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拜占廷文化的流传与影响
发布时间: 2019/2/14日    【字体:
作者:朱庭光等;
关键词:  拜占廷文化 基督教信仰  
 
 
拜占廷文化在中古时期放射出奇特的光彩,遍及四方,影响了周围所有的邻国以及欧亚道上与之交往的往来过客。为数众多的民族受惠于拜占廷的文明。为了传播基督教信仰,拜占廷皇帝把传教士派往国外,从而把丰富的拜占廷文化传播到各地。早在六世纪时,君士坦丁堡的传教士就已经深入到埃及以南的努比亚。其时,西罗马故地也一度置于拜占廷帝国版图内,这些地方都留下了拜占廷文化的踪迹。九世纪时,拜占廷文化在斯拉夫人居住地区传播,取得了最大的成功。传教士的行踪更向东去,足迹及于罗斯,把文化的种子传遍了整个东欧。
 
拜占廷文化对东欧与俄国的熏陶是尤为显著的。863年,摩拉维亚国王罗斯第亚斯拉夫要求拜占廷皇帝米海尔三世(839—867年)派一位懂得他们民族语言的传教士向他本国人民传布基督教。一个名叫西里尔(827—869年)的希腊教士奉君士坦丁堡教长的差遣,偕同其兄美多德(826—885年)前往。西里尔为摩拉维亚人创造了一套斯拉夫字母。但是,西里尔在摩拉维亚的尝试因外界的日耳曼势力从中作梗,而未成功。后来他的弟子把斯拉夫字母输入保加利亚,得到了采用。至十世纪,包括俄国在内的拜占廷的东欧邻国都接受了东正教信仰。西里尔的斯拉夫文字形式经过加工修饰后,被俄国和塞尔维亚采用了。根据西里尔所创的文字拼写的古斯拉夫语,至今仍是这些国家教堂仪式中的用语。西里尔和美多德由于对斯拉夫人的文化作出了重大贡献,被称为“斯拉夫人的使徒”和“斯拉夫文化之父”。
 
东欧与俄国是拜占廷文化的最大受惠者,它们十分钦慕崇拜拜占廷的风尚,颇以模仿吸收其文化为荣。保加利亚人和塞尔维亚人悉心仿造拜占廷的宫殿与教堂。东欧的山峰上和山谷里点缀着拜占廷式的拱门和圆顶。俄国人则依君士坦丁堡的式样建立了基辅、莫斯科等好几座重要城市。957年,基辅奥尔迦女大公亲赴君士坦丁堡受洗。她的孙子基辅大公符拉季米尔出兵帮助巴西尔二世(约954—1025年)平叛,事后娶了巴西尔之妹安娜为妻。符拉季米尔偕同他的臣民举国皈依了东正教。除了传教活动外,拜占廷还通过贸易的方式同俄国保持联系,也起了很大的文化传播作用。总之,在工商业、学术、文学艺术等各方面,拜占廷文化使这一地域的国家受益非浅。东欧及俄国多半被纳入了拜占廷文化圈内。一位杰出的拜占廷学家在谈到东欧与拜占廷文化的渊源时说:“拜占廷对东方的斯拉夫世界来说,犹如罗马对西方的日耳曼世界一般。”将它与西欧接受罗马的影响相提并论。
 
拜占廷文化对西欧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在拜占廷早期统治过的西欧地区,如拉温那、罗马等地都残留下不少拜占廷建筑和艺术。虽然这些地区已经脱离了东罗马帝国,但是它的文化在那里却是长存的。拉温那新圣阿波利奈尔教堂中,保存有六世纪时的镶嵌画“圣女手捧荣冠图”,画中人物如真人大小,排列紧密;罗马一所教堂内所存八世纪的壁画,人物面向正前直视,线条鲜明,都是拜占廷派风格的人像画珍品。拜占廷的建筑艺术也影响了历史名城拉温那,著名的八角形圣维大利教堂是拜占廷建筑的一个范例。再如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也是按拜占廷建筑的模式建造的。
 
拜占廷文化甚至到达西欧未属它统治过的地方,同时影响了阿拉伯文化。法兰克王国查理大帝统治时期所造的某些教堂也采用拜占廷建筑技术、装饰艺术和地板拼花图案,如今天在德国亚琛耸立着的拜占廷式教堂所示。十一世纪时,阿拉伯统治者和德意志奥托帝国的君主特地雇用拜占廷匠人从事营造业。早期拜占廷的东方紧邻波斯对拜占廷建筑的雄风也十分仰慕。传说某一波斯统治者的皇宫刚落成,他正为自己的新居而沾沾自喜。由于听了拜占廷皇帝派来的使臣发了些议论,说“上层给鸟儿住正好,下层给老鼠住正合适”, 波斯王仅仅为了这些微词, 就把崭新的宫殿推倒重建。文化史上还有一桩几乎为人忘却的珍闻:西方餐桌上富有西餐特色、十分有用的餐具之一——叉子,最早是一位拜占廷公主带到威尼斯去,才传入西方的。
 
综上所述,西起西西里,东到高加索,从俄罗斯北部直至红海之滨,在这一广大的地域内,分布着无数的圆顶与圆拱门,拜占廷派绘画和工艺品,拜占廷文化遍及欧洲,可说是无远不届。
 
最后,文艺复兴运动也有赖于拜占廷保存古典文化之功,如本文开首所述,拜占廷这个中世纪的知识宝库和文明之乡,保存了大量希腊罗马时代的古籍。如君士坦丁堡大学,忠实地保护了古代的书牍典籍,直至拜占廷帝国的末期。拜占廷学者十分珍惜古代文化的遗产,崇尚研究古典之风。他们搜集书册甚丰,不断抄写并传播古代的史学家、戏剧家、诗人和雄辩家的手本,将众多的拉丁文著作译成希腊文。十四世纪时,西欧发生文艺复兴运动,多方搜罗希腊罗马的古籍,拜占廷为这场文化运动保存了大量珍贵的资料。如果没有拜占廷学者研究与保藏希腊罗马时代的著作,后来的人文主义者寻觅到的古典名著会远为贫乏,对古典时期作家情况的了解也肯定要少得多,文艺复兴重新发现古典文化,也将遇到更大的困难,这样说并不夸张。在这方面,拜占廷是具有巨大功绩的。
 
《外国历史大事集》 重庆出版社 朱庭光等;张椿年;戚国淦,马克垚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宗教身份对出家人的私法和公法能力的影响 \徐国栋
【摘要】出家就是抛弃世俗社会的行为规则,采用“灵修世界”的行为规则。民法是为世…
 
爱国爱教是中国宗教历史形成的优良传统——纪念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80周年 \徐玉成
一、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后的抗日救亡活动及其意义 近代以来,湖南一直是人材辈…
 
基督教与西方宪政的发展——一种基于历史视角的考察 \阚英
硕士论文摘要: 摘要:众所周知,在过去两千年的时间里,西方文明深深地受惠于基…
 
零和扩张思维与前现代帝国的宗教政策——一个以政教关系为中心的分析框架 \孙砚菲
摘要 在研究前现代帝国时,西方学术界倾向于强调前现代帝国较之民族国家对治下不…
 
法律文明的起源 \何勤华
摘要:在描述法律文明的起源时,由于文字尚未诞生,因此仅凭法学的文献是不够的,必…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访谈:斎藤明谈日本的佛教研究
       下一篇文章:亲历斯里兰卡族群冲突“紧急状态”:佛教极端主义的来龙去脉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