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意大利右翼民粹主义政治中的宗教因素探析
发布时间: 2021/11/26日    【字体:
作者:陈昕彤
关键词:  右翼民粹主义 意大利宗教 政教关系  
 
 
 
内容提要:为什么意大利的民粹主义力量如此强大,成为西方传统政治大国中第一个出现民粹主义政府的国家?作为天主教传统在社会思想中至今影响巨大的地区,天主教会在意大利政治社会中扮演了何种角色,与民粹主义的兴起是否有关系?本文通过对意大利近现代社会政治中的宗教影响进行梳理回顾,分析了天主教民主党瓦解后意大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崛起的政治机会空间,同时以意大利联盟党为例讨论右翼民粹主义试图将宗教问题纳入自身的政治话语的策略。
 
民粹主义的兴起是本世纪以来在西方乃至世界政坛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民粹主义运动和民粹主义政党在近年的发展中已不仅局限于边缘或抗议性政党的地位,而是在全球多个国家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议会席位,甚至上台执政。在欧洲,由于金融危机、移民问题和欧洲一体化危机等社会经济因素,民粹主义也经历了逐渐发展和强大的过程。相比东欧,西欧大多数民粹主义政党在执政方面取得的成绩还相对有限,多止步于获得议会中的少数席位,或以次要地位与其他中右翼政党联合组阁。但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党表现突出,在2018年的大选中新兴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Movimento5 Stelle)”和老牌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Lega)”分别获得了32.22%和17.67%的选票[1],并随后组成执政联盟,成为西欧民粹主义力量的标志性胜利。此外,在这次大选中,右翼的“意大利前进党(Forza Italia)”和极右翼的“意大利兄弟党(Fratelli d’Italia)”也分别获得了14.43%和4.26%的选票。可以看出,意大利的民粹主义政党已经远非边缘性党派,而是成为了大多数选民的选择。
 
根据民粹主义政党的核心主张,一般研究者将支持排外民族主义、以反移民为主要特征的民粹主义政党称为右翼民粹主义,在意大利,较典型的极右翼政党有前身为“北方联盟”的“联盟党”,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前进党”,以及“意大利兄弟党”等;而重点主张反建制,推崇直接民主以及关注经济平等问题的“五星运动”一般被归为社会民粹主义或左翼民粹主义。总体而言,右翼民粹主义在文化价值观上更趋于保守,更加关注与移民问题相关的社会文化议题,而左翼民粹主义在文化价值观上相对趋于平等和开放,因此,右翼民粹主义更加倾向于将宗教认同纳入文化身份建构的话语体系中。
 
一般学者倾向于从政治经济学角度解释意大利的民粹主义力量强大的原因,例如将成因归为意大利当前面临的社会经济问题最为严峻[2];也有政治学研究者认为导致意大利政治“第一共和”时间终结的政治腐败问题是一个重要的历史因素,“净手运动”清查出意大利政坛严重的腐败问题,使意大利民众对政治机构陷入了深刻的不信任,从而使民粹主义的反建制话语能够轻易深入人心[3]。除上述因素外,本文认为宗教在意大利社会生活中的特殊影响力以及传统宗教政党的瓦解也为民粹主义的崛起提供了特殊的机遇。基于此,本文将探讨宗教因素在意大利民粹主义政治兴起中可能的影响,并分析以联盟党为代表的意大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政治叙事策略中与宗教议题相关的问题。
 
