虽然,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油茶产业涉及农业生产、手工业加工、商业贸易三个方面,但是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油茶产业始终属于农业的范畴,作为手工业的油茶加工与作为商业的油茶贸易只是油茶产业的附属品,不能改变它的农业属性。毕竟,湘西土家族进行油茶加工与贸易,实际上是对农产品的加工与销售,是在从事农业生产。同时,在湘西永顺土家族,从事油茶加工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而非专业的技艺传承者;油茶加工技艺并非油茶行业的秘密,几乎每个从事过油茶生产的农民都深谙其道。因此,湘西土家族油茶行业的专门性不强,进而导致湘西土家族的祭油神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04结语
 
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油茶种植、油茶加工技艺是包括土家族先民在内的多民族集体智慧的结晶,一代又一代的土家族人在油茶生产的农事活动中传承着这一技艺。湘西永顺土家族的油神祭祀是一种农业文化习俗,是中华优秀农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活态传承着的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湘西土家族的油茶产业曾经是武陵山区农业生产的重要内容,在当下武陵山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中仍发挥着重要的文化、生态、社会、经济等价值。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推进我国宗教自由法制化建设进程之探讨 \李庆艳 陈静
摘要:宗教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国宪法法律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活动自由。…
 
尊严与权利的改革宗神学进路 \谢志斌
——「上帝的形象」与「上帝之爱」 一、提出:尊严与人权道德的问题 在西方学…
 
读赵朴初居士晚年三首挽诗引起的联想——纪念赵朴初居士逝世二十周年(上) \徐玉成
赵朴初居士在七十余年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中,与中央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中央领导…
 
完善宗教立法 正确处理宗教问题 \肖永行
摘要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宗教的多样性和信教群众的数量之大是我国的基本国…
 
中国古代法律文化与宗教 \赵芄 吴志宏
中国古代的法律与宗教具有密切的联系,无论从文化渊源还是从律令的制定、执行或者施行…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泉州:雅各笔下的“光明之城”
       下一篇文章:膜拜团体的宗教性分析——以全能神教为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