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明代西域朝贡贸易家族的兴衰——以写亦虎仙家族为例
发布时间: 2021/10/29日    【字体:
作者:杨富学 杨琛
关键词:  明代西域 贸易家族 亦虎仙家族 西北丝绸之路  
 
 
内容提要:写亦虎仙家族是15世纪后期16世纪初活跃于明代西北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大族。写亦虎仙作为哈密回回首领,充当使臣,周旋于哈密与明朝、吐鲁番之间,得到明廷的厚赏与授职,在甘州、肃州等地积累了大量财富。他被甘肃守臣派往吐鲁番,由于向吐鲁番许下一千五百匹缎子得不到明朝认可,引发甘肃之变,被明朝逮捕。后结纳佞臣,得到明武宗青睐。嘉靖即位时,病死狱中。该家族衰亡是写亦虎仙不择手段追求财富、主张闭关绝贡的士大夫的反复打击及明朝国力下降的综合结果。
 
      明与西域诸国往来,朝贡贸易是双方交往的主要手段。明之哈密,在敦煌北、大碛外,为西域诸番往来要路。①永乐二年(1404)六月,哈密元代肃王忽纳失里之弟安克帖木儿遣使来朝,表请赐爵。明成祖封其为忠顺王。②赐忠顺王金印诰命,以其领西域职贡。哈密以西诸国贡使,皆由哈密译送。天顺之前,明与西域往来频繁,哈密发挥了职掌西域朝贡的重要作用,成化九年(1473)四月,吐鲁番速檀阿力侵占哈密卫,掳其城,力图取代哈密,执掌西域朝贡。但明廷认为,哈密乃朝廷所封,世为藩属,非他夷可比。由此展开了与吐鲁番争夺哈密控制权的斗争。弘治、正德年间,哈密回回首领写亦虎仙(1456-1521)置身于明与吐鲁番之间,最终被明廷逮捕法办,病死狱中。一代朝贡贸易家族由此而衰。
 
 
      弘治元年(1488)二月,明廷因哈密卫都督罕慎克复哈密有功,袭封其为哈密忠顺王。但吐鲁番速檀阿黑麻以罕慎非王族,不得王哈密,假以结亲罕慎,诱杀之。随即遣使明廷,要求立其为王,居哈密,领西域职贡。兵部尚书马文升言:“阿黑麻小夷,且与哈密各有分地,不可辄通使,亦不得王哈密。彼若入贡,我亦不拒。请敕阿黑麻,谕令送王母及金印还哈密。”③明廷遣曾居甘州的哈密夷人出使吐鲁番,赍赐阿黑麻。时哈密卫故都督佥事赛亦撒隆之侄写亦虎仙作为哈密的避难番夷,正流寓甘肃,充当哈密与明廷的使臣,来往于京城与甘肃之间。弘治元年九月,他奏请明廷给肃州回回坟旁空地五亩以葬凡哈密使臣之道死者,得到批准。④此说明明廷对其使臣身份的肯定。阿黑麻杀了罕慎后,弘治二年遣使来贡,明廷减其给赐,弘治三年吐鲁番又遣使贡狮,因明廷众多大臣反对,得不到厚赏,其后请赐蟒龙、九龙、浑金、描金等物,亦不与。弘治四年,明廷遣哈密头目写亦虎仙赍敕谕阿黑麻,令其归哈密金印、城池。十二月,阿黑麻献还金印一颗,城池十一座,人口五百余,并遣使臣写亦满速儿等进贡驼马方物。次年正月,明廷对阿黑麻献哈密城池和金印给予的赏赐为彩段五表里,金织衣一袭。对随同写亦满速儿进京的哈密使臣写亦虎仙,兵部会礼部奏请:“写亦虎仙等十四人奉使往回,绩效尤着,请别加优赐,以旌其勤。”⑤同年,写亦虎仙升为都督佥事。他通过充当明廷出使吐鲁番的使臣,不仅得到了明廷的厚赏,还因抚谕之功得到升职,也由此与吐鲁番建立了联系。
 
      吐鲁番速坛(即速檀Sultan,意为君主,明朝译写不一)阿黑麻一直想控制哈密。弘治五年二月,明廷诏封哈密故忠顺王脱脱侄孙陕巴袭封忠顺王,并升哈密卫都指挥使阿木郎为都督佥事,辅助陕巴。弘治六年四月,吐鲁番速坛阿黑麻以阿木郎与野乜克力勾结,抢杀吐鲁番牛羊头畜,并将明廷赏赐衣服扣留为由,率兵夜袭哈密,杀死阿木郎,虏走陕巴。明廷为之大怒,拘留吐鲁番在京贡使写亦满速儿等四十人,写敕切责阿黑麻,并派兵部右侍郎张海、都督佥事缑谦领敕率写亦满速儿往经略之。张海修嘉峪关,捕哈密奸回通阿黑麻者二十余人戍广西,请绝西域贡。同时,对寄住苦峪的哈密三种夷人,明廷以奄克孛剌都督理哈密卫事,以回回都督佥事写亦虎仙等管回回,以委兀儿知院阿南答管委兀儿,以哈剌灰千户拜迭力迷失等管哈剌灰,待克复哈密后移居之。此时的写亦虎仙作为哈密回回人首领成为次于奄克孛剌的重要人物。
 
