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奥林匹斯诸神
发布时间: 2020/3/29日    【字体:
作者:杨靖
关键词:  奥林匹斯 希腊人 神祇 《神话八讲》  
 
 
本文摘自杨靖《神话八讲》
 
一  赫西俄德与《神谱》
 
奥林匹斯是希腊境内最高峰,希腊人将神祇安放于此以示崇敬。《神谱》的作者赫西俄德出生可能略早于荷马。他出身贫寒,因家产分配兄弟失和(详见《工作与时日》)。神谱即神之谱系——从混沌之神开俄斯到奥林匹斯众神,赫西俄德试图一次性展示宇宙万物从无到有创生的秩序。
 
照赫西俄德的说法,宇宙可分为天空、大地、冥府三部分。主宰宇宙万物的原初力量有四种,一是开俄斯即混沌之神,二是盖亚即地母神,三是塔尔塔洛斯即幽冥之主,四是厄洛斯即爱神(爱神本是最古老的神祇之一,后演变为阿芙洛狄特;在罗马神话中一变而为维纳斯,后来更与小爱神丘比特混淆——将神之大爱降格为男欢女爱,大误)。地母神盖亚与第一代天神乌拉诺斯结合生下克洛诺斯等第二代天神,以及若干巨灵神,如圆目巨人赛库洛浦斯,百臂巨人,提坦神,海洋诸神。克洛诺斯与瑞亚结合生出年轻一代奥林匹斯神祇,即“十二主神”,其中包括宙斯、波塞冬、哈得斯三兄弟。
 
值得注意的是克洛诺斯与宙斯皆为幼子,为争夺最高权力不惜弑父。神话父子之间的竞争关系可能也是当时父系氏族内部权力斗争的一个缩影。先后相继的三代天神各司其职:乌拉诺斯作为地母神的夫君孕育了大地上的生命和植被,克洛诺斯作为丰饶之神使得大地生机勃勃、果实累累,宙斯则作为雷电之神创设了宇宙万物的架构秩序和公理正义。
 
赫西俄德的“五个年代”说也很奇特——人类文明在进步,但人类却无可救药地从最初的黄金时代,堕落到诗人所居处的黑铁时代,显然与技术和物质进步并不匹配。黑格尔坚信希腊的文学艺术是高峰,罗马次之,其后是中世纪,而他本人所处的浪漫主义时代最糟糕。其实不仅是黑格尔,跟赫西俄德一样,几乎世上每位诗人/文人都坚信他生活在最坏的年代(联想一下狄更斯《双城记》的开篇——“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黄金时代的人类无须劳作,无忧无虑,活得像天神一样。到了白银时代,人类被限制飞升,只能待在地上,但他们从出生到成熟只需要一年时间,而且长生不老,很让人羡慕。青铜时代的人类陷于无穷的争战之中,尽管仍能安享高寿,但死后却不免要葬身冥府,境遇很是悲催。到了英雄时代,人类境遇更是每况愈下,其生命往往极其短暂,死后除了少数幸运儿被送往极乐世界,大多要被打入幽冥之地(limbo)。至于晚近的黑铁时代,民风凋敝,豺狼当道,暗无天日,国将不国,连新生儿都会生出满头白发——唯有一场洪水将他们灭绝,世界乃得重生。希腊人相信,再造人类的是他们的始祖丢卡利翁。据阿波罗多罗斯说,丢卡利翁是第一个建立城市与神庙的人,同时也是希腊人的第一位国王。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说法,洪水发生在多多纳及阿科洛厄斯河地区,而据另外一些传说,丢卡利翁带领一些在洪水中幸存下来的人们来到多多纳。丢卡利翁生下儿子赫愣。赫愣的儿孙们成为多利安人、伊奥利亚人、阿开亚人和爱奥尼亚人的始祖——这四支部落构成希腊城邦的主体。
 
