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和尚的“护生小院”
发布时间: 2019/2/14日    【字体:
作者:兴帆
关键词:  公益 万善寺 收养  
 
 
办住院、买肉、开车、盛饭、哄娃,道禄每一样都熟练无比,一点都不像我们平时见的面目庄严肃穆的僧人。
 
临盆之际,有时妈妈们会感到慌乱,不知所措,反倒是他全程淡定,分分钟胸有成竹。在特访文章《和尚爸爸和他的婴儿岛》里,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学生这样写道:
 
说起生孩子,这个和尚自称比女人更熟悉,“你才生一个两个,我生一两百个,我有很多的经验了。”他盘腿坐在床上,抱着睡着的婴儿,嘴里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她们没结婚,敢把孩子生下来,是何等的勇敢。这种人你不帮她,你帮什么人?”
 
一栋灰白色的二层别墅,原是道禄个人的房子,如今是帮助孕妇们的“护生小院”。屋内有满满当当的婴儿尿不湿、奶粉等用品,到处可见玩具车、摇篮、奶瓶、产妇红糖等,在楼上,不时传出哭闹声或笑声,热闹得像个大家庭。
 
在这里住过的妈妈们,有高校的知识女青年,有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缄默不语的高龄孕妇,各个社会阶层的人都有。
 
无一例外的是,她们的身上都背负着难以言说的故事。道禄深为理解:“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如果写出来的话,每一个孕妇都是一本书。”
 
要真是孩子生下来就能解决的问题,谁还用得着专程跑这里上来呢?
 
2010年,35岁的商人吴兵出家了。在厦门普贤寺,寺院的10个超度牌里就有9个写着堕胎,他一次次亲眼看着无奈的当事人从身边走过,深感痛心,决定去帮助他们。
 
他在网上直接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和社交账号:但凡遇到想堕胎的,到我这儿来,我救助。
 
起初,他是将妈妈们介绍给山东圆觉寺,那里是专门救助堕胎的。
 
后来,他决定用自己出家钱的积蓄帮助这些人,开始改造自己的私人别墅,作为收容点。也就是现在这座“护生小院”。
 
需要帮助的准妈妈们纷纷慕名而来,她们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孩子,相信师傅能给孩子提供一个合适的安置地。
 
没想到,各种陌生面孔在房子里进进出出,孩子也越来越多。不知内情的外人看着觉得不对,开始怀疑和尚居然偷养私生子,甚至流传起这出家人与多个女人有染的流言。
 
这一来,寺院遭受了巨大的压力:道禄的行为出自于慈悲心,本意是好的,但这可能影响到整个寺院。
 
2014年8月,道禄自行离开厦门,来到了无人住持的江苏万善寺,在南通城继续自己的救助。在这期间,他又被市民族宗教局除去僧籍。
 
这一切,都给之后孩子的容留埋下了法律上资质不足的祸端。只是此时的他依然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是值得的。
 
“我对得起因果,对得起初衷。一个人得了重病,几十万都不一定救得回来,而我现在只要花几千就能够拯救一个生命。”
 
他觉得很值。路费、医疗费、养孩子、生活起居,每个月都要自掏上万元。直到2016年,越来越多的信徒向“护生小院”捐赠善款,让更多充裕的资金撑起了这片小小的世界。
 
需要救助的孕妇们在“护生小院”慢慢休养,到分娩的时候再去医院。挂号、缴费、找诊室……,经常由对医院了如指掌的道禄跑上跑下负责。
 
跑太多次,就连医院的保洁阿姨都记住了这个频繁跑医院的和尚。
 
当多数孕妇都不愿透露孩子父亲的姓名时,道禄法师便在“父亲”栏,一次次写下自己的名字,到孩子出生后,他满眼都写着疼爱。
 
他不管孕妇们的身世缘由,只想多帮一些人,多救一些生命。
 
有离婚后才发现自己怀孕的妈妈,不想抛弃这个意外诞生的生命,选择来到这里,给孩子生的希望;
 
有瞒着家人生下孩子的妈妈,无悔地来到这里:“能给他一条生命,给他选择一条路,但就是不能给他一个妈妈,至于他将来经历什么,也许是他应该经历的。”
 
有一位留学海归的90后金融白领,感情受挫,不忍堕胎的她陷入了极度抑郁,差点直接去医院接受引产手术(提前分娩,比人流造成的身体和精神伤害都会更大)。幸好来到了这里,现在孩子母亲还在这里生活。
……
面对外界的声音,她们无一例外的是选择坚强,选择生命。
 
某位被逼堕胎不肯妥协的妈妈,被男友无情抛弃后也坚持要将孩子生下来。她说,在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道禄为她们生育孩子提供了一个避风港;
 
