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清朝“富二代”的慈善创新之路|传统慈善人物启示录
发布时间: 2020/11/5日    【字体:
作者:王丹林 陈雁雁
关键词:  慈善 创新 文化  
 
 
人物档案
 
姓名:潘曾沂
 
时代:清朝晚期
 
突出慈善创举:
 
一生致力于地方慈善公益事业,几乎涵盖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如创善会、建义塾、育弃婴、凿义井、兴水利、放生、助学、施衣馈药、刊印传播善书等。
 
1、理念超前,设立义庄并打破以资助族人为主的藩篱
 
捐田两千五百亩创立了丰豫义庄,专为灾荒时期赈济灾民所用。
 
2、科学救灾,欲从根本上解决农民收成没有保障的问题
 
组织课耕会,推广农业种植技术抵御自然灾害,总结区种法经验并推广。
 
3、注重宣传慈善文化,向社会推广慈善事业
 
撰写《劝济溺说》,奉劝世人停止溺婴之风;修订印刷善书《太上感应篇集注》,并使之广为流传。
 
潘曾沂出生于清中后期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家族——苏州大阜潘氏,是当年苏州的名门。父亲更是科举状元,在嘉庆、道光二朝任重要职务,历任内阁大学士、工部、户部尚书、军机大臣,颇有政治影响。
 
与父亲和家族其他成员不同的是,潘曾沂这位“富二代”不爱仕途(在入朝为官短短三年后毅然辞官),也无心经商,更没有挥霍家产,而是一生致力于、创新慈善事业——捐田建立义庄、在农村出资兴建义塾、鼓励农民子女读书、刊印传播善书、劝人向善、组织课耕会推广农业种植技术抵御自然灾害等,得到了苏州平民百姓的爱戴。
 
慈善事迹:超前善举层出不穷
 
道光七年(1827年),35岁的潘曾沂创建了丰豫义庄。明清时期,义庄是江南地区比较常见的慈善机构,当时大部分的义庄都属于家族义庄,其主要的资助对象都是族人。但丰豫义庄是一个特例,因为其捐助对象打破了家族的界限,没有族内族外之分。丰豫义庄通过灾年平粜的活动救助灾民,将义庄收入通过施衣、安置、发放津贴等方式进行救助。道光十三年,苏州发生特大水灾,潘曾沂免去义庄佃农全部田租。在此后的十余年中, 他总计免收之数不下四五万石。
 
此外,潘曾沂有一个超前的善举——在佃农和当地农村广泛推广农业科技,鼓励农民用区种法等农法,提高作物收成,应对灾荒。道光十四年,潘曾沂组织了一些朋友创办了“课耕会”,目的是通过在民间进行倡导工作广泛宣传农业科技,也借此聚集更多的同道中人,促进宣传。经过长期的实践,潘曾沂将区种法的经验总结为 “深耕、早植、稀种、垫底、按实、去草、壅根”七条,在亲自试验有效后,才在苏州大为推广。这是潘氏对于单纯的救助之外的一种补充,反映了他想从根本上解决农民收成没有保障的问题,也体现了他的救灾思想的先进性。
 
除了关心灾害救助,潘曾沂也积极投入防灾备灾和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助力提高农业生产力。道光十年二月,潘曾沂主持修浚兴福塘河十二里,与地方绅士熊传栗、袁缙等开穹窿山下支河,为农业灌溉所用。咸丰元年,潘曾沂在自家门外开凿“双井”,名曰“双月泉”,以便邻里汲水。次年又“浚凿义井四五十处”,其中以旧子城龙王庙前的一井最为深大,名曰“万斛泉”。
 
潘曾沂极为重视教育,在鼓励宗族及地方子弟读书方面也不遗余力。道光十四年,他捐田二百亩入松鳞义庄,以其收入供给族中子弟读书,名曰“松鳞庄读书田”。道光二十三年,潘曾沂举办乡里助学事宜,在附近的贫困人家挑选资质优秀的儿童予以经济和生活上的资助,以帮助它们在家庭困难的情况下完成学业,并给学业优秀的子弟以嘉奖。咸丰元年夏,潘曾沂在乡里捐建了义塾一所,名为西陀庵,并设东津馆藏书楼,专为附近子弟读书之用。当年的松鳞义庄庄屋,有一部分仍然保留至今,位于苏州悬桥巷46号的旧址,仍存有《松鳞义庄记》石碑。
 
中国传统社会重男轻女,抛弃或溺死女婴之事时有发生。战乱灾荒之时,很多人家苦于生计丧失,经常出现弃婴的现象。潘曾沂针对当时溺婴和孤儿的问题,于道光十年设立济育局,亲自收养弃婴,付钱雇乳母喂养,或寻找收养家庭安置。潘还撰写过《劝济溺说》,奉劝世人停止溺婴之风,并呼吁民间广设收养弃婴的育婴堂。为扩大影响,潘曾沂委托好友彭蕴章将《劝济溺说》在福建广为传播,以扩大影响。
 
潘曾沂注重宣传慈善文化,向社会推广慈善事业。清道光年间比较广泛流传的一本善书《太上感应篇集注》,所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为了宣扬行善的思想,潘曾沂将此书修订重印,并使之广为流传,在潘氏家族私塾中设为必读书目。
 