新一代奥林匹斯神祇多为宙斯后裔:他与墨提斯生下雅典娜,与勒托生下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与迈亚生下赫尔墨斯,与狄翁生下阿芙洛狄特。此外赫拉还独自生下火神赫淮斯托斯,而宙斯与赫拉唯一的婚生子只有战神阿瑞斯——古希腊哲学家相信战争是消除世间纷争的唯一手段。
 
传说中宙斯的七位妻子各具特色,墨提斯是智慧的象征,摩涅莫绪涅是记忆女神(后生下缪斯九女神),得墨忒尔是农神——其女帕耳塞福涅后来成为冥后,忒弥斯是正义女神——她生下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
 
三位天神先后相继或许正是氏族权力更替的写照:老王一旦年迈体弱,便会被强有力的王子所取代(参见弗雷泽《金枝》中渔王的故事)。在父子争权过程中,作为女性的母亲影响力至关重要:她往往会站在雄心勃勃的儿子一方推翻暴君的专制,而她的丈夫则必须死去——可能这也是氏族时期部落习俗。为保证土地肥沃、生机旺盛,身体衰朽的老王必须被杀死。男女之间的爱恨情仇可能是宇宙最原始的力量,这一争斗从古至今,无一刻休止,地母神的胜利证明女性的力量更为持久。通过抓阄,三兄弟各有所获:宙斯取得天空和陆地,波塞冬获得海洋控制权,哈得斯则占据冥府。由此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二  奥林匹斯神祇(老一辈)
 
先从宙斯说起。宙斯贵为主神,法力无边,可是在特洛伊战争中却只能眼看着他的儿子萨佩冬战死,自己却无能为力——因为他无力改变命运以及其他神祇做出的决定。作为宇宙秩序的象征,他不愿也无法改变这一秩序。只是后来到了赫西俄德的《神谱》里,宙斯摇身一变成为命运女神三姊妹的父亲,他才具备了主宰万物的力量。
 
众所周知,宙斯镇压反叛统治天上人间的武器是无坚不摧的雷电棒,但需要注意的是,跟他的父祖辈天神乌拉诺斯/克洛诺斯不同,宙斯的统治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智慧,比如他吞下象征智慧的女神墨提斯生下雅典娜。荷马描写他惯于独处,冷眼观察人间世相百态并时常陷入深思——而且从来不喜欢被打扰。与惯于砍砍杀杀的部落首领大不相同,倒更接近哲学家(柏拉图所谓“哲人王”)的精神气质。此外,宙斯的政治智慧还体现在善于妥协,比如尽管他对盗火的普罗米修斯恨之入骨,但由于后者掌握世间的一大秘密,足以动摇甚至推翻他的统治地位,宙斯乃不得不与之做交易,并最终达成妥协。珀耳塞福涅是宙斯与农神得墨忒尔的女儿,遭冥王绑架,但为巩固统治联盟,他最后竟然默许了这一桩政治联姻。
 
荷马笔下的宙斯时常驾临凡间寻欢作乐,并且往往是在他顺利处理完军国大事之后。他猎艳的对象不分种族地域,而且男女通吃——人间最美少年伽尼墨德便被掳掠到奥林匹斯山,成为诸神饮宴时的御用斟酒师。而且这些风流韵事往往公然发生在天后赫拉的眼皮之下,尽管天后注意力高度集中,可谓时刻保持警惕,但面对宙斯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和无边法力,只得徒唤奈何——最后往往不得不接受事实。更奇怪的是,宙斯的诸般诱拐绑架行为似乎不受指责——诸神坦然享受美少年满斟的美酒,说明他们对宙斯的行为及价值观高度认同。赫拉的监管根本无效也说明在男性权利主导的社会体系中,男性显然具有更大性自由。大多数时候,宙斯对天后赫拉表面上很敬重,但从史诗《伊利亚特》中也时常可见他在盛怒之下的暴行:他曾当众责罚赫拉并殃及跛足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当然,愤怒的赫拉也曾伙同波塞冬和雅典娜,策划颠覆行动,并为此遭到严惩。出于嫉妒,赫拉曾一而再再而三迫害赫拉克勒斯,宙斯大为震怒,甚至一度将她逐出奥林匹斯山。
 
