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法律
 
周公为巫及其法律思想意义
发布时间: 2020/4/11日    【字体:
作者:郝铁川
关键词:  周公 法律 巫祝  
 
 
巫祝是古代人和神之间的中介人。他们通过占卜、祭祀、祈祷、歌舞等仪式,招请神灵,并用神的降临或附体的表现方式,向人们传达神的意旨。
 
殷商时代,大量出土的甲骨卜辞,正是巫教与巫术的生动材料。巫祝集团主持祭祀礼仪,掌管典章制度,记录卜兆筮辞,权力很大。
 
周人灭商后,继承了殷礼,宗教职务分别由巫、祝、卜、史等分管,在西周政权中仍居有显赫地位。
 
而宗教职务的首脑人物,我则以为是周公。周公原本为巫祝,证据有五:
 
第一,从世界各地的情况来看,巫祝的一个最大职能就是为患者跳神治病。其治病程序为:巫祝首先观察患者症状,并作出判断,该祭何神。如果一时难以决断,则通过占卜。判定作祟的神鬼后,巫祝便致祷词,向它许愿供祭,祈求对病人宽恕,使之病愈康复。供神的祭品,因神的不同而各异(参见秋浦《萨满教研究》“萨满的职能”一节,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在西周上层贵族中,唯有周公能够为周王跳神治病。《史记·鲁周公世家》记载: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群臣惧。太公、召公乃缪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
 
周公于是乃自以为质,设三坛,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告于太王、王季、文王。
 
史策祝日:“惟尔元孙王发,勤劳阻疾。若尔三王是有负子之责于天,以旦代王发之身。旦巧能,多材多艺,能事鬼神。乃王发不如旦多材多艺,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汝子孙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敬畏。无坠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归。今我其即命于元龟,尔之许我,我以其璧与圭归,以俟尔命。尔不许我,我乃屏璧与圭。”
 
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发,于是乃即三王而卜。卜人皆曰吉,发书视之,信吉。周公喜,开籥,乃见书遇吉。周公入贺武王曰:“王其无害。旦新受命三王,维长终是图,兹道能念予一人。”周公藏其策金滕匮中,诫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瘳。
 
这段记载神秘味甚浓,但与其他民族的巫祝为人驱鬼治病的理论、程序如出一辙。先由周公判断所祭之神为太王、王季、文王,然后造作简书,向三王神灵祈祷。供品则为“璧”与“圭”。特别令人注意的是:周公在这里直言自己“多材多艺,能事鬼神”,其兄武王则“不如旦多材多艺,不能事鬼神”,可见周公对自己的巫祝身份是毫不隐讳的。《史记·鲁周公世家》又云:
 
成王少时,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以祝于神曰:“王少未有识,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于府。成王病有瘳。武王有病,由周公祈求神灵去疾;成王有病,则也是如此瘳。
 
这些现象足以说明周公的巫祝身份。
 
第二,西周实行贵族世官制,一种官职通常为某一家族世袭占有(参见郭沫若《金文丛考·周代传统思想考》)。从周代彝铭来看,周公一系多任巫祝。如《禽簋》《太祝禽鼎》《保卣》等均载伯禽为太祝,另据其他彝铭记载,周公后裔邢亦为太祝。由上所引可知周公子孙多任大祝之职。从西周贵族世官制来看,可以反证周公本为巫祝,且系巫祝集团的首脑。
 
第三,占卜是巫术的表现,也是巫祝的一大特权。周人对此非常重视。《尚书·洪范》云:“稽疑:择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时人作卜筮。三人占,则从二人之言。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
 
《尚书·大浩》载,武王崩,成王年幼,周公摄政称王,三监及淮夷叛。周公决计平乱,而邦君庶士不同意。周公则亲自占卜,并将占卜结果告诉邦君庶士,奉劝人们迅速出征,不要违背神意,怠易天命。周公说道:“予不敢闭于天降威。用宁(文)王遗我大宝龟,绍天明。即命曰:‘有大艰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静,……我有大事,休?’朕卜并吉。”
 
这里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即周公的占卜特权是文王给予的,所谓“文王遗我大宝龟”。周公有此“宝剑”,遂以“天命不僭,卜陈惟若兹”为由,勒令众人跟他东征。周公何以握有此种神权?这与他的巫祝身份是分不开的。因为在西周,并不是任何贵族都可以随便占卜,只有巫祝才具备占卜的特权。
 
