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在颓势下农村教会的牧养
发布时间: 2018/2/24日    【字体:
作者:张远来
关键词:  农村教会 牧养  
 
 
中国是一个正在快速城市化的发展中国家。过去旧的户籍制度在一定程度上限速了城市化进程的脚步,但城市化的趋势是不为人力所能阻挡的。当下,政府正在试行的户籍制度改革,势必逐渐消除了城市化进程的拦阻。而对中国基督教会来说,伴随这个进程的或许将是农村教会的进一步荒凉及城市教会的蓬勃发展。面对这一态势,笔者就以一个从农村到城市的中国传道人的双重视野,提出城市化进程中农村教会的牧养策略之管见。盼望能引起同仁们对农村教会危机及其应对的关注与探讨。
 
一、农村教会曾有的复兴
 
复兴本来是指一个基督教占主体的社会,在群众宗教热情逐渐冷淡后,因为教会活动和圣灵的能力使他们的信仰热情再次复兴。中国不是一个基督教国家,我们不存在复兴,只有福音化的快速传播和宗教热情的激发。但我们多年已经习惯了用复兴来形容中国教会,因此,我们继续沿用复兴一词来形容中国教会。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教会的复兴以农村为主体,城市教会当时也有很好的发展,但因为农民人口占社会主体,故,农村教会当时较城市更为复兴。当时改革开放肇始,人们的奋斗激情刚刚被激活,农村社会出现蓬勃生机。而且,几大宗教刚刚被恢复,各大宗教在文革期间都受到较大冲击。但基督教之存在不同于其它宗教的独特处之一,就是基督教之存在无需借助宗教介质,如宗教建筑等也能存在。因此,文革对宗教的冲击,没有影响到基督教在华的根本。因此,在一个信仰真空的时代,基督教在农村的兴起有时代的必然性。
 
二、农村教会颓势的现实
 
随着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大量农民涌进城市,这些人包括务工农民、大学毕业的学生及其它定居城市的农村人口,包括城市扩充时农民成为市民。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城市教会也得以扩充。城市教会复兴得益于农村或农村教会的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农村教会的信徒去到城市务工直接加入了当地城市教会,甚至成为教会执事义工或传道人等;第二、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教会的团契性生活给边缘化的农民工一个属灵之家的感觉,因此,教会吸引了一些农民工加入。因此,从某种角度看,农村教会的复兴造就了今天城市教会的复兴,城市教会的复兴是农村教会复兴的延伸。而与此同时,随着农村信徒离开农村教会加入城市教会,随着农民对城市的迁徙和务工,农村的实际居住人口大量减少,教会会友直接减少,可能加入农村教会的农民也直接减少。据不完全统计,在安徽、河南、湖北、湖南、四川、甘肃等等内地省份,农民工年实际居住家乡的时间平均不足15天,而就《广州日报》今日公布的数字,预计今年春运,仅仅从广东省返乡的农民工就会超过1.6亿。我们可以想象,到底有多少农民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农民工现象的产生,使农村及农村教会常驻人数减少及人才短缺,农村教会出现颓势有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必然性。
 
三、农村教会的牧养策略
 
针对城市化进程加速和农村市场萎缩等外在原因(内在原因是农村教会牧养策略跟不少社会转型的变化)引致的农村教会的颓势,笔者提出以下针对性策略:
 
1、延伸牧养
 
既然城市教会的复兴源自农村,农村教会的很多信徒迁入城市,但他们依旧是源自农村的人或农村教会的信徒。例如,广州教会有85%的信徒为非广州籍信徒。他们有的在城市教会得到很好的关顾和牧养,甚或成为城市教会的骨干,但同样有些流矢于世俗化潮流。因此,农村教会可以继续关顾其进城务工的教会信徒,定期跟进和联谊。有条件的,传道人可以安排时间到信徒打工集中的城市探访自己的信徒,独立,或与城市教会合作,建立一定的联谊机制。这一点实际已经有很多成功的先例。
延伸牧养的好处之一是信徒牧养得到关注,同时,这样务工信徒也可以关注家乡教会的需要。
 