行善动机:家族传统与信仰赋能
 
潘曾沂终其一生为家乡的公益慈善事业出钱出力,与其性格、家庭教养以及经济基础分不开。
 
潘氏家族有行善的传统。其二十四世祖潘仲兰有乐善好施、救人于危难的名声,潘家大力参与地方公益事业,如修桥铺路、抚幼助葬等。潘仲兰给潘家后代子孙制定的家训,包括尊师、取友、刻苦读书、行善四项内容。二十五世祖潘景文在乡里力行善事,当地百姓还为他设立了生祠,以表敬意。潘曾沂的曾祖父潘冕也不例外。自其父潘世恩之后,潘氏家族逐渐成为苏州有名的科举世家,且官商并举,富甲一方。
 
潘曾沂笃信佛教,佛教提倡的不杀生、慈悲为怀都是他创立放生社、建义庄的重要内因。作为传统儒家教育下深受修齐治平观念影响的士绅,潘曾沂有着强烈的济世惠民的愿望。他曾说:“故虽寂居一室,而经纶斯世、利济生人之愿,实无日不切切于怀焉”。
 
核心启示:传统文化与价值的传承
 
我们今日对于传统慈善人物和慈善活动的探讨,一方面出于对于历史的兴趣,另一方面希望对当代的公益事业提供些许借鉴和思考。
 
现在一些人认为,和欧美国家人相比,中国人没有做慈善和公益的文化。但其实,在历史传统公益慈善的范畴里,中国人却做过很多令西方人都敬佩的事情。中国人并不是从来就不热心公益,而只是在近代消灭帝制,建立现代化国家的过程中,断开了和传统文化、传统宗族以及传统慈善组织的联系。在我们学习现代西方非政府组织的先进经验和慈善文化的同时,向古代中国的慈善人物学习,亦多有补益。
 
比如,美国的一些学生和普通民众,参加社会实践和公共服务的时候会去“流动厨房”(Soup Kitchen)做志愿者,通过向穷人分发热汤和食物,救助一些贫困的流浪汉和穷人家庭。事实上,像这样的慈善活动,中国在清末民国就存在,甚至明清时期都不乏关于粥厂的记载。只是和老外喜欢做汤相比,中国人会选择熬粥等给路人免费取用。
 
潘曾沂代表了清朝江南一带的绅士、富商、官员家族为了稳定社会秩序,从事大量慈善公益事业。他们创办各类慈善组织,包括善会、善堂、书院、义庄、义仓、粥厂、济盲局、栖流所、借钱局、洗心局、济良所、普济堂、广仁堂等。这些广泛而多样的慈善事业,几乎可以涵盖现代的社会组织所服务的所有群体。
 
当然,清朝的传统慈善机构和善人义士的诸多尝试值得肯定,但从现代观点来看仍稍显不足。首先,传统社会的善事没有摆脱居高临下施舍的影子。富人作为高人一等的阶层和既得利益者,出于原始的人道主义精神进行的活动,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社会的走向。其次,受清政府较弱的执政能力的制约,通过一些单独而不成体系的奖励行为对民间慈善进行鼓励,和现代政府从公共政策出发而建立的政策系统相比,仍显不足。再次,以丰豫义庄为代表的慈善活动,并不能持续,往往只能在慈善家在世的时候保持活力。在潘曾沂去世后,我们便无法追踪义庄田产的去向,也没有后代潘氏家人延续丰豫义庄的救助活动的记载。和现代的家族慈善基金会和家族慈善信托相比,其捐赠的影响力和系统性也较为不足。
 
传统的公益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传统的文化,是一种传承和怀念,食素、戒杀、行善、积德、修身,是对社会有益而无害的信条。希望这些传统价值可以唤起中国人向善的精神,更好地促进现代公益事业的发展。
 
 敦和基金会
 
【主要参考文献】:
 
1. 韩德林.《行善的艺术》[M].吴士勇,王桐,史桢豪,译.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
 
2. 夫马进.《中国善会善堂史研究》[M].伍跃,杨文信,张学锋,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
 
3. 梁其姿.《施善与教化:明清的慈善组织》[M].台北:经联出版事业公所,1997.
 
4. 周秋光,曾桂林.《中国慈善简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5. 黄鸿山.《中国近代慈善史研究-以晚清江南为中心》[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11.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教会法中特有的司法原则-以教会法婚姻诉讼中的辩护官和提诉官为中心 \孙怀亮
摘要:教会法和世俗法在很多司法原则上是同质的,如不诉不理、回避制度、独任法官…
 
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面临危险! \阿利托大法官
全文:我很荣幸今天能够在网络上为联邦党人学会年度大会致词。通常致辞在现场,并…
 
基督教与刑法——对近现代刑法宗教渊源的解读 \衣家奇
摘要:西方的法律文明有其深刻的宗教根源。其中,近现代刑法制度中许多被认为最重要,…
 
神圣与崇高:中国法治的理想图景 \曹培
摘要: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影响主要表现为精神上的启蒙和推动多元社会机制形成两个方面…
 
中国佛教僧侣私人财产权问题研究 \孙伟搏
佛教僧侣能否享有私人财产权的争议由来已久。按照佛教内律,僧侣不当蓄财,其所有财…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义诊万僧,让辛酸不再
       下一篇文章:近代广西西方宗教的慈善事业评述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