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法律
 
美国秩序中的先知性伦理要素
发布时间: 2017/4/27日    【字体:
作者:Russell Kirk
关键词:  美国秩序 先知性 伦理要素  
 
 
(说明:本文是Russell Kirk所著《美国秩序的根基》一书第二章第四部分,本部分原标题是:公义与震怒)
 
“先知”一词的意思是说话者,也即被上帝呼召来向民众和掌权者说话的人。借着上帝的恩典与善意,先知预告上帝的意旨;不过,先知不是魔术师,不是占卜者,不是预测事态详细发展过程的人。换言之,希伯来先知是富有道德想象力之人,确信耶和华已命令他们以上帝的名义讲话,告诉民众上帝的震怒和上帝的怜悯。
 
T R 葛洛沃(T. R. Glover)说;“希伯来先知以胜利者的心态保存了对上帝本性的认知,抛弃对神性的所有其它说法。上帝是位格性的,上帝只有一位;上帝是公义的,上帝是王--这四项伟大的教义是所有宗教的基石。它们得之不易。它们是艰难、苦毒和失望的经历所结的果子。在历经人或魔鬼所能想到的所有试炼之后,民族和个人的一切期盼与信念都已崩溃,因此才有了这样的收获...。它们不再将公义看作关乎仪式或禁忌之事,而是将之纳入态度、行为和灵性的领域。它们让宗教摆脱远古的闹剧和不断涌现的可憎面目。”6
 
摩西是先知,以色列的最后一位士师撒母耳也是。不过,我们这里主要关注的是公元前八和七世纪的先知们;上帝赋予他们勇气去斥责君王,并警告整个以色列民族当心上帝的愤怒。这些人独来独往,后来才被追认为真正的先知。虽然耶和华向他们启示了自己的意志,他们在自己的时代却常常没有得到公众的尊重。任何其它宗教都没有自己的阿摩司、何西阿、第一以赛亚、弥迦、耶利米、哈巴谷以及第二以赛亚。他们深度参与自己那个时代的战争与国内的抗议,不过,他们传递的信息超越了促使他们发声的那些事件。
 
以色列人和犹太人知道,许多假先知已经来到:依附于某个王室的宫廷先知(不过,其中的有些人可能是真正的先知);“先知之子”或四处游荡的狂热分子团伙;将自己的梦误认为上帝启示的先知;假装已获得先知神交能力(也即获得超自然的认知沟通能力)的小丑和煽动家。不过,假先知已被遗忘,真先知却影响长存。
 
旧约中的先知
 
虽然都是上帝的喉舌,这些大先知每人各有自己的言说风格。后代的人通过他们的激情、他们的口才、他们的大无畏精神以及他们被事件证实了的信誉衡量这些先知,发现他们确实是耶和华的仆人。在以色列更早期的历史中,他们被称为观看者(seer)--即能看到普通肉眼无法看清的东西的人。
 
凭借着他们对以色列历史、传统和文献的了解,这些人向他们的同代人言说,提醒以色列注意他们与上帝所立的约以及耶和华的震怒和意旨。不过,他们的言说超出历史知识的范畴。他们从上帝那里获得启示(这常常让他们自己感到震惊),宣告上帝的审判。他们超越了感性认知和物质领域的束缚。也就是说,他们是上帝的声音的中介或传送器。
 
他们的洞见--或者毋宁说他们从超人的权威那里获得的信息--不是来自梦中:上帝已直接和他们沟通。在他们预言因对耶和华的不顺从会导致苦难之后,那些苦难很快会变成现实。当他们描述上帝的怜悯以及人与造物主的恰当关系时,他们极富说服力的发言会触动后来人的心思意念,即便他们周围的人充耳不闻。
 