2、价值同盟
 
年初,笔者曾返回安徽某县农村教会,根据笔者的调查和观察,当地教会信徒和当地农民一样,几无60岁以下信徒留守农村。但就是这些老年的农村教会信徒,他们自发地组成了一个价值同盟似的教会团契:他们一起互助式的耕种(农耕往往需要较多人手,而农民离家后,单个家庭已经很难组成一个农耕的基本团队)、集全体的力量帮助孤寡老人,不管人家是不是基督徒、农闲时节一起学习和探访、传福音建立教会。尽管年轻人多已离开家乡,实际居住农村人口在减少,但他们的教会依旧在增长,并且建立了一间教堂,并逐渐形成了有其特色的教会文化。去年在四川地震中,当地教会成为当地社会机构捐款最多的团体。雪灾时,还帮助当地老人重建了被大雪压倒的房屋等等。
农村教会可以让继续留守农村的信徒结成这种团契性互助小组,在教会生活、农业生产及技术产业上相互扶持,使教会成为农村当地最大互助性社团。发挥自己的空间,联谊性地做好农耕及种养殖,并关顾好留守农村的老幼。我相信,今天农村市场的萎缩,恰恰是上帝给农村教会的发展契机。
 
3、社会关怀
 
现在的农村问题,比如,老人赡养、幼儿照顾等,已经超出了当地政府的能力,但社会团体,比如教会可以做。做好教会慈善往往比建行教堂更能荣耀基督的名。
农村教会可以以教牧为中心,联合城镇教会,以中心教会为核心,以教牧工作为纽带,以慈善事工为突破,集中整合各教会资源,从无形到有形,逐步建立一个有一定规模的教会慈善活动。做好本地慈善工作,提升教会在当地的影响力及教会自身的凝聚力。相信,农村教会有了自己的目标,就有了发展的动力。
 
4、技能培训
 
城市提供了更多的工作机会,但城市并非每个农民发展的唯一出路。至终,中国依旧需要建立一个和谐农村发展的机制。这种机制的基本原理就是让农民在农村有更多、更完善的发展机遇。
 
由于教会的团契性特征,教会往往比单个的社会人有更多的发展资源优势。农村教会不妨有意识地根据当地特色,寻找资源,对本地教会人士进行适合农村发展的技能培训,如养殖、种植、建筑、运输、旅游、小商品销售、建立地方特色农产品及绿色产品的加工和销售渠道等。使信徒可以在家乡建立实业,而不一定非得外出打工。有可能的还可以建立教会经济实体。
 
5、分片管理
 
农村教会较为适合以自然乡镇为中心,或以某一中心教会为中心,根据自身特点,形成片区式联谊制的管理体制。比如,把某一地区的教会分为片区,分片管理,每个教会有自己的负责人,或者负责联络同工;经合理程序,按立授予某一职分;每个片区根据能力和威望,选举片区负责人,或联络人。每月每个片区举行一次同工会,互相学习、激励及互通消息,抵制异端邪说,增强牧养能力及教会凝聚力。发挥资源共享的作用。
 
6、教会组织
 
农村教会不一定有完整的两会组织,造成这一原因的,首先是条件限制,教会不具备这种能力;其次,地方教会尚未发现有建立两会之需要。有鉴于此,一个更适切农村教会的组织模式或许是,地方教会间有机联谊,形成以教牧需要为纽带的协会式地方教会联谊机制,而实际上,农村地方教会一定会自然形成一个联盟式的非组织性的无形组织。这是由基督教性格和农村文化决定的。而能在各地方教会间形成无形之联谊纽带的,是地方教会的领袖——一个有威信的领袖。因为我们知道类似三自组织的行政性的教会命令对农村教会影响甚微,因此,靠个人权威加上健全架构形成的教会联谊对农村教会来到更加实在。
 
由地方教会联谊机制为纲,以自然行政区域为界,或者以教会自然教区式的经纬为界,逐步形成农村教会的联谊机制。在无法建立两会的情况下,形成两会式的功能。借助这一联谊式的机制——或许是协会或联会功能的架构,来整合教会资源。由这种靠教牧关系建立的有实际影响力的机制,或许叫同工会,协会之类的架构,去实现教牧资源分配及行政的双重角色。而所有这一切功能之实施,其领袖务必忠心爱主,有良好的品行和好名声,有忠心和智慧。因为农村教会的联谊机制是靠智慧、信仰和品格树立其威信的。
 
