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多面神仙吕洞宾
发布时间: 2019/3/7日    【字体:
作者:欧明俊
关键词:  神仙 吕洞宾  
 
 
吕洞宾是家喻户晓的“八仙”之一,也是“八仙”中名气最大的一位。他本是唐末宋初人,懂剑术,善诗词,云游各地,是个避乱世的隐士。北宋仁宗时,有关他的传说渐多,他开始被“仙化”,被吸收为道教中的神仙。他历世显化,以济世救人为己任,在道教中的影响长盛不衰,享有“祖师”“帝君”的声誉。随着时代的变化和道教的兴衰,吕仙以不同的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人们也以自己的意愿塑造出不同的吕仙形象。
 
剑仙 吕洞宾有“剑仙”的雅号。《宋史·陈抟传》称吕洞宾是“关西逸人”,“有剑术,百余岁而童颜,步履轻疾,顷刻数百里”。可见,他是懂剑术的方士,这一形象可能与原型接近。他懂剑术只是健身之法,求长寿,这时尚不能称“剑仙”;吕洞宾被民间传说成神仙或被道教中人奉为神仙时,才具备“剑仙”的形象。
 
“剑仙”首先是神仙侠客。《历世神仙体道通鉴》卷14谓吕洞宾登庐山钟楼,祝融君遇见,知是仙宗,即传以天遁剑法,曰:“余火龙真君也。昔持此剑斩邪魔,今赠君家断烦恼。”初游江淮,试灵剑,斩长蛟。卷18说吕祖显化四夷,每现三头六臂,左提飞龙剑。《列仙全传》卷6也有类似说法,说吕仙以灵剑除蛟害,隐显变化四百余年,常游湘、潭、岳、鄂及两浙、汴、谯间。吕洞宾以剑斩蛟,“斩邪魔”,为民除害,并称“削平浮世不平事”。他仗剑四处云游,锄暴安良,“斩蛟劈虎”,“飞剑斩黄龙”。他有诗写道:“剑术已成君把去,有蛟龙处斩蛟龙。”“蛟龙”在水中兴风作浪,侵害百姓,吕祖为民斩之,而深得民众爱戴。这一形象寄托了百姓征服自然灾害的理想。同时,为非作歹的“蛟龙”也是社会上恶人的象征,斩蛟龙寓意着除恶人,削平世间不平事。所以,“剑仙”吕洞宾身上也寄托了受压迫的下层民众的愿望:自由平等,不受欺压。这是下层人民心目中的吕仙,也是他们以自己的理想塑造出来的吕仙。
 
“剑仙”形象的另一侧面是以剑斩断烦恼、贪嗔和色欲。这是内丹南宗道人心目中的“剑仙”形象。南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卷18记载,吕洞宾曾作自传,说:“世传吾卖墨,飞剑取人头,吾闻哂之。实有三剑,一断烦恼,二断贪嗔,三断色欲,是吾之剑也。”又《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卷246引吕真人《江州望江亭自记》说:“世多称吾能飞剑戮人者,吾闻之笑曰:‘慈悲者佛也。仙犹佛尔,安有取人命乎?吾固有剑,盖异于彼,一断贪嗔,二断爱欲,三断烦恼,此其三剑也。’”这里,吕仙用灵剑斩的不是“蛟龙”,也不是削平世上不平事,而是断除贪嗔、色欲和烦恼,成为个人修身养性的法物。“剑仙”的形象由救人转为救己,这又是正统道教中的“剑仙”形象,主要代表避世隐退的知识分子的心态,与下层民众的要求大相径庭。
 
“剑仙”形象的又一侧面是可以剑施魔法,旌扬善行。《安庆府志》载,吕洞宾“遇钟离真人授天仙剑法,曾至桐城吕亭驿畔,遇一孝妇取水事姑,至此息肩,指示之曰:‘此间自有甘泉,不须远去。’遂拔剑划之,泉为涓出。至今方池数武,泉出沙间,虽大旱不竭,名洞宾泉”(见《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卷246)。这里,又是以“剑仙”来宣传道教。
 
