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法律解读
 
尤利西斯的自缚与宪法约束
发布时间: 2020/11/20日    【字体:
作者:姜 峰
关键词:  尤利西斯 宪法约束  
 
 
史诗《奥德赛》中,征服特洛伊的英雄尤利西斯,为了抵抗女妖塞壬的歌声诱惑,先用蜡封住同伴的耳朵,再命人把自己绑在桅杆上。因为能够自我约束,他得以平安返乡。民主权力与宪法约束的关系大致如此,不受约束的权力是自毁性的。
 
美国立宪的目的,也不仅是为克服一时危机,而是设计一个“持久的政治交流体制”(阿克曼语)。民主权力与长远计划的内在矛盾使立宪者们意识到,如果民主不受约束,它就可能毁灭自身。
 
只有确立制度性约束,才能够使民主决策的主体更加审慎。例如,如果众议院预见到一项税收法案会被参议院视为对财产权的侵害,它可能主动地考虑税率不能太高。汉密尔顿说:“立法机关如预见其不良企图将为法院甄别,即不得不对其不良企图有所节制。”关于司法审查与民主的关系,当代学者也从立宪政治的角度提出了更具多数主义色彩的观点,他们强调,司法审查强化而不是限制了多数主义的政治过程。
 
麦迪逊的看法是,既然民主原则和长远规划的能力各有利弊,那就尽量使二者平衡。宪法对众议院立法的约束能力的分配很有趣:不是寄望于一个机构,而是把这种约束能力分解为若干阶段:参议院的复议、总统的有限否决权、法院的司法审查。这使得立法权在事实上为其他机构分享。由于每个机构在每个阶段对立法的阻却能力都是有限的,它们有助于立法权的审慎使用。
 
立宪者们或许认为,如果法案能够顺利通过这些障碍,就可以推定兼顾了民主原则与长远规划能力。因此,法律成为多个视角进行制度性融合的后果,而不仅仅是立法机关自身意志的体现。参议院由于任期更长(六年),大致代表了一个比众议院(任期两年)更开阔的时间视野;总统的选举由于综合了人口基数和各州平等这两个因素,并且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因而大致代表了在空间上更广阔的视角,它可能更关注一部法案在全国范围内的影响。
 
终身任职、全国选任的联邦法官,则可能兼具空间视野和时间视野上的开阔特征,由于独立于政治压力,他们更能够捍卫某些为社会的长治久安所需要的基本原则和价值。亚历山大·贝克尔说:“同社会的绝缘和时间奇迹般的神秘,赋予法院一种能力以诉诸人的良知,以唤起人们在大叫大嚷的嘈杂声中已经忘却的抱负。这就是斯通大法官所说的‘清醒的反思机会’。”
 
正像乔·埃尔斯特所界定的那样,“宪政指的是对多数派决策的一些限制,更具体地说,指的是那些在某种意义上自我施加的限制。”不受约束的民主是自毁性的,它会放纵政府权力、鼓励社会性压迫、损害决策效能。史蒂芬·霍姆斯也强调,宪法限制对于民主来说不是毁灭性的,而是有益的。他在另一个场合也指出,宪法有两个重叠的功能:一是保护个人权利,一是为如果多数派当政便会实施的某些政治变革设置障碍,这后一种功能可以通过下列方式实现:宣布特定的政治变革违宪;使变革程序非常复杂,以致几乎没有什么动议能扫清这些障碍。
 
对此,卡斯·孙斯坦以法律对离婚的约束为例说,“对离婚不进行褒扬并规定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离婚的决议——事实上美国各州正是这样做的——可能会带来更幸福、更稳定的婚姻,因为这样就会促使配偶去接受对方的行为,甚至接受长期和睦相处的意愿。”
 
回到宪法领域,由于宪法高于所有国家机关,它就能够约束立法机关,使其难以改变对重大问题的既定看法。另外,由于宪法事关全局而涉及所有公民的重大利益,用“权利法案”的形式将公民权利明示于宪法,就能够要将这些利益从议会的日常决策范围中拿走,防止其因党派利益权衡或紧迫的公益需要而受到损害。不难理解,这种约束是建设性的。
 
