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川普政府意识形态的三根支柱
发布时间: 2017/2/16日    【字体:
作者:张大军 编译
关键词:  川普 政府 意识形态  
 
 
美国总统川普的首席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被很多人称为中国式的“国师”。从川普的1月20号的就职演讲到他最近一系列的行政命令和演讲,我们都可以看出班农影响的浓重痕迹。众所周知,川普是个实干家,理论和意识形态非其所长。于是,要想理解川普新政府治国理政内在的逻辑和趋向,重要的途径之一便是了解他的国师的思想倾向。最近,美国Quartz网站两名记者Gwynn Guilford和Nikhil Sonnad专门对班农的思想背景做了非常详细的调查和分析。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两位记者提到的所谓“班农主义”(Bannonism)的三大核心立场:资本主义、民族主义(Nationalism)和基督教价值观。
 
不修边幅的班农
 
一、资本主义
 
班农认为美国已经陷入了“资本主义的危机”之中。不过,这不是传统资本主义的错,而是美国一代精英阶层的错。传统上,资本主义有缓和贫富差距的功能,因为它要求富有创业精神的美国人照顾好同为基督徒的同胞。这种“文明的资本主义”是美国得以逃避二十世纪各种野蛮思潮和政治风潮的原因。不过,从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出现反主流文化的思潮后,文明的资本主义开始退化,最终酿成美国资本主义的危机。
 
在班农看来,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他和川普都属于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是“美国历史上被溺爱得最厉害、最自我中心、最自以为是的一代人”。这些出身丰裕家庭的孩子不懂祖父辈曾经的艰辛,也不认同他们辛勤劳动的价值观。他们反而群起拥抱不劳而获的社会主义政策,让更多的人越来越多地依赖政府。这种社会主义倾向逐渐影响到美国权力结构中最上层的人士。到1990年代后期时,美国的政府、媒体和学术界基本被社会主义思潮占领。这些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力设计出的种种政策在让自己及后台老板大发横财的同时,却扭曲了美国的资本主义体制,洗劫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财富,让美国资本主义名誉大受损害。
 
世俗化的自由派人士以全球为自己职业生涯和财富积聚的舞台,其最突出的代表便是华尔街。华尔街在同为全球化支持力量的美国政府精英的帮助下,通过投机谋利,而不再投资于能为美国带来工作机会的企业。更糟糕的是,当由此而来的金融泡沫最终余2008年爆破时,同一批持自由派、全球化立场的政府精英让辛勤劳作的美国人承担金融救援的代价。班农曾将之称为“富人阶层的社会主义”;当然,美国还有“穷人的社会主义”。美国广大的中产阶级成为被两头挤压的弱者。
 
总之,班农认为,美国资本主义的危机导致了社会主义的兴起以及广大中产阶级的损失。让当下美国人最为不安的是,他们留给儿孙辈的国家将不能为他们提供改善生活品质的机会。因此,班农志在摧毁这种几乎退化为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力争让美国回到原有的资本主义,也即能为美国人创造工作机会、增进美国人福祉的资本主义。
 
二、犹太-基督教价值观
 
对班农来说,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要保持活力,仅有资本主义是不够的。如果没有犹太-基督教的道德架构作为资本主义之锚,资本主义可能是一种破坏性的非正义力量。为了重建美国的经济并恢复美国社会结构的健康,美国需要重申基督教的伟大价值,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是必须让资本主义重新被基督教的价值观所规范。班农认为,让美国成为伟大国家的正是这种基督教价值观。美国民众共同遵守的道德规范可以确保企业界在投资时不仅只考虑自己的盈利,同时还要顾及本土工人及其后代的利益。
 
美国的人权和公民社会并非来自任何抽象的理论,而是源自传统。对美国人来说,这一传统就是上帝。将民众作为真理和正义的最终裁决者最终一定会导致暴政。对政府权力最大的约束来自上帝的教导。与此同时,如果美国没有坚固的道德根基,社会便会趋于解体。总之,美国社会以及西方文明的成功运转需要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的成功则取决于犹太-基督教价值观。
 
不过,班农并没有因此要求所有美国公民都信奉基督教,也不试图改变美国政教分离的原则或者美国宪法所保障的宗教信仰自由。他反倒认为这些都是美国过去取得成功的重要条件。可是,由于美国的建国之父们在为美国创立基业时依靠的是一套源自基督教传统的价值观,为了保持美国的这一传统特性,美国有必要限制那些不认同这些价值观的人移民美国。
 
三、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是班农反击他眼中的美国内外的全球化精英的主要手段。美国鼓吹全球化的精英鼓励外来移民。这些外来移民一方面给大公司带来丰厚的利润,却冲击了美国的社会和就业市场,压低了美国的工资标准;而且中产阶级还不得不承担安置这些移民的大部分税收负担。这就导致了美国社会的普遍布满,激起普遍的民族主义情绪。美国全球化精英所鼓吹的多元主义的无神论社会秩序就此遭到美国民众的普遍抵制。
 
班农认为,民族主义是犹太-基督教传统和价值观可以借用的管道,因为民族主义可以是完全包容的。所有种族、宗教和文化背景的人都可以共享“美国人”的身份,因此成为美国的民族主义者。这一方面可以消解美国的种族隔阂,另一方面可以说服美国某些少数民族不再试图获得特殊待遇。马丁路德 金被作为美国道德传统的一个正面例子,因为他的人权观念基于基督教价值观。相反,2007年的次贷危机则可以被看作政府对黑人住房优待政策的失败。
 
自由派精英过于强调多元主义和少数族裔的权利,削弱了共同的美国身份认同,事实上也削弱了美国这个国家。因此,班农认为,凡是不认同美国人这套共享价值观的人都不应来美国,因为他们来了会对社会形成伤害。这也是他反对移民的最基本的逻辑出发点。
 
四、小结
 
通观班农的思想,我们可以看到,18世纪伟大的爱尔兰保守主义思想家埃德蒙 伯克的无所不在的影响。班农本人也会偶尔提及伯克。伯克认为,一个社会成功的基石并非诸如人权、社会正义或平等之类的空洞概念。相反,最有利于社会的情况是,那些被证明行之有效的传统被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毫无疑问,班农认为与他同龄的美国婴儿潮一代背弃了伯克的谆谆教导,放弃了他们父辈经实践验证为正确的价值观,比如民族主义、朴素、父权主义和宗教,转而拥抱抽象的新观念,比如多元主义、性别主义、平等主义和世俗主义。对班农而言,这可能就意味着社会的混乱,因此他要力挽狂澜。
 
转自大国US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2017年“宗教与法治”暑期高级研讨班招生简章 \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
附件一·宗教与法治暑期高级研讨班讲员介绍及课堂风采.pdf 附二报名表.doc 主办…
 
虔诚的佛教徒不可能是犯罪分子 \徐玉成
近日,看了“新浪综合”转发《新京报》2017年04月19日发表的《起底郭文贵:从农民到资…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中国政教关系研究20年:社会学进路的五个倾向
       下一篇文章:作为灵性统一体的社会的首要目标是维系正义和自由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