一、意大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崛起的宗教和社会背景
 
(一)意大利社会政治中的天主教影响
 
罗马自古以来是意大利地区的政治和文化中心,意大利的历史也因为梵蒂冈的地理位置而受到天主教极大的影响。尽管1984年对《拉特兰条约》的修订废除了天主教作为意大利国教的具体规定,但天主教会在意大利法律体系中的地位目前还没有其他宗教派别可以挑战。这种超然地位不仅表现在法律层面,更存在于整个意大利社会文化和风俗习惯中,并且通过对意大利人思想和精神信念的影响,渗透到了政治层面。在社会文化上,尽管意大利在国家建制上较好地坚持了世俗化和多元主义的原则,但国家理性的背后仍然存在思想意识形态方面潜移默化的影响。有研究表明,尽管参与日常祷告和教堂礼拜的频率有所降低,仍然有半数意大利人表示对于天主教的归属出于真实信仰,至今还有超过80%的意大利人相信耶稣基督的神圣性[4]。在世俗化观念的影响下,意大利人对于安乐死、堕胎和同性恋等个人选择自由的认可度有所提高,但大部分意大利人对天主教会机构保持了较高程度的认同,并将天主教会视为意大利国家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天主教信仰仍然是意大利民族集体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作为意大利民族粘合剂的公民宗教,对意大利人的社会文化观念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在政治方面,无论在地方、国家或欧洲议会中,意大利议员中具有明显天主教背景和观念的比例很高,其宗教观念直接影响了政治行为,例如在欧洲议会关于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议案中,意大利籍的欧洲议会议员表现出了明显的“基督教”、“非基督教”和“无宗教信仰”的投票分野[5]。此外,天主教会下属的各类宗教团体和机构仍然在意大利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影响。意大利天主教主教团(Italian Episcopal Conference)、天主教圣餐与解放运动(Communion and Liberation),天主教行动(Catholic Action)、意大利天主教童军协会(AGESCI)、意大利基督教工人联盟(Christian Associations of Italian Workers)、以及圣·艾智德团体(Community of Sant’Egidio)等都是当前意大利非常活跃和影响力较大的天主教组织,并常常向意大利政坛输送政治领袖。
 
(二)意大利历史变迁中的宗教政党
 
在十九世纪意大利民族运动兴起的阶段,天主教会与新兴的民族国家政权有过激烈的冲突和分歧,教皇于1874年发布圣谕,禁止天主教徒参加意大利政府和议会的选举活动,并将意大利王室成员革除教籍[6]。20世纪初期,教会和国家的关系有所缓和,教会意识到禁止天主教徒参加意大利政府的选举活动事实上只能削弱天主教徒在意大利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力,教皇庇护十世(Pius X)在1905年的圣谕中放松了执行上述禁令的要求,直至1919年此禁令被教皇本尼狄克十五世(Benedict XV)正式废除。在此期间及其后,天主教徒纷纷积极投身于意大利的政治活动中,由天主教神父斯图尔佐(Luigi Sturzo)推动的意大利人民党(Partito Popolare Italiano;PPI)最终于1919年成立,并于当年就获得超过五分之一的选票,成为继意大利社会党之后的议会第二大党派。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法西斯政权的倒台,意大利国内的反法西斯政党开始逐渐恢复生机。阿尔契德·加斯贝利(Alcide De Gasperi)在原人民党的基础上,联合几大天主教组织,成立了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Democrazia Cristiana,DC)。意大利天民党在二战后的四十余年间在意大利政坛一直占据了主流地位,与意大利共产党形成了两足鼎立的格局。由于冷战时期意识形态的争斗,为了压制意大利共产党,天民党获得了美国及梵蒂冈的大力支持,基本把持了国家权力[7]。此外,天民党还成功联合了众多天主教社会组织,获得了包括新纳粹主义和君主主义者等极端势力在内的大多数意大利中右翼选票,形成了超越宗教意义的政治联盟。
 
尽管这一联盟内部存在着各种矛盾和斗争,在战后几十年来还是成功地压制了新兴政治力量的崛起。然而,意大利社会内部的各种分歧依然存在,并等待着适时破土而出。1992年至1994年间,意大利政坛经历了一次巨震,率先发生在社会党米兰市领导人身上的腐败事件迅速蔓延到了全国,并波及到了所有党派,涉及上千名官员和企业家。最终这次“净手运动”使得意大利传统政党格局发生巨变,民众对执政党长期结构性腐败的反感达到了顶峰,原本势力最大的天民党和社会党受到的影响也最大。意大利天民党在此事件后基本瓦解,自由党解体,社会党的选票也下降到无足轻重的地步。可以说“净手运动”为20世纪末期兴起的“绿党”和“北方联盟”等新兴党派留下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也是本世纪意大利政坛民粹主义政治力量得以迅速获得主导地位的一个重要前提。
 
(三)移民和难民带来的外来宗教文化冲击
 
意大利在二十世纪中后期才由移民输出国转变为移民接受国,但这一转变发展得十分迅速。一方面意大利经济在战后的快速增长吸引了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大量经济移民,另一方面由于意大利在地中海的独特地理位置使其在难民危机中受到极大的冲击。据欧盟统计,2019年在意大利居住的外国人已达到525.5万,占意大利总人口的8.7%,其中超过三分之二来自非欧盟国家[8],这一数据仅包括合法登记在案的外来移民人数,据调查还有约68万非法移民滞留在意大利境内。
 