      弘治七年春三月,张海、缑谦不候命便归,孝宗怒,下其狱,闭关绝贡。闭关绝贡的政策激起西域诸国进贡夷人的不满,认为新皇帝弘治帝不如成化帝待遇优厚,又不受理海道朝贡,宴赏亦薄。于是,“天朝弃绝我,相率从阿黑麻”。阿黑麻复据哈密,自称可汗,大掠罕东诸卫,留其将牙兰与撒他儿率精锐二百守哈密。弘治八年冬十一月,甘肃巡抚都御史许进及总兵刘宁率兵突袭哈密,牙兰遁归,哈密收复。但因孤城难守,明军只得扶助奄克孛剌等统率哈密难民返回家园,耕种自守。弘治九年(1496)三月,阿黑麻率众再次袭破哈密,逼使哈密都督奄克孛剌投降,命亲信撒他儿驻守哈密,监督奄克孛剌。六月,奄克孛剌密结瓦剌小列秃部,袭杀撒他儿,收复哈密。弘治十年三月,阿黑麻复攻之,不能下,败走。哈密一时取得优势,然因哈密残破,奄克孛剌遂遣写亦虎仙等人为使臣,向明朝献功和进贡,以取得明朝政府的经济支持。写亦虎仙等至京后,礼部悯其流寓之穷,计其驼马方物价值,给赐段绢五千余匹,写亦虎仙熟知明廷给赐规则,对礼部薄减衣服彩段做法不满,在赏赉已毕、买卖已完情况下,仍辗转延住,奏讨不已。为此,礼部尚书徐琼奏请锦衣卫率通事促其起程。⑥此事显示出写亦虎仙作为贸易商人的贪心,作为使臣,他不是以加强哈密与明朝的联系为目的,而是追求财富为目的。这是丝绸之路贸易家族的重要特征。
 
      在明朝的压力下,弘治十一年十二月,阿黑麻遣使明朝,献出哈密城池和被俘的哈密王陕巴及其百姓。于是,明朝复以陕巴为哈密王,畏兀儿首领奄克孛剌、哈剌灰首领拜迭里迷失、回回首领写亦虎仙辅佐之。弘治十二年夏,写亦虎仙奉命致赏赐于吐鲁番,使吐鲁番遣使臣入京朝贡。⑦
 
      陕巴复立后,嗜酒、掊克,不能自立。属夷头目阿孛剌与之有怨恨。弘治十七年(1504)阿孛剌暗勾阿黑麻子真帖木儿(阿黑麻与罕慎女所生,是年13岁,系奄克孛剌堂外孙)前来哈密守城,陕巴闻知弃城出居苦峪。甘肃镇巡官差百户董杰护送陕巴回哈密,董杰与奄克孛剌、写亦虎仙等合谋将阿孛剌擒杀,都指挥朱瑄等将真帖木儿带回甘州。十八年十月,陕巴卒,明廷立其子速坛拜牙即为忠顺王,命都督奄克孛剌仍掌哈密卫印信,偕都督写亦虎仙协力佐之。
 
      其时,写亦虎仙因久居甘州,购置田地和房屋,其妻古力哈屯,妾你加儿哈屯,及其子米儿马黑麻,均住在甘州城。写亦虎仙将女儿嫁给了被拘禁在甘州的原阿黑麻使臣火者马黑木。写亦虎仙是哈密人火辛哈即的女婿,火辛哈即又将另一女儿嫁给了吐鲁番速坛阿黑麻的亲信牙木兰。牙木兰又以妹嫁火辛哈即侄亦思马因。通过互结姻戚,写亦虎仙与吐鲁番建立了亲属关系,为其往来吐鲁番提供了方便。
 
 
      正德年间是写亦虎仙及其家族兴盛并由盛转衰时期。一方面,写亦虎仙作为哈密进贡使臣,不断向明朝奏讨给赐,追求财富。
 
      正德三年(1508)四月,忠顺王拜牙即遣使臣写亦虎仙等到明朝进贡驼马方物,其时写亦虎仙不与通事皮俊等偕来,亦不随身带贡物,只是身持边镇文移投进鸿胪寺。大通事王永疏请究治奸弊,明武宗命礼部看详以闻。写亦虎仙亦奏王永有所需求,且妄加凌辱。于是礼部言:“哈密乃边境藩篱,既已向化入贡,所遣使臣理宜怀辑。倘失其信,恐生他衅。”由于王永正在豹房供奉,恃宠横恣。武宗有旨令勿穷治,特戒王永后宜加慎,以全大体。写亦虎仙得到安抚。⑧此次入贡,写亦虎仙违规在先,本该受到究治,明武宗在礼部怀柔政策的提示下,特别训戒王永“后宜加慎”,反而优待了写亦虎仙。尽管如此,由于写亦虎仙贡物未至,五月,明廷以失察之罪将通事王景逮捕下狱。其后,写亦虎仙的贡物终于到京。然写亦虎仙此次在京逗留时间较长,大肆售卖夹带的私货和朝廷赏赐之物,大通事王善奏请禁治,礼部覆称:“各夷朝贡,例许稍挟私货以来,盖羁縻远人,宜俯顺其情,而不可过防,以伤其向化之心也。且哈密城池之复,写亦虎仙亦与有劳,今效顺而来,须加宽假,以示恩意,其获赐而鬻之者,亦宜从便,盖所得钞锭数多,输之于彼,既无所用,而载之于途,大有所费。宜移文彼处镇巡等官,听其量带方物来京贸易,但不可入境市物,以劳驿传。其留边夷使之赐,审无欺克,听其自便可也。”⑨由于写亦虎仙作为贸易使臣经常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礼部对其比较了解,认为写亦虎仙挟私货是惯例,况其对克复哈密城有功,理应宽待,朝廷赏赐给他的钞锭也是允许他用之买卖的。只是进贡使臣须来京贸易,不得随便在驿途贸易。明武宗认可了礼部做法。在礼部的宽容与默认下,写亦虎仙对明廷的给赐奏求不已。正德四年二月,写亦虎仙以哈密卫都督的名义奏称:“成化、弘治等年,于速坛阿黑麻处自备已赀,赎取陕巴及所夺金印并被掳人口,请赐粮。”户部议:“行甘肃镇巡等官核实,先年果为中国效劳,量为体恤。”报可。⑩户部认为此事得到了甘肃镇巡官的核实,写亦虎仙应得到一定补偿,并报武宗认可,到了三月,明廷应写亦虎仙乞请,赐其纻丝飞鱼衣一袭。(11)至此,写亦虎仙在京城待了近一年时间,除了做生意外,他多次与明朝礼部、户部、兵部、鸿胪寺等部门打交道,熟悉明朝的官场,也知道了明武宗的喜好,这为他以后结识明武宗宠臣打好了基础。
 