更幸运的是,当她终于在家里说出真相后,父母欣然接受了这个小生命,她得以将孩子带回了家。
 
但不是所有孩子都这么幸运。
 
选择将孩子留下的的妈妈们,会签下一份“全权委托书”:承诺自己主动要求道禄法师帮忙收养照顾孩子到18岁,如果有意外和死亡等突发情况,不追究道禄的责任。
 
每年,妈妈们可以来看两次,到18周岁必须相认,由孩子自己决定未来何去何从。
 
让救助不止于生命,不限于未来。委托书,是道禄给每个求助者的“选择权”。妈妈们有一份即刻生效的“反悔权”:如果和孩子生父结婚了,或者自己有能力了,随时可以把孩子接回去。
 
孩子会由道禄和义工代为照顾,或者由信徒带到家照顾,道禄会经常去看望孩子,留下相应的抚养费。
 
有些妈妈觉得,不如让孩子就这样出家算了。而道禄觉得还是直接让孩子上学好,“我的初衷只是让他们能活着,只要能活着,后面的事情都是次要的。”,他计划送孩子们正常上学,学好文化基础,到了18岁再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他们是孩子,不管是不是我亲生的,只要在我手上救助的,都是自己的。”
 
他坚持让孩子们叫他“爸爸”,长大以后再改口叫“师父”,因为觉得对孩子的成长来说,有父亲是完整的,全变成师父的话,是不正常的。
 
于是,有需要“爸爸”的地方,到处有了他的身影,开车兜风、散步、接送幼儿园,一样不落。
 
南通城这位不寻常的出家人,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经常有好心人怀疑这莫非是拐卖孩子,直接报警;公安局也跑来调查,把所有孩子跟失踪儿童的档案库做了比对,发现无一例匹配。再后来,110也习惯了,当电话里提到“道禄”时,基本心知肚明。
 
2017年3月,一篇《南通的这位和尚竟然是20多个孩子的“爸爸”?》的文章伴随着视频流传,当时已经帮助140多个孕妇的道禄火了。到2018年年初,他已经救助了超过300对母子。
 
这些年,他也遭遇了很多非议,主要有两个:
 
一个是,这是否属于纵容亲生母亲弃婴。这也是网上议论最多的,他们觉得道禄和尚的作为,导致这样的孩子变多了。
 
当记者问他:你这样的行为会不会像是在纵容弃婴罪?
 
他也有点低落:
 
但是她确实没有能力,没有地方,没有钱,没有帮忙照顾,那怎么弄?
 
另一个是,由于没有充分的资质,他的行为涉嫌违反《收养法》。
 
万善寺没落多年,并非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道禄本人也不具备僧籍,这些都无法满足收留弃婴的主体条件,孩子的户口无法落在寺庙的集体户籍上。
 
如果是申请随父落户,由于道禄不能提供亲子鉴定证明,也无法实现。
 
为了守住这些孩子,他声称,这里所有的孩子都不是弃婴,是母亲没有能力养,孩子们属于“临时寄养”,自己是在帮助弱势群体。这样,就避开了非法收养的问题。
 
那孩子还能落户吗?可以。
 
南通市公安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不难,只要道禄愿意提供孩子生母的信息,各级政府协就能协作为孩子上户口。
 
但这正好违背了道禄的承诺:为妈妈们保守秘密。
 
他拒绝了。于是问题悬之又悬。
 
“她们都是年纪轻的,刚刚走上社会,就是怕别人知道,还要再嫁人。如果让她们把孩子带回去,当初可能就不会生这个小孩了。”
 
就这样,游走在法律和道义的边缘,面对着外人的指指点点,道禄和尚一笑而过,继续坚持着自己的作为。
 
转自宗教观察
 
原标题
300位孕妇找这个和尚生娃,他僧藉没了,还多了一群“拖油瓶”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宗教身份对出家人的私法和公法能力的影响 \徐国栋
【摘要】出家就是抛弃世俗社会的行为规则,采用“灵修世界”的行为规则。民法是为世…
 
爱国爱教是中国宗教历史形成的优良传统——纪念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80周年 \徐玉成
一、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后的抗日救亡活动及其意义 近代以来,湖南一直是人材辈…
 
基督教与西方宪政的发展——一种基于历史视角的考察 \阚英
硕士论文摘要: 摘要:众所周知,在过去两千年的时间里,西方文明深深地受惠于基…
 
零和扩张思维与前现代帝国的宗教政策——一个以政教关系为中心的分析框架 \孙砚菲
摘要 在研究前现代帝国时,西方学术界倾向于强调前现代帝国较之民族国家对治下不…
 
法律文明的起源 \何勤华
摘要:在描述法律文明的起源时,由于文字尚未诞生,因此仅凭法学的文献是不够的,必…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麻风病人放逐地与天主教
       下一篇文章:儒家公益的一个家族样本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