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关于在环东海地域使用船的“送瘟神”民俗
发布时间: 2021/1/8日    【字体:
作者:樱井龙彦
关键词:  瘟疫;送瘟神;稻作文化;东亚;比较民俗学  
 
 
摘  要
 
“送瘟神”是一个古老的习俗。它起源于瘟疫发生的原因无法用医学来解释的年代,人们把瘟神的横行看作是精灵、鬼怪、瘟神等的作为,于是就产生了通过巫术把视为病因的鬼怪和瘟神等送走来消灭瘟疫的习俗。在送走鬼怪和瘟神之际,马和船被假定为鬼怪和瘟神乘坐的工具,所以在施术的时候,把代表瘟神的偶人放在马和船上,运到村边境的河边或海边,让其漂走或把其烧毁。“送瘟神”,虽然也有作为个人的祈祷行为而进行的,但瘟疫的流行关系到共同体的生存。所以一般来说大多作为村落等共同体的仪式而举行。关于此类的瘟疫观与送瘟神的咒术。中国、韩国、日本等环东海地域里存在共通点。本文主要例举以中国、韩国的为中心的事例,考察“送瘟船”民俗与东亚稻作文化的关系。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毛泽东《送瘟神》诗
 
引言
 
在瘟疫发生的原因无法用医学来解释的年代,把它的横行看作是精灵,鬼怪,瘟神等的作为。所以在当时经常采用巫术把视为病因的鬼怪和瘟神等送走来消灭瘟疫。在送走鬼怪和瘟神之际,马和船被假定为鬼怪和瘟神乘坐的工具,所以作为驱邪镇恶的巫术,把人的污垢,不净和疾病等附着在代表瘟神的偶人上,然后把偶人放在马和船上,搬运到村边境的河边或海边,让其漂走或把其烧毁。
 
 
送瘟神,虽然也有作为个人的祈祷行为而进行的,但瘟疫的流行关系到共同体全体的生存,所以一般来说大多作为村落等共同体的仪式来举行。关于此类的瘟疫观与送瘟神的咒术,中国、韩国、日本等环东海地域里存在共通点。
 
本文主要以中国、韩国的事例为中心,考察“送瘟船”民俗与东亚的稻作文化的关系。
 
一、日本的事例
 
日本有很多事例,但在此只举瘟神的牛头天王信仰的典型事例2例。
 
其一是横滨市金泽区富冈八蟠宫的“袛园船”。它是在农历六月十五日举行的袛园御灵会的夏天的驱除妖魔的仪式。
 
其二是三重县神岛的yalimaxio船。十二月八日举行送神仪式,装载了岛民一年灾恶的船被送到海上让海水冲走。船是用茅草和木板作的,船尾竖立着写有牛头天王的红旗帜。十二月八日称为“事八日”,被认为是瘟神、鬼怪等来访的日子。所以这一天人们尽量不出门,为了驱逐瘟神、鬼怪,人们采取了各种措施。如在门口插或焚烧柊、辣椒、蒜等气味大的东西。放流yalimaxio船也是措施之一,在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把一年的灾厄载在船上送走。
 
上述两例中提到的牛头天王是与神话中的恶神Susanoo相结合的神,在日本是瘟神的代表。在中国,与这Susanoo相当的瘟神是王爷。
 
二、台湾地区的例子
 
所谓的王爷是在台湾尤其是南部受到广泛信仰的神。那里对王爷的信仰程度不低于妈祖。著名的供奉王爷的庙有台南的北港南鲲鯓代天府、苏厝长兴宫、西港庆安宫、屏东县的东港东隆宫。虽然现在王爷作为巡守全国各地、替天行道(代天巡守)的守护神受到人们信奉,但他原本是瘟神。有关王爷的来源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他是由360位进士构成,有人说由3人一组构成,也有人说由5人一组构成,还有人说由12人一组构成,总之他不只一位神,是某种物的牺牲品,具有灵性。在这一点上类似于日本的牛头天王系统所崇拜的荒神。
 
王爷是监督人的善恶的神,要是想让他向上天进好言,就有必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恭送王爷。那就是所谓的王蘸祭祀,祭祀的最后,在被称为“王船”的船上载上各种各样的祭品,在海边将王船焚烧。送王爷出海是为了祈祷家境平安,航海平安,五谷丰登,但它是存在于将瘟疫驱逐的镇恶仪式的基础之上。
 
