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沙特和伊朗关系紧张的根源和影响
发布时间: 2016/10/28日    【字体:
作者:阿拉伯研究与政策学习中心
内容提示:沙特对涉嫌“恐怖主义”的47个人执行死刑,其中包括沙特什叶派教士尼姆尔。这从中也透露出了沙特与美国关系紧张的程度,尤其是因为最近美国对伊朗的态度有了新变化以后。
关键词:  沙特 伊朗 什叶派  
 
 
  引言
 
  最近沙特和伊朗关系紧张几乎达到新的高潮,2016年1月3日,为了回应伊朗人对德黑兰沙特使馆和马什哈德领事馆的纵火和袭击事件,沙特决定和伊朗断绝外交关系。近几年,两国之间的分歧一直很严重。沙特一直将伊朗视为政治敌手并试图干预海湾国家的内政,破坏其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同时也在马什里克和也门施加影响。
 
  当前危机的根源
 
  目前沙特和伊朗的关系和几十年前完全不同。在巴列维国王时期,两国之间的关系是稳定的合作关系,主要是因为双方在冷战时期都属于同美国为首的国际阵营,都感到来自苏联和其地区对手的威胁。这种情况普遍存在,尽管伊朗有侵占阿拉伯海湾东岸的野心,尤其当英国宣布在1960年底撤出该地区后,伊朗在1971年不失时机地占据三个阿联酋岛屿,但其试图兼并巴林的计划失败了。
 
  在1979年伊朗国王被推翻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两国关系变得十分紧张。伊朗宣布退出冷战两级体系并试图向国外输出革命,他企图推翻在波斯湾区的保守政权,并指责这些政权从属于西方,特别是美国。因此可以推测,两伊战争期间(1980-1988)沙特阿拉伯始终和伊拉克站在一起。当穆罕默德·哈塔米成为伊朗总统后,它努力改善与邻国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关系。然而,紧张关系在2003年又回来了。美国入侵伊拉克加上2005年夏季内贾德上台,情况变得更糟。艾哈迈迪·内贾德奉行原教旨主义与民族主义。他改变了伊朗对外政策,利用美国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而带来的地区重大变化,开始向邻国推行伊斯兰革命。根据霍梅尼的指示,伊朗支持教派政治化,其支持的教派民兵组织正在向地中海推进。
 
  伊朗政府利用阿拉伯国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逃避责任、利用阿拉伯国家通过“阿拉伯和平倡议”和其他手段对巴勒斯坦人出尔反尔等民族问题,获得在阿拉伯什叶派中的合法性。此外,伊朗也利用阿拉伯国家持续发酵的公民权问题,将这些国家居民的不公平感教派化。同时,伊朗企图从阿拉伯半岛北部到整个新月地带,扩大他的势力范围。内贾德一上台就宣布重启铀浓缩计划,这一计划曾在2002年被反对派曝光,并在一年后被哈塔米政府终止。此后,铀浓缩问题又为沙特和伊朗增加了新争端。
 
  阿拉伯之春与伊朗的“什叶派阿拉伯人牌”
 
  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前,伊拉克是伊朗和沙特关系缓和的关键点。沙特指责伊朗一直利用美国对伊拉克国家机构的破坏(军事入侵、将权力转移给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组织和政党)扩大在伊拉克的影响。诚然,当伊拉克在对外界不构成威胁的情况下被美国包围时,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国家也并没有采取措施来阻止美国的非正义入侵和占领。
 
  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又使沙特和伊朗产生了新分歧。在沙特阿拉伯采取反对革命的“原则”立场的同时,伊朗的立场却是根据自己的利益变化而变化。起初,伊朗支持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哈梅内伊曾表示这是伊斯兰的觉醒),同时伊朗也支持巴林爆发的抗议活动,伊朗同样将其视为从1979年开始的伊斯兰觉醒的一部分。
 