大量涌入的外来移民给意大利的宗教版图带来了明显的变化,进入意大利的大部分移民宗教信仰并非天主教,其中伊斯兰教信徒占比最大,为32%[9]。这为原本天主教占绝对优势的意大利社会带来了一定的文化冲击。尽管意大利与大部分西欧国家一样在20世纪经历了世俗化的国家发展历程,但由于天主教在意大利的特殊影响力,这一世俗化并未像法国一样彻底,因此在宗教文化层面的冲突可能更为复杂和突出。法国等西欧国家严禁在学校等公共场所出现宗教标识,以保证公共空间在宗教文化上的中立性,但意大利则一直有在学校悬挂十字架等基督教标志的传统。这一被视为意大利传统文化习惯的行为在近年来受到了挑战,2003年和2009年的两起针对教室悬挂十字架合法性的诉讼案件引起了广泛的媒体关注,激起了意大利文化保守主义者的情绪。根据皮尤中心的调查,71%的意大利人希望减少外来移民数量[10],而意大利民众的反移民、反宗教少数派及民族主义情绪在西欧各国中居于首位[11]。这一在宗教和文化上相对保守的态度为右翼民粹主义提供了重要的生长土壤。
 
二、意大利第二共和时代的政党与宗教议题
 
  “净手运动”开启了意大利从第一共和到第二共和时期的历程。1993年意大利选举法改革后,意大利天民党分裂为意大利人民党和众多小党,尽管天民党并不完全受天主教会控制,甚至常常与教会存在分歧,但基本能获得大多数信奉天主教的选民支持,从而将意大利国内的天主教人士和保守派人士统一在一个阵营。随着天民党的瓦解,这一政治力量也分崩离析。这一时期的意大利政治呈现出一种去中心化和碎片化的状态。针对这一局面,天主教组织和其他政党都试图通过宗教策略将原天民党的支持者重新整合入自己的政治力量中。
 
(一)天主教会政治参与方式的调整
 
首先,天主教内部对于如何重新团结这一政治力量存在着不同的观点,对于是否需要重新建构一个能替代先前天民党的新政党联盟也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天主教会对重建一个统一的天主教政党并不持明确支持的态度,而是试图积极地从文化和道德的角度影响天主教徒的政治观念,主要途径是通过各类天主教世俗机构和组织就相关政治议题进行宣传和游说活动来施加影响力。例如意大利主教团(CEI)于1995年帕勒莫的第二次会议上发起的“文化项目(Cultural Project)”[12]、2011年由不同政治观点的七个天主教组织发起的“为了共同善的良政(Good Politics for the Common Good”)倡议[13]等,都旨在加强天主教会在意大利民众中的道德文化影响力,使其成为意大利社会文化认同中的标志性组成部分。这一时期天主教会对意大利政治的影响从直接转向了间接,从政治议题转向了文化道德议题,使天主教在意大利的政治动员力量从“政党转向了圣坛(from the party to the pulpit)”[14]。总体而言,与意大利第一共和时期相比,天主教会的政治影响角色向压力集团转变,虽然在意识形态上保持了对意大利公众的积极影响,但在政治策略上相比之前更为消极,这为其他党派利用宗教议题进行政治动员留下了可趁之机。
 
(二)天民党之后的主要政党对宗教伦理的整合
 
随着天民党的分解,由一个党派统一代表意大利天主教的局面不再。这时,包括民粹主义政党在内的意大利各个党派都在争取获得原天民党的宗教选票。在欧洲社会整体现代化和世俗化的背景下,坚持参加固定宗教仪式和礼拜的天主教徒人数在意大利也呈下降趋势,成为占人口比例26%的少数,但天主教在公众中的影响力和声誉仍然保持在较高水平[15],这意味着前天民党的选民仍然保持了对宗教机构和天主教价值的高度认同。为了争取这些选票,意大利中左和中右政治联盟都试图将天主教伦理价值整合到自己的政治纲领中。
 
组成中左联盟的党派主要继承了前意大利共产党的政治遗产,尽管前身是天民党的主要政治竞争对手,但中左联盟也试图将天主教会的社会价值观与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结合在一起。其中意大利民主党(Partito Democratico,PD)的前身雏菊联盟(Margherita)主要由前天民党中的左派构成,后与意大利左翼民主党(Democratici di Sinistra, DS)合并为意大利民主党后,一直试图将教会的社会伦理观纳入中左派政治纲领之中,但由于党内人士对天主教的态度分歧过大而以失败告终。
 