第一位写下自己所获得的启示真理的先知是阿摩司;他听命于耶和华,离开自己位于提哥亚(Tekoa)镇附近的羊群和无花果树。显然,他只是一位牧羊或耕地的乡下人,不过,大约在公元前765年,他到了位于撒玛利亚的伯特利(Bethel)圣殿,指责国王和人民背离了与上帝所立的约。阿摩司在大祭司面前否认他是先知,意思是他并不是专门的预言家,而是因他无法抗拒上帝的命令。他攻击以色列的奢华、腐败、不义和沾沾自喜,告诉他的听众说,国王要被刀剑处死,人民要被掳为奴;伯特利的大祭司要死于流亡之中,他的孩子们会被屠杀,他的妻子会被迫成为妓女。祭司们和民众将他赶出伯特利,有什么可奇怪的呢?不过,这些审判都变成了现实。
 
阿摩司最有意义的地方在于,他宣称耶和华是所有人的上帝,而不仅仅是以色列的上帝。与上帝所立的约本身就表现了早在摩西上西奈山之前就在宇宙中存在的那种正义。以色列人确实是耶和华的选民,因为上帝选择直接启示他们,而不是其他民族。不过,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上帝所要求于以色列的公义高于其他民族。阿摩司讲到上帝对这些不信和冷酷的族群的愤怒:推罗、以东、叙利亚(Syria)、非力士(Philistia)、亚们与摩押。不过,上帝对以色列的愤怒也不逊色,因为以色列违背了律法。以色列无视上帝的戒命,依靠献祭和仪式来取悦耶和华;这样,上帝就必须为罪和蠢行管教他的百姓。上帝只有一位;而且他是所有族类的上帝,既不忽略也不遗忘任何人。
 
像更早时期的先知一样,阿摩司威胁说君王滥用权力的行为要受天谴。这一冲突贯穿以色列和犹大的整个历史。某位君王可能偶尔会征求先知的意见和祝福--比如可能请求先知向上帝代求;不过,通常的情况是,先知毫不退缩地反对王室的政策。这种交锋的关键之处常常在于这样的两难困境:以色列和犹大的国王觉得应该适当地与临近王国的君主们吃喝往来,娶其他国王的女儿为妻,在以色列内容忍这些外邦国家的偶像崇拜,与不遵从律法的强国缔结和解除盟约。如果没有这些世俗安排,以色列和犹大这些小王国怎能生存下来?先知的答案是,相信上帝。不过,国王们都知道亚述、巴比伦或埃及刀兵的厉害。一直到耶路撒冷陷落,君王和先知间的这种争斗都没有得到解决。
 
另一位来自乡下的先知何西阿在公元前八世纪后期曾对撒玛利亚人说,“主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译注:此段经文取自《弥迦书》6章8节)。与阿摩司一样,甚至程度还超过他,何西阿指明了如果以色列继续悖逆律法他们将必然要面对的结局。不过他也暗示,如果以色列回转顺从上帝,上帝可能会收回他的惩罚。(通常,先知“预言”的都是可能性,而非不可更改的命运。)因为上帝是怜悯人的上帝:就好像一位有爱心且尽责的丈夫饶恕和拯救一位放荡的妻子一样,耶和华也试图将他的百姓从罪的后果中拯救出来。如果以色列国停止淫荡的行为,如果以色列弃绝与亚述或埃及的联盟,那么上帝就会饶恕和拯救他们。
 
随着撒玛利亚逐渐被人遗忘,以赛亚开始在犹大说预言。与地位低下的阿摩司和何西阿相反,以赛亚享有很高的地位。先知以赛亚以上帝的名义告诉亚哈斯王不要去讨好可怕的亚述人。战争刽子手埃及和亚述可能会毁掉犹大,不过,上帝选民中的幸存者会熬过劫难并重返家园。在时间终了时,世界会发生转变;正义将获胜;锡安会成为完美之城;那些对耶和华保持忠心的人将获得奖赏。不要相信世俗的权势;在帝国主子以武器装备自己时,犹大要保持原有的做派。在公元前八世纪快结束时,以赛亚描述了历史中的神圣秩序。因着上帝的怜悯,犹大将免遭西拿基立刀剑的攻击,不过,那些狡猾世故者将不知所措:“祸哉!那些向耶和华深藏谋略的,又在暗中行事,说:“谁看见我们呢?谁知道我们呢?....因为强暴人已归无有,亵慢人已经灭绝,一切找机会作孽的都被剪除。”(译注此段经文取自《以赛亚书》29章15、20节。)
 
