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英美新教国家为何比天主教国家强大
发布时间: 2019/7/18日    【字体:
作者:陈志武
关键词:  新教 天主教 国家  
 
 
【金融其实很简单】
 
如果你去过香港和澳门,可能看到,同样是西方殖民统治过的两个地方,两百多年前几乎没区别,都是沿海村庄,但今天却差别如此之大:一个是超级繁华的现代城市,另一个则像发展中国家的小城镇。为什么会这样呢?
 
实际上,不只是香港和澳门的反差大,处于北美的美国、加拿大跟处于中南美洲的巴西、墨西哥、委内瑞拉、智利、秘鲁等的对比更大。在当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后,西班牙和葡萄牙人看重的是土地肥沃、矿藏丰富、气候适宜的中美和南美宝地,对今天美国和加拿大所在的贫瘠北美不屑一顾。可是,地理环境的劣势并没有妨碍美国、加拿大比拉美国家更发达,更强大。这种反差的根源在哪里呢?
 
一个差别在于美国、加拿大和香港是英国的前殖民地,而拉美国家、澳门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前殖民地。但更深一点的原因是,英国是加尔文新教国家,他们接受了改革后的新教商业伦理,不受罗马教廷的威权约束,后来又把新教带到他们的殖民地;而西班牙与葡萄牙是天主教国家,他们没有接受新教改革,继续按照罗马教廷规制的等级秩序组织社会与经济,就这样,他们的拉美殖民地也继承了天主教传统。
 
新教国家和天主教国家怎么差别这么大呢?今天我们就谈新教改革与金融解放所带来的实际影响,这也帮你理解今天的世界格局是怎么来的。
 
两大教派社会的对比
 
我们可以先看看他们在20世纪的区别。可以用的判断指标很多,先就我们熟悉的人均GDP而言,比如在1991年,排名前10的国家中,除日本以外其他9个都是新教国家,包括瑞士、瑞典、丹麦、芬兰、挪威、德国、美国、加拿大和奥地利。而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天主教国家都排在后面。
 
如果按1901-2017年间得诺贝尔奖人数来排名,会如何呢?获奖人数排名前10的国家中8个是新教国家,但没有一个是天主教国家。而如果按每百万人口得诺贝尔奖人数算,也是新教国家远远超前。
 
如果按照1995年各国竞争力或者政府清廉程度排名看,前15名的国家中除日本外,也还是这些新教国家和地区。
 
该如何解释新教国家的优势呢?自从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出版之后,很多研究都努力给出回答,不少研究结论在佩雷菲特的著作《信任社会》中得到综述,而白营与龚启圣教授借助中国在清朝和民国时期的数据做了检验,也基本支持从教育、不崇拜权威、以及金融解放这几方面的解释。
 
以前说过,新教改革的核心教义是反对教会垄断,不要听信教廷的控制,马丁·路德强调,基督徒要自己研读《圣经》,自己跟上帝对话,《圣经》是信仰的唯一准则。那么,如果不能读书识字,怎么能读《圣经》、跟上帝对话呢?
 
所以,不奇怪,接受了新教的地方会大举办学扫盲,发展教育。以瑞典为例,那里的路德派教会从16世纪后期开始,发起多次扫盲运动,也鼓励办学。尤其是当时在瑞典,不是政府或其他组织出资,而是家庭自己开展扫盲。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到1700年左右,80%以上的瑞典人都能读书识字,人力资本空前的高。
 
由于马丁·路德提出的“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就加剧了两个欧洲的对立:新教欧洲视书籍为个人解放者,而天主教欧洲视书籍为猛兽、挑战者,开始怀疑所有书物。于是,南部欧洲的天主教徒甚至发展到对《圣经》也不相信了,原因在于《圣经》也是书,罗马教廷不希望人们读到。这样一来,从16世纪中期新教改革之后,天主教社会的文化和教育发展出现严重倒退,文盲率不断上升;而新教国家则完全相反,快速发展文化和教育,文盲率大减。
 
到1851年的欧洲,新教徒比例越高的国家,文盲率就明显越低。苏格兰、瑞典、英格兰新教徒超过90%,文盲率都低于30%;德国一多半是新教徒,文盲率也在20%左右。但比利时、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基本上没有新教徒,是天主教国家,意大利文盲率将近80%,西班牙文盲率72%,法国45%。
 