      另一方面,写亦虎仙周旋于吐鲁番与明廷之间,企图从中获益,最终丢掉了性命,导致整个家族毁灭。
 
      早在正德元年,吐鲁番速檀阿黑麻死后,其子满速儿即位,不断遣使明朝,进贡方物,一再要求明朝放回其弟真帖木儿。至正德三年,兵部认为,吐鲁番恃其族大种恶,累侵哈密,以真帖木儿为质,是谓“质其所亲爱”,不同意放人。五年,真帖木儿走出甘州城,明军追而获之。六年七月,甘肃守臣请求放归真帖木儿,下兵部会议。兵部认为真帖木儿父死兄存,其去留亦不足以系虏情之向背,同意放回,同时请敕谕其兄速坛满速儿和忠顺王拜牙即,令其修政睦邻,永通职贡。明武宗批准后,送真帖木儿回吐鲁番成了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七年冬,明廷诏差哈密三都督奄克孛剌、写亦虎仙、满剌哈三送真帖木儿回完聚。其时奄克孛剌暂时羁留兰州,且须与忠顺王协和行事。真帖木儿实由写亦虎仙和满剌哈三送归吐鲁番。真帖木儿多次请求回去方批准,对明朝颇有怨言,由于其久住甘州,深知风土,见到满速儿后特别提到甘州城南黑水可灌。又有夷使报告说,甘肃荒旱饥窘,人死亡且半,城堡空虚。满速儿闻知后乃谋侵犯中国,写亦虎仙被羁留。
 
      对写亦虎仙在吐鲁番的表现,后世记载矛盾较多,不幸的是,写亦虎仙无意之中成了明朝党争的牺牲品,后世明朝士大夫自身的政治倾向又影响了关于他的真实记载。据《殊域周咨录》记载:写亦虎仙因送真帖木儿回番,乃与番潜谋诱其王云:“番主怪尔行事不公,且来杀尔,可先投免祸。”忠顺王惧,乃欲往投顺。奄克孛剌不从,王恃刀杀之,奄克孛剌逃至甘州,告其情。哈密人火辛哈即乘机同诱王往归吐鲁番,当被拘留。火辛哈即先回国,番酋满速儿随令头目火者他只丁同写亦虎仙、满剌哈三领兵占据哈密。(12)严从简怀疑正德八年九月哈密忠顺王拜牙即投靠吐鲁番与写亦虎仙诱骗有关。其实,真正骗诱拜牙即的是火辛哈即而非写亦虎仙。正德九年甘肃镇巡官差千户马驯、马升等前去哈窑访察夷情,马驯等问速坛拜牙即因何弃城,众人称拜牙即是被奸夷火辛哈即吓逼投奔满速儿的,火辛哈即专与速坛满速儿透漏事情。因此,火辛哈即才是诱骗拜牙即投靠吐鲁番的主谋。当然,忠顺王拜牙即弃国从番,虽有火辛哈即诱引,实际上是其贪酒色,不行正事,剥削害人,遭部属怀恨反对而逃跑的。其时,写亦虎仙对马驯等曰:“城池、金印在他人之手,我岂敢言奉谁为王?”(13)此事表明写亦虎仙对拜牙即无可奈何,但他也不想得罪明朝,及时向明朝使臣报告了速坛满速儿要入侵肃州的信息。写亦虎仙哭着向明朝使臣马驯等人说:“我的家当妻子都在甘州。有速坛满速儿要调瓦剌人马同往甘肃地方躧抢,仓里无粮,人没吃的,一定投顺了。他把朝廷地方坏了,官军人等、我的妻子都是死数。你每务要禀知三堂,急调河东大势官军,同甘凉各城人马前来肃州,等着截杀。”并建议,奄克孛剌是罕慎亲弟,若着他袭爵也好。(14)马驯等将此具呈都御史赵鉴,转行甘肃总制邓璋。
 
