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印度宗教领袖为何给埃及政府巨额捐款?
发布时间: 2018/8/16日    【字体:
作者:Gais
关键词:  印度 宗教 埃及 捐款  
 
 
7月中旬,印度波拉派(Bohra)的宗教领袖穆法达尔·赛义夫丁在与埃及总统塞西会面后,向埃及政府倡议的“埃及万岁”基金捐款1000万埃镑。事实上这已经是该宗教领袖在四年内的第三次向埃及捐献如此数额的款项了。在最近三次到埃及的访问中,这位印度宗教领袖已经向埃及政府总共捐赠了3000万埃镑。为什么一个来自印度不知名的宗教领袖会连续给埃及捐款呢?波拉派到底是什么样的宗教?为何埃及政府领导层给予该宗教领袖高规格的礼遇呢?笔者通过阅读2017年出版的埃及学者塞阿德·奥斯曼的著作《埃及的外国宗派:以波拉派为例》来解答上述问题。 
 
波拉派的来源

波拉派属于伊斯兰教什叶派伊斯玛仪分支中的穆斯塔阿里耶和塔伊布耶派别。他们尊法蒂玛王朝的哈里发塔伊布为伊玛目,认为他在伊历525年进入隐遁,在他之后隐遁的伊玛目只有姓名知晓于世。
 
什叶派大致分为三类:伊玛目派、宰德派和伊斯玛仪派,法蒂玛王朝主要信仰伊斯玛仪派。法蒂玛王朝以埃及为基地,曾经统治了北非的大部分地区,持续了超过两个世纪(公元969-1171年)。法蒂玛哈里发艾布·塔米姆·穆阿德·穆恩泰斯尔死后后,伊斯玛仪派分裂为两个群体,一个是尼扎尔伊斯玛仪派,他们迁往了伊朗;一个是穆斯塔阿里耶伊斯玛仪派,他们继续统治者埃及和北非地区。
 
公元1130年,哈里发阿米尔·埃赫坎姆去世后,埃及的穆斯塔阿里耶伊斯玛仪派再次分裂为两派,一派支持阿米尔的堂弟阿布杜·马吉德·哈菲兹出任哈里发,一派支持尚在襁褓中的阿米尔的儿子塔伊布继位。
 
最终阿布杜·马吉德·哈菲兹成功夺取哈里发之位,塔伊布逃到也门,他的拥护者一直宣称他拥有合法继承权。其后,塔伊布从世间失踪,他的拥护者认为他进入了隐遁,成为当时第一个进入隐遁的伊玛目。公元1171年,萨拉丁夺取埃及政权,开始镇压塔伊布派在内的什叶派,越来越多的埃及塔伊布派信徒逃往也门。
 
波拉派则是一个现代词汇,它来源于印度西部的古吉拉特语,意为“商人”。最初,该词指的是从公元1067年开始到达古吉拉特地区传教的伊斯玛仪派穆斯林。塔伊布派在也门扎根后,便开始派遣传教士到印度。从公元1567年开始,塔伊布派的传教中心从也门转移到印度,从此波拉派也就成为塔伊布伊斯玛仪派穆斯林在印度的名称。
 
波拉派的人数、地点、语言和信仰
 
波拉派在全球的人数大致在90万到200万之间,埃及政府认为他们有100万人。其中,五分之四的人生活在印度的古吉拉特和孟买,其他人生活在巴基斯坦、也门(大概5000人)、斯里兰卡、东非(在坦桑尼亚、肯尼亚和乌干达有2万人)、阿联酋、欧洲和美国。至于在埃及的数量,他们大概有1千到1.5万人。
 
波拉派的官方语言是古吉拉特语,但是混合了大量的阿拉伯和波斯语词汇。他们的书写使用阿拉伯语字母,但没有标符,比较类似降世初期的《古兰经》书写。波拉派使用法蒂玛王朝时期的阴历,和通常使用的伊斯兰纪年有一到两天的误差。因此,他们在重要的宗教节日日期上都与其他穆斯林不同,比如斋月、朝觐。
 