立宪者强调强调规则对偏好的修正改良意义。与很多人的看法不同,他们把国家的问题归结为制度缺陷。人的情感和价值偏好看似完全是个人性的,但也可能是制度的产物。比如,财富差异会自然地引起嫉妒,一方面这种情感会激发勤奋和创造性,另一方面这种情感也可能是产权保护造成的财富差异的结果,或许也会激励对产权制度的反动。
 
如果政府体制提供了纵容嫉妒的机会,例如政治过程中不加限制的多数决原则,就可能使多数决被用来谋求财富均等化。因此,制度设计至关重要,它既能阻止偏好,也能形成偏好。这显示了立宪设计的根本重要性,也能作为对文化或者国情决定论的反思。
 
从具体制度来看,联邦党人关注立宪设计的下列技术性手段:
 
1.任期的长短。任期长短与决策者的独立性成正比。长任期赋予决策者较强的独立性,从而使其更具“持久的动机”,在较大程度上对抗来自选民的政治压力,同时决策有可能带有更为开阔的时间视野。在讨论政府各部门的任期时,这一因素受到了严肃对待。
 
2.决策者的人数。决策人数与责任感成反比,并对决策效果构成影响。决策人数应尽量少,即使是众议院这一反映人民“意志”的机关。立宪者认为,决策权的集中有利于激励责任感。一人制行政首脑的设计,议会两院尤其是众议院的规模,都显示了立宪者对小规模决策群体的偏爱。在质疑那种大众议院设置方式时,立宪者立场非常鲜明,汉密尔顿疾呼:“一切一院制而人数众多的议会,都容易为突发的强烈感情冲动所左右,或者受帮派头子所操纵,而通过过分的和有害的决议”。
 
3.官员的选任方式。人民是国家权力最纯洁的来源,这是权力不被滥用的根本。但是还需要顾及官员的才智特征。立宪者认为,议员或者其他官员越是间接地来自于人民,越可能使凸显才智特征,也越有可能“使公众意见得到提炼和扩大”,进而越能从有效的审议中获益。总统由选举人间接选举、参议员由各州议会选任而非人民直接选举、联邦法官根据专业素养由总统提名、参议员批准,所有这些立宪安排,尽管后来有所变化,目的都是强调宪法的约束功能。
 
美国的立宪设计努力实现三个目的:强化政府效能、改善政府品质、优化决策过程。强化政府效能,是立基于个人自由的公共属性这一基本判断,宪法所采用的方式,不但是赋权于全国性政府,而且使其能够将权威及于公民个人。改善政府品质,旨在既能确保政府受人民控制这一基本的特征,又要消除社会性压迫这一“共和病”。优化决策的目标,是为了实现“公共利益”这一共和主义的追求。
 
所有这些目标的实现,都需将宪法视为公共生活中的反托拉斯法。在美国立宪时期,它防备的是已然强大的民主权力,在其他地方,它防备任何试图不受约束的权力。
 
宪道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教会法中特有的司法原则-以教会法婚姻诉讼中的辩护官和提诉官为中心 \孙怀亮
摘要:教会法和世俗法在很多司法原则上是同质的,如不诉不理、回避制度、独任法官…
 
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面临危险! \阿利托大法官
全文:我很荣幸今天能够在网络上为联邦党人学会年度大会致词。通常致辞在现场,并…
 
基督教与刑法——对近现代刑法宗教渊源的解读 \衣家奇
摘要:西方的法律文明有其深刻的宗教根源。其中,近现代刑法制度中许多被认为最重要,…
 
神圣与崇高:中国法治的理想图景 \曹培
摘要:基督教对西方法律的影响主要表现为精神上的启蒙和推动多元社会机制形成两个方面…
 
中国佛教僧侣私人财产权问题研究 \孙伟搏
佛教僧侣能否享有私人财产权的争议由来已久。按照佛教内律,僧侣不当蓄财,其所有财…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热烈拥护新宪法[1]
       下一篇文章:没有文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