宙斯的寻欢作乐一方面是男性隐秘的性欲的体现,一方面也是权力不受制约的产物。有道是“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他化为金雨与达娜厄幽会,化身天鹅勾引勒达(后生海伦),现雷电真身劈杀塞墨涅以及驱赶欧罗巴至新大陆,本质上都是滥权行为。其余与之有染的神祇如勒托、迈亚等,与赫拉一样,本来也极有可能是希腊边境部落以及蛮夷地区的主神,只是在希腊神话传布过程中被同化,被收编,乃不得不降格为宙斯的妻妾及情人。
 
从传播学角度研究神话传布过程中的形态变迁,意义十分重要。天后赫拉是宙斯唯一合法的妻子,而且跟地母神盖亚以及瑞亚不同,她是婚姻的保护神,一向以温顺服从的形象出现,也从未阴谋杀害或阉割夫君。当然,由于受到宙斯一次又一次风流情事的羞辱,她的内心充满愤怒——既然斗不过宙斯,她只得将一腔怒火发泄到宙斯的情人及其非婚生子身上。赫拉克勒斯一生历经磨难,最终被逼发疯,无端刺杀妻儿,自己也中毒身亡,主要便是拜赫拉之赐。凡人所生的狄奥尼索斯也惨遭雷击,后来被宙斯缝进大腿才死而复生。总之,凡人与天神皆逃不脱赫拉无休止的复仇:女神勒托无家可归,不得不延迟阿波罗的分娩;维纳斯之子埃涅阿斯也一直受到迫害——这一种迫害如此惨烈,维吉尔在史诗中反问:“睚眦必报难道是天神应有的本性?”顺便说一句,由于帕里斯裁判宣布阿芙洛狄特最美,赫拉的尊严受到冒犯,乃决意发动特洛伊战争——所以希腊时代的人们普遍崇尚的“耻感文化”与希伯来人的“罪感文化”大不相同,此点值得注意。
 
再比如海神波塞冬,他性格暴烈,喜怒无常,可以随意制造海啸地震等恐怖事件——以航海为生的希腊水手对他崇敬有加,否则随时可能遭遇灭顶之灾。他在与雅典娜竞争雅典冠名权的较量中惨遭失败,颜面尽失。在一次阴谋推翻宙斯的计划流产后,他和阿波罗受罚建造特洛伊城墙,遭遇特洛伊国王赖账,于是在战争中支持希腊联军。又因奥德修斯杀害他的私生子独目巨人,他便令其在海上漂泊十年不得归家。他是自然力量的化身,缺乏理性节制,令人恐惧震颤。人在自然面前的乏力感和敬畏感,一直持续到17世纪——此后随着启蒙运动和科学革命的兴起,人乃逐步成为自然的主人——这一过程即所谓自然的“附魅”(enchantment)与“祛魅”(disenchantment)。
 
冥王哈得斯被称为“冥界宙斯”——又称普鲁托(财富馈赠者)——因其地下物产丰饶之故。尽管他并非邪恶之徒,但貌似比易怒的波塞冬更为阴森恐怖。他代表了铁石心肠、冷酷无情的自然律法,人和神都必须遵守这一律法,是所谓必然。从古到今,能够从冥府全身而返的唯有盖世大英雄,如赫拉克勒斯、奥德修斯以及最伟大的音乐家俄耳甫斯——他的故事告诉人们:如果不能凭武力打败敌人,也可以凭技艺打动敌人。冥后珀耳塞福涅与哈得斯的结合可视为生与死的联姻(换言之,生与死只是人生的两种不同形态)——她本来可以安然返回阳世,但由于误食红石榴子(类似伊甸园的禁果)——或许意味着丧失其童贞,乃由少女变为妇人。此处可参考布莱克《天真与经验之歌》:这也是成长的代价——以天真换取经验。
 