      由于拜牙即已投奔吐鲁番,满速儿于是派遣其头目火者他只丁取哈密金印,占守哈密城。他只丁令哈密都指挥火者马黑木至甘州索赏,且言忠顺王弃国从番,要求差人守哈密。甘肃巡抚赵鉴误认为满速儿忠义,令他只丁等代中国守城勤劳,于是差抚夷官送满速儿金币二百。其时,明朝甘肃守臣对忠顺王拜牙即投奔之事可能看得并不严重,拜牙即的使臣及其伴送的撒马儿罕等地使臣接连朝贡到京也说明了哈密职掌西域朝贡之路是通畅的。正德九年十一月,满速儿打败了入侵哈密的瓦剌达子,斩首八级,甘肃守臣请赏,明廷给满速儿、真帖木儿及以下头目均有赏赐。明朝甘肃守臣的软弱和优待,刺激了吐鲁番速坛满速儿的胃口。速坛满速儿分兵据守剌术等城,遣使向明朝索段子万匹以赎哈密城印,声称如不与,即领兵把旗插在甘州门上。十二月,满速儿遣火者他只丁率领人马来到肃州近边王子庄、苦峪、赤斤等处抢掠男妇三千余口,马驼牛羊不计其数。于是,明朝差官经略,派兵部尚书彭泽前往甘肃总督军务。彭泽调延宁等处军驻甘州。满速儿闻彭泽军在,不敢深入,给彭泽等写番文假称被赤斤抢了贡物,找其报仇,不敢侵犯甘肃,只讨些赏赐回去。彭泽信其言,即筹措段绢褐布共三百,遣马骥与通事火信、抚夷百户马升并马训捧敕书二道,前往哈密,与写亦虎仙、马黑木等一道,邀他只丁同往吐鲁番。彭泽“以写亦虎仙、火者马黑木等皆吐鲁番亲族,故遣同往。论之曰:‘忠顺王不得城印,与了小段子,儿甚么稀罕,我奏朝廷,蟒衣、膝阑、织金段、纱罗、银器、珍珠,都发与你。’”(15)他只丁嫌赏薄,只是将金印交与写亦虎仙、哈三等,并将所掠去赤斤铜印一颗付马训等,众议遣马骥、火信将印持回并添取赏赐。他只丁方同马驯等至吐鲁番,将敕书原赍缎绢等颁赐给满速儿。火信等回甘州,纳还赤斤铜印,并报添取赏赐。彭泽又备罗缎、褐布共一千九百匹,银壶、银碗、银台盏各一副,令火信等复持往谕。未等使臣回复,就上奏远夷已悔过,献还城印。于是,彭泽于正德十年闰四月奉诏回京。此时明朝的使臣尚在去吐鲁番的路上,八月写亦虎仙等人才到吐鲁番交割增币。然速坛满速儿复嫌少。写亦虎仙、百户赛打黑麻、通事法虎儿、马驯等人商议又许了一千五百匹段子,火者他只丁从中做了保人。于是,吐鲁番差虎都六写亦、火者撒者儿等作为使臣随明朝来使送印取赏。正德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吐鲁番进贡使臣四十二名,哈密进贡使臣六十名,伴送吐鲁番使臣十名,彭泽原差传谕夷情、送赏抚、取城印哈密使臣都指挥火者马黑木等十二名,验放入嘉峪关。写亦虎仙等随吐鲁番使臣到关进贡,进入甘州。新任甘肃巡抚都御史李昆没有接受写亦虎仙等许的一千五百段子说法,却听信肃州兵备副使陈九畴之言,将吐鲁番使臣虎都六写亦、火者撒者儿扣留为质,因印送来,以杂币二百匹付吐鲁番来使亦思马因、满剌朶思,送至速坛满速儿并火者他只丁,并要求其送忠顺王回国。
 
      李昆、陈九畴的做法激怒了满速儿,满速儿差火者他只丁、牙木兰复占哈密。正德十一年十月,火者他只丁、牙木兰等派夷使斩巴思等递送回回字文书给甘肃都御史李昆等,口气强硬地要求明朝尽快将虎都六写亦、火者撒者儿及所许一千五百匹段子送回,否则,事便坏了,路也不通。甘肃守臣李昆等认为,城印既已送回,不必俯从,反而要求吐鲁番将哈密王速坛拜牙即送回,否则将其差来使臣迁发南方羁住,闭关绝贡。明与吐鲁番的关系恶化。
 
      正德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吐鲁番兵至肃州城西十里,杀死参将芮宁官军700人。芮宁兵败,肃州危急,肃州兵备副使陈九畴应对惊慌失措,立即将吐鲁番使臣斩巴思、阿剌思罕儿以及写亦虎仙部下缠头汉回高彦名等八人处死。为增加援兵,陈九畴会同史镛、蒋存礼等人商请哈密北山瓦剌达子抢杀吐鲁番城,以牵制速坛满速儿。陈九畴欲给瓦剌等量给赏无措,乃于写亦虎仙名下劝罚缎子二百七十匹、绢一百七十二匹、银一百六十两、梭布一百三十七匹、马五匹、羊一百只,另一哈密都督失拜烟答名下劝罚缎子五十一匹、绢一十匹、银六十四两、马一匹、羊一百七十只,用来赏赐番汉官兵。此时,李昆等亦恐甘州藏有奸夷内应,将写亦虎仙、撒者儿、虎都六写亦及各家属并各起夷人四十四名俱捕下狱。速坛满速儿遣朵撒哈及把都儿乞和,且称俱是写亦虎仙弄祸。因朵撒哈是速坛满速儿的亲头目,被明军拘留。把都儿被放回传信,速坛满速儿留兵营帐被攻,只好撤回西去。
 
