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早期禅学与中国石窟艺术
发布时间: 2020/11/5日    【字体:
作者:黄河涛
关键词:  禅学 石窟艺术  
 
 
禅与石窟造像空间
 
佛教石窟宗教空间的形成,经历了一个由佛塔崇拜到佛像崇拜的历史过程。因为早期佛教认为,“佛形不可量”,“佛容不可测”,佛陀是超人的,不能以具体形象表现其相貌,只能用象征的手法。如以一脚印象征佛陀到过之处;以法轮、宝座及菩提树象征说法之处。而作为供养佛陀遗骨的佛塔(窣堵坡),便成为佛徒崇拜的主要象征对象。这样,佛徒们为了修习和供养,便把习禅的石窟(毗诃罗窟)扩大,在石窟中央开凿出象征佛陀的佛塔即支提窟,也称中心塔柱窟。在修习前和出定后,都要从右旋绕塔柱礼拜。
 
公元一世纪末,贵霜王朝都城犍陀罗地区,受西侵希腊文化多年的影响,首先打破了早期佛教雕塑的禁忌。希腊人神同一的精神与印度传统雕塑的结合,出现了佛教史上的犍陀罗造像运动。佛像进入了石窟,佛像崇拜代替佛塔崇拜。有名的巴米扬石窟便是这一转变时期的遗迹。我国新疆一带的佛教遗址,也为我们提供了佛教崇拜转变期的可贵资料。如鄯善米兰第三号和第五号寺院遗址,即是用土坯砌筑而成的塔式建筑。中心部位,底层为须弥式基座,基座上为圆形塔式建筑物,基座四周设圆形步廊,为佛徒举行右旋仪式的礼拜道。
 
魏晋以来,我国北方石窟开凿泛滥,主要与北方禅法弘盛及帝王礼遇禅僧有关。北魏诸帝对禅僧尤为优渥,太武帝甚礼白脚禅师惠始,“每加礼敬。”北魏灭凉后,迎西北禅学宗师玄高至平城,“太子晃事玄高为师”。
 
北朝禅法的盛行,开始了中国历史上长达数百年之久的造窟时期。因为佛典中明确指出,坐禅应在石窟中,北魏禅僧昙曜和西域僧人吉迦夜共译的《付法藏因缘传》卷二云:“山岩空谷间,坐禅而龛定,风寒诸勤苦,悉能忍受之。”此传还记述了一段习禅趣事:“南天竺国有二比丘,心意柔和,深乐善法。”素闻一名叫达摩蜜多的比丘坐禅第一。于是,“共相将往诣其所。于其住处有三重窟。”“尔时,人进至上窟,见向比丘已于中坐。”史传记载禅僧居山岩石窟坐禅的情况,也与其相似。《魏书·释老志》云:“高祖践位,显祖移御北苑崇光宫,览习玄籍,建鹿野佛图于苑中之西山,去崇光右十里,岩房禅堂,禅僧居其中焉。”《广弘明集》收录的高允《鹿苑赋》亦有:“凿仙窟以居禅,辟重阶以通术”,把开凿石窟修禅,看成是通向天台的成佛途径。《续高僧传·佛陀传》记载天竺佛陀禅师到中土后,遂至平城,“凿石为龛,结徒定念。”禅宗初祖菩提达摩传说中的“面壁九年”,也是在嵩山少林寺的石窟中坐禅入定的。
 
从我国现存的佛教遗址看,北方一些著名石窟也多与禅僧修禅有关。所有新疆境内的石窟,因开凿年代较早,后又遭人为破坏,窟内原有造像已荡然无存,也无题记史料佐证,因而石窟的开凿者也无法考据。甘肃永靖县炳灵寺一六九窟发现的题记,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石窟造像题记。在窟北壁有西秦“建弘元年(420)岁在玄枵三月廿四日造”的墨书题记。在一身供养人像旁,有“大禅师昙摩毗之像”的题记。任继愈先生认为,这个昙摩毗就是《高僧传·玄高传》中,“领徒立众,训以禅道”的县无毗(摩、无同音)。《高僧传》亦记载一个叫玄绍的和尚,系秦州陇西人,学究诸禅,神力自在”,“绍后入堂述山(炳灵寺),蝉蜕而逝。”可见炳灵寺石窟的开凿也与禅修切相关。
 
 
敦煌莫高窟也是我国早期石窟之一。武周圣历元年(698年),据《李君莫高窟佛龛碑》记载,莫高窟最早也为禅僧所开:“莫高窟者,厥前秦建元二年(366年)有沙门乐傅,戒行清虚,执心恬静,尝杖锡林野,行至此山,忽见金光,状有千佛……(遂架空凿峘)造窟一龛。次有法良禅师,从东届北,又于樽师窟侧,更即营建,伽蓝之起,滥觞于二僧。”麦积山石窟虽不能确实证明为禅僧所开,但确为凉州大禅师玄高修行所在。据《高僧传》载:玄高“妙通禅法,”“杖策西秦,隐居麦积山,”并率“山学百余人”在此修禅。有一位叫县弘的“秦地高僧”也隐居此山。玄高与之相会后,“以同业友善。”
 
