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观点与争鸣
 
警惕以习五一为代表的无神论极端主义
发布时间: 2016/7/7日    【字体:
作者:哈小深
关键词:  习五一 无神论 极端主义  
 
“警惕无神论极端主义思想,确保我国经济秩序平稳运行。”
 
无神论极端主义者习五一终于揭开了包裹其险恶用心的遮羞布,和盘托出了其多年来埋藏在其内心而惧于党员身份不敢说的话。7月1号,习五一拉大旗作虎皮,顶着“国务院”字样做的配图,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位学者的思考:现代民族工作立法应当贯彻“平等与融合”立法精神》的博文。习五一文章的套路向来如此,标题一贯政治正确,在论述时夹带私货,发表于党纪于国法南辕北辙的论调。
 
在这篇文章中,习五一借着对《城市民族工作条例》征求意见稿反馈意见的机会,大放厥词,对伊斯兰教、基督教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与污蔑,对主体信仰伊斯兰教的两千多万少数民族同胞及他们的风俗习惯进行抹黑与造谣。鼓吹大汉族主义,血统纯净论,文化清洗论已经不足以满足这位“教授”的胃口了,其言论已经完全转向极端无神论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已经彻头彻尾的纳粹化。
 
习五一首先从中国文化的“多元一体”入手,妄图推行文化清洗。中华文明的整体传承与多元发展是五千年历史造就的,纵观世界,没有哪个国家与没有多元化的文明。哪怕是汉族文明内部,也是多元化繁荣发展的。且不说传统戏曲多种多样,就说南北之间的饮食、起居、婚丧嫁娶的习俗就相去甚远,更别说隔着一条河就有不同的方言了。习五一说多元一体“应理解为允许、尊重多元,但重在一体。”文化的一体与多元是有机统一的。而她刻意将多元与一体对立起来。在她看来,似乎一体多一点多元就少一点,似乎鼓励多元化发展,中华文明就要灭亡了。事实上,自古至今文化的多元发展一直没有停滞,而中华文明的一体化传承从未收到影响。多元文化受行政力量打击的阶段(文革)被称作“十年浩劫”。习五一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阶段鼓吹文化一体优先论,是不是想要搞文化清洗?是否有文革复辟的嫌疑?
 
习五一只会喊口号,提出一些诘屈聱牙、阳春白雪的概念,而又缺乏例证。她认为《城市民族工作条例》“是在民族、文化之间打隔离墙,突出少数民族特殊论”。没有任何例证的前提下,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竟然要求“应直接废止”或按照她的意思“重新起草”。
 
1949年9月29日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当中,关于民族政策的第六章写道:“反对大民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禁止民族间的歧视、压迫和分裂各民族团结的行为。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应实行民族的区域自治。各少数民族均有发展其语言文学、...宗教信仰的自由。人民政府应帮助少数民族的人民大众发展其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建设事业。”这个精神,就是宪法精神的一部分。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都有独特的文化,每个民族都有特殊之处。习五一将我国的民族政策歪曲成“少数民族特殊论”,这是对我国的立国之本发起猖狂的攻击。
 
中国的少数民族与主体汉族虽然风俗习惯、文化传承不尽相同,但是一直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从来不存在习五一口中的什么“文化割裂”。主体信仰伊斯兰教的两千多万少数民族一直在实践“伊斯兰文明”中国化。事实上伊斯兰文明与儒家文化融合产生的“伊儒”正是文化融合的典范。习五一处心积虑挑拨民族关系,但是她希望看到的什么“文化割裂,民族冲突”是不可能在我国发生的。
 
汉族当中的一些罕见的民族风俗,传承起来一直比较困难。国家和地方政府一直通过一些超出平均成本的方式进行保护。由于少数民族人口少,保护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以及文化风俗传承似乎要多花一些精力。这本是非常正产的一件事,而习五一确认为这是多余的,认为少数民族要主动放弃其文化传统,宗教信仰来向主体民族保证“融入主体文化”。这是典型的大汉族主义纳粹思想。
 
关于宗教相关议题,习五一暴露了其“无神论极端主义”的真面目。妄图违反社会发展规律,消灭一切宗教。先是污蔑基督教“到东方来祸害中国,如水银泻地一样在社会底层损毁我们的文化根基”,又抹黑伊斯兰教“逐渐渗入到中国的民族政策中,损害中国民族和谐,制造民族冲突和文化割裂”。继续对主体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说三道四。
 
众所周知,清真饮食是中国十个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我国政府也是这样定义清真饮食的。同汉族一样,所有民族的风俗习惯都是脱胎自宗教或其他有神论信仰,自然带有宗教色彩。这并不矛盾。归根结底,民俗就是民俗。民以食为天,《条例》当中规定饮食相关内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习五一仇恨这十个民族两千多万人的饮食习惯,刻意强调宗教内涵,要将“清真饮食”这个词汇彻底抹去。公民个人有宗教信仰自由,而两千多万少数民族主体信仰伊斯兰教。这是历史造就的社会现实。民族与宗教当然是两回事,但现实当中一些民族与宗教高度重合。习五一要违反社会发展规律办事,妄图用行政力量强制把这些民族与宗教割裂开来。她的这么多奇葩主张究竟源自于哪里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无神论极端主义”。正常情况下,各种思想是平等的。信仰某种思想的人认为自己比信仰别的思想的人更高端一些这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思想走了极端,就成了极端主义。无神论也不例外。科学与宗教并不矛盾,科学无神论本身也是值得尊敬的。但是像习五一这样陷入“无神论极端主义”而不能自拔的人,那是相当可悲。如果他们窃取了权力,则是国家的不幸。
 