      事后,甘肃守臣以写亦虎仙知吐鲁番入寇不行劝阻,先年许吐鲁番段一千五百,勾惹边患,谋背本国,潜从他国,以叛逆论。写亦虎仙诉,行肃州兵备再审。哈密另一都督奄克孛剌恐其脱放,乃告写亦虎仙及其丈人火辛哈即构引吐鲁番坏事,今不曾正法,恐贻后患。因写亦虎仙挂有明朝使者的头衔,陈九畴不敢擅杀,将其父子押赴京城定罪,始以“谋叛”的罪名,拟判死刑。《殊域周咨录》对此事的经过是这样记载的:“(正德)十一年四月,牙木兰谋劫甘州,令夷人斩巴思等以书约阿剌思罕,待番兵至时,即与甘州关厢寄住回子放火开城。斩巴思等藏番书入关被获,兵备陈九畴遂搜得(写亦)虎仙日前谋造铁盔四顶、甲二副、铜铁炮七个、大刀四把,其子米儿马黑麻藏在酒主张子义家井内。后番入寇至嘉峪关,射死参将芮宁,甘州大乱。九畴遂杀斩巴思等八人。番酋寻又求和,且差头目虎剌力带领从人前来投递番书,归罪(写亦)虎仙,寻遂西去。九畴乃以捷奏。上诏科道官往勘,拟(写亦)虎仙谋叛律。”(16)
 
      对这次甘肃之变,明廷调查后认定:“彭泽擅差都督写亦虎仙等赎取城印,许与段疋致遗后患。”(17)其中写亦虎仙向吐鲁番许诺一千五百段子是关键。作为明朝使臣,写亦虎仙的许诺可以看作彭泽或其他甘肃守臣的授权,即使没有授权,因为写亦虎仙的使臣身份,吐鲁番有充分理由向明朝要这些段子。事实上,早在正德十年十二月吐鲁番速坛满速儿将城印献还遣使进贡时,总兵官徐谦、太监许宣、都御史李昆筹备织金、彩段、纱绢、洗白各色梭布共一百二十匹包封用印与速坛满速儿,再备织金彩段、纱绢洗白各色梭布八十匹包封用印与火者他只丁。这二百匹段子等物实际上是对写亦虎仙许诺的承认,只是给的没有写亦虎仙许诺的那么多。由于彭泽已上报朝廷吐鲁番处理完毕,甘肃守臣也不好向明廷报告需更多的绸缎。于是,向吐鲁番许诺一千五百段子成了写亦虎仙个人的私事。这种私事是甘肃守臣审讯而来的。先是陈九畴审讯哈密回回怯林儿的,怯林儿的供称写亦虎仙许与段子是在正德十年同赛打黑麻等赍送赏赐取讨城印之时许的,原因是写亦虎仙要娶吐鲁番王子妹子为妻,吐鲁番速坛生气要杀写亦虎仙。写亦虎仙为平息其怒气而许下的。其次,陈九畴复审赛打黑麻,赛打黑麻称先年写亦虎仙护送真帖木儿到吐鲁番时,速坛满速儿要把他妹子嫁与哈密速坛拜牙即为妻,写亦虎仙要娶为妻,速坛满速儿生气要把写亦虎仙送到冰眼里喂鱼,写亦虎仙慌了,许下段子一千五百匹。第三,正德七年,甘肃镇巡官奏将真帖木儿放归,差写亦虎仙等送回,写亦虎仙要娶真帖木儿母为妾,又嫌老不娶。后忠顺王速坛拜牙即自行带印投往吐鲁番地面。“写亦虎仙要攀援速檀满速儿做亲仗势,欲图哈密为王,求娶本王姨母为妻。许允,写亦虎仙嫌老不要,又要娶王妹为妻。速檀满速儿嗔怪要杀,央火者他只丁解劝,许下王子段一千疋,又许与火者他只丁五百疋相谢。”(18)因写亦虎仙求婚是其私事,有人认为,火者他只丁向明朝索要的一千五百匹段实际上是他得罪了满速儿后作为赎命的代价答应下来的。(19)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完全如此。一方面,速坛满速儿索要更多绸缎是其目标。另一方面,写亦虎仙作为彭泽使者,得到一些授权。写亦虎仙后来报告说:“彭总制钧帖差人送来,言说都督写亦虎仙等上将朝廷的敕书赍去速坛满速儿王处,借钱使用赎取,若不与金印城池呵,你再多许他些钱物务,要将哈密城池金印取来与他,和好就与他使臣一同前来,成事后但是你每借了使过的并许下速坛满速儿王钱物,我毎具奏朝廷,一倍还你两倍,朝廷的敕书上也说一倍还两倍。”(20)事后调查,彭泽确实派人与写亦虎仙说了,但朝廷的敕书上没有“一倍还两倍”的说法。彭泽的允诺和写亦虎仙的贪财是写亦虎仙许段子的重要原因。其实,写亦虎仙到了肃州后,是及时向明朝报告了吐鲁番速坛满速儿索要缎子之事。正德十一年三月,兵部尚书王琼奏:“都御史彭泽、李昆,谓哈密城、印俱已献还,火者他只丁亦取回土番。及译写写亦虎仙帖文则谓:止归金印,而他只丁尚据城以要重赎。又言速坛满速儿谋欲犯边,为所劝阻,遣使入贡。”(21)兵部要求甘肃镇巡等官“从长议处,既不可严峻拒绝,激变夷情,亦不可示弱轻许,开启弊端。其番酋果来效顺,进贡到边,照依旧例放入,加意抚待。”(22)显然,写亦虎仙是实报,彭泽、李昆是谎报。但明廷相信了彭泽、李昆等的报告,赎城的一千多匹段子也不可能从朝廷那里得到。在李昆等人那里这是写亦虎仙个人求婚惹来的麻烦。在陈九畴搜得写亦虎仙及其子谋叛武器的证据后,写亦虎仙及其家族就是谋叛的死罪了。
 
