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孤儿、穷人、残疾人是教会的珍宝
发布时间: 2019/3/21日    【字体:
作者:苹果树姊妹
关键词:  孤儿 穷人 残疾人 教会  
 
 
罗伦斯是第三世纪教会一位执事,在某次大迫害时,罗马官吏命令他必须将教会的珍宝交出来。罗伦斯带来的是一些孤儿、穷人、残疾人,他说:“这些人就是教会的珍宝。”因为这个缘故,罗伦斯被挂在铁架上活活的烤死。今天,在美国佛州劳德代尔堡有一间收容所以罗伦斯的名字命名,以此纪念他。这间收容所不仅喂饱无家可归的孤儿、穷人,还给他们提供寄件信箱、打电话、沐浴设备、工作推荐、主日敬拜等等服务。
 
在慈善领域,教会在过去历史上一直比任何其它机构做得更多,且仍然持续在做,为救济穷苦人立下了全世界仿效的榜样。从特蕾莎修女帮助加尔各答街市上的贫民,到救世军提供避难所给那些家被付诸一矩的人等等,这一切都是耶稣为基督徒立下的好榜样,并且教导基督徒要如此做。因此,当西方传教士来到贫穷落后的中国,他们为中国大力兴办慈善事业。
 
1842年,法国耶稣会士南格禄被派遣到上海,担任江南新教区首任耶稣会会长,他满怀信心地说:“这个城市似乎注定是开放中国的一扇大门,在这里将举办种种慈善事业,在这辽阔的皇朝国土上,它将成为其他城市的一个典范……”
 
1849年,江南遭遇水灾,民生惟艰,徐家汇一些穷困的家庭把无力抚养的孩童送到徐家汇天主教堂,请求收容并予以教育。时任徐家汇耶稣会院长晁德莅全然接收,临时拨茅屋数间以作教室。1850年,孩童增至31人,耶稣会会长南格禄开始创办徐汇公学,初名圣依纳爵公学,专门收纳中国贫苦孩子入学。
 
1842年,法国耶稣会士南格禄被派遣到上海,担任江南新教区首任耶稣会会长,他满怀信心地说:“这个城市似乎注定是开放中国的一扇大门,在这里将举办种种慈善事业,在这辽阔的皇朝国土上,它将成为其他城市的一个典范……”
 
1849年,江南遭遇水灾,民生惟艰,徐家汇一些穷困的家庭把无力抚养的孩童送到徐家汇天主教堂,请求收容并予以教育。时任徐家汇耶稣会院长晁德莅全然接收,临时拨茅屋数间以作教室。1850年,孩童增至31人,耶稣会会长南格禄开始创办徐汇公学,初名圣依纳爵公学,专门收纳中国贫苦孩子入学。
 
1863年,法国耶稣会士鄂尔璧在徐家汇土山湾购买良田十余亩开建孤儿院,1864年孤儿院落成,内设绘画、雕塑、印刷、木刻、金工、照相等工场。虽然当初只是为了接纳孤儿工作习艺而设立的工场,却无意间掀开了中国近代文化史上重要一页。
 
中国“水彩画之父”徐咏青(1880-1953),幼年父母双亡,土山弯孤儿院收养了他。九岁时,徐咏青便开始跟着外国传教士学习素描、水彩画、油画、插图创作、装帧设计等。十八岁,徐咏青先后在土山湾画馆、上海商务印书馆图画部、上海美专、中华美术专门学校等地从事与西画传播有关的工作。上海第一代西画画家周湘、丁悚、张充仁等均在土山湾孤儿院画馆学习过。徐悲鸿、刘海粟等艺术家间接受到土山弯画馆的影响。1943年3月15日,徐悲鸿在重庆撰文回顾中国西画运动中写到:“至天主教之入中国,上海徐家汇亦其根据地之一也。中西文化之沟通,土山湾曾有极其珍贵之贡献。土山湾亦有习画之所,盖中国西洋画之摇篮也。”
 
1876-1878年间,华北五省发生大旱灾,旱灾带来了严重的饥荒,这就是晚清历史上凄惨无比的“丁戊奇荒”。饥荒蔓延,很多人开始吃树叶,后来吃死人尸体,而积贫积弱的满清政府却无计可施。此时,在山东传教的李提摩太撰文,呼吁外国慈善团体赈灾捐款,很快筹集到大量的救灾款。
 
在山东蜂拥的救荒潮中,有些灾民在争夺食物时被活活踩死。李提摩太避免灾民踩踏伤亡,他和传教士站在城里最贫困的一条狭窄小巷的尽头,让灾民被迫排成长队从身边走过。每有一个人领到救济,就在那脏兮兮的手上,用墨水涂一个不易除掉的标记。然而,有些人为了多领到一份救济,他们把标记洗掉,重新排到队尾。李提摩太对他们说,你们那双干净的手已经出卖了你们,我们只向那些脏兮兮的手上发救济。
 