农神得墨忒尔在农耕时代广受崇祀,因为她代表了大地丰饶的物产和勃勃生机。得知女儿被冥王绑架后,她哀恸欲绝——结果大地长不出庄稼,如同荒原废墟。后来经过宙斯的干预调停,她与冥王遂达成和解。冥后返回人世的春季,大地一片葱郁;而她被迫返回阴间的冬季则阴冷肃杀——如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也代表了希腊人朴素的宇宙观和世界观。灶神赫斯提亚是看护奥林匹斯圣火的处女神,其罗马名是维斯塔。火本来是流动跳跃、不确定的象征(想一想火神赫淮斯托斯的形象!)——但作为处子的赫斯提亚却是家庭结构稳定的守护神。神话里关于她的传说故事极少,当然也无丑闻(“毒舌”王尔德曾说过,女人害怕背后被人议论;而更为糟糕的是,背后无人议论)。罗马神话里说任何一位发誓效忠赫斯提亚的妇女如果失贞,将会被活埋——可见罗马人重血统、重门第甚于一切,与希腊人自由宽松的态度大为不同。
 
三  奥林匹斯神祇(新生代)
 
首先来谈谈雅典娜。之前曾说过,神话不仅是社会现实的反映,也是人脑加工的产物。智慧女神雅典娜由宙斯头脑中生出,是否可以说,希腊人相信思想植根于大脑?对比酒神狄奥尼索斯由宙斯大腿缝生出(代表性欲放荡),是否也暗示着理性天然高于激情?启蒙思想家蒙田、笛卡尔对此有精彩的阐述(休谟名言:理性是激情的奴隶)。雅典娜作为双性合体(阿尼姆斯/阿尼玛)且文武双全的形象,或许说明她(他)原本为某部落神话的主神,最终却不得不降格为宙斯的女儿——她终身保持童贞很大程度上可能也是宙斯施加的影响。由此也可推想出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转变过程中残留的痕迹。和维斯提亚以及阿尔忒弥斯一样,雅典娜也是处女神。戈耳工的脑袋被镶嵌在雅典娜的盔甲之上,其目的是阻止男性的侵犯——任何胆敢偷窥之人必将瞬间石化。此外,她将胆敢与之竞技的阿尔克涅变为一只蜘蛛,并令与奥德修斯争雄的大阿贾克斯丧心病狂,都是她对待敌人残忍无情的一面。但另一方面,她对智勇双全的英雄如赫拉克勒斯和奥德修斯则宠爱有加,几乎是有求必应。即所谓惺惺相惜。在但丁《神曲》中有一小节描绘大阿贾克斯与奥德修斯冲突的场景,诗人所用的词是“高贵的静默”(noble silence)——该词后来也成为古典及浪漫派文艺批评的一条重要标准。雅典娜的罗马别名是密涅瓦——黑格尔有言:“密涅瓦的猫头鹰只在黄昏时起飞。”比喻因果关系及历史进程只有在条件成熟时才会产生。
 
太阳神阿波罗是光明和谐与理性的化身,是希腊人理想的人格典范。同时他也是预言家——误杀皮同后,为清除罪恶,他以奴隶身份自我流放,完成了自我救赎。德尔菲(意为子宫)是他的避难所,后于该地建德尔菲神庙,即神话悲剧中希腊人祈求神谕之场所。阿波罗是文学艺术的保护神,他外貌俊朗,性格沉静,惯于沉思——这一凝思内敛的形象与酒神狄奥尼索斯的放荡不羁恰成鲜明对比。日后尼采在名著《悲剧的诞生》中对此有详细阐述(英国诗人锡德尼曾定义“悲剧就是揭示最深切的创伤,给人看纱布之下包裹的溃疡”)。
 