同一个时代的先知弥迦鼓励罪人承受上帝的愤怒:有着无限怜爱的上帝将高举那些被羞辱的人。耶路撒冷会陷落,但不会永远如此。灾难已经不远。在公元前七世纪末六世纪初約雅敬王统治期间被呼召的先知哈巴谷问上帝为何允许巴比伦的迦勒底人如此野蛮地骚扰犹大和其他部族。他得到的答案是:迦勒底人将上帝的审判加到这些部族的头上;对罪人的惩罚通过罪人实施。上帝告诉他的先知:“唯义人因信得生”,要等候上帝,以上帝为乐。最终,义人会得救。
 
耶利米是先知中遭受磨难最大的一位。他经过几个国王的统治时期;在他预言过的耶路撒冷被毁之后,他幸存下来。耶利米站在圣殿中,因上帝的可怕呼召而惊恐,在百姓面前却毫无惧色;他向首领和众人宣布,除非犹大悔罪并改变自己的作为,圣殿将被毁弃,城邑将变得荒凉。祭司和宫廷先知们大声嚷嚷说,“这人是该死的!因为他说预言攻击这城,正如你们亲耳所听见的。”(译注:此段经文取自《耶利米书》26章11节。)不过首领们救下耶利米,而且将他的话传给約雅敬王--后者将信条烧掉。
 
先知耶利米
 
耶利米宣告犹大必须顺从巴比伦,以此作为对他们罪行的惩罚。他没有为耶路撒冷最后的结局祷告,因为他的主人不是国王,而是上帝。在巴比伦人历经超过一年半的围城于公元前587年攻陷耶路撒冷后,他们将先知从地牢中放了出来--将他投入地牢的是西底家王。接着,尼布甲尼撒的大军洗劫了被攻陷的耶路撒冷城;他们烧毁圣殿和王宫,推倒城墙,将百姓掠去为奴。
 
耶利米预言,以色列不会被摧毁,因为耶和华已与他的百姓订立了新约。“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做他们的神,他们要做我的子民。他们各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译注:此段经文取自《耶利米书》31章33-34节。)
 
也就是说,旧约对整个族群有效;新约通过良心和个人亮光对每个人有效。耶和华不需要在锡安山上建立自己的圣殿,他也不需要犹大王国,正如他不曾需要撒玛利亚一样。他是万军之主,借着那些忠心于他者的心思意念让以色列得救;虽然他们被俘获,他的百姓将把耶和华的真理传遍全地。最高的主将通过很多人而不是一个政治国家实现他的意旨。
 
最后一个大先知是第二以赛亚--他生活在第一以赛亚之后很久(,尽管他是《以赛亚书》第40到66章的作者)。他在被掳巴比伦时期发预言,指出强大的巴比伦将被波斯大军击败,上帝的选民们将被征服者大流士解放。在巴比伦的统治者伯沙撒王宫殿的墙上出现这样令人困惑的文字:mene,mene,tekel,upharsin*;巴比伦确实在一夜之间就陷落了;第二以赛亚(或者被这么称呼的无名先知)已经预言,犹大的余民将返回耶路撒冷。
 
【*“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神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毗勒斯,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于玛代人和波斯人。”(《但以理书》5章25-28节)】
 