      写亦虎仙的转机是另一哈密都督失拜烟答之子米儿马黑麻在京城直入东长安门,为其父冤死告御状出现的。甘肃守臣对米儿马黑麻之父判决是:“已故都督失拜烟答交通外夷,谋为内应。身虽已死,法尚难容,仍当迁其妻,孥没其财产。”(23)米儿马黑麻不服,向明武宗诉说,其父是出城杀贼,头上中箭走回,被陈九畴责打身死。于是武宗下诏提解写亦虎仙等到京会审。刑部会同三法司并锦衣卫各堂上官会审,认为写亦虎仙翻异原情,改拟奏事不实,律参看得。彭泽、李昆、陈九畴及史镛、蒋存礼等分别受到革职为民、降级等处分。(24)
 
 
      正德十三年七月写亦虎仙被押解到京,他通过其女婿火者马黑木、侄婿马黑麻交结权臣钱宁。写亦虎仙在刑部狱中时,“钱宁假传上意差校尉数辈往视之。近幸,馈烧羊酒肉者无虚日。既脱罪,遂留豹房,朝夕近侍。”(25)时佞臣钱宁“引乐工臧贤、回回人于永及诸番僧,以秘戏进。”(26)回回人锦衣卫都督同知于永“善阴道秘术,遂召入豹房,与语大悦。永,色目人。进言回回女皙润而瑳粲,大胜中土。时都督吕佐,亦色目人。永矫旨索佐家回女善西域舞者,得十二人,以进歌舞。达昼夜,顾犹以为不足。乃讽上,请召诸侯伯中故色目籍家妇人入内驾,言教舞而择其羡者留之,不令出。”(27)因为武宗宠爱回回女,马黑木通过钱宁捏请带同官校往肃州选取妇女,而“写亦虎仙以秘术干进得与养子列”(28)。写亦虎仙结识权臣江彬,“恃彬势,或驰马于市,或享大官之馔,于刑部或从乘舆,而餕珍膳享于会同馆。”(29)由于写亦虎仙及其婿、侄婿等进献西域美女、珍宝,密呈房中秘戏方伎,大得明武宗青睐。写亦虎仙与“其婿得侍帝左右,帝悦之,赐国姓,授锦衣卫指挥”。(30)
 
      正德十四年六月,宁王朱宸濠反叛,明武宗率军亲征,写亦虎仙等与幸臣江彬随行。正德十六年三月明武宗病死。其侄朱厚璁继位,是为嘉靖帝。嘉靖帝明世宗年仅十三,诸事皆由太皇太后与当朝大臣杨廷和等人处理。即“放豹房番僧及教坊司乐人,还四方所献妇女”,杀佞臣钱宁和江彬,写亦虎仙等人也都被捕入狱,交法司审理。法司给他们所定的罪责是:“查得(写亦)虎仙止有一妻一妾,与子马黑麻住甘州,又一妾住哈密。参照虎仙本以西域狡夷,滥膺朝廷品爵,不思匡辅哈密,为国藩篱,却乃潜通吐鲁番,犯我疆圉。妄许段匹,致芮宁之丧师;谋为夷王,逼忠顺以失国。搅扰地方,为患多年。交结权奸,旷诛二载。所据本犯罪恶深重,议拟前罪,缘坐其家口,籍没其财产。本犯未到男米儿马黑麻藏兵甲于井中,思乘时而构乱;遣家童于徼外,欲籍寇而复仇。婿马黑木诱令番酋夺占哈密城池,率同他只丁抢掠近边人畜。所据各犯俱与虎仙罪恶相同,亦当拟谋叛之律。”(31)是年十一月,写亦虎仙瘐毙于狱中,时年65岁。其子米儿马黑麻、女婿火者马黑木、侄婿米儿马黑麻皆于嘉靖二年(1523)五月斩于市。(32)嘉靖三年七月,写亦虎仙妻古力哈屯、妾你加儿哈屯被赐给武定侯郭勋为奴。
 
