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观点与争鸣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接受信仰
发布时间: 2018/1/25日    【字体:
作者:小约翰
关键词:  信仰 道德  
 
 
湖,有两种跟无限打交道的方式:一种是在封闭状态下,不断向天空凝望,让自己完全静下来,风平浪静的湖面就会映出蓝天白云,它不需要离开自己到空中找蓝天,而要回到自己里面找蓝天;第二种方式是完全开放自己,甚至破碎自己,向大海流淌,就像洞庭湖水沿着长江流,最后便在大海怀里拥抱了无限。
 
以此为喻,我们可以看到两种不同信仰方式。
 
我们的文化传统几千年来,特别崇尚第一种方式,即把天道收归人心,只在人心上做功夫,“极高明而道中庸”,在日常生活、吃喝拉撒中体悟大道,最后达至人天合一境界,修身养性为宗,施行教化为教,合而为“宗教”。此即“天命之为性,率性之为道,修道之为教”。我们本来就在道中,只是没觉悟,一旦觉悟了,也就意味着信了。
 
这其实是一种以道德代宗教的情怀,并不是真宗教。
 
那为什么真宗教对我们来说这么难?
 
就在于真宗教所要求的是第二种信仰方式。湖需要承认在它之外有一个实在的海。它借着与海对话,开放和破碎自己,在被海的牵引中,不断舍弃和更新自己。
 
真有海吗?
 
这其实是一个不证自明的问题,湖的心早知道。它难道没有朝大海流动的渴望吗?只要给湖一道小小口子,它就开始流动起来,要流到大海里去。这是水的本质决定的。
 
人性的本质也是如此。人性的本质不是自然性,不是社会性,而是宗教性。你可以哄你的心安静下来,但心的本性却总是动的,它动的时候,有一个坚定不移的朝向,那就是朝向海的方向,朝向无限和永恒的方向。
 
满足不了的心,就会一直动荡不安,一直在寻找。心里面的这种神圣不安,只有神圣才能安抚。
 
故而,我们的一生不断以流浪印证家园的存在,以空虚印证实有的存在,以短暂印证永恒的存在,以谎言印证真理的存在,以歧路印证正路的存在,以死亡印证生命的存在,以此岸印证彼岸的存在。
 
然而,人也有另外一种特性,那就是像湖一样,顽固地封闭自己,拒绝向海开放,它宁可在封闭中制造一种拥有无限蓝天的假相。它本能知道,一旦开放了,它就不再是自己,它需要投入一种比它更高的真相。
 
于是,它制造了一种以自我而不是以大海为中心的生活方式。
 
但问题是,湖本身并不具备海那无限辽阔、永恒浩瀚的特性,它满足不了自己的心。它里面的水越来越多,要冲出去、冲出去。
 
它还是不开放那道朝向大海的口子。
 
于是,这湖就满溢为泽。
 
辽阔无边的沼泽,满溢无边,但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封闭的水洼,永远也掀不起不休的浪和无尽的波。
 
以彼岸为中心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对此岸的否定,而是成全。正如以海为中心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对江河湖泊的否定,反而是成全。你一旦流动起来,海还会吸引更多水流到你怀里,你在失去自己的同时,会得到一个更新的己。
 
所以,这从根本上需要一种打破。成长需要不断破壳。
 
而文化有时就充当壳的角色。它保护我们,但也限制我们,甚至禁锢我们。
 
马修‧阿诺德说:“文化是自私的,它的特性就是自私,它不自私就不能保护自己。”文化是静的,是凝固的,是封闭的,是稳定的。它要把时间变成空间,使流动的精神不断固化下来。似乎不这样,就不是文化。
 
但信仰需要流动,需要打破,需要生命不断开放自己来跟永恒和无限对话,需要动,需要把空间变成时间,需要把固化的形式变成流动的精神。
 
这就带来冲突。就像岸和水。文化的岸把水保护起来,但有时也把水禁锢起来,让它永远与海隔绝。
 
然而,文化是为了人,人不是为了文化。
 
有没有一种文化的岸,可随水流动?它在水的流动中时刻保护水,但并不禁锢水?
 