在伊玛目塔伊布隐遁后,波拉派从信众里选出伊玛目的代理人,称他为“受遣的宣教者”,领导该宗派的事务。波拉派信众认为“受遣的宣教者”是他们的宗教领袖,对他充满爱与敬意,并视他为接近安拉的捷径。波拉派当前的第53任“受遣的宣教者”是穆法达尔·赛义夫丁,他从2014年2月开始视事,他的前任是他的父亲穆罕默德·布尔哈尼丁。由于在埃及和印度受到的宗教迫害,波拉派形成了“塔基亚”传统,即隐藏自身的信仰。因此,外界对他们内部的宗教信仰知之甚少。
 
由于广泛的商贸活动,波拉派积累了大量财富。他们曾出钱修缮埃及的法蒂玛时期清真寺,并在印度和南亚各地修建清真寺。他们宗教领袖在埃及在内的很多国家拥有私家宫殿。根据塞阿德·奥斯曼的估计,波拉派在埃及每年缴纳的税赋是埃及中央宣教管理机构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波拉派与埃及政府的关系
 
从上世纪70年代起,波拉派开始向埃及迁徙,人数在80年代极速增长。在埃及,他们主要居住在开罗的穆罕迪辛区,大多数人都拥有私宅。他们的住房大多数都围绕着法蒂玛王朝时期的清真寺,并未购买周围的土地为己所用。波拉派在开罗的穆罕迪辛区拥有私人的庆典活动中心。他们还在埃及拥有3家小学、初中和高中,并倾向于将子女送入艾资哈尔大学。
 
在政治层面,波拉派领袖从纳赛尔时期就开始与埃及政府领袖层互动,前任宗教领袖穆罕默德·布尔哈尼丁曾经会见过纳赛尔,与之协调其信徒在埃及的宗教事务。在1954年后,埃及政府对宗教活动的管制收紧,波拉派的活动变得很低调。不过他们通过捐款,尤其是修缮清真寺的方式,在埃及取得了极大的成功。1966年,艾资哈尔大学颁给穆罕默德·布尔哈尼丁荣誉博士学位。
 
纳赛尔去世后,穆罕默德·布尔哈尼丁与萨达特和其继任者穆巴拉克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萨达特曾出席波拉派捐赠修缮的清真寺开幕仪式。穆罕默德·布尔哈尼丁与穆巴拉克曾多次会见。
 
2011年埃及革命后,波拉派曾害怕穆兄会和塞莱菲派的打压。但在2013年7月革命后,波拉派再次与埃及政府恢复了良好关系,塞西在四年之内会见了三次波拉派宗教领袖。由于和埃及政府的良好关系,波拉派现在可以在埃及自由地打出自己的宗教旗号。
 
而埃及政府也尽可能从波拉派身上获益。一方面,埃及政府直接受益于波拉派定期慷慨的捐赠,鼓励他们在埃及投资基建和建设清真寺;另一方面,波拉派的存在有利于埃及政府打造埃及“宗教开放多元”的对外形象,以区别于过去执政的穆兄会政府。
 
 动振204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基督徒3969的新数据是怎样得出的 \石衡潭 卢云峰 杨凤岗
——卢云峰回应杨凤岗与大家 石衡潭按:10月22日,我在微信中发表《基督宗教研究…
 
中国基督徒人数究竟有多少? \杨凤岗
2018年10月20-21日,在北京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行了基督宗教研究论坛。媒体报道的题…
 
美虽新邦 其命惟旧:读《美国秩序的根基》 \刘军宁
任何秩序都是建立在特定根基之上的:如果根基是细弱且摇晃的,那么秩序的坍塌就是可期…
 
赵朴初居士对于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贡献 \徐玉成
内容摘要:本文介绍了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中共十一届…
 
论我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法律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黄沛景
摘要 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开展和深入、与世界的日益接轨,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田青:佛教艺术是促进“一带一路”文化交流的纽带
       下一篇文章:教宗三钟经:不作恶固然很好,但不行善就是坏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