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案例选编
 
江西赣州一寺院遭遇“人工地震”,住持维权一年多仍在协商
发布时间: 2016/12/27日    【字体:
作者:唐易
关键词:  寺院遭 住持 维权  
 
 
12月9日临近中午时分,两声爆破巨响,伴随而来的短暂强烈震动,打破了深山古刹的清幽,正在午斋的法师释继尊内心不由得一紧。
 
释继尊是江西省赣州市城南报恩寺的住持。因为近年来屡遭附近石材厂爆破采石作业困扰,他如今却成了一名维权者。
 
“虽然电话里我很平静,但实际上我很苦,看到寺院被损的苦,看到住众及来往人员惊吓的苦。”12月9日,释继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以前生活起居规律,周遭清净,念经、禅修一切如常,心中没有杂念,还有时间到外面学习交流,而如今这一切都被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所属石材厂(以下简称“鸿源石材厂”)的爆破采石作业所搅乱,“想着此事,禅修的时间也减少了,也不太能去出外了”。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2015年11月以来,释继尊和寺院居士信众一直走在维权的道路上。他们多次向有关政府部门投诉反映,石材厂深孔爆破对报恩寺寺院建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瓦落墙裂。尽管在2016年1月报恩寺与石材厂达成了维修协议书,但由于双方在维修方案上存在分歧,维修一直悬而未决。
 
“我们正在抓紧时间协调,12月6日,已经组织相关部门领导到现场去查看了情况,拍了照片,现在正在跟新区领导商量,抓紧处理这个事情。”12月9日,赣州市蓉江新区党群部一位公职人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蓉江新区管委会今年7月份才成立,报恩寺有关负责人11月底到蓉江新区管委会来反映了这个事,之后他又给市长写了一封信,市长转到我们这,从11月份底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协调处理这个事,新区领导非常重视这个事,做了批示。”
 
上述公职人员补充说到,石材厂是有手续的,目前还在生产。
 
“鸿源石材厂是有证的,手续是市安监部门审批了的,双方还在协商。”蓉江新区经济发展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赣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在牵头协调处理这个事,寺院的受损是否与石材厂有直接的关系,还需要第三方专业机构鉴定。
 
12月10日,赣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宗教科科长张长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按照属地管理,已责成蓉江新区负责民族宗教事务的部门在协调处理此事。
不过,至于报恩寺寺院建筑的受损与石材厂爆破采石是否有关联时,张长贵说,“石材厂都答应维修了。没有关系的话,石材厂为什么会签订维修协议呢”。
 
受损
 
距离赣州市城南30公里的报恩寺,位于赣州市蓉江新区潭东镇龙井村。2006年,经政府审核批准登记发证,报恩寺成为合法的宗教场所。
 
公开报道显示,2013年12月,潭东镇的龙井村曾入选农业部公布的全国1100个“美丽乡村”首批创建试点乡村。潭东镇原属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管辖。2016年8月29日,潭东镇全域划入蓉江新区的管理区域。
 
“报恩寺是在清乾隆18年的古寺遗址上复建的,坐落于潭东镇凤凰山腰间,清幽之境,高山之灵,是当地闻名百里的名刹,每年吸引着来自省内外的信众约10万人次。”释继尊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自己用高德地图测量了下,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的采石工地与报恩寺的直线距离约200米,每次“地动山摇”的开石放炮,犹如“人工地震”,给报恩寺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受损的琉璃瓦。
 
释继尊提供给澎湃新闻的多段监控视频显示,2016年9月21日11时39分43秒和10月16日11时32分34秒,报恩寺内安装的多处监控视频画面均有明显的震颤。
 
另有两个视频显示,11月19日11时30分48秒,报恩寺两个不同地点的监控视频均有明显震颤。其中一个视频显示,在48秒震颤前,屋顶有小碎瓦飞落;另一个视频显示,在48秒震颤后,山门屋顶一块较大碎瓦随之坠落。
 
“2015年11月19日中午11点多钟,报恩寺大殿房顶琉璃瓦被震落,所幸未砸中前来进香拜佛的香客。”释继尊进一步说,当时都报了警。
 
此前,释继尊住持在接受“中华儿女江西报道”(《中华儿女》报刊社驻江西记者站主办)采访时说,这并不是偶然坠落。震感始于2011年,2013年开始加剧,寺院内时常出现震动感,然后有瓦片脱落,墙体也大面积开裂,“刚开始是五六天震动一次,现在是两三天就震动,僧人和信众时常被惊吓。”
 
报恩寺79岁高龄的慧通法师在接受“中华儿女江西报道”采访时也说到,“他们每次放炮心脏受不了,这种震动心脏会跳得很快,还有惊吓和恐怖。”
 
“这也太过分了,寺院都快成危房了!”上述寺院一位信士对此也很不满,他在接受上述媒体采访时说,“大家捐资才把这个地方建起来,炸石头就可以不顾建筑安危,不顾人的安全吗?”
 
