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慈航医疗箱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21/2/19日    【字体:
作者:觉悟号
关键词:  慧海公益 慈航医疗箱  
 
 
2021年新年伊始,石家庄疫情尚未发生,虽然各地有零星疫情但并未给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人们谈论着跨年晚会和贺岁电影。然而此时有这样一群人,却放弃了假日的欢愉,紧锣密鼓地采购公益医疗箱及药品和设备。他们的采购清单里有医用红外线额温枪和医用口罩等,23种常用药品及医疗仪器的订单从山西飞往祖国各地。
 
此时,山雨欲来。此时,他们并不知道这次采购会遇到许多状况。
 
他们是慧海公益志愿者,他们是厚德慈爱山西闻喜义工团。
 
他们为之忙碌的是慈航医疗箱,他们为之焦虑的是这个公益项目在疫情期间有点特殊。
 
慈航医疗箱行动是慧海公益开年行善的重点项目,2020年下半年开始策划,2020年底正式启动。该计划拟在全国1000家寺院建立慈航健康驿站,为1000家寺院免费提供慈航医疗箱。这个项目的难点不仅是医疗药品采购需要专业度,更关键的是要有足够的场地完成药品接收、医疗箱组装及发货。
 
佛教徒总说 “有佛法就有办法”,慧海公益团队在为场地一筹莫展之际,菩萨派来了救兵。他们是一群佛友,他们用爱生命、喜天然、善众生的人文精神,推广素食文化。他们有纯素膳食厂房宽敞的库房,他们有发心纯正、道心坚固的义工菩萨。于是,他们自告奋勇承担起了慈航医疗箱的接收、分装、发货等工作。
 
然而,困难远比预想的要大。有些药品没有按订单发货,一些防疫物资,如医用口罩和额温枪等进货通道堵塞。一些紧缺的药品开始涨价,物流也因疫情调整了价格。由于灵山慈善基金会公益采购流程十分严谨,采购前必须签合同确定药品和器械的具体明细清单和相应价格,合同定下来就不能更改品类和价格。药品及物流的价格变动慧海公益团队事先并不知情,爱喜善的义工们没有把困难说出来,他们选择自己扛。
 
于是,厚德慈爱山西闻喜义工们不仅是打包分装的流水线义工,他们还是捐赠人,他们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填补因疫情带来的药品及运输产生的额外差价,并在120日至29日,用各种办法打动供货商或厂家,顺利接收到了全部公益药品及仪器。慧海公益团队的小伙伴说:他们哪里是菩萨派来的救兵,他们就是菩萨呀!
 
120日起,厚德慈爱山西闻喜义工们八九个人一组,擦洗医药箱,贴标志,分配药品。410个医疗箱,21种药品,他们需要分别整理再有序放置,他们需要重复近9000次动作,才能完成全部医疗箱的配置。慧海公益团队还有随箱发送的一封公开信和医师温馨提示,这些细致且不断重复的动作,汇成了中国佛教开年行善的壮丽诗篇。
 
医疗箱完成装配后,就要包装封箱,闻喜义工们把每一个医药箱箱体和外包装都裹上塑料气泡膜,截止到131日,410个医疗箱从山西闻喜县陆续发出,踏上了光照人间的万里慈航。
 
在佛教中,僧宝是一切世间供养、布施、修福的无上福田。供僧能让出家众仰仗修行,进德修业;在家信众以供僧功德,福慧增长。一个医疗箱,一个健康驿站,守护着僧宝的健康,这是无上的功德和法喜。感恩厚德慈爱山西闻喜义工们,让慧海公益数万捐赠人及佛子,能够共沾法喜,共同成就道业!
 
慈航医疗箱后续还有大量工作。410个医疗箱的圆满,意味着更多医疗箱计划的实施。未来,慧海公益将对千寺医疗箱计划建立追踪保障机制,如:定期更换药品、根据一些寺院的特殊需求提供特殊服务,包括并不限于义诊及大病救助等,让慈航医疗箱计划真正成为千所寺院万名僧众的健康驿站。
 
如果您愿意,可以为僧伽医养计划助力,可以担任慈航万里行的爱心使者。可以和厚德慈爱山西闻喜义工菩萨们同愿同行。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汉代春秋决狱的法理构造——以“春秋之义”的法源地位分析为中心 \杜军强
春秋决狱始于西汉,相比之前的汉代司法实践,春秋决狱的基本特征在于引入“春秋之…
 
“隔墙”与自由:美国校园的宗教表达及其法治争议 \李珍
【摘要】:美国是首次明确保障信仰自由的成文宪法国家,并首创政教分离制度。所以美…
 
我国佛教与政治关系的讨论——以南北朝和唐朝为例 \夏慧文
【内容摘要】在中国史上,宗教与政治的关系呈现相互利用,良性互补的状态。而中央集权…
 
宗教、国家与现代性在印度:透视夏巴里马拉争议 \吴晓黎
【内容提要】在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前半叶经历民族解放运动和建立现代国家的非西方…
 
依法治国视域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理思考 \张晓晓
摘要:宗教信仰自由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之一,在权利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对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宗教慈善:最温暖的慈善方式之一
       下一篇文章:购买是不是帮助穷人的最佳方式?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