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观点与争鸣
 
温州教会的危机与前景之思考
发布时间: 2018/3/1日    【字体:
作者:伊天原
关键词:  温州教会 文章模式  
 
 
问题的提出:温州模式之终结

温州据说现在五分之一的人群是基督徒,登记在册的教堂有3000多座,因此已经成为中国基督教信徒比例最高,人数最多的少数几个地区之一。但这并没有阻止温州模式的终结。

温州模式的终结已是不争的事实了。温州人总以为自己是东方的犹太人,中国市场经济进程中的不死鸟,闯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每次危机之后都能获得更大的发展,赢来更多艳羡的目光,这似乎表明温州永不衰落。可是这次神话结束了,不死鸟坠地了。终究,温州人并不是东方的犹太人。

晚清民初,苏州和温州都先后成为通商口岸,都有过自己的文艺复兴的黄金时代,都有开创时代的领军人物:北有南通的张謇,南有瑞安的孙贻让,大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但今天,温州失落了。

为什么?


温州瓯越文明的回顾与前瞻

温州历史自东瓯王国开始文明历程,三国孙吴政权给予温州瓯越文化进一步的平稳成长的空间,东晋中原士族南迁,中原华夏文明传入,谢灵运、王羲之等开创温州永嘉文化的源头,由此形成温州瓯越文明的特征:中原华夏精英文化与温州瓯越地方本土文化之间的多元化并存和互动, 渐渐成长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生态模式。

大唐帝国以道教立国,气度恢宏阔大,自由奔放,道、儒、佛三家并重,对域外文明持开放接纳姿态。来自波斯的摩尼教在温州广泛传播,影响巨大,深深塑造了温州本土民间宗教之形态,为温州注入全新的文化因子,进一步拓展了温州瓯越文化之多元化特征。正是这种多元文化的不断积淀和深化,所以虽有唐末天下之动荡,但因着由吴越时代开始在江南形成一个漫长的相对平静的历史过程, 温州却能有相对稳定和平成长之环境,终于在南宋开创了中原华夏文明与温州瓯越本土文明和域外以摩尼教为代表的域外文明之间的融合和深化,才有了永嘉文化时代,成为温州历史上第一次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从政治、经济、思想、文学艺术、宗教等诸领域以一种文明形态的宏大气魄全方位的影响了中国的未来。

元明以来,温州再一次退回原初的地方本土文化的自守状态,默默无声,等待者再次辉煌。终于,近代以来,随着孙氏、黄氏家族的兴起,尤其是1876年开埠至民国时代,因着西方工商文明经济力量进入温州,带来温州现代工商文明的肇始、成长。同时,在此基础上,以基督教信仰为背景的西方文化全方位进入温州,给古老温州的多元文化体系形成巨大冲击,注入强大新鲜血液, 汪洋恣肆,蔚为大观,产生了一批世界级文化大师,开创温州瓯越文化的第二次文艺复兴时代,是为温州瓯越文化的黄金时代。

温州衰落的原因:民间宗教的世俗功利性

半个世纪后,温州再度开始复兴,温州商人走遍中国,横扫华夏。可今天,在经历了将近 30 年的辉煌之后,温州再次衰落,温州模式终结。却是为何?

曾经,温州模式和苏南模式在一争高低,孰优孰劣,那时还是尚难比较。今天,答案已经很明确:苏南模式战胜了温州模式。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也是历史性的事件。

为什么会如此?一句话,代表现代工商社会文明的苏南模式战胜了代表扩大化的小农小商品文明形态的温州模式。虽然,当代温州开创了中国市场经济之草根模式--温州模式,成为今天中国工商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但是,这种草根式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显然已经走到尽头。究其原因,就在于这种发展只是简单的扩大化的小农小商人式的单纯经济发展,却不是一种文化的成长,不是一个文明的回归。它缺乏信仰---文化的内在精神支撑,当耗尽经济发展的动力,堕入物欲所形成的虚空与贪婪之中时,危机时刻即已来临。

这三十年来温州模式的精神动力是来自于她的深厚的多元的民间宗教的背景, 来自于这种极其鲜明的草根式的功利性宗教背景所支撑的强大的通过神明保佑追求现实功利的动力和动机。 小农小商品经济思维和民间宗教必然是相互匹配的。这里面并没有现代工商文明的意识。