“剑仙”的形象通过野史笔记、戏曲、小说的记载描述得以广泛地传播,成为各阶层人们寄托理想的形象。
 
酒仙  人们还把吕洞宾塑造成“酒仙”。吕洞宾是在长安酒肆遇钟离权后得以成仙的。钟离权题诗于壁,其一曰:“坐卧长携酒一壶,不教双眼识皇都。乾坤许大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列仙全传》卷6)钟离权是个疏狂酒徒,隐退避世。吕洞宾实具乃师风范,也以饮酒名世。他为“酒隐”,是隐于酒,借以浇愁,忘却世间烦恼,是对乱离社会的一种逃避,也是避世心态的一种反映。他在诗中写道:“鹤为车驾酒为粮”“行即高歌醉即吟”。他曾指洞庭为酒,渴时豪饮,君山作枕,醉后高眠,活脱脱一个酒中神仙。吕洞宾三醉岳阳楼,更是妇孺皆知。明代袁宏道《澧游纪略》说澧州(今湖南澧县)有一仙明洲,“一名仙眠,相传吕道人醉岳阳,飞渡洞庭,于此地籍草酣眠,故洲得其名”。今岳阳楼旁有座三醉亭,即是因吕仙三醉岳阳楼的传说而命名的。酒仙、醉仙,一副懒散疏放、冷眼观世的形象,实是鄙弃功名、疏狂避世的部分士人心态的反映,也符合好喝贪杯的下层“酒徒”的口味。
 
“酒仙”实是对自我心性的放任,并不符合内丹心性说的要求。这一形象倒与吕洞宾其人相符,与内丹派祖师的“吕仙”却相差甚远。这是民间对吕仙形象的有意“曲解”,为我所用。酒与色相联系,贪酒恋花,则是一种不光彩的形象,这又是明代以后重塑的吕仙形象。
 
诗仙  “诗仙”是吕仙的突出特征,与“酒仙”形象相联系。吕仙的原型即是一位隐逸诗人,漫游各地,题诗于驿亭墙壁,自称“回道人”。他的诗,宋初人即争相传写,野史笔记多有记载。宋人辑有《回仙录》,又有《沁园春丹词》传世。南宋夏元鼎编有《金丹诗诀》,也是吕洞宾的诗。洪迈《夷坚志》、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皆记载吕洞宾的不少词作。元人有《鸣鹤余音》,收录其词多首。明人编《吕祖志》专设《艺文志》,收录吕仙诗词甚多。《全唐诗》录其诗249首,词30首。《全唐五代词》《全宋词》也录其不少词作。吕洞宾的诗词多系宋人及后代伪托,其中极少数可能是他本人的作品,但我们今天已无法分辨出来。“诗仙”吕洞宾也是宋以后人塑造出的形象。其诗词多写隐居生活,表达超凡脱俗的志愿,或是一些炼丹的歌诀,或阐发修真养性之旨。古人爱作诗,神仙是仙界中的人,也和世俗的人一样,以诗词表达自己的思想。诗词是韵文,便于吟唱,也利于思想的传播。神仙吕洞宾出身于儒门,在“八仙”中代表“书生”形象,多儒雅气。“诗仙”是古代文士为自己塑造的“仙界”代表,寄托了他们的理想人格。
 
色仙  “色仙”形象则是明代陆西星一派塑造出来的。吕洞宾本为儒雅文士,成仙后,仗剑云游,吟诗作词,炼丹养性,也未必与女色有何干系;再说,他济世度人,本来即为脱离尘俗,戒绝贪欲。吕仙“好色”,是明中叶以后世风堕落时出现的新形象。唐宋以来,民间即流行三峰御女邪术,“南七真”之一刘永年首倡阴阳双修丹法,元代陈致虚继承光大,到明代陆西星为替男女合体双修寻找理论依据,便假称吕仙降于其宅,传授丹法秘诀,借吕仙抬高自己的身价。南宗内丹学说开始走向民间,变得通俗化、庸俗化。这时清洁儒雅的吕仙摇身一变,被民间陆西星“传人”塑造为贪色的“花神仙”。这一形象是吕洞宾生前未曾预见的,就是宋元造仙道士也是始料不及的。内丹学说在明代的堕落,自然会“污染”到声名盛大的神仙吕洞宾身上。
 