如同受封与被祀之后转变为驱疫的守护神的瘟神牛头天王,王爷也具有转化为守护神的双重性。日本和中国在瘟神的双重性格与基于其双重性格的对待方法上存在相似点,在这一点上与下述的朝鲜也有相同之处。
 
王船到达海滩之前,人们抬着王船周游,把家家户户的恶鬼瘟神集中在船上,这个过程称为“迎船”,从各个家庭的角度来看这属于迎接神灵的过程。抬着吸附灾厄、污秽、邪气的物体在地域共同体空间巡回,把地域共同体的灾厄集中起来驱逐避灾,这一点与日本相同。
 
现在的烧船习俗,是清朝以后出现的清末福建省的“大送船”。
 
原本是流走船。起源于中国大陆南部尤其是从浙江到福建,广东的沿海地区,传到台湾西南沿海部后成了王爷信仰的源头。其实中国大陆很早就有在送瘟神时使用船的记载。南宋初期的《鸡肋篇》里有在湖南省(沣州)组织“社”祭祀瘟神,然后装载在船上送走的记述。另外,明代的《五杂俎》里有作为闽(现今的福建省)的习俗,把瘟疫装在纸船上漂走的记述。
 
三、中国大陆的事例
 
明清以来的有关“送瘟船”的记载,主要是在江南地带,长江以北的事例好像很少。在我发现的长江以北的事例中只有山西省与河南省2例。
 
近几年,中国各地复兴起传统祭祀活动,随着调查的进行,相关的调查报告在增多,使用船的驱邪镇恶的禳灾民俗也在逐渐地为人所知。禳灾民俗不仅仅在沿海地区,在内陆地区也存在。而且不仅限于汉族地区,华中、华南的少数民族地区中也存在。让我们按其省份来确认一下吧。
 
首先来看沿海地区的各省份。
 
江苏省
 
南通县
 
有以“驱瘟逐疫,祈福禳灾”为目的的叫做“童子会”的祭祀仪式。把以疫病为代表的所有的灾难看成是“五路瘟神”的作为,认为瘟神是乘坐船来到这个世上的。于是,童子准备用芦苇做的“宝船”和用纸做的“凤船”,送瘟神的时候在船上装满纸币,敲锣打鼓送到十字路口烧毁。
 
通州市横港乡
 
横港乡邻接在南通市。把载有五路瘟神的凤船运到水渠,然后把其烧毁送走。
 
浙江省
 
有关浙江省的事例,在徐宏图,张爱萍编的资料里很详细。
 
地名不明
 
生病的时候,请道士安排作茅草船,把疫病鬼送走。让当地的乞丐头用稻草造船,背着它进入病房,道士高声念咒文把疫病鬼装在船上。然后把它移到村边烧毁。新中国成立以后这个风俗消亡了。
 
温州市
 
当瘟疫横行的时候,做纸船,搬到海边焚烧,让它顺水流走。
 
丽水县
 
一旦生病就请师公作法事。做稻草船,把恶鬼装载在船中,然后把稻草船搬到河滩上流走。据说如果船没有回来的话,病就会痊愈。
 
福建省
 
将乐县
 
曾经在农历一月十七日举行过送瘟船的仪式。船是木制的,里边放置有用纸和竹子做的瘟神,年轻人挑着它在大街上巡回。大街上的人们把灾厄附着到船中的瘟神偶人上。在其后边紧跟着坐在大纸马上的“驱瘟之神”。船到了河岸,“驱瘟之神”骑着纸马围绕船转三圈。之后马上把船毁坏、烧毁。
 
泉州、漳州、福州、金门、厦门、同安等。
 
农历正月十五日的元宵节。以竹片和彩色纸来装饰竹编的“送瘟船”,在船里装入每家每户供奉的猪毛,鸡翅膀等。到傍晚,点燃火苗焚烧船,使其顺水(不清楚是河还是海)流走。
 
广东省
 
南雄市
 
从端午节的下午到夜晚举行。一边唱着茅草船歌,一边抬着长约2米的茅草船走遍整个村里,最后把茅草船挪到村边焚烧。此时,唱“送船歌”。
 
从农历五月五日到十八日,迎接瘟神太子菩萨祈祷平安、消灾。
 
阳江市
 
大埔县黄沙坝
 
客家地区。在端午节的时候,把龙船搬到河边让其顺水流走。其目的是“消除瘟疫和邪气,祈求太平”。
 
下面是内陆各省。
 
山西省
 
阳曲县
 
在农历五月拉着有五瘟神像的龙船形状的车到处走。这叫做“送瘟船”。
 
河南省
 
扶沟县
 
“(五月)朔日,里民造瘟船,送瘟神于河”(清·道光十三年《扶沟县志》)
 