当温州在小商品和轻工业产品的诸多领域取得全国主导地位, 获得定价权和话语权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基于其信仰立场所表达的职业伦理和经营模式的建构。反而是表现出基于宗教功利追求的扩大化,力求获得利益的最大化。当获得巨大利益后,必然转向食利者模式,成为寄生者阶层。

至于科学技术的学习掌握和传承创新,根本不可能,因为宗教意识形态总体上是反智的。所以,年轻的第二代基本上是第一代创业者的翻版,只是多了好逸恶劳,追求享受,温州没有培养出她的第二代传承者,是她最大的失败。

所以,在这种草根式小农小商品经济模式-民间宗教精神模式下,漠视教育、文化、艺术,是必然的,最终,遭到了巨大的报复。温州有产者群体几乎没有一个人致力于教育文化事业,是她最大的耻辱。

这里有一个神话:似乎温州模式的精神动力来自于她的永嘉学派的精英主义理念。 这实在是过于美化历史。如果说历史上温州瓯越文明的伟大复兴和永嘉学派的功利主义有直接的观念联系的话,今天温州模式的精神动力是来自于民间宗教。永嘉学派所代表的的精英文化在温州已经失落,失落至极。否则,温州是不会在三十年之内,一代人时间就开始衰落,她一定会有强大的传承能力。

相比较而言,长三角的精神层面更多的是禅宗和儒家,相比较而言,更多了信仰的内涵而非宗教的诉求。因此比之于温州的基督教民间宗教模式,精神层面和心灵内涵就上了一个层面。

所以,只有宗教功利性世俗追求,却没有信仰的超越性和终极性追求,没有没在心灵的丰富,是温州模式的根本原因。

没有文化的温州,是一个没有头脑的温州,没有信仰的温州,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温州。这意味着,温州必须开始一次新的文艺复兴的伟大历史征程,完成她的自我救赎。

温州基督教的神话

当温州模式如日中天之时,有一个神话:那就是温州经济的成就来自于她的深厚的基督教背景。这实在是一个神话。晚清至民国时代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在随后的岁月中已渐渐褪去,失去踪影,刘廷芳已被绝大多数温州基督徒遗忘,苏慧廉刚刚开始进入温州基督徒的视野,最终留下的,是与本地民间宗教混合的民间基督教。

正如上文所述,温州经济的精神动力来自于她的民间宗教的作用,而基督教也只是温州多元民间宗教中的一种。在这 30 年温州经济飞速成长的进程中,温州基督教商人群体并未例外,一样追逐功利。

尤其是,当温州基督徒商人群体在自己的经营领域中拥有某种主导权或话语权时, 并没有尝试从自己的信仰立场出发去建构新的经济伦理或商业文化。他们往往归因于自己的弱小或大环境的不可抗拒,甚至许多人将潜规则发挥到极致。

对于温州民间基督教而言,一样的反智,一样的漠视教育文化科技,一样的没有培养出能够称之为企业家的第二代,一样的,没有一个基督徒有产者致力于教育文化事业,分享这个耻辱。

今天,大家都在讨论温州基督教的衰落,都在讨论出路何在?

一个信教人数占到总人口的五分之一,教堂有3000多座,已经做到对整个所在区域的全覆盖的宗教群体,却未能对这个区域的文明产生转折性的作用,反而和这个区域一同衰落,说明什么?

温州模式的终结, 就是温州民间基督教做为宗教形态的失败---同样是历史性的失败。

改革宗的神话,清教资本主义的神话


今天,温州基督教开始转向改革宗,希望借此走出基要派和灵恩派的困境和危机,希望以此来完成自我救赎,恐怕只是镜中月,水中花。因为改革宗依然是宗教,并且是一种更加强势的宗教体系,封闭而排它,傲慢而狭隘。

由于改革宗似乎带给西方职业伦理精神,所以,产生了一个更有影响力的神话:西方资本主义是改革宗的杰作。如果非要这么说,那么我要说现代工商文明却不是改革宗的产物,而是建立在耶稣基督福音教导基础上的基督福音信仰的伟大作品。

当英国工业革命兴起时,预定论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危机,造成了人心的冷酷,知识阶层努力尝试从自然神论中探索理解信仰的新的路径。在此时,约翰卫斯理在底层民众中传播福音,带来道德复兴,唤醒了人心,带来了福音的好消息,这些努力,成全了工业革命,形成了现代工商社会文明模式,最终造就了大英帝国的辉煌,开始了19世纪伟大宣教世纪;