1876年7月3日,李提摩太做完早祷,看到一篇文章说,神在向灾民施与救济,祂让饥民们坐在地上。李提摩太立即得到了启示,领会到其中的妙处,坐着的人群不会发生拥挤。次日,他便让灾民们坐在空旷的打谷场上,告诉大家如果安静地坐着,每个人都能分到一些救济金。灾民安静地坐着,就像参加一场宗教仪式,而对面就是官府,衙门里的官员们对这种不可思议的安静,感到非常惊奇。
 
李提摩太在山东赈灾至少用去募集赈款3万多两银子,建立了7所灾民子女学校,救助了7万多灾民。
 
1877年,李提摩太赴山西救灾。在途中,他见到了最惨绝人寰的景象,到处是死尸,任野狗撕扯,女尸的衣服被扒走换吃的去了。李提摩太问过洪洞县的知县,听说该县原来有25万人,饿死了15万多。这令他大为哀恸,于是他通过教会向伦敦各界呼吁进行赈灾活动,在他的倡议下,伦敦成立了以市长为首的“市长官邸赈灾基金会”,筹得六万英镑,这些钱兑换成白银后,由李鸿章派兵押往山西。途中,李提摩太听到押送白银的士兵在嘲笑这些钱是傻洋鬼子的。李提摩太深深地体会到,拯救一个民族的灵魂与拯救他们的肉体一样重要。
 
1877年,李提摩太在太原修建5所孤儿院,收容了4百多名孤儿,并将他们训练成技术姻熟的工人。李提摩太说:“真实的爱心要比空洞的教义更伟大。”
 
1870年,英国传教士威廉.穆瑞在北京发售汉字版《圣经》,一天,他遇见三位盲人,威廉.穆瑞给他们念福音书,盲人听后,感觉有一道亮光照进心间,其中一位要拿钱买福音书,威廉.穆瑞告诉他们:“这些书都是为明目的人准备的,你们看不了”。盲人说,他有明眼朋友,可以请他们读。这件事深深的触动了威廉.穆瑞,他决定要为中国盲人创办一所盲校。
 
于是,本身肢残的威廉.穆瑞,抱着对中国盲人的同情,开始自学汉语、布莱尔盲文、穆恩体盲文,并且依据《康熙字典》发明了中国第一套盲文“康熙盲字”。1874年,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盲校在北京的东城甘雨胡同正式成立,威廉.穆瑞任校长,学校命名为瞽叟通文馆,在康熙盲字基础上,威廉.穆瑞编写出了《中国盲文识字课本》,形成了中国最早的盲文教科书范本。在盲校,威廉.穆瑞不仅教授盲童学习盲文,还教授他们学习演奏乐器,有的乐器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有的乐器是威廉.穆瑞自己用弹簧片、丝绒、皮革、毛毡等制作出来的。
 
1900年,北京爆发义和团运动,盲校遭受重创,学校原本有47名学生,事后只剩下7名。李鸿章的孙子是盲童,来到盲校成绩不错,学校获得了一笔赔偿款,威廉.穆瑞用这笔钱在学校原址附近新建了一所更大的盲校。但遭受打击的威廉.穆瑞身体日益虚弱,积劳成疾,于1911年9月6日病逝。他去世后,其夫人出任校监,女儿全面负责学校各项工作。1914年,学生又增加到37名。1920 年,学校迁往恩济庄,改名“北平启明瞽目院”,1954 年8 月24 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接管,先后改名为 “北京市盲童学校”、“北京市盲人学校”。
 
威廉.穆瑞被誉为“中国盲人教育之父”。
 
转自苹果树姊妹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当代欧洲政教关系状况及述评 \刘国鹏
【摘要】欧洲地区,尤其是中、西欧地区宗教信仰的总体特征和最新趋势是世俗化日益加…
 
中国古代宗教治理的法律解读 \建志栋
【摘要】自孔子以来的儒学体系,奠定了中华文明重视道德伦理的文化特征,因此,在中…
 
基督教原罪论对现代刑法的启蒙 \衣家奇
〔摘要〕缘起于西方社会的现代刑法制度,在形成与发展中受到了基督教文化的深刻影响。…
 
新加坡的言论自由与维护宗教和谐 \George Baylon Radics & Yee Sua
译自英文论文:GeorgeBaylonRadics&YeeSuanPoon,AmosYee, FreeSpeech,AndMaint…
 
宗教与传统中国法律文化之关系——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读后 \瞿同祖
【摘要】瞿同祖先生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采用独特研究方法与丰富文献资料对中国…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古代的慈善组织
       下一篇文章:宗教界应探索公益慈善新方法、新途径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