      写亦虎仙之死,首先是明朝内部政治斗争的结果。兵部尚书王琼欲借甘肃之乱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过错,他上疏称:“彭泽故违敕旨,不遵会议,擅自主张,措备赏物,差人出使外国讲和,开启边衅,遗患地方。隐匿近边抢杀贼情,妄奏事宁回京。及都御史李昆明知吐鲁番占据哈密挟求赏赐,关系边情至重,坐视因循,持疑两端,酿成大患。副使陈九畴惟知讲和之为非,不思中变之为害,擅拟拘执夷使,因而激变,疑有奸夷交通,多无指实,俱应究治提问。”(33)内阁首辅杨廷和认为这是“德华(王琼)忌济物(彭泽),欲害之”的做法,且认定写亦虎仙“赂德华块玉重百三十斤,祈免罪”,所以王琼才对彭泽、陈九畴等人予以追究。杨廷和认为写亦虎仙“自成化以来交构吐鲁番,据哈密城池,夺金印、前后虏忠顺王善巴、哈尚、及苏尔坦巴雅济三人,阿穆尔温都尔实哩亦为所害,其意直欲王哈密也,每年进贡所得厚赏皆归和珊(虎仙),自甘肃至京师沿途皆有店舍,扰害西域者数十年。”(34)写亦虎仙是否受审成了杨廷和一派与王琼一派政治争论的关键问题。如严办写亦虎仙等叛逆,杨廷和一派就可以要求宽免彭泽、陈九畴等人,并在对待吐鲁番问题上,持闭关绝贡的强硬立场。兵部尚书王琼作为明廷处理甘肃事务主要负责人,审查了大量的明与吐鲁番的来往文书及解京犯人,其奏疏保留了大量甘肃之乱的细节,最终确认了彭泽等人的过错,并得到明武宗的首肯。然武宗一死,杨廷和出于政治需要,借嘉靖帝登基诏书,假威擅柄,将写亦虎仙监故。写亦虎仙的死讯传至西域,并没能如杨廷和集团所愿吓退吐鲁番,反而成为满速儿招揽哈密回回部落,侵犯明朝的最佳借口。嘉靖三年(1524)九月,吐鲁番二万骑兵在满速儿的率领下以报仇为名再次大举入寇甘肃,围困肃州,抢掠甘州,再次震惊了明朝君臣。明世宗在对提督杨一清密谕中指出:“其祸之来,实始于彭泽、陈九畴,而因杀死写亦虎仙家族,侵欺财产,所以彼酋至今恨之。”(35)杨一清则认为“番人之怨实由陈九畴之多杀也”。写亦虎仙之死“似亦不足深惜。但彼乃夷人,与华民不同,乃治以中国之法,死之狱中而并坐其家属,实则太过。然此酋乃番人之所喜,而哈密之人深怨者也。”(36)他将诛除写亦虎仙家族一事列为激变吐鲁番的原因之一,但不是最主要原因。
 
      其次,写亦虎仙及其家族被诛是部分明朝官员主张闭关绝贡以示强硬的反映。对此,杨一清引用这部分官员话说:“往者都御史陈九畴、御史卢问之具奏,兵部会题,皆欲闭关绝贡,永不与通。以番人之所利于中国者甚多:既绝其贡道,綵币不出,则彼无华衣;铁锅不出,则彼无羹食;大黄不出,则彼畜受暑热之灾;麝香不出,则床榻盘蛇虺之害。彼既绝其欲得之物,则自然屈伏。”(37)对主张闭关绝贡的陈九畴等人而言,从事丝路朝贡贸易的写亦虎仙家族不为他们所喜。彭泽擅派写亦虎仙为使臣,又不承认写亦虎仙许下的一千五百匹段子,陈九畴等不仅怀疑写亦虎仙勾结吐鲁番,还拷打无罪的回回人,将礼拜寺改做寺院。正德十一年十一月吐鲁番犯肃州时,“陈九畴将回回坟墓并礼拜寺都拆毁了,又将回回人妻与了西番人去了。”(38)写亦虎仙作为从事朝贡贸易的哈密回回人的首领,陈九畴等人对写亦虎仙家族的打击实际上是其闭关绝贡主张的体现。然明朝能绝其入贡之路,不能绝其入寇之途。有学者认为,通过朝贡贸易与西域诸国建立友好往来的关系和孤立敌对的蒙古贵族,是明朝最高的国家利益,而闭关绝贡只能使明朝引火烧身,或使西域诸国独自与明朝开战,或将西域诸国推向蒙古贵族一边。要树立其大国的形象和维护其大国的地位,明朝必须积极主动地确保丝绸之路的畅通。如果明廷一意孤行,人为地闭关绝贡,割断丝路贸易线,带给明朝的将是灾难性后果。(39)这种将西域与北方蒙古结合起来考察丝绸之路的关闭是对的,也正因为如此,明朝设置了哈密卫,但问题是,明朝政府长期以来耗费巨万所扶持的历代忠顺王虽然在政治上多倾向于明朝,但其最大的弱点在于政治根基薄弱,没有足够的力量统领哈密军民。而部族头目又各自为政,无法树立一个坚强的统一领导的核心,从而不断地轻易为吐鲁番所攻陷。(40)到明朝中后期,吐鲁番取代哈密统领西域诸国朝贡,成为必然。而明廷囿于祖宗旧制,不予承认。嘉靖以后,吐鲁番吞并哈密,仍向明朝进贡,哈密亦附名来贡。所以,明人严从简对此评论说:“哈密之守与否,不足为中国利害。即今四五十年来,哈密无封。各夷自贡,未见其为患也。”(41)明朝实际上密认了吐鲁番统领西域诸国朝贡的地位。
 