与中左派相比,中右联盟党派对天主教伦理的继承更为积极。1994年大选后,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前进党(Forza Italia)与北部的北方联盟党(Lega Nord)以及中部及南部的民族联盟党(Alleanza Nazionale)组成了中右联盟。意大利前进党以天主教价值观的捍卫者自居,希望通过将宗教议题和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相结合,重构以基督教民主党为样板的保守党模式[16]。与贝卢斯科尼愿望相悖的是,意大利中右联盟并不稳定,之后经历了多次的变动和重组,加之贝氏丑闻事件的影响等因素,意大利中右联盟始终没有成为和基督教民主党类似的政治中坚力量。
 
总体而言,在第二共和时期,意大利境内的天主教选民无论持偏左还是偏右的政治观点,都无法再找到稳定和统一的政治代表,面对着不断变换名称和结构的政党联盟,迷失感日益增加,这为日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企图依靠宗教议题攫取选票埋下了重要伏笔。
 
三、意大利北方联盟党宗教话语的演变
 
(一)北方联盟宗教政治话语演变的三个阶段
 
在意大利第二共和时期的中右联盟中,作为今天影响力最大的右翼民粹政党联盟党的前身,当时的北方联盟仅仅是一个寻求地方独立的分离派政党,并不关注宗教议题,在其后的发展过程中渐渐摆脱了最初的分离主义和反基督教色彩,转而推行排外性质的意大利民族主义和基督教宗教文化建构。联盟党经历的这一巨大转变与其外部的政治环境变化以及内部的领导人更替有密切的关系。从时间上来看,从区域性的北方联盟到联合执政的全国性政党,联盟党大致经历了三个宗教话语的演变阶段。
 
第一个阶段大约从1991年政党正式成立到2000年左右。这段时期的北方联盟是具有明显分离主义和异教色彩的地区性政党。创始人翁贝托·博西(Umberto Bossi)联合了当时意大利北部地区的几个地区党派,以抗议罗马政府为主的反中心主义诉求获得了地方选举的胜利,同时迎合了当时的反腐败抗议潮流,逐渐稳固了自己的政治根基。当时的北方联盟为了突出“反南方”、“反罗马”的主张,企图以波河河谷地区为中心构建具有独特地方文化背景的“帕达尼亚(Padania)”文化认同[17],这一认同以凯尔特文化为基础,具有明显的异教特征,在篷蒂达(Pontida)举行的北方联盟党内年度会议上还一度保留了将波河作为神明的异教仪式[18]。在此阶段,北方联盟党在宗教话语的建构上不仅没有将基督教纳入自身认同中,还呈现出一定的反天主教立场,在其政治话语体系中,天主教会是一个基于罗马的腐败的精英集团,是地方的和人民的对立面。
 
第二阶段大约从2000左右到2013年底,这一阶段北方联盟逐渐将天主教议题纳入自身的认同叙事,其中对天主教的态度的剧烈转变发生在2000年左右。在这一时期,北方联盟与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党等其他右翼党派几次联合执政,将原本地方性的政党带入了全国性政治环境中;同时,随着911事件后欧洲社会的穆斯林移民问题逐渐突出和政治化,北方联盟的政治话语重心从寻求地方独立转到了反移民问题。为了迎合这一诉求,突出外来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的宗教异质化特征,北方联盟将宗教议题纳入了文化认同建构的核心,将天主教信仰纳入了其政治叙事中。这一转变同时也契合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翼联盟在宗教保守主义上的诉求。
 
北方联盟的宗教态度最为激进的转变发生在萨尔维尼2013年接任北方联盟党党魁之后,这一时期至今可视为北方联盟政治话语演变的第三阶段。在萨尔维尼的领导下,北方联盟放弃了北方利益至上的分离主义话语,并于2018年正式将名称和党徽中的“北方”字样去掉,改为“联盟党”。与此相呼应,为了争取南方地区的选票,“反移民”和“反欧盟”代替“反罗马”成为了联盟党最重要的政治主张。萨尔维尼领导的联盟党在反移民态度上更为强硬和激进,同时在宗教议题上更为保守和极端。作为典型的民粹主义领袖,萨尔维尼善于利用新媒体和出格的言行吸引民众的关注。2018年2月的一次竞选集会中,萨尔维尼公开手持圣经和念珠进行宣讲并宣誓,这一将天主教仪式引入政治活动的行为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标志着联盟党将天主教作为政党意识形态背景的明确企图。
 