“寺院房顶及墙面被损得满目沧桑,整个寺院建筑主体不同程度遭到损害。”12月9日,释继尊亦向澎湃新闻记者说,寺院房顶琉璃瓦多处脱落或震碎,多处墙体被震裂,最宽的裂缝达2厘米,长度达4米以上。
 
维修协议
 
释继尊向澎湃新闻称,自2015年11月起,一年多时间内,他和居士信众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附近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用炸药炸石作业,将报恩寺大殿屋顶琉璃瓦震落,寺院墙体出现裂缝,对寺院人员及香客的人身安全造成隐患,希望有关部门和领导予以重视并及时解决。
 
澎湃新闻记者掌握的一份潭东镇人民政府回复释继尊的信访答复意见书显示,“2015年11月,经镇、村和石场三方到现场查看,寺庙主屋堂顶琉璃瓦确有掉落。”这份意见书是2016年2月15日印发的,盖有“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潭东镇人民政府”的红色印章。
 
潭东镇回复释继尊的信访答复意见书。
 
上述信访答复意见书还给出了处理意见,报恩寺与鸿源石材厂双方已于2016年1月14日达成《开发区报恩寺瓦面维修协议书》,鸿源石材厂协议承诺于农历正月十六正式开工维修,并负责维修工资、维修材料、施工安全和清理震坏瓦片,报恩寺则负责安抚信众。
 
澎湃新闻记者掌握的《开发区报恩寺瓦面维修协议书》也显示了上述内容。这份维修协议书除了甲方开发区报恩寺、乙方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外,还有证明人张长贵的签名和红手印。
 
报恩寺与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签订的维修协议。
 
张长贵系赣州民族宗教事务局宗教科科长,这些维修协议书是在其协调下,由甲乙双方协商签订的,代表乙方签订协议的是凌俭国。
 
工商信息显示,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2月13日,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是戴广华,注册资金800万人民币,登记住所江西省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潭东镇龙井村,由戴广华、梁景增、朱明森三位自然人出资成立,持股比例分别是40%、48%、12%。
 
12月9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代表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的负责人凌俭国的电话,联系采访事宜,虽拨通但无人接听。随后,澎湃新闻记者又给凌俭国发了一条短信,截至发稿时,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凌俭国均未回复。
 
签订维修协议近11个月后,为何受损的报恩寺仍没有得到修复呢?
 
释继尊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虽然鸿源石材厂聘请的施工队搭起了脚手架,准备进行相关维修”,但由于双方在维修方案上存在分歧,维修也就此搁置。
 
“我见工人维修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制止了无效施工。”释继尊法师接受“中华儿女江西报道”采访时说,“由于寺院建筑系古建筑,我请了4家古建筑公司做了维修方案,最终都认为石材厂的维修方案不合格,于是要求按古建筑维修方案施工,他们不同意。”
 
“他们就是想省钱,想敷衍了事,可我要为僧人和信众的安危以及寺院建筑的安全考虑啊!”释继尊住持望着脚手架又说道,“大家提心吊胆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安全距离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报恩寺重修。目前,该寺院占地面积约20亩,建筑面积达到1200㎡左右。2006年经相关部门登记和批准,正式对外开放,可从事宗教有关活动。
 
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的前身叫坑垅孜石材厂,从2004年就开始开采,2008年开始逐步扩大规模,到2011年已拥有相当大的规模。
 
“炸药最多的时候,一次爆破的量达到五六吨。”释继尊说,因为寺庙裂缝的事情,他多次找过石材厂,也询问过石材厂的人员,“他们还说之前炸药用量更多,为什么现在会震动这么大?”
 
“爆破点距离寺院直线也就200米。”释继尊住持用高德地图测量后,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石材厂爆破点距离寺院越来越近,所以才会造成这么大损害。报恩寺与坑垅孜石材厂均在潭东镇龙井村辖区内。
 
蓉江新区党群部和经济发展局的上述两位工作人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都强调了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是有手续的石材厂。
 
赣州市章贡区工程建设领域项目信息和信用信息公开共享平台的资料显示,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坑垅孜建筑用砂岩矿采矿权建设时间是 2014年7月31日;申请人是通过挂牌取得采矿权,申请采矿权新立。2015年7月1日,赣州市矿产资源管理局直属分局经审查,申请人提供的资料齐全,程序合法,同意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关于赣州市鸿源石材有限公司坑垅孜建筑用砂岩矿的采矿权申请。
 
架满脚手架的报恩寺一角。
 
根据2011年7月1日起施行的《小型露天采石场安全管理与监督检查规定》(国家安监总局39号令)第31条规定,周边300米范围内存在生产生活设施的小型露天石材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不得对其进行审查和验收。而赣州市矿产资源管理局直属分局委托赣州荣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对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潭东镇龙井村坑垅孜砂岩矿采矿权进行了评估。
 
评估报告显示:该矿区离村庄大于300米。矿区砖瓦用粘土矿、风化——半风化层的剥离土石和建筑用砂岩矿的开采,不会产生有毒有害物质而污染环境。但矿床的开采对矿区的生态环境——森林生态系统、自然景观的整体格局特别是对小水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要防止剥离产生的废土、废石对生态环境产生的影响,因此,要切实做好拦砂固土、固石和植被恢复工作,以避免人为地质灾害发生,确保生态环境。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该评估报告只是针对该矿区与村庄的距离做了评估,并未就其附近存在的报恩寺进行评估。报恩寺是否属于周边300米范围内存在的生产生活设施,尚待有关部门确定。
 
至于报恩寺与石材厂爆破点的具体距离,蓉江新区经济发展局的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具体的距离和两者之间的关系会请专家去测量鉴定。”
 
“如果爆破得不到监管,寺院重修还是会被损坏。”释继尊法师在接受“中华儿女江西报道”采访时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彻查石材厂的行为,对安全距离、爆破药量能严格管理,“寺院经不起炸药的一次次震颤啊。”
 
转自澎拜新闻
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7764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佛道教寺观“社会所有”的法律缺陷 \徐玉成
2017年6月7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权益保护委员会会议在湖南湘潭举行。中国…
 
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秦晖
再论“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      “左”“右”两种偏见都忽视了“文化无…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沈阳市苏家屯区民主基督教堂与沈阳市苏家屯区房屋土地开发有限公司相邻关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文章:王树堂与济南市历城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