“色仙”形象最早出现在明代小说《东游记》里,就是“三戏白牡丹”。《吕仙飞剑记》《醒世恒言》卷21皆有类似描写。明代杂剧也有《吕洞宾戏白牡丹》。吕洞宾“三戏”白牡丹故事,元代时即在民间流传,马致远将其改编为《吕洞宾三醉岳阳楼》杂剧,但并不是色情故事。此剧述吕洞宾至岳阳,在一酒楼前见一白面书生正遭一群歹人毒打,他急忙上前调解,并询问缘由。原来,这书生有位未婚妻,姓白名牡丹,因其父无钱还债,不幸被押卖在酒楼。书生无钱为她赎身,只能常来探望,因而遭到毒打。吕洞宾见状,顿生恻隐之心,遂决定救出白牡丹。于是,他径上酒楼,特意选白牡丹陪酒,且再三调戏,但白牡丹始终坚贞不从。吕洞宾见她确属贞节淑女,便假装发怒,在她脸上猛击一掌。从此,白牡丹半脸变黑,丑陋不堪,再也无人求欢。于是,吕洞宾便以少许银两将其赎回,并令她与书生完婚。婚宴间,吕洞宾又在白牡丹脸上击了一掌,白牡丹遂貌美如初。这一故事,是宣传吕仙救助凡人的善行,同时,也赞美了民女白牡丹坚贞不渝的优良品格。吕洞宾调戏她,只是考验她是否守节,并无色情意味,整部作品情调也是健康的。但到了《东游记》里,民女白牡丹变成了名妓白牡丹,真姓名成了艺名。吕洞宾为试其是否贞节而调戏她,本是一种考验她的方式,却变成了两性交合的赤裸裸的色情渲染。钟离权批评吕洞宾,他却回答说:“嗜欲之心,人皆有之,而遇美色犹为难禁。弟子虽已脱胎换骨,遇此绝世佳人,不能自持,不免迷恋。”看来,吕仙还是凡心未脱。其实,他有最充分的理由,就是阴阳双修理论。他与白牡丹交合则度白牡丹,使其长生不老。后来,白牡丹果然“亦仙去”。不是贪花,而是采阴补阳之术。其实,这只是纵欲淫乐的借口。钟离权就批评他饮酒恋花,二者并用。铁拐诸仙也笑他为“仙家酒色之徒”。王母娘娘过生日时,不让吕洞宾来,说他贪酒、色、财、气。《吕纯阳祖师全传》后卷收有吕仙“市廛混迹”诸事,兖州、广陵、东都等地妓馆都留有纯阳“仙迹”。吕仙这些风流韵事,明清戏曲、小说中频繁出现,“色仙”的形象被塑造得栩栩如生。《吕祖全书》力辩吕仙无三戏白牡丹事。清代无垢道人著《八仙得道》,认为吕仙不是“三戏”,而是“三试”白牡丹。“色仙”之名加到吕洞宾身上,确实有损“祖师”“帝君”形象,正统道教徒出来辩诬,是可以理解的。
 
“色仙”是吕仙形象传播过程中的一种变型。他在明清时被道教中的旁门左道所利用,成为他们诱奸妇女的保护伞;同时,这一形象也投合了小市民的口味,成为他们无聊时的闲谈之助,反映了不健康的心态。
 
——本文刊于《文史知识》2001年第12期“文学人物画廊”栏目
 
转自文史知识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长沙麓山寺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方丈财务审计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网
2019年11月份,长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麓山寺住持财务审计与新老方…
 
牛为什么被写进宪法? \上交凯原法学院
问:印度的宪法条文那么长,完全是一本书的体量,对各类事务“十分耐心”地加以规定…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的行业神崇拜:民间信仰、 行业组织与区域社会
       下一篇文章:“信仰惯习”:一个分析海外华人民间信仰的视角 ——基于新加坡中元祭鬼习俗的田野研究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