(二)当前联盟党在宗教相关议题上的政治策略
 
从北方联盟到联盟党宗教议题的转变中可以明确看到天主教并非从一开始就出现在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纲领中。目前,萨尔维尼领导下的新联盟党呈现出“天主教原教旨主义”[19]的特征,在很多方面比天主教会自身更加右倾和保守。
 
首先,在伦理和个人自由议题方面,联盟党表现出了极端保守主义的态度,这种保守主义有一定的天主教传统文化背景,但相比天主教会,联盟党在伦理问题上的话语和表达方式更加激烈。除萨尔维尼之外,联盟党的其他领导人在公开场合多次表达对同性婚姻、堕胎、安乐死等问题合法化的强烈反对,并以基督教捍卫者的身份自居,例如曾任孔特第一任内阁家庭和残疾人事务部长的联盟党联邦副书记洛伦佐·丰塔纳(Lorenzo Fontana)多次公开自己的极端保守主义伦理观,并引用教皇庇护十世的话语来宣称“为保卫‘正常’而战是一种英雄的行为”[20]。在欧洲总体社会风气自由化的大背景下,天主教会对这类议题也开始持逐渐开放的态度,但以萨尔维尼为首的联盟党对方济各教皇的进步主义态度发表了激烈的批评,声称这是文明的失败和对基督教传统的放弃[21]。
 
除了在言论上的激进主义之外,联盟党还在行动上具体实施了文化保守主义。例如在地区立法上阻碍堕胎和避孕权法案的执行,以及通过游说和施压使欧洲人权法院推翻了禁止在意大利公共学校教室悬挂十字架的判决等。尤其是后一问题对联盟党而言,关系到欧洲本土宗教文化传统认同的传承,公共场所的十字架标识是欧洲基督教文化的标志和象征,决不能接受外来宗教文化的改变和冲击[22]。
 
但联盟党最为出格的政治话语还是出现在关于外来移民的问题上,这也是联盟党与天主教会争议最大的议题。从北方联盟时期开始,联盟党在多种场合公开发表反移民话语,并在其官方报纸中经常针对性地贬低穆斯林移民。萨尔维尼担任内政部长期间出台了强硬的反移民法案,还推动了境内移民收容中心的关闭[23]。与此相对,天主教会则对外来移民持相对开放的态度,教皇方济各要求每一个教区至少收容两个移民家庭,而意大利境内大部分难民收容所都有教会背景。双方在此问题上的立场形成了尖锐的冲突,常常公开互相指责。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天主教杂志《基督教家庭报》发文批评联盟党主导的移民政策,但这一指责似乎并未影响联盟党在意大利民众中的认可度,2018年底联盟党支持率上升到36%,萨尔维尼的个人支持率达到了53%,并且有调查表明其支持者中天主教徒的比例呈上升趋势[24]。
 
就宗教相关议题的话语和政治策略而言,联盟党成功地利用了当前天主教会的相对间接的政治参与方式,用极端的宗教话语和强硬的保守主义立场成功吸引了天主教选民的青睐。从历史梳理和宗教话语分析、以及与天主教会的关系来看,以意大利联盟党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既非正统宗教政党的继承者,也不是天主教信仰的真正代言人,而是将宗教议题作为吸引选民的噱头,通过建构排外主义的宗教文化认同实现反移民和推行文化保守主义的目标。目前看来,意大利右翼民粹主义较为成功地占据了天主教民主党瓦解以及目前天主教会的政治策略所留下政治机会空间,吸引了大量右翼以及偏保守派选民的关注,意大利成为了西欧目前民粹主义力量最为强大的地区。
 
《世界宗教文化》2021年第4期
云端宗教学术
 
[1]https://elezionistorico.interno.gov.it/index.php?tpel=S&dtel=04/03/2018&tpa=I&tpe=A&lev0=0&levsut0=0&es0=S&ms=S。(阅读时间2020年8月20日)
 
[2]夏庆宇,张莉:《“二战”后西方首个民粹主义政府何以再次出现于意大利》,《深圳社会科学》,2019年第2期。
 
[3]Fabbrini,S: “The transformation of Italian democracy”. Bulletin of Italian Politica 1(1):29-47;Tarchi, S (2015) Italy: the promised landof populism?, Contemporary ItalianPolitics, 7:3, 273-285,等。
 
[4]Franco Garelli: “Flexible Catholicism, Religion and the Church: TheItalian Case”, Religions, 2013, 4,1-13
 
[5]陈昕彤:《“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的意大利宗教风险研究》,《世界宗教文化》,2017年第6期。
 