著名的大同云冈石窟,是以“禅业见称”的凉州高僧县曜主持开凿的。北齐天统元年开凿的南响堂山石窟,第2窟西壁有:“沙门统定禅师敬造六十佛”题记。小响堂山石窟中亦有“昭玄大统定禅师供养佛时”的题名。可知也为禅僧所开凿位于河南安阳的灵泉寺石窟,东魏武定四年(546年)为高僧道凭禅师所开首。道凭早年习禅,后于少林寺摄心夏坐。他开凿的大留圣窟,据考察,原来未造佛像,专为坐禅所开,位于安阳西南二十五公里外的小南海北齐石窟,也为著名禅师僧稠开凿。石窟中窟门额及左侧有一《方法师镂石板经记》,《记》中称僧稠为“国师大德稠禅师”,说明开凿石窟也与禅师修禅有关。
 
禅观空间,是一个适合于禅僧观像与修习的石窟空间。禅僧为了更好地进入禅定,得见佛陀,造像以希冀借助佛的法力。
 
决定造像题材的主要因素,早期和后期有很大的不同。早期的石窟造像,主要是为禅僧迅速入定,获得观佛三昧的法门。而纯为宣传教义,礼拜供养之用,则是后来佛教世俗化的产物。所以,石窟造像题材首先取决于造就禅观空间的需要,取决于佛教的经典教义,形式、技巧只是为创造这个宗教空间服务。绚丽多彩的石窟造像,是禅僧根据不同的佛教经典,修习不同的禅法造就不同禅观空间的需要而雕造的。
 
禅观空间的形成,经历了一个从念佛到观佛,再到观像的过程。在原始佛教那里,念佛开始单指随念佛的人格,尚还未有观佛的内容。佛徒在修习过程中,之所以念佛,完全出于实际的需要。据《杂阿含经》和《增一阿含经》记载,佛徒在修禅独处时,由于恐怖侵袭,有时全身毛发悚竖,而念佛,念法,念僧,则能使恐怖消除而得安宁。
 
首先把念佛与观佛联系起来的是《增一阿含经》,该经卷二云:“若有比丘正身正意,结跏趺坐,系念在前,无有他想,专精念佛,观如来形未曾离目。已不离目,便念如来功德。如来体者,金刚所成,十力具长,四无所畏,在众勇健。如来颜貌端正无双,视之无厌。戒得成就,犹如金刚而不可毁。”《增一阿含经》把念佛与观佛联系起来的这一思想,在后来的佛教大乘经典中得到显著发展。
 
晋末天竺高僧鸠摩罗什译的《坐禅三昧经》,具体说明了在修习时,须先熟视佛像,“若初习行人,将至佛像所,或教令自往,谛观佛像相好”,然后“一心取持还至静处,”以心眼观想佛之相好,即由观形象而观法身,“是时便得见一佛二佛乃至十方无量世界诸佛色身。”罗什译的《思惟略要法》和刘宋时罽宾高僧昙摩蜜多译的《五门禅经要用法》亦有“若行人有善心已来,未念佛三昧者,教令心观佛。”都把修禅时观像,看成是达到观佛的阶梯,从观像入手,然后以心眼观佛相好,再进入较高的观佛阶段,这是禅僧修习的一般做法。在那个时代,虽然带有神秘的宗教色彩,但是,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看,却是可以解释的。因为在石窟这个充满神秘气氛的狭小空间里,心眼长时间专注一定对象,很容易使精神进入一种梦幻式的无意识状态。于是,朦胧之中,有若释迦现前,弥勒面奉,千佛授手,七佛见证。或者宝塔涌现,或者遍布化佛,恍恍惚惚中,而入幻想中的佛国境界。
 
魏晋南北朝时期,我国北方的开窟造像高潮,正是出于禅僧建造禅观空间而引发的。至于禅僧修习观像的题材种类,根据禅经记载,大致可以归纳为:观释迦牟尼佛,释迦与多宝佛,观三世佛,十方诸佛及四方佛,观无量寿佛及七佛,观弥勒菩萨等。
 
(未完待续)
 
 禅宗文化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教会法中特有的司法原则-以教会法婚姻诉讼中的辩护官和提诉官为中心 \孙怀亮
摘要:教会法和世俗法在很多司法原则上是同质的,如不诉不理、回避制度、独任法官…
 
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面临危险! \阿利托大法官
全文:我很荣幸今天能够在网络上为联邦党人学会年度大会致词。通常致辞在现场,并…
 
基督教与刑法——对近现代刑法宗教渊源的解读 \衣家奇
摘要:西方的法律文明有其深刻的宗教根源。其中,近现代刑法制度中许多被认为最重要,…
 
神圣与崇高:中国法治的理想图景 \曹培
摘要: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影响主要表现为精神上的启蒙和推动多元社会机制形成两个方面…
 
中国佛教僧侣私人财产权问题研究 \孙伟搏
佛教僧侣能否享有私人财产权的争议由来已久。按照佛教内律,僧侣不当蓄财,其所有财…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敦煌早期石窟壁画的制作工艺
       下一篇文章:壁画中的多元文化融合 以敦煌壁画为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