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四川这座千年古刹为何连破禁忌?--救人要紧
发布时间: 2021/5/21日    【字体:
作者:袁秀月
关键词:  《一百零八》 禁忌 救人 罗汉寺  
 
 
“我们出家人最大的忌讳就是见死不救,管它呢,救人要紧。”
 
都说今年电影热衷于凑档期的热闹,档期外经常无片可看。
 
515日,距离汶川地震13周年纪念日过去三天,一部电影低调上映——《一百零八》。
 
这个数字有着特殊的含义,代表的是2008年汶川地震后,在四川德阳什邡罗汉寺里诞生的108个婴儿,他们又被称为“罗汉娃”。
 
十三年后,《一百零八》以一个待产孕妇的视角重新讲述了这个故事。目前,该片豆瓣评分5.6分。有网友认为,电影质朴而真诚。也有人评价,虽拍得不太好,但故事依旧感人。
 
在当年的罗汉寺,都发生了什么?
 
“出家人最大的忌讳就是见死不救”
 
2008512日,什邡市妇幼保健院大楼在地震中成为危楼。几十名孕产妇无处可去,院长桂逢春想起了附近的罗汉寺。
 
罗汉寺是千年古刹,始建于公元709年,有“川西佛都”之称,与什邡市妇幼保健院仅一街之隔。
 
寺庙位于平坝,主体是木质结构,相对安全,能避风挡雨,地方也较宽敞。但一想到孕产妇可能犯佛家禁忌,桂逢春心里也打鼓。但为了病人,她还是硬着头皮找到罗汉寺的主持素全法师。
 
素全的第一反应也是不妥,佛门清净,要避讳女子,更何况是待产孕妇。可转念一想,危难之际怎能不救人?
 
“我们出家人最大的忌讳就是见死不救,其它的忌讳都不是忌讳了,管它呢,救人要紧。”
 
于是,寺僧们总动员,搭起了简陋的篷子。产妇们在罗汉寺安顿了下来,周围受灾的百姓也陆续涌了进来。
 
素全立刻召开僧人会议,宣布三个“无条件”:无条件接受灾民、无条件提供所有物资、无条件解决吃饭等生活问题。
 
有僧人问,师傅,以后收不回来怎么办?他们长期住在庙里怎么办,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素全只说一句话,不要想怎么办,只想怎么去救灾民,你就什么都不怕了。
 
当天晚上,大雨滂沱。帐篷被暴雨和风掀起来,全体医务人员围了一圈为产妇遮风挡雨,罗汉寺的寺僧们在茶园的大伞下面坐了一夜。
 
“救活人要紧”
 
513日凌晨,一片混乱之中,孕妇陈世超即将临盆。因为胎儿头盆不称,必须马上手术,接受剖腹产分娩。
 
桂逢春院长第二次找到素全法师,求他让孕妇在寺中生产。素全法师答应得相当爽快。他说:“答应让她们进庙,就已经料到会在寺里生孩子,没什么可犹豫的。”
 
没有产房,僧人们腾出了寺院唯一没有被破坏的小饭堂。没有手术台,用三张饭桌拼在一起,上面垫些卫生纸,然后简单消毒。灯光亮度不够,医生们就打个手电筒。找不到输液架,就用一个大扫把代替。
 
13日早上七点三十六分,手术顺利完成,一个健康的女娃呱呱坠地。
 
桂逢春说:“那是我听到过的最动听的啼哭。”“我心里既高兴又很难过,为失去的同胞难过,为新生儿感到高兴,看到希望。”
 
由于是在地震中出生,素全给孩子取名叫唐震雯。
 
为了避免产妇和婴儿淋雨,素全将给马祖像遮雨的棚子取下给产妇搭避雨棚。
 
有居士说他,菩萨你都不管了。素全说,先管活人,泥菩萨以后再说。“救活人要紧”,后来,大家也都慢慢理解。
 
为孕产妇破“戒荤腥”
 
地震后的第三天,产妇们住进了救援部队提供的军用帐篷。素全把寺里师傅们平时打坐用的两张禅床拿出来作了接生床,有八十多位新生儿都在这上面诞生。直到后来,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送来了一张现代化的手术床,这两张禅床才被撤下。
 
除此之外,罗汉寺每天还为孕产妇和受灾群众免费供饭。三千人的规模,管伙食的小师傅每天要做400多斤熟食,罗汉寺里一个月的粮食很快就见了底。
 
素全急得不行,没办法,他就守在饭堂,不许僧人吃饭,全部都送到医院去,有剩饭僧人才能吃。
 
医生们知道了,纷纷嘱咐病人,打多少吃多少,千万不要浪费。后来各方支援物资到来,条件才慢慢好起来。
 
寺庙杜绝荤腥,受灾群众到了庙里面,素全不准他们杀生,不准他们炖肉,但只有孕产妇可以破例,因为素全知道,她们这时候需要营养。
 
“罗汉娃”的缘分
 
从地震发生后的三个月中,共有108名婴儿在罗汉寺内降生。之后,“罗汉娃”随着父母分散到各地,但这段共同的经历却让他们之间有了特殊的缘分。
 
1岁到5岁,这些“罗汉娃”在罗汉寺里度过了多个集体生日。每一年,都有“罗汉娃”跟随父母回到罗汉寺,看望帮助过他们的寺僧。每年春节期间,都会有家长带孩子拜访素全法师,孩子们叫他“师爷”。
 
不过,最近这些年,“罗汉娃”的这种聚会,素全法师通常会避而不见。他认为,这些孩子和别的孩子并没有不同,自然生长就好,不应背负那些不属于孩子的东西。
 
“罗汉娃”10岁那年,电影《一百零八》开始拍摄。据媒体报道,素全法师曾对导演提出两条:不提他的名字:不能成为这个故事的主角。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跟我真的没有关系了。”他说,“当时,很多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我个人是渺小的,我们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确实,在十三年前的罗汉寺,不仅有僧人和医务人员,还有救援队、军人、志愿者、义工……其中还有我们熟悉的明星,如吴京、周迅等。
 
新生命曾带给大家希望,其实,在今天看来,这种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精神更加激励我们不畏过往、勇敢前行。
 
中国新闻网
https://mp.weixin.qq.com/s/dVGlCiSLmxs2fnMaBQ3PCg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圣殿骑士团受审原因探析 \王向鹏
摘要:这场发起于1307年的审判,对圣殿骑士团所造成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也是14世纪最…
 
民俗信仰价值归位与民法典权利对标 \刘云生
摘要:以民法典实施为背景,以2010-2019年凶宅交易纠纷裁判个案为对象,探讨凶宅禁忌的…
 
神圣罗马帝国“多元性”的“意义想象”及其制度表达 \王银宏
内容提要:古罗马帝国崩溃后的“帝国记忆”成为后世的“帝国想象”及其实践的重要基…
 
简论宗教信仰自由及其法治保障 \姚俊开
摘要: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与有关国际公约一样,早已得到了我国法律…
 
哈罗德•J.伯尔曼:美国当代法律宗教学之父 \钟瑞华
摘要:美国著名法学家哈罗德·J.伯尔曼,因在法律与宗教跨学科研究领域的开拓性贡献而被…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十字路口上的佛教慈善组织,抱团取暖
       下一篇文章:认识佛医:僧人生病谁看护?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