[6]尹建龙,张震旦:《意大利民族发展史》,安徽大学出版社,2015。p.142
 
[7]刘光毅:《试论二战后意大利政党格局的演变》,《社科纵横》,2011年第8期。
 
[8]https://ec.europa.eu/eurostat/statistics-explained/images/b/b7/Non-national_population_by_group_of_citizenship%2C_1_January_2019.png.(阅读时间:2020年8月20日)
 
[9]CESNUR: http://www.cesnur.com/il-pluralismo-religioso-italiano-nel-contesto-postmoderno-2/。(阅读时间:2020年8月20日)
 
[10]Many worldwide oppose more migration – both into and out of theircountries。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8/12/10/many-worldwide-oppose-more-migration-both-into-and-out-of-their-countries/。(阅读时间:2020年8月20日)
 
[11]Western Europeans vary in their nationalist, anti-immigrant andanti-religious minority attitudes。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8/06/19/western-europeans-vary-in-their-nationalist-anti-immigrant-and-anti-religious-minority-attitudes/。(阅读时间:2020年8月20日)
 
[12]http://www.firenze2015.it/storia/palermo-1995/。(阅读时间:2020年8月25日)
 
[13]https://www.lastampa.it/vatican-insider/it/2011/07/16/news/il-mondo-cattolico-boccia-la-manovra-1.36951228。(阅读时间:2020年8月25日)
 
[14]Ilvo Diamanti; Luigi Ceccarini: Catholics and politics after theChristian Democrats: the influential minority, Journal of Modern Italian Studies 2007, 12(1): 37 – 59, p.45.
 
[15]约63%的意大利人认为天主教会是值得信任的机构,调查数据参阅上文,p.48.
 
[16]Alberta Giorgi: Ahab and the white whale: the contemporary debatearound theforms of Catholic political commitment in Italy, Democratization, 2013, 20(5):895–916.
 
[17]Micheal Longo: Italy’s Lega Nord: Changing Poses in a ShiftingNationaland European landscape. Australia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European Studies, 2016, l8 (1):16-29. p.21
 
[18]Luca Ozzano: Religion, cleavages, and right-wing populist parties:the Italian case. The Review of Faith& International Affairs, 17:1, 65-77. p.66
 
[19]Jakob Schwörer: Right-wing populist parties as defender ofChristianity? The case of the Italian Northern League. Z Religion Ges Polit 2018(2):387-413. p.397
 
[20]“Italy’s minister for family is openly homophobic and anti-abortion”.European Humanist Federation, 08/06/2018. https://humanistfederation.eu/italy-minister-family/.(阅读时间:2020年8月28日)
 
[21]Luca Ozzano: Religion, cleavages, and right-wing populist parties:the Italian case. The Review of Faith& International Affairs, 17:1, 65-77. p.74
 
[22]Luca Ozzano, Alberta Giorgi: The Debate on the Crucifix in PublicSpaces in Twenty-First Century Italy. MediterraneanPolitics, 2013, 18(2), 259–275. p.263
 
[23]欧洲时报网:“萨尔维尼力推,意大利关闭欧洲最大移民收容中心”2019-07-10。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m/201907/20190702881476.shtml.(阅读时间:2020年8月28日)
 
[24] Hannah Boberts: Matteo Salvini’s Catholic problem. Politico.2018.12.25. 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matteo-salvini-italy-don-antonio-rizzolo-catholic-establishment-sides-with-humanity-over-salvini/.(阅读时间:2020年8月28日)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传统社会基层治理的法律机制与经验 \罗冠男
摘要:基层社会治理对于整体社会治理起着重要的基础和支撑作用。在中国传统社会的基…
 
从法治视角看新加坡的多元种族与宗教治理 \马平、马腾飞
摘要:新加坡多元种族与宗教共存,是所谓“拥有宗教性社会的世俗国家”,它在半个多…
 
论佛教对中国传统法律思想的影响 \周东平 李勤通
  东汉以降,东传佛教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以及制度产生诸多影响。经过千余年发展…
 
“旷世新政”与“天佑国事”:论美国宪法政治的宗教之维 \钱锦宇 吴佳芮
摘要:美国宪法政治的建构和发展的历程与基督教(尤其是加尔文教)的政治文化传统密切…
 
家与国:两类共同体的法治逻辑 \谢晖
摘要 共同体是一个言人人殊的概念,但其基本表意是人与人之间因为情感或利益的需…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历史上两次文化革命与欧洲历史上两次宗教革命
       下一篇文章:摩洛哥苏非派的历史演进及当代影响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