当然有。
 
这时的文化,就不再是对水的禁锢,而是对水的成全。它护送着河到海里去。
 
一开始,对岸来说是痛苦的。它需要失去自己,打破自己,需要跟随与成全,流动与陪伴。但也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它失去了自己,也找回了自己,找回的是一个新的己。
 
一旦文化拒绝更新自己,我们就要勇敢抛弃它!
 
就像大孩子不再穿小时候的衣服,因为他长大了。
 
衣服是为了人,人不是为了衣服。
 
疯狂迷恋过去,注定只是精神侏儒。
 
你也不需要借别人的衣服来穿,正如河不要借别的岸,在自身流动中慢慢就会形成新的岸。文化是信念的衣服和河岸,文化是为了让人生存得更好。
 
所以,关键得有大批有信仰的人,在同一块土地上脚踏实地仰望星空。文化是在与问题的搏斗中产生的。
 
既不唯我独尊,又不西方中心,关键是生命的流动、生活的求索和生存的提升。人首先得有信仰,而不首先是吃穿住行。遥远的海是河存在的本质。没有了河的海,仍旧是海;但没有了海的河,就什么都不是,不过是随意漫延的沼泽,不久就在烈日下干涸了。
 
信仰不是人的发明,正如生命的意义一定不是生命自身发明的。信仰高于人,才值得去仰望;意义高于生命,才值得为之生死。
 
真理不是我拿来利用的道理,而是高于我的一种更大真相。我进入这种真相,就是让流浪的理性回家,让流浪的感情回家,让流浪的意志回家。理性不再以自己为上帝,而是去思考真理;感情不再以自己为上帝,而是去热爱真理;意志不再以自己为上帝,而是去委身真理。
这种思考、热爱和委身,就是信仰。
 
只是,我们都自我中心惯了。放下自己,去仰望比我高的,难。
 
好在,海比河低。
 
无限和永恒,以另一种形式临到我。这时候,与其说我在找真理,不如说真理在找我;与其说我在爱真理,不如说真理在爱我;与其说我在吸引真理,不如说真理在吸引我。
 
正如海对河的寻找、吸引与爱一般。
 
我的肉身无法变成道,但道可以成了肉身,来到我们中间。
 
我无法找到真理,但真理可以找到我。
 
我无法登到天上,但天上的可以下来,拥我入怀,领我到那无限的浩瀚与神秘的蔚蓝。
 
只要,我愿意聆听与回转。
 
这都非常简单,但因为太简单了,反而显得极不可信。
 
冬去雪无痕,春来草自青。
 
有时候,我们是一条生活在海中却寻找海的鱼。
 
我们总是过迟地意识到海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总是过迟地意识到神就在我们身边。
 
泉源之地
 
http://mp.weixin.qq.com/s/QuqMV_6nFjoMDcvOSywRUA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台湾众召会的变迁 (1984~2015) \张证豪
学与教会组织之因素 摘要 地方召会是目前台湾信徒人数居于第二多的基督教团体…
 
宗教网络出版管理中的法律问题 \翟运松
摘要:宗教网络出版是互联网宗教信息传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其他领域的网络出…
 
日本的宗教法人认证制度 \仲崇玉
摘要  宗教法人认证制度在日本宗教法制中居于基础性的重要地位。宗教法人(团体…
 
“霍尔特诉霍布斯案”背后的道德哲学理据 \张 琴
——“义务论”与“后果论”的博弈 一、霍尔特诉霍布斯案案情回顾 在2015年的…
 
政教关系的全球考察 \王秀哲
一问题与方法 宗教与政治都是对人类生产与生活影响深远的重要社会现象。近代以来…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论原始宗教生活的精神渴求
       下一篇文章:儒道人性论之基本差异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