跟酒神一样,太阳神阿波罗也是著名的双性恋者。与之产生浪漫感情纠葛的女性如卡利俄珀、达芙涅以及卡桑德拉等,不可胜数。美少年中他独爱恩底弥翁(日后浪漫诗人济慈有名诗吟诵)。
 
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是孪生兄妹,在罗马神话中她的名字是戴安娜,她同时也是生育和隐私的保护神。青年猎手阿克泰翁偷窥女神沐浴,被变为一头雄鹿,最后被自家的猎狗吞噬。另一位猎手俄瑞翁不幸爱上女神,他的遭遇引发诸神悲怜,死后变为猎户座。
 
神使赫尔墨斯负责传达宙斯的号令,他健步如飞,是商旅的保护神,同时也是赌博偷盗等不法之徒的保护神。跟阿波罗一样,他也富于洞察力,但主要用于帮助宙斯侦伺人间美色和使用狡计逃避赫拉的追踪。赫尔墨斯是希腊商业社会特有的产物。
 
火神赫淮斯托斯同时也是锻造和技能之神。他的母亲赫拉是家园的守护神,他本人则是家园的建筑师。诸神的兵刃武器,乃至凡人,如阿喀琉斯的盔甲都由他独自打造而成的。他是天下第一能工巧匠。在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之后,按照宙斯的指令,他型塑出潘多拉,并将她赠送给普罗米修斯的弟弟,由此引发世人的种种争端和灾难。他曾打造一张精致的无形之网,将赫拉围困并逼迫她收回成命。某一次奥林匹斯诸神会饮完毕,他又以同样一张网将偷情的阿芙洛狄特与战神阿瑞斯围困在网中央,使之成为众神的笑柄。这一结局似乎也是世上不谐婚姻的必然结果——跛足火神相貌丑陋,身材短小,与风姿绰约、气质高贵的阿芙洛狄特反差巨大。
 
火神崇拜在西方世界由来已久。希腊半岛习俗要求一年之中有长达九天的“禁火期”(大约在冬季,略似中国的寒食节),过后再将火重新点燃。罗马维斯塔神庙的圣火也会在元旦这一天熄灭后重新点燃,以象征周而复始的重生。火神在罗马神话中别名乌尔坎,据说他日常的锻造之所在地中海岸名为乌尔坎诺的小岛,该字日后也成为火山的代名词。
 
爱神阿芙洛狄特是完美女性与男性欲望的象征,她对两情相悦的男女之爱最为中意,而不在乎合不合法,因此随着一夫一妻制这一婚姻形式的确立,她的影响也日益衰微。唯有在她的出生地还保留一种古老的习俗:结婚之前,妇女须至爱神庙前向陌生之人卖淫,并将所得捐献给神庙以博取女神欢心——庆幸的是,这一陈规陋习在基督教兴起之初便已寿终正寝。阿芙洛狄特是美的化身,她对世间美男子也情有独钟,比如美男子阿多尼斯——很小的时候她将美男子交给冥后珀耳塞福涅代为抚养,及至长大成人,冥后却不愿归还,双方乃起争端。后经宙斯裁决,阿多尼斯为爱神与冥后共同分享。
 
爱神由海浪泡沫中生出(赫西俄德声称由乌拉诺斯阳物中生出,很符合拉康的“阳物崇拜”说),可能象征情欲的起伏不定,也说明第一代天神本身兼具性欲与暴力色彩。值得注意的是,爱神的出生早于宙斯,说明爱,无论从历史维度还是从时空角度看,都是人类最原始、最强大的力量。
 
罗马神话中爱神维纳斯还有个儿子丘比特。小爱神时常背负弓箭四处游荡,凡被金箭射中,无论神祇凡人立刻燃起熊熊爱火,这一形象体现出罗马神话罕见的原创精神。丘比特与美少女普绪克相恋,生下女儿名曰愉悦,或名狂喜。
 