当改革宗在荷兰陷入专制主义工具的危机时,阿民尼乌沿着伊拉斯谟的路径前行,力求突破,形成了宗教宽容,形成了现代市场经济体系,最终有了荷兰17世纪的黄金时代;

当马萨诸塞神权共和国陷入专制主义困境时,罗杰威廉斯率众前往罗德岛,创立自由共和政体,并在宾夕法尼亚州宣布宗教宽容,这就是美国精神的源头。

今天中国教会许多宗教人士把改革宗看成解决中国基督教危机的唯一出路,又营造了改革宗万能论的神话,尤其是那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精英人士,进一步从神学绝对主义走向政治浪漫主义。这是目前中国教会面临的最大的危险。

终究,改革宗不是我们的神话,耶稣基督他的道路真理生命是我们唯一的神话。

政治浪漫主义神话


今天,温州教会始终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诱惑:基于温州教会的人力物力财力的优势,温州教会应该成为引导中国的一支力量,应该成为中国基督教的希望所在。这实在是一个伟大的荣誉,一个巨大的诱惑。许多名人接踵来到温州教会鼓吹他们的理论,他们的梦想,切切盼望温州教会能接受他们的宏大理论,实现他们的光荣梦想。无论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宏大理论都想在温州教会找到施展的平台。 这实在是一个政治浪漫主义的神话, 掩盖了太多个人的野心抱负和企图。同时,又引来了大量的淘金者,投机者,依附者。

可是温州教会有能力去承载这些伟大梦想吗?有能力去实现这些伟大梦想吗?难道温州真的是中国的耶路撒冷吗?可是, 耶路撒冷已被摧毁,成为荒场了。拒绝这种诱惑,实在是温州教会的功课。温州教会的力量还远远没有达到实现这些伟大理想的地步,如果我们清醒的面对现实,那么,还处于民间基督教形态的温州教会有可能成为这种力量吗?

温州教会今天需要的,是走出自我封闭和陶醉的自我,走出教堂高墙所围成的小宗教社团,进入真实的社会,真实的人群,真实的每个基督徒的内心心灵深处,寻求真实的信仰。

建立真正的信仰,走出中世纪的宗教,才是关键。

福音时代的到来:从宗教到信仰的回归

今天,中国再次开启从一个小自耕农小商人的传统官僚宗法制社会形态转向现代工商文明形态的历史进程,这个进程首先是从长三角开始的,这里是历史的先行者和开拓者。但温州应该而且最有能力成为另一个先行者和开拓者。这是因为温州有着历史的记忆和现实的基础:毕竟,这里是中国基督教文化最深厚的区域之一。

但是,现代工商文明是建立在基督福音信仰基础上的,是对中世纪宗教模式的革命性突破,所以,在现代工商社会形态中,传统宗教模式必然面临巨大的危机和挑战, 因为宗教模式是没有能力面对世俗化和物质丰裕时代到来所带来的挑战的。宗教修炼是对苦难生活的超越,但唯有建立真正的信仰,才能超越任何时代,引领任何时代。

温州年轻一代脱离传统教会的人越来越多,靠家族传承信仰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这已经显示出温州传统民间宗教模式已经走到转折点上。

温州教会的出路在哪里?就是从宗教回归信仰。

基督说,上帝是个灵,我们当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祂。基督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唯有通过他,我们才能到上帝那里去。这,就是我们的信仰立场。
 
转自圣山网论坛
http://www.holymountaincn.org/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379&fromuid=1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对美国宪政文明的影响 \杜红波
摘要:美国基督教天然具有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品格,这构成美国宪政的精神底蕴。从自由…
 
为未成年人进宗教场所辩护 \曹志
最近,河南省巩义市民族宗教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巩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和巩义市…
 
民国时期宗教立法作用探析 \马广全
摘要:民国时期是中国宗教法获得长足发展的时期,有关部门先后制定了多种法律法规,…
 
论基督教圣约观对美国联邦主义宪政的影响 \赵文骄
摘要 圣约与其说是一个神学概念,不如说是一个政治哲学上的概念。它以一种独特的方式…
 
家庭教会的田野观察与思考——以深圳市为例 \刘昭瑞
内容提要: 深圳市城市发展的特点,决定了深圳市家庭教会的生长和存在形态具有不…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超验之美:在信仰与自由与爱之间
       下一篇文章:寺庙、教堂、组织、信仰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