这是医治性的预言。如果不追求完全的理解,一个人是可能认识上帝的:“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译注:此段经文取自《以赛亚书》55章8-9节)以色列曾是上帝受苦的仆人、人类的代表;以色列受责打是因为全人类的罪。现在,以色列的余民应被高举,上帝的真理应传给外邦人,以以色列为各国的光。因着以色列的罪行和磨难,上帝遭受的苦痛就像生产的女子。现在,他要安慰他的百姓,因为他爱他们。
 
从始至终,先知们常常受君王们的鄙视,被民众恨恶和威胁;和以色列一样,他们是受苦的仆人。他们指出人类得救的道路;人们却拒绝他们。第二以赛亚许诺说,现在上帝自己将更直接地干预世界:上帝将差派一位新的仆人,上帝的灵将与他同在,让他在地上实现公义。
 
我们应如何理解从阿摩司到第二以赛亚这些先知?如果他们仅仅是在向地中海东岸的两个被彻底摧毁的小国家的君王和百姓说预言,这些先知在人类历史上的意义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仅止于此,那么这些先知就是失败者,因为就连回归时期重建的耶路撒冷也已经在后来化为尘烟。不过事实是,这些先知发预言的对象是所有时代的所有人。
 
亚伯拉罕 赫西尔(Abraham Heschel)评论说:“先知是对他所处的社会说不的人,谴责它的习惯做法和自以为是以及它的自满、悖逆和混合主义。他常常被迫宣告与他内心想法截然不同的结果。他最根本的目的是和好人与上帝的关系。这两者之间为何需要和好?”原因是人无比的自高自大,人憎恶上帝对历史的干预,人滥用自由。尽管犹太人和基督徒宣称过去一千九百年里没有真先知被呼召,那些旧先知却一直存在。“我们需要做出抉择:自由是自作主张还是对要求的回应;最终的结局是冲突还是关爱。”7
 
通过向以色列阐释耶和华之道,通过探求以色列在上帝主权之下的历史经验的意义,先知们寻觅到世界的秩序。最初,他们认识到人(man)是按照某位不可见的位格神(Person)--超越物质和时间的创造之主--的形象创造的。上帝出于自己的爱确立了伦理原则,让他的百姓能够据此生活在一起,这样,他们就不会像灭绝的野兽那样。以色列之子们首先认识到上帝是以色列的主;很快,他们就认识到他是万国的主;后来,他们认识到他是每个人心里的主。他是公义之主,怜悯之主。顺服他的人将被从罪中拯救出来,尽管他们可能在自己的日子里受苦;在时间的终了,胜利将属于他们。爱主之人将得享灵魂的秩序,谦卑在主面前的国度将享有共同体的秩序。如果不认识上帝,人们只能收获外部的黑暗和哀哭切齿的命运。
 
律法和先知让人类的存在具有清晰无误的伦理意义;这就是现代社会秩序奠基于其上的原因。人类现在还有阿摩司所指责的人的所有罪性:可怕的暴力、正义的败坏、弱者的受欺、自私的放纵、伪善、毁灭性的自满。尽管在摩西听到耶和华的声音之后已经过了三千三百年,人类从整体上并没有在建构灵魂或共同体秩序方面获得令人满意的成就。不过,如果没有律法和先知们所揭示的秩序原则,现代人便认识不到个人和共和国的准则。
 
以色列的普通人对律法和先知的理解肯定是不完美的;二十世纪的普通人对它们的理解也好不了多少。可是,如果没有以色列的遗产,人类的状况对很多人来说是无法忍受的。就像那些“就自杀问题展开争论”的古埃及人一样,人们会问自己,自杀是不是要好于活在败坏之中。如果没有律法和先知,生存的秩序便不可能长久。
 
转自大国 大国US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高度重视宗教信仰问题 \王冬丽
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约占国土面积的64%,西部和边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少…
 
论基督教对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王路遥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同时西方社会人群的主体目前也是信奉是基督…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苏格兰中学高年级学生将自行退出学校宗教活动?
       下一篇文章:死亡与再生:法律与宗教的竞合——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读后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