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佛教公益慈善的根本基础是公信力
发布时间: 2016/11/3日    【字体:
作者:刘元春
关键词:  佛教 公益慈善 公信力  
 
 
    一、公信力是改变社会信任危机的关键
 
    中国当代面临着一系列的社会病,其中,公信力的危机是中国当代最严重的社会病。这种公信力危机的社会病,有的是社会结构性的矛盾造成的,有的是社会转型造成的,有的是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不同步造成的,也有的是政府和社会相关部门没有与时俱进,思想观念和工作方法落后、甚至不负责任造成的,也有公众群体或个体道德行为缺失、败坏等原因引发的。
 
    公信力的核心是信任、信赖,是指在社会公共生活中,公共权力面对时间差序、公众交往以及利益交换所表现出的一种公平、正义、效率、人道、民主、责任的信任力。公信力是一种社会系统信任,作为一种无形资产,是在长期的发展中日积月累而形成的。简单地说,可分为两个内容,一是社会或其中的不同主体对公共机关、民间团体、公众个体的信任度和认可度的一种表示,二是社会大众对社会某种特定权力和角色形象及其言行的心理认同。公信力是很感性的,但其实又是很理性的。
 
    如果社会不同角色缺少公信力,久而久之,便造成社会大面积的“信任危机”的现象。当一个群体或者个人处在“公信力危机”的边缘上,将是十分可怕的。任何社会群体和个人,如果要从事社会公益活动,尤其是社会慈善事业,就必须具有诚心、诚实、诚信的优秀品格,并且要言行如一、脚踏实地、持之以恒。
 
    二、佛教社会慈善面临着公信力的挑战
 
    社会公众对佛教社会慈善的期待值很高,这是佛教慈善的社会宗教神圣性、道德普世性决定的。因此,佛教社会慈善越来越受到社会大众的关注和评判,面临着严重的挑战。
 
    目前,佛教社会慈善还面临着两大困境:
 
    首先,观念瓶颈难以突破。长期以来,人们还习惯于把“宗教慈善活动”与“宗教社会问题”混淆起来,认为宗教界从事社会慈善活动是一种纯粹的宗教活动,将扩大宗教的社会影响,将削弱社会主体信仰,乃至引发民间宗教信仰热潮,因而对宗教慈善加以严格限制或者变相限制甚至阻碍。比如,在社会主流媒体,就不能平等的进行报道。这些带有一定偏见甚至歧视的观念和做法,严重制约了佛教社会慈善事业的发展,不利于慈善社会化的发展。
 
    其次,佛教慈善管理机制缺乏。佛教慈善缺乏长远计划,慈善活动表现出随意的、零碎的、分散等特点,没有形成独具特色的“慈善品牌”,社会影响力不大。同时,慈善的募捐方式、组织管理、人员素质等都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尤其是善款的募集多少和去向管理缺乏透明度。特别是,一些寺院所设立的慈善基金运作出现“家族化倾向”,利用佛教慈善的名义“发家致富”,将给佛教社会慈善带来极大的贬损,也会给佛教界造成严重的伤害!
 
    三、佛教社会慈善需要法制保障和有效管理
 
    佛教慈善与一般社会慈善一样,都需要国家法律和专业制度的保障。佛教慈善是社会慈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同时又具有自己的特点,因而需要在国家法律和慈善制度的监管之下,还要制定佛教内部的慈善管理机制,实行自我约束和有效管理。
 
    为此,提出一些具体建议:
 
    第一、国家有关部门尽快集思广益,制定《宗教慈善法》,明确宗教慈善活动的社会范围以及肯定宗教慈善的社会公益性价值,对合法的社会慈善活动给予充分的支持和法律保障。为此,应当在加强管理的同时要剔除以往的偏见,推进慈善社会化进程。
 
    第二、成立全国性的佛教慈善组织,加强对佛教慈善活动的有效组织和管理。在国家宗教局指导下,由中国佛教协会负责落实。其工作重点在于对全国佛教慈善活动进行专业指导、监督管理,采取由多方富有代表性人员参与的“董事共同管理机制”。
 
    第三、佛教界共同制定慈善募捐、资金管理、帐务公开等制度,强调合法、合理、民主、公开,坚决防止“家族化”、“个人化”等问题,强化民主监督、社会监督,建立绩效考核和奖惩措施,依法惩处违规、违法,充分奖赏诚信、优秀,引导和培育公民社会慈善的良知与责任。
 
    第四、加强专业人才培养,提高佛教慈善管理人员道德和专业素质。佛教慈善人员的选配,尽量坚持信仰、志愿的原则,但也不要排斥非信仰的高素质专业管理人员的适当配备,以期实现佛教慈善的现代化科学管理。
 
    第五、积极引导和培育佛教慈善品牌,让佛教慈善品牌在持续和系统发展中健康成长。中国佛教慈善需要更多的“慈济品牌”,展示佛教社会慈善普世的人文精神,提升中国佛教慈善的社会公信力,增强中国和平崛起的软实力。
 
转自佛学研究网
http://www.wuys.com/news/Article_Show.asp?ArticleID=42903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佛道教寺观“社会所有”的法律缺陷 \徐玉成
2017年6月7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权益保护委员会会议在湖南湘潭举行。中国…
 
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秦晖
再论“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      “左”“右”两种偏见都忽视了“文化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独特的伊斯兰慈善“乜提”
       下一篇文章:佛教慈善对于调节社会和谐有巨大裨益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