湖北省
 
云梦县
 
端午节的“龙船迎赛”
 
以龙船迎接神的来临(迎船),数日后送龙船到河边焚烧(送船)。送船是希望神将恶鬼及疫病等带走的祈祷的仪式(清·道光二十年《云梦县志》)。
 
孝感县
 
巴东县
 
三、四月,“放瘟船”
 
使纸船在河中顺水流走(清·光绪六年“巴东县志”)。
 
兴山县
 
三、四月,“化龙船”
 
把纸船送到河边焚烧(清·同治四年“兴山县志”)。
 
黄安县
 
五月,把五种色彩的龙船移到城门外,在那里焚烧(清·道光二年“黄安县志”)。
 
鹤峰县
 
在荒山野地里焚烧用纸和竹子造的船(清·同治六年“鹤峰州志续修”)。
 
宜昌县
 
使纸船在河里流走。
 
武昌
 
五月十七日,拉着茅草船走遍大街。把这叫做“逐疫”。
 
大治
 
五月十八日,用纸造龙船,拿到青龙堤,然后焚烧(送瘟)。
 
 
湖南省
 
沣州
 
南宋初期所著的《鸡肋篇》里记载有在南宋初期组织五瘟社,以王的仪式祭祀瘟神,把木制的船放在河里流走的风俗。
 
桂东县
 
农历正月的“划船”。用纸船接送迎接。但不举行使船顺水流走或烧毁的仪式。(清·同治五年《桂东县志》)
 
地名不详细(湖南湘东一带)
 
农历正月十五日,把纸船放入河里,焚烧然后把其流走。把这叫做“送船神”。船神是瘟神。在深夜里进行,挑船的人不能说话。据说如果瘟神听到他的说话声,那么第二年他将碰到倒霉的事情。自明代末年到现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
 
武陵
 
在端午节那一天,焚烧纸船(《武陵竞渡略》)。
 
衡山县
 
在端午节那一天造龙船形状的船。把这叫做“收瘟”(《衡山县志》清·道光三年)。
 
平江县
 
在端午节那一天,拉着纸船走遍大街。把这叫做“送瘟”(《平江县志》清·同治十三年)。
 
岳州
 
在端午节那一天,使草船漂浮。把这叫做“送瘟”(《岳州志》)。
 
江西省
 
湖口县
 
五月十八日。用纸造龙船,拉着龙船走遍市街。人们在船里投入五谷盐茶。把这叫做“收瘟”。然后把其运到郊外焚烧。
 
广西壮族自治区
 
贵港市东龙镇
 
融安县
 
壮族(那坡县)
 
被称为黑衣壮的壮族有叫做“扫邪节”的镇邪赶鬼的庙会。抬着用青竹造的船转遍每个家庭,每个家庭把附着有邪气和鬼魂的垃圾(这象征灾厄)装在船上。把它搬到“海边”把其焚烧扔掉。当然,在深山里没有海或河,在被巫师认定为“海”的地方进行。
 
仫佬族
 
在仫佬族的村子里,发生灾害时造“收灾船”,挨家挨户地转,把垃圾(这象征灾厄)一堆一堆地装入船里,最后拿到村外焚烧。
 
四川省
 
重庆巴县接龙镇
 
流传有禳灾仪式的“端公戏”。给用茅草造的偶人(叫做茅人)。
 
穿上祈祷者的衣服附着上厄运,准备好用茅草造的船(叫做茅船,神船,五瘟船等)。
 
在最后的“送神”上,大家一起把船搬到十字路口焚烧再把其扔掉。
 
金堂县
 
三月,在河里焚烧龙船。
 
贵州省
 
德江,思南
 
在“傩堂戏”里,把瘟神装入竹编的、中间铺满茅草的船上,然后搬到十字路口焚烧。另外,在这个地区也造作为寄托有厄运的供奉的神灵代替物的茅人,把它焚烧后扔掉。
 
布依族
 
春天把恶鬼装入纸制的龙船上,搬到河岸上焚烧。
 
瑶族(黎坪)
 
把纸船拿到河边使其顺水流走。
 
云南省
 
从各地收集的护身符“纸马(甲马)”的图案上,描绘有在龙船上装入瘟神,返送回天庭的“送瘟船”。虽然除了大理,不太确定在收集地区是否真的举行这种仪式,可是从图案上来看,应该存在送瘟神的观念。下面表示的是描绘有“送瘟船”的“纸马”被发现的地方。流传在白族和汉族地区。
 
