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观察
 
意大利天主教堂的告解亭
发布时间: 2020/5/28日    【字体:
作者:教堂那些事儿
 
 
 

 
 

图片来源:Marcella Hackbardt
 
在所有的天主教堂里,告解亭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Marcella Hackbardt的影集《True Confessionals》里,这种特殊性显得尤为突出。采用了中心构图,照片中的教堂显得有些冷清,而在这种衬托下,告解亭除了作为这个宗教建筑的一部分外,更像是一个充满戏剧性地小天地。在这里,任何的教条相对而言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人们只是单纯地来解决自己最深层的需求。在Marcella眼里,这些小房间就像是“一个强有力的隐喻,代表着自知和反省”。
 
Marcella是凯尼恩学院(Kenyon College)的一名艺术教授,在2014年,为了参加一个校外教研项目,她在罗马任教了一段日子,期间她拍下了Saint Sabina大教堂的告解亭。在第二年的秋天,她再次回到了罗马,这一次她拜访了意大利各地的50座教堂。Marcella生长在一个天主教家庭,但她在很小的时候就不再去教堂了。而现在,她对忏悔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
 
“忏悔时,你被保证是一定能改过自新的。所以你能敞开心扉,将内心深处的秘密和他人分享,接着反省、看开、重生。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忏悔和自我反省已经不存在了,但它们还存在于教堂里,我对这一点非常感兴趣,”她说。
 
Bernd和Hilla Becher因拍摄了大量的水塔而出名,他们有着特殊的拍摄手法,每一张照片都带着摄影师特有的气息,Marcella在记录忏悔室时也采取了同样的拍摄方法。她非常注重细节,像是周围窗帘或家具的颜色,她在挑选拍摄的忏悔室时也尽量注重了多样性。拍摄时经常会遇到很多困难,她说。在罗马,每一个教堂里都拥挤着络绎不绝的游客。而在一些建筑里,光线非常地不足。有时候,实在没地方拍,她只能跑到座位的中间去按快门。
 
虽然Marcella拍摄的大部分忏悔室里都没有人,周围也不见人群,但她和很多来忏悔的人聊过,这也让她更好地理解并尊重这项传统。Marcella说就个人而言,她这辈子只忏悔过一次,那是她8岁的时候,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圣餐,而那次忏悔并没有什么效果。
 
“你必须要忏悔三件事,而我当时一件都没有。所以我就说我偷了我弟弟的球,还对我妈妈撒了谎。当我从忏悔室出来后,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去和上帝道歉,因为我对教堂的人撒谎了。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罪恶感,”她说。
 
《True Confessionals》将会在8月20日至明年1月8日期间在芝加哥罗优拉大学美术馆展出。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古代国际私法探微 \李建忠
《武汉大学》2010年博士论文 【摘要】:古代国际私法是国际私法历史的一个有机组…
 
新加坡和中国宗教政策比较研究 \蒲长春
摘要 新加坡和中国同为多宗教、多民族国家,宗教国情有相似之处,比较两国宗教政策…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天主教上海教区大田路圣女小德肋撒堂
       下一篇文章:重庆教区铜梁天主教会植树种花善度圣母月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