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帮助可能带来伤害》:一本书改变了人们关爱穷人的方式
发布时间: 2021/1/29日    【字体:
作者:Megan Folwer
关键词:  帮助 关爱穷人 事工  
 
 
当罗尼·加西亚牧师(Ronnie Garcia)去年秋天对自己所居住的社区进行调查时,发现了关于波多黎各圣胡安(San Juan, Puerto Rico)的两个现实。
 
首先,玛利亚飓风(Hurricane Maria)给当地带来的毁灭性破坏需要多年才能恢复。其次,这一恢复工作需要教会的参与。
 
玛利亚飓风是多米尼加和波多黎各有史以来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自然灾害。五级飓风摧毁了岛上的整个电网,把340万居民留在黑暗之中,没有任何救济可以减轻热带高温和潮湿的影响。洪水淹没了整个地区,摧毁了当地80%的农业。许多居民没有自来水。
 
加西亚牧师没有接受过任何灾难应对方面的训练。因为没有什么选择,他索性打开神学院毕业后读过的一本书:《帮助可能带来伤害:如何在不伤害穷人和自己的情况下减少贫困》(When Helping Hurts: How to Alleviate Poverty Without Hurting the Poor and Yourself)
 
这本书的作者是圣约大学社区发展教授布莱恩·菲克特(Brian Fikkert)和史蒂夫·科贝特 (Steve Corbett),出版于九年之前,现在已经成为福音派开展帮助穷人的短期事工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必读书目。
 
“我们教会要求所有想要参与帮助穷人事工的人都要读这本书。”大卫·普拉特(David Platt )在本书2012版前言中写到,“就以切实可行的方式服事穷人这个话题,没有其他书比这本写得更好的了。”
 
“多好的一本书啊!”顶峰教会(The Summit Church)主任牧师葛瑞尔( J. D. Greear)在博客中写到,“我已经将这本书列为顶峰教会牧师必读书目之一,因为它是指引我们服事社区的‘圣经’。”
 
凯文·德扬牧师(Kevin DeYoung),也是福音联盟的董事会成员之一,把它称为“我读过的在服事穷人这个话题上最好的书”,并且写到“每个关心穷人的牧师,执事,宣教委员会成员,有意参与短宣的基督徒,每一个火热事奉‘弟兄中最小的’的基督徒都应该阅读这本书。”
 
尽管有这些推荐,但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本书。右派批评家们认为它过于世俗(没有足够的神学支持),然而左派批评家们又指责它没有充分探讨社会公正的问题(比如没有涉及通过政治途径改变权力结构)。有些事工因为采用本书的方法而失去奉献支持,也有一些事工在想要推行这本书主张的方法时遭到了短宣团队的拒绝,后者更想用自己的方式。
 
但总体来说,《帮助可能带来伤害》已经得到了广泛接受,该书销量超过40万,在亚马逊上评分是4.6(总分是5)。在“读好书”网站(Goodreads)上的评分是4.2(总分是5)。这本书后来还衍生出三本出版物、一个DVD和数百个课程和研讨会。菲克特(Fikkert)大大帮助了查尔姆斯中心(Chalmers Center)的发展。这个中心起初是由他创建,现在已经从圣约大学经济和社区发展系的一个部门发展到成为独立机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本书持续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以至于菲克特和科贝特不得不为后续的行动花费了数千小时。他们不得不为了摆脱某些话题而写其他文章,希望人们可以将重点放在正确的地方。
 
每个人都想参加的课程
 
《帮助可能带来伤害》开始成为非常受欢迎的经济学课程。
 
1999年,菲克特帮助建立查尔姆斯中心,用以训练教会使用诸如微金融之类的经济发展策略。他以19世纪苏格兰牧师托马斯·查尔姆斯(Thomas Chalmers)的名字为该中心命名。查尔姆斯牧师一直相信,地方教会在服侍穷人方面应该更加活跃。查尔姆斯中心属于圣约大学经济与社区发展系,位于乔治亚州瞭望山(Lookout Mountain, Georgia)。
 
截至2008年,菲克特和科贝特需要想办法应对那些不够坚定的学生——他们大部分是在服事的成年人,通过查尔姆斯中心学习在线课程。“社区发展的重要原则”这一入门课程非常受欢迎,但是参加这个课程的人,只有一小部分继续学习“微型金融”这门后续课程。
 