  然而,后来伊朗发现,这些反对独裁和腐败的革命已经变成了美国和以色列干涉叙利亚内政的“阴谋”。伊朗估计这种做法将会渗入到其他革命中,如何阻止这种事情继续发生成为当下的棘手问题之一。同样,当胡塞武装取得政权时,伊朗也只承认在也门出现了一场革命,并试图在2014年下半年垄断在也门的控制权。
 
  伊朗和沙特对地区事务的态度,均由清晰的地缘政治考虑决定,与实际发生了什么事和事变中人民的真正需要几乎没有直接关系。沙特阿拉伯的态度就是希望地区形势不变,而伊朗则寻求机会打破既定格局。因为伊朗对现有的地区秩序和阵营并不满意,他希望自己在该地区更有影响力,因此伊朗和沙特在本质上是对立的。自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为实现其地区霸权失败过很多次。但美国入侵伊拉克以后,伊朗又迎来新的机遇,来实现他在阿拉伯马什克里(阿拉伯世界东部地区)甚至地中海地区的野心。
 
  后革命时代的伊朗一直想成为地区霸权国。他和什叶派团体联系密切,并宣称可以代表整个什叶派来处理问题,即使有些问题与伊朗没有直接联系。伊朗的教派主义宗教政权,在其在德黑兰掌权之日起,就把国家变成了传播其意识形态、将全球的什叶派组织政治化的工具。伊朗人认为他能代表整个什叶派,在这点上,只有以色列有类似做法。以色列人也宣称他可以代表全世界的犹太人(不同的是,伊朗从文化和历史上就属于这一地区,而以色列是一个外来者的殖民国家)。
 
  然而,什叶派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宣称自己是一个“群体”或“民族”,只有极少部分的什叶派信徒合并到其所属的社会内部的教派组织。但是,有一种对这些人强加从属关系的宗教手段Valiyet-i-faqih,无论他们在什叶派的学术流派中处于多么边缘的位置。在阿拉伯国家中,甚至在伊朗国内,没有人听说过这种方法,直到真主党开始在黎巴嫩使用它。
 
  伊朗开始了创建武装力量、政党和民兵的进程,为伊朗创造了影响这些阿拉伯国家和地区大国关系的工具和人力。伊朗革命卫队于1980年代在黎巴嫩建立了真主党,并于1982年在伊拉克建立了伊斯兰革命最高委员会及其武装组织“巴德尔旅”。他们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协同其它与德黑兰有联系的伊拉克政党,帮助削弱萨达姆政权,并于2011年美国撤出伊拉克之后,抓住伊拉克的权力杠杆。伊朗最近所做的类似努力,包括在也门支持胡塞武装。伊朗一开始热衷于扮演“第三方隔离墙”角色,2015年初则迅速转向支持胡塞武装控制全国。由伊拉克什叶派领袖发动的民众动员和渗透不断进行,这些动员随后往往失去控制。
 
  沙特的回应和美国的立场
 
  胡塞武装在2014年9月攻占了萨那以后,伊朗似乎已经完成了对沙特阿拉伯的包围。伊朗鼓吹其在北部可以控制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政府的决策过程;在南边,他也控制了也门并不断破坏其他海湾国家(巴林、科威特)的稳定。当所有这一切还未发生之前,美国就已经开始坦率表明,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阿拉伯海湾国家对美国很重要,并帮助他们负担起关乎安全和利益的国防任务。美国的盟友不需要在国防这一点上过度操心,除非它自己的利益受到直接威胁。因此,沙特在也门的军事干预,在其历史上也是最大规模了,如果胡塞武装占领了也门首都萨那,伊朗将在南部直接威胁到沙特。
 