大理
 
保山
 
喜洲
 
腾冲
 
周城
 
巍山
 
楚雄
 
从上述例子中可以看出,举行送瘟神仪式的时期并不固定,有正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集中在端午节),七月十五日(中元。也是佛教的盂兰盆会),十一月,十二月等各种各样的时节。总的来说,农历一月一日,十五日,三月清明,五月端午,七月七夕、中元,十一月冬至,十二月除夕等时节邪气容易侵入,所以在这个时期举行。不过疫病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在别的时候举行仪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比较集中在农历五月端午节的原因可能与进入容易感染传染病的夏季有关系吧。如同《荆楚岁时记》里所记载的“五月俗称恶月,多禁”,自古以来就有在五月驱逐恶鬼的风俗。
 
上述事例因为没有全面地进行调查,所以有不全面的地方,但是从事例可以看出集中在荆楚地区即长江中流的湖北、湖南一带。
 
从文献中可以看出,送瘟船原本起源于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后来沿着河传到内陆地区。至于送船的地点,湖北,湖南,江西,广西,四川等内陆地区是河,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地区是海,这应该与其地理环境有关吧。但不论是河还是海,重要的是使其顺水流走并把它驱赶到村落共同体的外部。
 
四、韩国的事例
 
下面请看一下在朝鲜半岛的使用船驱逐灾厄的事例。我所掌握的例子有以下地域。
 
黄海道的岛屿部及海岸地带
 
京畿道丰岛
 
忠清南道唐津郡松岳面古垈里村,外烟岛
 
全罗北道扶安郡蝟岛南部大里,群山
 
全罗南道的岛屿部比如大屯岛水里和黑山岛
 
庆尚南道巨济岛
 
济州岛
 
船是使用被称为“di”的稻科植物、稻草、树等造的。从举行济度死者灵魂的“龙王祭”能够看得出,“流走稻草船”不仅仅具有消灾的意义,也具有祈祷渔民丰收的意义。
 
在朝鲜把痘疮神叫做妈妈、胡鬼、江南国的客人、江南别星(客星)等。把送走痘疮神的仪式叫做“送妈妈”。这个仪式在半岛部使用人造马,而在济州岛使用竹笼,在四角立起纸制的粘上币早的竹子,在竹笼里装上痘疮患者的头发和供品,拿到野外扔掉。在济州岛,还有一些地方把它装在稻草船使其顺水流走。
 
看到竹笼和稻草船等的照片,能够发现它类似于横滨富冈八幡宫的“只园船”。竹笼的形状完全相同于船,在四角粘上币早相同于在“只园船”的边上立起祭神驱邪帆(只是前者是4支,后者是12支,存在数量上的差异),在船上载入供品与瘟神一起送走的习俗上两者存在共同点。
 
在济州岛也存在叫做灵感、鬼燐的疫病神。这个神也被作为丰鱼神,锻造神,村落神等来供奉,具有复杂且多重性格。灵感喜欢海女和美女,是附在人体上让人生病的品行不好的男神。病魔附身的时候举行的祭祀是“灵感祭”,瘟神以歌舞,饮食等被款待之后,用稻草船使其在海水里漂走。
 
济州岛的送风神灵登船也与消灾有关。灵登妈妈是女神,据说是农历二月一日来,二月十五日回本国。具有多重性格,作为来访神给农业和渔业带来恩赐的一面,一面也是凶暴的风神,要是不祭祀的话,刮起暴风给海上与田地带来灾害。这与给人类带来大难的神Susanoo、牛头天王相似。
 
《增补耽罗志》里有二月造船送神的记载。松·秋叶里描写了在用木竹造的,挂着帆的小船上装载了鸡,大米,海草的风俗。至今还有在1米左右的稻草船上放置供品和一只公鸡使其顺水流走的风俗。把这叫做送船,可以理解为把龙王送回龙宫的仪式送走灵登神的时候,也举行全村的消灾仪式,造稻草船,在稻草船里装载全村的灾厄流放到海里。虽然没有把灵登神看成是疫病神,而把她视为带来丰收的来访神,但她作为风神也具有恶神的性质,在与灾厄一起装入船中让其漂走的这一点上,可以找到和把船作为供奉的神灵代替物的日本、中国的送灾厄习俗的相似点。
 