战神阿瑞斯是宙斯与赫拉唯一婚生子,不过他的性格缺陷可能也是这桩相互折磨的婚姻的一个缩影。他性格暴烈,有勇无谋,嗜血如命,战场上阿波罗、雅典娜更多凭借巧智,他则一味打打杀杀,凶残暴虐。宙斯曾宣称他是“诸神中最可恶的”——希腊人对此一定也欣然同意。罗马人将他与当地掌管农业和军事的玛尔斯合为一体——玛尔斯意为杀戮、复仇和诅咒,并将其视为罗马城创立者罗慕路斯的父亲,总算为他挽回一点面子。
 
酒神狄奥尼索斯是奥林匹斯诸神中的另类——尼采说日神阿波罗始终保持本性,意识清醒,酒神狄奥尼索斯则沉醉于潜意识,时常处于狂欢的境地——因为酒能使人欢乐开怀,也能使人迷失心智。酒神终日在外游荡,混迹于异乡人中间,本身也说明他并非希腊本土的神祇。与诸神不同的是,酒神本是凡人之躯,必须通过死亡才能获得永生——他的母亲塞墨涅受了蛊惑,要一睹宙斯的真身——这就犯了天庭大忌,天神的赤身裸体岂是凡人可得而观之?这一则神话也是对人类局限性的一个善意提醒。
 
四  奥林匹斯神祇(次神)
 
上述奥林匹斯十二位主神之外,另有许多具名或不具名的神祇。如婚姻之神许门、青春之神赫柏,以及复仇女神、命运女神、愤怒女神、不和女神。比上述神祇品秩稍低的是名山大川之神,各有其名;规模较小的或统称山岳神女、山泉神女、护林神女。当然,等而下之的还有妖魔鬼怪,如美杜莎、戈耳工、塞壬,以及生活在地狱的牛鬼蛇神,如把守地狱三头犬,负责忘川摆渡的客戎等。
 
地狱之中除了死神坦那托斯,还有睡神许普诺斯,其地则泛称塔尔塔洛斯,即黑暗深渊。地狱中有名的罪人则包括坦塔罗斯、西绪福斯、伊克西翁等。其所犯罪行各不相同,而所领刑罚则大抵相似,即单调重复的终身苦役——或许在神祇看来,这一种倦怠和麻木是比死亡还要严厉的刑罚。当然,自古也不乏勇闯地狱的英雄人物,除了前所提及的赫拉克勒斯、奥德修斯、俄耳甫斯,还有狄奥尼索斯、埃涅阿斯以及忒修斯——或许这也暗示希腊人的一种乐观主义精神:即便冥府走上一遭也算不上大事。
 
五  人性与神性的异化
 
赫西俄德所说的黄金时代据说是人神共处其乐融融的,但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人专指男人。普罗米修斯盗火之后,天神震怒,诸神回撤奥林匹斯山,人神之间交通隔绝。本来人和动物一样生食,与自然关系密切——从这个意义上说,火是文明的象征——人由此从动物界分离出来。人们用火烧烤,享受熟食,天神则享受香味,由此人的肉身变得日益沉重,再也无力飞回天堂。可见,火也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将人与自然隔绝,一方面又将人与神隔绝。此外,雪上加霜的是,天神还为凡人送来潘多拉,为男人生火做饭生孩子——人满足于现状,也丧失了飞向天庭的动力(对比伊甸园里的夏娃,她也被指责破坏了亚当与上帝之间原本亲密无间的和谐关系——据说是由于女性该死的好奇心)。
 