当被问及原因时,学生们承认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学习第二门课程,他们只是想学习一些重要原则,可以用于他们正在做的工作或事工。有的学生在农业发展领域工作,有的在饮用水单位工作,还有的在廉价住房单位工作。其他的学生想参与到教会直接帮助穷人的事工中。
 
“我们正在培训的这些学生对微金融不感兴趣,”菲克特如此说。所以他和科贝特将这些概念融合到入门课程,同他们在圣约学校使用的教学资料一起,最后变成一本书。这本书可以帮助查尔姆斯中心的老师在课堂上直接教导微金融等类的概念。
 
《帮助可能带来伤害》首次在2009年出版的时候,作者期待有几千读者可以从中获益。然而这本书的销售稳定增长,截至2014年,它的销售量已经达到30万册。2017年的时候,这本书两个版本的销售量总计43万册。
 
“我们非常惊讶地看到这本书飞快畅销,”菲克特说,“它几乎是立刻被抢购一空,并且持续占据畅销排行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讲座邀请接踵而来,如何以新的方式向不同教会教授这门课程也成为刚需。
 
美国规模比较大的教会领袖都阅读了《帮助可能带来伤害》,包括加州马鞍峰教会(Saddleback Church),俄亥俄州的避风港教会(Fairhaven Church)和芝加哥北部的柳溪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马鞍峰教会和避风港教会随后改革了他们的社会服务部门,柳溪教会在每次短宣之前,要求所有参与的人都一起学习姊妹篇《短宣中没有伤害的帮助》(Helping Without Hurting in Short-Term Missions ,2014)。顶峰教会是一家比美南浸信会整个宗派差派宣教士还要多的教会,教会要求所有全职同工都阅读这本书。达拉斯的水印社区教会(Watermark Community Chuch)将其用于国际门徒训练,也依赖它服侍国内穷人,并依靠其原则评估合作伙伴。
 
由于《帮助可能带来伤害》带来的大量工作,查尔姆斯中心在2010年正式成为独立运营的非盈利机构。(尽管圣约大学仍是合作机构,圣约大学经济和社区发展系的教授都在查尔姆斯兼职,而圣约大学的校长和副校长则负责查麦士董事会的学术事务)。
 
为了更多满足《帮助可能带来伤害》的教学需求,科贝特和菲克特相继出版了三个姊妹篇:《小组学习指引》(When Helping Hurts: The Small Group Experience)、《短宣中没有伤害的帮助》和《如何在教会怜悯事工中开展没有伤害的帮助》(Helping Without Hurting in Church Benevolence, 2015)。俄克拉荷马城的生命教会 (Life Church)专门为此录制了视频课程《没有伤害的帮助研讨会》(Helping Without Hurting Seminar DVD)。
 
这本书已经得到了广泛阅读,产生很大的影响力,“很多机构告诉我,他们在宣教工场服事的员工可以通过短宣队的所作所为来判断他们是否读过这本书,” 希望国际(Hope International)机构总干事兼执行长彼得·格里尔 (Peter Greer)在接受《今日基督教》采访时这样说。
 
事工的新异象
 
当黛布拉·波特(Debra Potter)2012年在亚特兰大教会 (Atlanta church)听菲克特讲座的时候,她明白了看待穷困问题的新观点。作为“边界教会”(Perimeter Church)社区服务负责人,波特不能明白为什么6000人的教会在扶助穷困方面如此的无力。
 
菲克特对于贫穷本质的教导让波特更好地参与到服侍穷人的事工当中。第二天她就作了一个事工表格,列出了教会在帮助社区发展的工作中所有合作伙伴。她把这些机构分为三类:救济、安置和发展。
 
科贝特和菲克特在描述如何帮助穷人时使用的语言是:在危机中的短期救济,危机后的恢复安置,帮助那些长期处在贫困中的人寻找自我扶持并且挑战所处系统中拦阻人们实现这几个目标的阻碍。
 
“北美教会目前经常犯的错误是,认为将救济物资用于安置或发展就是足够的干预,”菲克特和科贝特写道。
 
波特开始约见这十五个机构的负责人。
 
波特说,“我告诉他们说,‘既然我们都想要改变人们的生活,那么如果我们做更多贫困相关工作而不是单单救济贫困的工作,那么结果会怎样呢?’”。
 
因为贫困的根源在于破碎的关系。
 
“贫困是许多关系不能正常发挥作用的结果,比如不公平的关系,对生命没有益处的关系,不和谐愉快的关系,”科贝特和菲克特写到,引用富勒神学院改变与发展中心教授布莱恩特·迈尔斯(Bryant Myers)的话,“贫穷就是在所有的层面上都缺少平安(shalom)”
 