这个西北的季节风的灵登神有从中国江南的天子国到来的传说,“到农历二月灵登神从江南的天子国到南方国的济州岛。……所谓的‘灵登祭’是迎接灵登神,祈祷那一年丰收的祭祀。灵登祭首先从迎接龙王开始。……送冬天迎接春天的风神的灵登祭是传达赋予新生命的江南春天的消息的风祭典。”
 
在这里应注目的是灵登神是从中国江南的天子国到来的传说。如前所述,痘疮神除了被称为妈妈,胡鬼之外,也被称为江南国的客人,江南别星(客星)。在送痘疮神的送神仪式上唱的“路程记”中就描述有痘疮神从江南到来的过程。Bird, Isabella L.的《朝鲜纪行》里也说:“妈妈是从中国南部来的鬼神,在朝鲜流传只有1000年”。
 
一般认为疫病是由人,物的交流从外部带来的,朝鲜人认为痘疮神是从中国江南传来的。
 
据野村伸一说,以迎接与送走天然痘神为主要目的的客人祭的巫术仪式中出来的客人是三人同伴,祖国是江南大王国。另外据野村说,在韩国南部珍岛举行亡灵祭的时候被唱的巫歌里也有客人是从江南乘船到了朝鲜的词句。从歌词里的“送走能够把家中的不安,焦虑,十二种污秽带走的客人”能够看出,要是把客人神热情款待然后送走的话,不仅仅是天然痘,还能把所有的灾难送出去,而且能够带来财富和幸福。济州岛的灵感、鬼燐具有既是疫病神,又是财富、幸福、丰渔的守护神的双重性格,在这一点上与中国大陆、台湾地区的王爷和日本的疫神是一样的。
 
五、结语
 
综上所述,朝鲜半岛的送稻草船似乎与中国江南地区有关联。可是,这仅仅是传说吗?
 
其实充分存在从江南传播到朝鲜半岛的可能性。其途径很有可能与稻作文化的传播途径相重复。如果是那样的话,在日本存在的使用以稻草、茅草、芦苇等稻科植物为材料的船送灾厄的现象,从广义上可以看成是东亚的稻作文化圈内的现象。因为从江南,朝鲜半岛携带稻草的人们向前走,到达的地方是日本。或许是稍微大胆的猜测,传播的主体是具有稻作技术的渔民即就是在中国和朝鲜半岛的沿海部半农半渔的人们。这或许与被称为古代百越的人们有渊源关系。
 
由上可知,以东海(East China Sea)和黄海(Yellow Sea)为中心,围绕东海和黄海的周边的中国南部、台湾、琉球群岛、济州岛、朝鲜半岛西南沿海部、日本列岛上存在船与神灵结合的送瘟船的仪式。其民俗的共同点与海洋周边地区反复着依赖船交易的往来无不关系,其结果导致了有关神灵和船的观念与祭祀仪式上存在相似性。
 
“送瘟神”民俗很有可能沿着稻作文化的传播途径从江南经由朝鲜半岛(西南沿海部,济州岛等)传到日本,或者从江南通过台湾或琉球群岛北上传到日本。另一方面,“送瘟神”民俗在中国大陆内部,沿着长江,珠江等河川,从沿海地区传到内陆地区。其结果,在当今的内陆地区的深奥山区里也能看到这种民俗。
 
文章来源:《文化遗产》2007年第1期  注释从略,详见原刊
 
 民俗学论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近代以来西方政教关系研究中的方法与诠释路径刍议 \秦起秀
摘要:近代以降,在西方学界对宗教与政治关联性的研究中,有三种理论形态特别值得关注,即…
 
美国涉政教关系案件审理原则新进展 \安庞靖
摘要:美国涉政教关系案件审理原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的立教条款和宗教活动自由条款…
 
论自然法问题 \Hugo Grotius
一、法律被定义为一种规则,并分为自然法和意志法 1.当“法律”在最广泛的意义上…
 
阿米什人争取教育权利的斗争与美国的宗教自由 ——以1972年威斯康星州诉约德案为中心 \尹栋
摘要:“阿米什人”是美国社会中的一个少数派宗教团体,他们自移民至北美殖民地以来,…
 
中西方法律传统的对话——宗教与信仰的力量之于法律 \刘曼
摘要:宗教之于人类,是发端,是最初的意识形态,中西方都不可避免,但是中西方历史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一位曾经的激进分子引发了新加尔文主义运动
       下一篇文章:爱盛装的神:印度教中的一个地方传统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