意大利是14至16世纪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后来到19世纪,怎么沦落成了文盲大国呢?文艺复兴不只是几个画家的事情,而是要更广泛的社会都能回应才成为一场轰轰烈烈、改变时代的运动,但前提是很多人能够读书、有“文化”。根据历史学家的考证,到1480年前,世界上的印刷机基本都在欧洲,而欧洲的大部分印刷机又都在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等意大利地区,甚至在西西里到也有不少印刷机在使用,这说明文艺复兴的确带动了意大利人的读书和文化消费,在新教改革之前意大利人的文盲程度应该低于欧洲其他地方,意大利人更有文化。甚至从科技发明数据看,根据佩雷菲特《信任社会》引用的历史研究,从公元800年到1600年间,西方25%-40%的科技发明都是意大利做出的;可是,从1726年到如今,意大利的贡献降到3%左右!中世纪结束时,意大利那么超前,但另一方面,意大利和西班牙却要等到19世纪末,才把文盲率降到50%以下,是最晚完成扫盲的两个国家!
 
新教改革产生两个不同的欧洲,这两个欧洲的人力资本后果是如此不同,以至于到今天,新教国家继续在方方面面领先,而天主教国家还没有从历史包袱中走出来!
 
新教改革后的金融世界
 
那么,新教改革对金融发展的实际影响有多大呢?
 
金融市场发展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违约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这两个问题解决好了,借贷成本就会降低。也就是,我们可以借助民间借贷利率的高低来判断金融发展水平,一般利率越低说明金融市场越发达。13-16世纪,意大利的民间借贷利率在欧洲国家中最低,其次是西班牙,第三是葡萄牙,再就是法国,所以,新教改革之前是欧洲南部国家领先,比同时期的荷兰和英国好。
 
但新教改革后,情况发生根本逆转。到17世纪,荷兰民间利率最低,英国第二低,而南部天主教国家排名很靠后。再到18-19世纪,新教国家在金融市场方面更是领军者。在新教改革之前虽然意大利的金融业最为发达,但16世纪上半叶的最低信贷利率在5%-15%之间,而到了17世纪下半叶,英国的最低信贷利率下降到1.75%-4.5%之间。
 
在过去的近5个世纪里,新教国家在金融、经济、法治、反腐、科技与创新都超越了天主教国家,香港地区的发展也领先于澳门,不仅是由于新教改革解放了有息放贷、解放了金融,而且是因为马丁·路德的教义反对权威、解放了个体,强调个人的权利和责任,由此带出的新教国家普遍是“小政府、大社会”,经济则以自下而上的自由市场为基本。于是,资本主义和工业革命都起源于新教国家,就不足为奇。
 
今天的第一要点是,在美洲大陆,北美富有,而拉美还在中等收入陷阱中挣扎;在欧洲,北欧富有、秩序井然,而南欧却落在后面、时有危机。这些富国以新教为主,而落后于它们的邻国则以天主教为主。
 
其次,新教国家之所以领先天主教国家,一方面是新教解放了金融,在教义上承认了“用钱赚钱”的正当性,另一方面是因为新教反对权威、强调个体的权利与责任,强调“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新教国家更会发展出“小政府、大社会”的市场经济。
 
最后,正因为马丁·路德要求信徒自己读《圣经》,直接跟上帝对话,新教社会必然看重发展教育,鼓励个人读书,加强新教社会的人力资本。而拒绝接受新教教义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不仅没有发展教育,反而把所有的书都看成是对罗马教廷权威的威胁、打击人们读书,使南部欧洲的高文盲率维持到20世纪初。这一细节解释了两个不同欧洲过去近5世纪的经历,也说明了北美、拉美的不同。
 
转自经济观察报观察家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明清时期在华耶稣会士的西学 \艾尔曼
内容提要: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欧洲人宣告了科学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学…
 
“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化与民法典的路向选择 \吴昭军
解读《民法总则》第92条第2款 一、问题的提出 加快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化进程,完善…
 
托马斯•阿奎那与古典自然法的巅峰 \柯岚
摘要 托马斯·阿奎那借用亚里士多德哲学实现了对希腊自然法理论的神学改造。阿奎…
 
我国传统文化对实行法治的障碍 \叶春阳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伟的大厦,在法治秩序中,法律产生于所有个体的合意,完全代…
 
长沙麓山寺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方丈财务审计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网
2019年11月份,长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麓山寺住持财务审计与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正殿念经处如何选官
       下一篇文章:《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