很明显,普罗米修斯与宙斯的恩怨情仇或许代表了氏族时期上层的权力斗争。普罗米修斯本是提坦神,由于预见到宙斯将掌管天庭,于是摇身一变加入到宙斯战队,对本阶级的其他提坦神发起反戈一击。宙斯胜利后论功行赏,普罗米修斯获得掌管人间事务的大权。献祭之时,他采用狡计蒙骗宙斯:油脂之下尽是骨,牛皮之下反为肉。宙斯佯装上当,选择了前者,从此将肉食留赠人类。当然,只能是生燔,因为火是天庭的特权。普罗米修斯借助于一根空心的茴香秆,从天庭成功盗取火种。由于违犯天条,他被缚于高加索山,雄鹰每天前来啄食他的肝脏,日复一日,去而复还,但他宁死也不肯吐露天上人间最大的秘密:宙斯将被谁人推翻,直到他重获自由。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宙斯的儿子)最终将他解救。普罗米修斯与宙斯也达成和解,宙斯统治的隐患消除,宇宙重新恢复秩序。
 
作为对人类的惩罚,宙斯命令火神赫淮斯托斯造出潘多拉,并将她赠送给普罗米修斯的弟弟厄庇墨托斯,等到后者惊觉为时已晚——潘多拉之盒已经打开,战争、饥荒、瘟疫遍地,只有一枚小小的希望的种子幸存下来。神使赫尔墨斯赋予潘多拉一个独特的技能:说谎——据说之前男人从不撒谎——这似乎表明天真无邪的男人被女人所欺骗、操纵,失却了他们的天真(再一次对比夏娃)。由于害怕女性的智慧,宙斯曾吞噬墨提斯;但作为凡人,男人却不敢也不能吞食他们的妻子——尽管女性的智慧、操控力和性吸引时常令他们感到极度恐惧。
 
人被逐出天庭(或《圣经》之伊甸园),表明人性的堕落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一历史事件是要有人埋单。普罗米修斯盗火为人类带来福祉,但同时也为人类种下祸根(与诸神日益疏远)。人不再受众神眷顾,不得不自食其力,不得不忍受饥荒战火。潘多拉更是人类灾难的第一责任人:她打开的宝盒跟夏娃吞食的禁果一样,直接造成人的放逐和堕落。红颜祸水,看来并非中国特有的现象——神话里的女性如刺杀阿伽门农的克吕泰涅斯特拉和狠心杀害两个亲生儿子以惩罚负心丈夫的美狄亚,是两个反面典型,说明女性始终是男性安全的重大隐患。
 
鉴于人类在普罗米修斯的恶意挑唆和误导之下,再三挑战天庭权威,说明人心堕落世风日下,已无可救药,宙斯决定以一场洪水摧毁人类以示惩罚。但问题是,世人尽被消灭后,谁为天神献祭?于是神意要在这世上重造新人。这一重任落到虔心敬奉天神的丢卡利翁和他的妻子派拉身上。神谕让他们捡起大地之母的果实(即石块)往后扔,前者所扔化身为男,后者化身为女,他们的儿子赫楞成为希腊人始祖(《圣经》上挪亚的儿子也成为希伯来人的祖先)。于是大地上的人类开始了新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读赵朴初居士晚年三首挽诗引起的联想——纪念赵朴初居士逝世二十周年(上) \徐玉成
赵朴初居士在七十余年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中,与中央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中央领导…
 
完善宗教立法 正确处理宗教问题 \肖永行
摘要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宗教的多样性和信教群众的数量之大是我国的基本国…
 
中国古代法律文化与宗教 \赵芄 吴志宏
中国古代的法律与宗教具有密切的联系,无论从文化渊源还是从律令的制定、执行或者施行…
 
美国电影检查制度建立与废除的宗教动因 \王生智
摘要: 美国是宗教化程度很高的发达国家,有94%~96%的美国人信仰宗教。宗教是美…
 
城隍爷审案:古代神道设教的一个典型事例 \郝铁川
城隍神是我国古代城市的守护神。城是城墙,隍是环绕城墙的壕沟。原始社会盛行“…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日本僧侣与娶妻
       下一篇文章:德国科隆:流光溢彩的最美天主堂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