两位作者还指出,西方人经常认为贫穷是缺少必要的物资,忽略贫穷背后的问题。贫穷,是由罪引起的,破坏了重要关系:人与神,人与受造物,人与人,人与自己。然而每个人都经历关系上的贫穷,对于其中一些人来讲,这种关系上的贫穷是致命的,直接导致了物质生活的贫穷。
 
“单单努力减少物质贫困,却没有真正碰触背后破碎的关系,不仅最终会失败,并且还容易让基督徒认为物质贫穷的主要原因是人的懒惰,”菲克特和科贝特写道。
 
波特很快就说服了合作伙伴接受这个观点。有七个机构原本没有关系救助方面的事工,现在都同意增加这一部分。
 
菲克特和科贝特经常听到这样的消息。
 
“当看到神如此使用这本书时,我们深深受到鼓励;然而我们也意识到从许多方面看这并不是属于我们的书,”菲克特这样告诉福音联盟。“我们更愿意这样说,这本书总结到了许多人的观点,曾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教导带领我们的那些人。”
 
作者特别指出迈尔斯教授的《与贫穷的人同行》(Walking with the Poor) 和达罗·米勒(Darrow Miller)的《在各国训练门徒:真理的力量改变文化》(Discipling Nations: The Power of Truth to Transform Cultures),这两本书是在他们之前的先行者。虽然菲克特和科贝特是站在前人迈尔斯和米勒的肩膀上,但是《帮助可能带来伤害》的可读性,使得外行人也能看懂。
 
“我们非常感恩,神给我们能力可以在这本书里总结许多人的观点,并且对人们有所帮助,”菲克特说道,“当人们告诉我们这本书如何影响了他们时,我们总是回应说‘赞美神!’”
 
遭到反对
 
《帮助可能带来伤害》勾勒的关系救助方法也需要极高的代价,特别是在许多基督徒习惯了带着玩具食物和帮助涌入贫穷社区的前提下。
 
“(关系事工的)核心是我们的悔改,要看见自己的骄傲和优越感,”菲克特说道。这比写一张支票难太多了。
 
许多事工因此冒犯了捐助者,甚至面临失去捐助者的危险,因为他们要求捐助者不要扮演英雄的角色。波特看到过某个事工的领袖建议其一个捐助者,在购买和捐献圣诞节礼物的时候,是否可以让低收入家庭以更多的折扣购买。那个人拒绝了这个建议,因为把礼物送给低收入家庭这件事,是他们家中每年的圣诞节传统。
 
“捐助者没有看到这事工变成了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不是保护低收入家庭的尊严。”波特说道。
 
雪莉·拉尼尔(Sherry Lanier)是北美宣教中心(Mission to North America,简称MNA)短宣事工的助理, 她也经常听到很多自我中心的服事方法,经常有不同教会的领袖打来电话,讲如何去一个地方短宣的计划。拉尼尔认为这些电话是教育教会领袖们的好机会,帮助他们意识到教会为什么进行短宣,如何同当地教会一起实现这个目标。
 
拉尼尔告诉这些打电话来的短宣队说,MNA非常乐意服事当地教会。许多短宣团队乐于采纳新的观点和方法,特别如果这些是出于短宣目的地教会的要求时。
 
“如果忽略了与当地教会长期配搭的目标,不管在国内还是去国外,带来的伤害都会大于帮助,”拉尼尔说道。“要效法耶稣,祂来到地上是服事人,而不是被服事。”
 
还有一些教会错误地运用这一方法,结果导致他们给出更少,而不是更多。科贝特和菲克特听到一些教会读了他们的书然后停止捐助,因为害怕金钱带来的伤害大于帮助。其他教会单纯用这本书作为他们吝啬的借口。
 
“当我们听到人们用这门书更少行动的时候,真的很让人伤心,”科贝特说道,“我们依然需要人们奉献金钱,只要金钱被事工用于做正确的事情。找到那些一直都在做正确的事情的机构,把更多的钱奉献给他们。”
 
“与基督同工”
 
加西亚所在的波多黎各社区,需要发展和安置,最为迫切的是需要救济物资:食物,水和医疗用品。他同其他四个牧师一起,组建了一个事工团队,将其命名为“与基督同工”(Christ Collaborative,简称CC)。他们一起找出被飓风重创的几个社区,将精心制作的生存物资包,找到当地的牧师发给他们。
 