      在明朝厚往薄来的朝贡贸易体制下,写亦虎仙只有充当使臣才能谋取更多的经济利益。他虽是哈密回回首领,但作为哈密进贡使臣,他只能在忠顺王和都督奄克孛剌名义下朝贡于明廷,或者充当明朝出使吐鲁番使臣以求有功于明朝,从而得到明朝的赏赐。15世纪后期16世纪初的丝绸之路东段之所以保持畅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明朝的国力。明朝中后期国势渐衰,国内保守主义势力上升,闭关绝贡的主张得到部分士大夫的认可,即便赞同通贡的士大夫也希望薄减其给赐,而不是永乐、宣德年间的厚赐。所以,写亦虎仙希望得到成化及其以前的厚赐是很难了。作为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家族,写亦虎仙积累财富依赖于明朝,结交吐鲁番是其手段,明朝甘肃守臣和朝廷的态度和做法直接影响了该家族的兴衰,而明朝国力的下降也决定了该家族必然走向衰落,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与写亦虎仙家族同样类型的朝贡贸易家族也是如此。
 
原文出处:学海2012年01期
叙拉古之惑
 

注释:
 
      ①[明]申时行等修《明会典》卷之一百七,礼部六十五,中华书局,1989年,第579页。
 
      ②《明太宗实录》卷32,永乐二年六月甲午。本文所引明朝历朝实录均为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影印本。
 
      ③⑦(22)(24)(41)[明]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卷之十三《土鲁蕃》,中华书局,1993年,第433、436、439、442、463页。
 
      ④《明孝宗实录》卷18,弘治元年九月丁丑。
 
      ⑤《明孝宗实录》卷66,弘治五年八月辛酉。
 
      ⑥《明孝宗实录》卷129,弘治十年九月戊午。
 
      ⑧《明武宗实录》卷37,正德三年四月壬辰。
 
      ⑨《明武宗实录》卷43,正德三年十月甲戌。
 
      ⑩《明武宗实录》卷47,正德四年二月庚寅。
 
      (11)《明武宗实录》卷48,正德四年三月丙辰。
 
      (12)(13)(16)(29)(31)[明]严从简:《殊域周咨录》卷之十二《哈密》,中华书局,1993年,第418、418、419、321、420-421页。
 
      (14)(17)(23)(33)[明]王琼:《晋溪本兵敷奏》卷七《为斩获犯边回贼首级追逐远遁事》,明嘉靖二十三年刻本。
 
      (15)[明]王琼:《双溪杂记》,《王琼集》,山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33页。
 
      (18)[明]王琼:《晋溪本兵敷奏》卷六《为查处久住谋逆奸诡回夷以靖地方事》,明嘉靖二十三年刻本。
 
      (19)田卫疆:《关于明代吐鲁番史若干问题的探讨》,《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5年第3期。
 
      (20)(38)[明]王琼:《晋溪本兵敷奏》卷七《为夷情事》,明嘉靖二十三年刻本。
 
      (21)《明武宗实录》卷135,正德十一年三月戊申。
 
      (25)(34)[明]杨廷和:《杨文忠三录》卷三,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6)《明史》卷三百七,列传第一百九十五,《佞幸·钱宁》。
 
      (27)[清]毛奇龄:《武宗外纪》,清康熙刻西河合集本,《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56册。
 
      (28)[明]焦竑:《国朝献征录》卷之三十九《兵部尚书胡端敏公世宁传》,明万历四十四年刻本。
 
      (30)《明史》卷三百二十九,列传第二百十七,《西域·哈密卫》。
 
      (32)《明世宗实录》卷27,嘉靖二年五月癸酉。
 
      (35)(36)[明]杨一清:《杨一清集·密谕录》卷七《再论甘肃夷情奏对(一)》,中华书局,2001年,第1055、1057页。
 
      (37)[明]杨一清:《杨一清集·密谕录》卷七《论哈密夷情奏对》,中华书局2001年,第1053页。
 
      (39)田澍:《明代甘肃镇与西域朝贡贸易》,《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9年第1期。
 
      (40)廖元琨:《从写亦虎仙之死看明代哈密危机的内因》,《青海民族研究》2009年第4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传统社会基层治理的法律机制与经验 \罗冠男
摘要:基层社会治理对于整体社会治理起着重要的基础和支撑作用。在中国传统社会的基…
 
从法治视角看新加坡的多元种族与宗教治理 \马平、马腾飞
摘要:新加坡多元种族与宗教共存,是所谓“拥有宗教性社会的世俗国家”,它在半个多…
 
论佛教对中国传统法律思想的影响 \周东平 李勤通
  东汉以降,东传佛教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以及制度产生诸多影响。经过千余年发展…
 
“旷世新政”与“天佑国事”:论美国宪法政治的宗教之维 \钱锦宇 吴佳芮
摘要:美国宪法政治的建构和发展的历程与基督教(尤其是加尔文教)的政治文化传统密切…
 
家与国:两类共同体的法治逻辑 \谢晖
摘要 共同体是一个言人人殊的概念,但其基本表意是人与人之间因为情感或利益的需…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帝国、商业、宗教:佛教与全球化的历史与展望
       下一篇文章:基于民俗叙事路径的“认同性经济”建构——以传统手工技艺类非遗侗族刺绣为研究对象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