中共中央《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写道:“那种认为依靠行政命令或其他强制手段,可以一举消灭宗教的想法和做法......是完全错误和非常有害的。”、“宗教问题仍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有一定的群众性,在许多地方同民族问题交织在一起”。党中央对我国民族、宗教问题的认识向来是清醒的。而1957年后极左路线下犯过的一些镇压信教群众、破坏民族团结的错误也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以纠正。上述文件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当然不能被用来推行某种宗教,也决不能被用来禁止某种宗教”。习五一作为个人对某种宗教做出评价没有问题。但是其作为党员,妄议中央决策,公开发表与中央宗教、民族工作决策向左的极端言论是必定要承担后果的。
 
在习五一这个无神论极端主义分子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红都女皇”的影子。我们欣慰于这个退休教授只会在网络上耍耍嘴皮子,现实当中无力撼动党和国家的英明决策。但是我们要警惕其一众追随者。切不可让整个国家滑入无神论极端主义的深渊。
 
转自中穆网
 
附件:
 
 
一位学者的思考:现代民族工作立法应当贯彻“平等与融合”立法精神

习五一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看了《城市民族工作条例》的征求意见稿,有几点想法,与你们交流。
 
第一、中华民族是多元一体的民族。这里的“多元一体”,应理解为允许、尊重多元,但重在一体,尤其是文化的一体性,攸关中华文明的生死。欧洲的文化多元政策已经破产,美国的隐性文化融合,值得期待。中国文化之所以历经劫难而不死,就在于我们有强大的文化凝聚力和向心力,历史上多少经济和军事上强者,以征服者形象出现,却被被征服者所融化,原来的文明几乎消失殆尽,就是因为经济、军事只能胜一时,而文化强胜者才是最后的赢家。城市是中国文化的中心,现代文化的融炉,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传续的重要链条,更担负着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培育文化凝聚力和文化自觉、自信,实现中华文明再次崛起的重任。因此,城市工作至关重要。政府的工作应旨在推动文化交往、交流、交融,促进文化在多元中体现一体。纵观《民族工作条例》,恕我直言,这个条例不是在促进多元一体,而是在民族、文化之间打隔离墙,突出少数民族特殊论,对民族融合与中华文化凝聚力的建设,必将害莫大焉,应直接废止,或重新起草。
 
第二、条例没有体现出现代民族文化的基本精神:平等。相反,条例突出、拔高少数民族的地位,赋予其政治、经济与文化特权,严重背离宪法中民族一律平等的规定,损害城市文化融炉的现代定位。少数民族的权利不需要通过优待、特殊照顾来保证,长远来看,更需要以平等的姿态,融入主体文化来保证,即所谓入乡随俗或习主席所讲的中国化。隔离政策,只能造成文化割裂,损害文化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直至民族冲突。
 
第三、条例没有严格区分民族与宗教,或者不理解或没有看清楚民族特殊利益背后宗教力量的暗中推动。现代中国的社会主义文化,面临两大文化挑战,一是以基督教为代表的欧美中世纪文化,它在西方没落了,却打扮成现代宗教和文化,到东方来祸害中国,如水银泻地一样在社会底层损毁我们的文化根基。二是以伊斯兰教为代表的中东沙漠部落文化,顽固坚持中世纪反现代的经典,以族教一体为形式,将中世纪强烈的文化排他性,以相当高明的手段,逐渐渗入到中国的民族政策中,损害中国民族和谐,制造民族冲突和文化割裂。如果说前者还是外部的威胁,那么后者已是打入我们内部的敌人,威胁更大,更难防御。一千多年来,伊斯兰教通过部分地中化,深谙中国文化和中国政治的路径与逻辑,深知中国文化的宽容精神和历代中国政府的“稳定压倒一切”的诉求,以民族和谐与社会稳定为酬码,要挟、绑架政府,以谋求民族特殊地位与宗教扩张。当前国内的伊斯兰复兴主义者,更是抓住了社会主义政府的这个软肋,以民族习俗为掩护,极力扩大伊斯兰教法的治理范围,推动伊斯兰教步步蚕食中国。伊斯兰文化本质上是中世纪式的封建文化,不适合中国,它的基本精神不是融合于中国文化而要取而代之。世界各地的历史证明,清真食品就是全面伊斯兰化的前奏。将清真食品这个宗教概念精心打扮成民族习惯的概念,就是典型事例。条例在这些方面犯了糊涂。
 
第四、我们以“特殊论”为基础的民族、宗教政策,革命时期曾经发挥了重要的统战作用,但现代建设时期,以不适应时代发展,条例继续传统的“特殊论”民族政策,并将其贯彻到城市的治理中,必定会“好意办坏事”,制造民族分裂,增加文化隔核。当前民间对少数民族特殊优待政策的广泛不满与愤怒,已有部分地表达,即是例证。现代建设时期的“民族政策”,不应是“少数民族政策”。国务院法制办的民族立法,应以平等与融合为基本精神,细致调研,审时度势,倾听多方呼声,才能制定出所有国人公认的法律来。
 
转自习五一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f6f0270102xcym.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高度重视宗教信仰问题 \王冬丽
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约占国土面积的64%,西部和边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少…
 
论基督教对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王路遥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同时西方社会人群的主体目前也是信奉是基督…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保教尊孔”的流变与维新派的失势和中国哲学意蕴的延展
       下一篇文章:视“信教”为大逆不道是一种社会歧视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