第四,巫祝有一个职能,便是挑选风水宝地,在兴建土木工程前后,进行占卜,以求吉凶。西周初年最大的土木工程就是兴建雒邑。雒邑的营建和定为西周的陪都,与周公的占卜有一定关系。《史记·鲁周公世家下》载:成王七年二月乙未,王朝步自周,至丰。使太保召公先之雒相土。其三月,周公往营成周雒邑,卜居焉,曰吉,遂国之。”
 
《尚书·洛诰》载:“予(周公)惟乙卯,朝至于洛师。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东,亦惟洛食,伻来以图及献卜。”
 
周公向环绕雒邑的洛水、涧水、瀍水、黎水等河流的河神进行占卜,求得吉兆后,乃使成王来雒,以谋定都之事且献卜兆。故《洛浩》又云:“公不敢不敬天之休,来相宅,其作周匹休。公既定宅,伻来。来视予卜,休,恒吉,我二人共贞。”
 
据上引典籍可知,定雒邑为陪都之前,周公察看了地形,占卜了有关诸神。周公的行为与封建社会的“乩仙”活动完全相同。这又可证明周公的身份是巫祝。
 
第五,周公摄政称王,管叔、蔡叔不满,就连召公也起了疑心。那么,周公是以什么理由说服召公的?这很值得注意。《史记·燕召公世家》记载:“成王既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召公疑之,作《君奭》。《君奭》不悦周公。周公乃称:‘汤时有伊尹,假于皇天;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在武丁时,则有若甘般。率惟兹有陈,保乂有殷。’于是召公乃悦。”
 
众所周知,这些“格于上帝”的伊尹,伊陟、臣扈、巫咸、巫贤、甘般,皆巫、祝、卜、史之流,他们以卜筮、祈祷之术,运用神权,以通天人之际,并在商王室为相,辅佐商王,尤其是伊尹曾放太甲于桐,自立为王。周公举这些人为例,来证明自己摄政称王的合法性,而召公竟然也由“不悦”变“悦”。若不从周公的巫祝身份上来分析,这个问题便很难理解。由上述五条论据可知,周公的身份为巫祝。
 
周公为巫,说明巫教在周朝被延续下来。不仅如此,周公还对巫教理念进行了改造,注入了新的思想,主要表现在:
 
第一,只有国王才能当天的儿子,“天子”意味着国王是沟通神、人的最高权威。
 
天子,顾名思义,天之嫡长子。其命源天对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的称呼。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和政权,自称其权力出于神授,是秉承天意治理天下,故称天子。在西周春秋战国时期,天子的说法就已经开始出现,汉代以后天子之称谓始流行。“天子”源于巫教关于宇宙分为天、地、人三个层面,巫师是沟通人与天地的使者的理念。周公摄政称王,兼具巫师身份,这就开始把沟通人与天地的大权垄断到天子手里。而在此前,很多人都可以当巫师,巫师们也没有地位高低之分。
 
第二,“天子”意味着“天人合一”,社会与自然一体,天道和人道相通。
 
巫教认为天、地、人是一体化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天子”意味着“天人合一”。人的行为要和自然界的变化相适应,同时,自然界的变化也是人间社会变化的反映。“天人合一”理念使中国较早地产生了中国式的环境保护观念和法律,使中国古代的刑罚实行“秋冬行刑”,春夏不执行死刑。除谋反大逆“决不待时”以外,一般死刑犯须在秋天霜降以后,冬天以前执行。因为这时“天地始肃”,杀气已至,便可以“申严百刑”,以示所谓“顺天行诛”。
 
第三,天、地、人之所以相通,是因为天意乃以民意为基础。
 
“天道远,人道迩”。因此,天子既要“敬天”,尊重神意,还要“保民”,以民为本。天子必须以“德”配“天”,“德者,得也”,“得”什么?得民心。
 
通过周公及其后继者的一番改造,巫教的天人合一、天人相通的理念被继承,但却被注入了神意源于民意、天子是神意民意的权威沟通者等新思想。
 
原载2020年2月5 日《法制日报·法学院版》
 
法学学术前沿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古代国际私法探微 \李建忠
《武汉大学》2010年博士论文 【摘要】:古代国际私法是国际私法历史的一个有机组…
 
新加坡和中国宗教政策比较研究 \蒲长春
摘要 新加坡和中国同为多宗教、多民族国家,宗教国情有相似之处,比较两国宗教政策…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宗嗣、香火与中国人的死刑观
       下一篇文章:城隍神的构造原理:法律与宗教互动的古代中国经验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