7、堂点结合
 
堂点结合的理念是上述组织结构的具体实践。农村教会以乡镇等为中心堂会辐射下属农村教会。最基层的农村教会——大多数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聚会点,或者只是一个基层较为集中的探访点。但因为交通问题,不可能要求人家去一个中心的宗教活动场所参加崇拜,而我们知道,宗教生活是宗教信仰者的刚性需求,因此,聚会点就像犹太人的会堂一样成为必然。但基层的聚会点不一定有能力主礼好自己的宗教生活,比如,没有人可以证道,甚至没有人识字,这是中心堂会就可以与下属点结合,帮助下属点的牧养。或者一个月、一个季度等的循环探访关顾下属点。甚至极度弱小的聚会点、探访点,其经济可以由中心堂点集中管理等。
 
8、讲师团队
 
农村教会不同于城市教会的是其不一定需要城市教会那种功能细致的团契。农村教会的团契往往就在其生活互助中形成了。但由于信徒和人口稀疏,宗教活动场所分布较广,往往会缺少优秀的讲道员。针对这一情况,农村教会可以以乡镇、县城等位自然片区,组织集中该地区优秀传道人,建立讲师团,崇拜聚会到各堂点证道,在农闲时巡回布道,开办简易培训班等,并在培训过程中,发现和培育后备人才。
 
讲师团成员由当地教会组织负责筹募,甚至自然形成。地方教会组织有意识地给讲师们创造学习、进深和考核制度。由地方堂点邀请或者教会组织差派,到各堂点协助牧养。通过教会联谊机制,给教牧同工,或讲师团成员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
 
9、外交机制
 
使徒信经关于教会提出了“我信圣徒相通”的教义。这里的相通不仅指信仰上的通,一主一信一洗一神,也包括了教会间的合一与互助。无论是从教理还是教会功能看,农村教会都需要注重教会友好交往。农村教会可以借助上述延伸牧养的理念,扩大外交,建立与城市教会的事工交往,如,邀请互相探访,证道、培训,城市教会在农村教会举办退修会等等。以在更广的范围整合教会资源,建立联谊机制,以使教会得以拓展。
 
10、教会基金
 
圣经说过,凡事都不可亏欠人,牛在场上揣谷,你不可笼住它的嘴。但中国教会往往很喜欢对传道人斤斤计较,常常亏欠传道人。在我们的教会流行着一句关于传道人的话:远看像乞丐,近看像农民,走到跟前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传道人!这是一个极不正常的现象。传道人不可为了钱侍奉,但教会也同样不能因为吝啬影响传道人的侍奉。改善教会条件,首先需要更新教会观念,其次,教会组织可以建立教会基金,如教牧基金,由片区教会筹措,或者募集,以充实传道人的生活。我们相信,人才比教堂建筑更重要。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农村教会的颓势是社会转型中,中国教会遇到的必然危机或冲击,但农村教会的疲软并非宿命。如果我们能适应社会城市化进程的转型,而应变于新的牧会策略,我们就可以化危机为契机!——实际上,农村社会实力的转型也恰恰是给了农村教会发展的一个不可多得的契机——农村教会完全可以成为当地最大的社会组织,在复兴教会的同时负起更多的承担,而在慈善承担的过程中体现教会的价值而更复兴。如此,中国农村教会依旧可以迎来一个更灿烂的新的春天!
 
转自QT灵修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国的政教分离和相关宪政理论 \严震生
前言 一般人认知中的「政教分离」(separationofchurchandstate),并没有出现在美…
 
我国汉族地区佛教寺庙财产制度的历史、现状与困境(下) \徐玉成
六、“文革”后中央落实佛教寺庙产权政策 (一)1976年10月“文革”结束,1978…
 
宗教立法与宗教信仰自由 \廖瑞芳
宗教信仰自由是《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教务教案对晚清国家权力结构产生的冲击 \乔飞
[内容摘要]晚清时代,由于基督教传播而发生的教务教案,对有清中国的立法权、行政权…
 
宗教非营利组织商业行为的所得税政策刍议 \张铮
——一个比较的视角 【摘要】 本文分析了我国目前针对宗教非营利组织营利性活动…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台湾众召会的变迁 (1984~2015)
       下一篇文章:中国佛教禅观的本质与特色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