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为什么麦克阿瑟执意要裕仁天皇公告“我不是神”?
发布时间: 2019/10/10日    【字体:
作者:沈阳
关键词:  裕仁天皇 神 人间宣言  
 
 
“二战”后,出生在美国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占领军领袖、共和党人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年),郑重建议裕仁天皇亲自向全体日本国民承认“我不是神”。起初,裕仁天皇并不理解。因为战败,胳膊拗不过大腿,裕仁天皇只好在在1946年1月1日向全体国民发布了一份《人间宣言》。在这份《人间宣言》的后半部分,裕仁写道:“说朕是神,说日本民族有比其他民族更优越的素质,拥有能扩张统治世界的命运,这种架空事实的观念,也是无根据。”
 
几乎是日本版的汉密尔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特别敬仰麦克阿瑟这样的“军事+政治”的奇才。正如仰慕洛克、孟德斯鸠这些启蒙思想家。他们所著的《政府论》、《论法的精神》,我一直百读不厌。而在众多思想先贤中,最佩服的就是写作有《联邦党人文集》的汉密尔顿等人。比洛克和孟德斯鸠等更帅、更酷的是,几百年后,《联邦党人文集》这一经典,仍旧被一个超级大国的最高法院来作宪法解释之用。我由衷地羡慕汉密尔顿等人的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于数百年上千年。因此,汉密尔顿的思想,一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被引用,所注释。
 
所谓“横渠四句”(冯友兰先生)或“横渠四句教”(马一浮先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直是中国读书人的最高梦想。甚至没有人思考张载北宋的这个西安人为什么如此雄赳赳气昂昂,敢于要为全人类设计命运。岂止是他?上溯到有孔子到如今的两千多年,近论到从林则徐到洪秀全到如今的两百年多年,一代又一代的中国读书人在宏大叙事中酣畅表达,不惜自我激励要舍己,也引导别人的孩子们走一条抛头颅、洒热血的路。
 
拒绝承认耶稣的替代性救赎,拒绝承认道和圣灵内住所带来的“心意的更新变化”,也就是拒绝与耶稣联合,直接付诸于道德宣告和社会进步理念,从“狠斗私自一闪念”为开始,我们总是过分拔高人格净化的社会功能。又从个人在道德或行善上的积极有为开始,我们相信我们的未来会更美好,也就是相信离开神的拯救行动,我们可以自我成圣。正如在整个“二战”期间,疯狂的日军将士,无论是在进攻中国还是东南亚,或者“偷袭珍珠港”,他们的口中总高喊着“为天皇效忠”的口号,也就是把人当神,最终不把人当人,不把自己当人。
 
把一个肉身必然死亡、且在律法下无不显为罪的人当成神,那么相对于这位假神的其他人,就不再是把他们当成人了。简单地说,把人当神的结局是,人就不真当成人,要么是把人物化,要么是把人动物化。唯独把人当人,把神当神,才能有在福音里的彼此相爱,也才能有在福音里的自愿舍己行动。
 
在约翰福音第八章里,文士和法利赛人要试探耶稣:如果拒绝妇人当死,就是否认摩西律法;如果同意,那就是篡夺合法的罗马政府的司法权,就是大逆不道。耶稣却说,谁认为自己没有罪的,就可以用石头打死他。然而谁更惊人的是,正是这位赦免了妇人之罪的耶稣,在这一章的第59节说,“他们拿石头要打他,耶稣却躲藏,从殿里出去了”?这似乎是为后来耶稣在各各他山的死和复活埋下了伏笔。正是耶稣,用宝血赎买了这位妇人,也赐下了圣灵给凡信靠他名之人。
 
我特别注意美国建国之父汉密尔顿(1755-1804年)的生平。这位出生于英属西印度群岛的尼维斯岛的孩子,其外公是法国胡格诺派基督徒,也就是加尔文派的基督徒。父亲外出而无音讯,母亲在13岁病逝,所以汉密尔顿是个孤儿。又有历史学家又说汉密尔顿是一个没落贵族的私生子。总之,汉密尔顿少年时不得不独自谋生求学,为了自保而养成了好决斗的恶习。晚年汉密尔顿回归少年时的基督教信仰,但因为爱好决斗,教会拒绝让他领受圣餐。汉密尔顿之死令人唏嘘:因为他的死便是出于与政敌、杰斐逊的副总统、后来背叛了美国的阿伦·伯尔的决斗。为了尊严汉密尔顿答应了决斗,却因信仰而故意将子弹打偏;汉密尔顿的雄辩,最终说服了教会牧师,为其举行了仪式,因为他说,他已真诚悔改,并愿意与所有的人和解,包括伯尔。
 
汉密尔顿这样的立宪主义大师,无论立功、立德、立言,无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都远在张载之上,也不过是必死的血肉凡躯。从汉密尔顿对付罪的挣扎,最后投靠耶稣的行动来看,纵使有天才之成就,再伟大的政治学家或政治家,也无非是一个罪人,必须藉着耶稣来称义。是的,我们都是罪人,概莫能外。若不信耶稣而与十字架上耶稣联合,都是活在罪、死和魔鬼之下之人,都被这三座大山所奴役。
 
“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太12:28),所以,对试探他的法利赛人、对属灵真理不知的地方官彼拉多,还有那些跟随他而在五旬节圣灵降临前实际仍然不信的门徒们,耶稣反复强调的就是一个事实: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
 
只有承认“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也就是把神当神,把天国当天国,把人间当人间,最终才能把人当人。这是整个欧美社会通过宗教改革所得出的最宝贵的结论。正是藉着裕仁天皇向全体国民公告“我不是神”,日本这样桀骜不驯的东方民族才算确定了国家正常化发展的关键起点。
 
转自书院三一颂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赵忠龙
【摘要】近代商法发端于中世纪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习惯。封建教会的宗教信条和…
 
道教与嵩山中岳庙的国家祭祀 \张广保
 中国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传统,说者以之归属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一所教会大学在平壤
       下一篇文章:帝国的还魂梦:土耳其为何非出兵叙利亚不可?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