  伊朗核协议签署之后,美国很明显想要寻求沙特和伊朗之间的权力平衡,作为其未能实现两伊平衡的替代方案。2003年布什政府摧毁了两伊之间的平衡,虽然两伊之前的关系此前就摇摆不定。但是,美国政府对于沙伊之间关系的平衡持这样的观点:世界上所有地区的权力平衡,应基于民族国家集体安全的框架内。美国认为海湾地区的权力平衡,取决于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逊尼派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的关系。奥巴马在其最近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谈到这一点,他谈及伊斯兰内部的千年斗争,以逃避对叙利亚问题和其他问题表态。对于该地区的政治冲突,奥巴马使用了教派主义的表述:这一地区所有的教派主义堡垒都不会有好的发展。
 
  2016年1月2日,沙特对涉嫌“恐怖主义”的47个人执行死刑,其中包括沙特什叶派教士尼姆尔。这从中也透露出了沙特与美国关系紧张的程度,尤其是因为最近美国对伊朗的态度有了新变化以后。在早期,美国就警告沙特,如若尼姆尔被处以死刑,将加剧地区教派冲突,中东的许多热点问题也会复杂化,包括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问题,以及从政治上解决叙利亚内战和也门冲突问题。虽然没有多少人对沙特“一次性”就将47人处死的事情感兴趣,媒体甚至没有给出他们的名字,但伊朗的表现就好像它是尼姆尔的代理人一样。
 
      美国对伊朗新的态度,加深了沙特的恐惧和对美国意图的疑虑,导致沙特与伊朗的冲突升级和关系的持续恶化,比如示威者袭击了沙特驻德黑兰的大使馆以及马什哈德的领事馆。伊朗面对这一尴尬混乱的局面,最近也进行了改革。改革派反对袭击沙特外交机构的计划,他们认为伊朗好不容易打破了外界封锁,特别是在伊核协议签署以后,不想打破这来之不易的局面。他们还担心,袭击外交机构将破坏伊朗的国际形象。若其不尊重国际准则,国际社会将会认为其不能很好的保护外交使团。2011年英国驻伊朗大使馆遇袭事件就没有处理好。
 
  尽管伊朗目前的改革更接近于国家化概念,并在什叶派阿拉伯人问题上更倾向于将其看作他们自己国家的公民,但在最初,考虑到选举因素,改革派准备在处决尼姆尔问题上与极端分子保持一致。伊朗正值舒拉委员会(议会)和指导委员会选举的关键时期,而两会肩负着选举伊朗伊斯兰革命最高领导者的使命。
 
  总结
 
  尽管沙特和伊朗的关系最近恶化,但一些国际与地区因素也会限制其关系持续恶化。无论是沙特还是伊朗都不希望形成过于激烈的对抗,这会加重他们的负担。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他们继续在也门内战的舞台上发生对抗。但叙利亚也仍是最重要的对抗舞台之一,沙特不能接受叙利亚继在伊拉克之后落入到伊朗手中的后果,因为这将意味着沙特落入伊朗的魔掌。
 
转自共识网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qqgc_0829/7151_2.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宗教宽容的政治化和法律化 \陈根发
宽容是指一个人或机构虽然具有必要的权力和知识,但是对自己不赞成的行为却不进行阻…
 
宗教财产法律地位的裁判逻辑与司法立场 \张 建 文
一、问题的提出:宗教财产能否被继承或者遗赠 《宗教事务条例》第5章虽以“宗教财…
 
民国时期与当代台湾地区宗教立法 \马广全
摘要: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一个普遍现象,自产生以来,宗教一直在人类社会的各个方…
 
《贝尔哈告白》和南非社会转型 \李晋 马丽
提到南非破除种族隔离制度的那段历史,图图主教和曼德拉是最常被人们纪念的。但熟悉南…
 
宪政与宗教 \程维
——英国王权与教权之关系的历史考察 法学硕士论文摘要 英国是立宪之母它的宪政制度…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俄罗斯新法限制福传和宣教活动 美国牧师被判罚款上诉被拒
       下一篇文章:王新生谈近代日本社会变迁中的新宗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