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案例选编
 
亚特兰大枪手与教会的关系将问题摆在牧师们面前
发布时间: 2021/3/26日    【字体:
作者:Jason Dees
关键词:  亚特兰大 枪手 教会  
 
 
翻译:吴京宁
 
本周,当全国各地的基督徒都在关注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行为导致的一系列事件时,我们的头脑中充满了疑问。我们与媒体、其他美国人一起哀悼受害者,并想知道这个枪手的动机,希望了解是什么导致他的错乱和暴力,以至于可以帮助我们防止其他人对自己和他人采取有害行动。通过目前详细的报道,围绕着枪支文化、对亚裔美国人的认知和对性的观念,我们正在解读可能的相关因素。
 
但作为基督徒,我们对当前的状况有更多的困惑。事实上,在枪击和逮捕发生后不久,一段罗伯特·亚伦·朗在亚特兰大地区一座教堂受洗的视频开始在网上流传。他在Instagram上的自我描述说:“比萨、枪、鼓、音乐、家庭和上帝,这几乎是我人生的总结。”
 
我们这些在美国教会中的人必然会想:一个耶稣的跟随者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教会可以做些什么来更好地教导、纠正或关怀这个深陷困境的人呢?
 
虽然我们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行为而责备教会或基督教,但这一悲惨事件值得我们反思,尤其是基督教领袖们思考清楚。
 
作为一个牧师,我看到我们可以问三个关于会众的问题。
 
01我们的人都是谁?
 
当代美国教会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在教会学的意义,“教会”被理解为一栋建筑、一个要去参加的活动,甚至是从网上下载的讲道内容。但《新约》清楚地告诉我们,教会(ekklesia)是被福音呼召出来的人,是作为基督的子民被召在一起,被呼召加入神的使命。
 
任何带领会众的牧师都必须了解构成教会的那些人是谁,以及我们要如何认识他们,并与他们建立有意义的联系。我的一位朋友说,“呼召加入教会就是呼召门徒”。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一个健康的教会中,成员以及牧养和监督是必不可少的。
 
《希伯来书》1317节告诉我们,教会领袖必须对教会中的人“交账”。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对会员的一切行为负责,而是我们要对我们如何带领他们、牧养他们、照顾他们的属灵需要作出交代。
 
如果我们不了解人们的灵性生活,我们将无法提供哪怕是最为简单的报告。这是一个艰巨的责任,但必须认真对待,尤其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
 
02还有谁在训导我们的人?
 
我听牧者说,教会的门徒训练不够。我想,问题不在于缺乏门徒,因为人们总是在接受门徒。每当人们离开敬拜仪式或小组时,每当他们合上《圣经》时,他们就会立即被社交媒体和各类通讯所淹没,聆听另一种说法。
 
他们的工作场所、社区里的朋友和消息来源都在对他们进行引导。牧者可以假设他们的会众被那些外界的影响所淹没,但也要问他们的人在接受什么信息。
 
从公元1世纪至今,教会历史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基督徒很容易相信各种不符合神在《圣经》中所启示的东西。在教牧事工中,我最困难、但也是最重要的责任之一,就是与他们见面,帮助他们看到,那些有线电视新闻中听到的消息是与《圣经》的叙述不一致的,或者说,他们那过度尖刻的人性更像这个时代的精神,而不像基督的灵。
 
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了解你的人、知道是谁在引导他们,你也必须愿意纠正他们。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这是必要的工作,也是牧者从教会开始就一直在做的工作。这时,我更多地发现自己认同保罗在《加拉太书》31节中所说的,“无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己经活画在你们眼前,谁又迷惑了你们呢?”
 
03我们的人信的是什么福音?
 
我不知道罗伯特·亚伦·朗究竟是如何理解福音或基督教的,但我知道有一种“基督教”不是很属基督的。更严肃地说,有很多种“基督教”并不是很属基督的。
 
现在,美国有一种“基督教”关注的是:如何被合适的社会群体所接受,并坚持合适的社会叙事方式。这是一种不太极端的基督教,但也仍然很“属灵”。社会学家克里斯蒂安·史密斯(Christian Smith)曾说,这是一种“道德治疗性自然神教”。还有一个流派的“基督教”,遵循一种美式的道德准则,差不多就是“上帝、枪和国家”的“基督教”。以上这些,都是不忠于福音的真正呼召。
 
福音并不是叫我们进入基督徒的部落,而是让我们深深地依靠耶稣这个救主。当我们开始在圣洁的神面前看到自己的罪时,我们开始相信自己可以通过耶稣的生命和工作得到宽恕和救赎。
 
有很多人可以认同某种“基督教”,却从不认同基督。这种部落式的基督教会导致自以为是和自我辩护。它非但没有带来爱、宽恕和基督里的自由,反而只会导致羞耻、自恨、愤怒,甚至大分裂。
 
虽然罗伯特·亚伦·朗公开宣称自己是基督徒,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可能已经相信这种“福音”了。根据他对调查人员的说法,“她们”才是问题的症结。这当然是个老问题,可以回溯到伊甸园。当神叫亚当为他的罪负责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为自己的罪悔改、向神寻求宽恕,而是责备别人(夏娃)。
 
可悲的是,这种倾向仍然存在于我们心中,只有当我们相信真福音时才能被治愈。我们必须看到,神自己愿意承担我们的罪(以及我们周围人的罪),愿意代替我们被贬斥、被粉碎、被羞辱、被鄙视、被定罪。当我们认识到这种爱、靠着神的恩典,就能使我们摆脱教会的假冒伪劣的福音部落主义的困扰,使我们在基督里追求神。
 
然而,教会领导和牧养事工是很难的。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批评任何一个教会,其实我也与海棠果浸信会(Crabapple Baptist Church,即凶手所属的教会——译者注)的成员、领导层一起为此哀悼。
 
但对于所有基督教领袖来说,本周在亚特兰大发生的悲惨事件应该唤醒我们,并引导我们更深地致力于了解我们的百姓,对我们的百姓进行门徒训练,并为了灵魂的缘故,向他们清楚而忠实地传讲福音,最终使耶稣能够获得他应得的荣耀。
 
今日佳音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试析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法”的起源、机制与影响 \董江阳
摘 要:“国际宗教自由法”(IRFA)构成近年来美国对外关系中有关宗教问题的政治与法律…
 
从法律信仰到法律信任——基于伯尔曼《法律与宗教》的思考 \芦泉宏
在面对中国社会信任度不断下滑、法律不能切实有效实施这一问题时,有的学者求助于法律…
 
印度编纂民法典的宪法目标为何未能实现? \李来孺
摘要:印度是普通法系国家里法律成文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之一。在英印政府的基础上,印度在…
 
宗教信仰自由的规范化解读——以欧洲人权法院判例为视角 \罗 莎
内容摘要:在国际人权法律文件以及各国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普遍被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
 
从法律与宗教关联性角度探究法律信仰 \陈逸含
【摘要】:伯尔曼在《法律与宗教》一书中,从人类学、历史学、宗教的法律方面、末世学四…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清真寺诉穆丽租赁合同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文章:古塔被掘,舍利被盗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