作为接受物资的条件,CC团队为当地牧师安排社区发展方面的培训课程,使用的就是《帮助可能带来伤害》这本书作为课程指导。
 
加西亚承认,《帮助可能带来伤害》提到的概念在生活中应用时比他们想象的更加糟糕。对于当地居民来讲,很难确认他们的能力,特别当他们死于缺少饮用水的时候。即使居民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时,不是每一个文化都会思考天赋、能力和技能。
 
所以加西亚必须及时做出调整。当一对年迈夫妇告诉他,他们感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加西亚指着长势大好的马铃薯和香蕉,问他们是否会教别人怎样种植。(他们确实也如此做了。)
 
拉尼尔已经帮助加西亚找到了资金支持,她期待可以派遣短宣队支持他们,但是暂时还没有实现。因为她知道,如果现在派一群人去波多黎各住进酒店,会导致真正需要住宿的波多黎各受灾群众没有地方住。
 
当加西亚准备好的时候,拉尼尔将差遣这些有经验的义工同波多黎各人一起重建社区,各样关系的平安都将得着增长。
 
世界各地的事工负责人告诉菲克特,当一个短宣队学习过《帮助可能带来伤害》,他们会更多关注建立关系,而不是单单专注于做了什么事情。他们的态度似乎在说,“我们都是破碎的,我们都需要耶稣来重建我们的生命。”
 
“对于那些真正阅读并使用《帮助可能带来伤害》这本书的人来说,他们接触世界和贫苦人口的姿态是不一样的,”菲克特说道,“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更多是福音,更少看到胜利者的心态;更少的自负,就是对于所有问题都有答案,更多的谦卑,我们退后一步,学习如何同人们交谈。我们没有改变一切,但是我们确实看到了很多重要的改变。”
 
繁荣与梦想
 
每当菲克特遇见那些被这本书深深影响的人们,他总是想知道更多关于这本书如何影响了他们事工的故事。
 
“人们有的时候会把作者看成名人或英雄,但是真正的英雄是那些日复一日服侍贫困地区的人,他们为别人牺牲自己的时间,从来没有获得什么认可。”他说道。
 
当科贝特听到关于这本书的赞誉时,他看得很轻,因为深深明白除非读者将书中的教导付诸实践,否则都是空谈。《帮助可能带来伤害》最终给人们留下的不是卖出多少本书,或者多少讲座,而是有多少西方教会,不再充当救世主,并对促进人类社会繁荣有了更深和更广的理解。
 
“很多援助都是‘一英寸深、一英里宽’的河流,这很容易理解,”他说道,“但新的帮助方式是小规模,持久而稳固,因而能产生更深的影响。”
 
菲克特关于繁荣的新理念,是以福音为中心,耶稣基督是物质世界的主,也是属灵世界的主。通过十字架流出的宝血,祂使得天上地上一切的受造物与自己和好。
 
这个观点也将历史与未来连结,将帮助放在已经成就的救赎故事中,和即将到来最终的救赎盼望里。
 
充满盼望的帮助,其中的一个记号是群体的复兴,使得人们有能力去梦想,加西亚说道。如果一个社区可以自己去梦想,这就是成功。如果这批社区,在接收了玛利亚飓风后的救济慢慢强壮,他们就可以在下次飓风后帮助其他社区,这也是成功。
 
 福音联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汉代春秋决狱的法理构造——以“春秋之义”的法源地位分析为中心 \杜军强
春秋决狱始于西汉,相比之前的汉代司法实践,春秋决狱的基本特征在于引入“春秋之…
 
“隔墙”与自由:美国校园的宗教表达及其法治争议 \李珍
【摘要】:美国是首次明确保障信仰自由的成文宪法国家,并首创政教分离制度。所以美…
 
我国佛教与政治关系的讨论——以南北朝和唐朝为例 \夏慧文
【内容摘要】在中国史上,宗教与政治的关系呈现相互利用,良性互补的状态。而中央集权…
 
宗教、国家与现代性在印度:透视夏巴里马拉争议 \吴晓黎
【内容提要】在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前半叶经历民族解放运动和建立现代国家的非西方…
 
依法治国视域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理思考 \张晓晓
摘要: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之一,在权利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对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体验禅味,助寺安贫
       下一篇文章:宗教慈善:最温暖的慈善方式之一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