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欧洲的多元文化主义困局:穆斯林移民问题
发布时间: 2017/5/5日    【字体:
作者:岳泽贤
内容提示:在全球化浪潮和欧洲人口危机的驱动下,大批穆斯林涌入欧洲进而改变了欧洲的人口结构,随之不同民族、宗教背景下的群体冲突显露端倪,“宗教和民族的政治觉醒”已经成为欧洲多元之困。本文以欧洲穆斯林的移民人口、文化发展为切入点,探讨欧洲多元文化主义的困局及未来发展方向。
关键词:  穆斯林移民 伊斯兰文化 多元文化主义 困局  
 
 
一、引言
 
如今国际人口流动已经开始影响并重组输出国和输入国整个社会。欧洲社会高度开放,吸纳的移民来自世界各地,其中穆斯林移民比例不容小觑。然而纵观欧洲历史,奉行多元文化主义的欧洲主流社会与穆斯林的关系呈现出包容-紧张循环往复的局面。
 
多元文化主义一词最早出现于美国学者霍拉斯·卡伦的《民主诉熔炉》一书中。关于它的定义,学界没有统一答案。奎多·伯拉菲认为多元文化主义涉及一个团体或社会内具有不同文化经历的共存。德国学者汉斯·尤尔根·普尔认为多元文化主义是一种包含差异的计划和制度。可以看出多元文化主义是一种政策措施或制度安排,而其“不同宗教文化一律平等”的原则一直饱受争议,支持者从文化多样性、群体认同、抵抗歧视等角度认为它是解决族群冲突的良方,反对者则认为差异产生区隔,谴责它拉大了族群间的社会距离。
 
二、多元文化主义背景下欧洲穆斯林移民的发展壮大
 
多元文化主义的包容思想,使伊斯兰文化在欧洲有很大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穆斯林移民人口的增长改变了欧洲人口结构
 
21世纪初,欧洲人口迅速老龄化,而维持人口稳定所需要的生育率是2.1,欧洲平均是1.38。可见欧洲的老龄化问题需要通过吸引移民来扩大劳动力市场,如英国在2002年颁布了《国籍、移民和难民法》以促进高层次人才及紧缺人才的技术移民。当下欧洲的第一大外来族群便是穆斯林族群,第二大宗教便是其信奉的伊斯兰教。目前,欧洲的穆斯林移民已达2000~2300万,约占总人口的5%~6%,预计到205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20%。欧洲穆斯林人口的年轻化与本土人口老龄化形成了鲜明反差:在法国,年龄在20岁以下的人群中穆斯林移民占1/3,而本土人口占比21%;在德国,年龄在18岁以下人群中穆斯林占比1/3,而本土人口占比18% 。
 
(二)伊斯兰文化的传播得到欧洲的扶持
 
依据多元文化主义“不同宗教文化一律平等”的原则,许多欧洲国家对于穆斯林族群的伊斯兰文化不仅给予自由空间,而且还提供物质支持。比如,外来移民社团组织注册之后便能向政府申请活动经费来举办具有本民族文化特色的活动,包括为移民子女开设专门学校教授本民族文化。伊斯兰教文化传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清真寺数量的大幅增加。穆斯林人口的增加使欧洲各国对其宗教生活需求提供了资金支持,例如增加财政拨款用于清真寺的修建。1971年全西欧的清真寺已达607座,1981年增至2124座,1995年更增至6000座左右,其中穆斯林人数集中的法国、德国和英国在1991年就分别有1500座、1000座、600座清真寺。
 
三、欧洲社会多元文化主义的困局
 
人员的跨国流动、可能的族群矛盾、传统民族观和国家观面临冲击是国际移民的三大特征,同时也将冲突的祸根孕育其中,当下欧洲社会和穆斯林移民的隔阂和冲突日渐升级,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欧洲主流社会的排穆情绪蔓延
 
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教文化产生于同一圣城耶路撒冷,但从历史上来看,这两种不同的宗教文化所影响的世界,却处于长期的敌对状态。虽然有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的引导,但二者的历史冲突依旧是双方深刻的裂痕。2001年“9·11”事件、2004年马德里爆炸案和2005年伦敦地铁爆炸案使欧洲社会对多元文化主义的质疑甚嚣尘上,指责、谩骂、诋毁穆斯林的行为频频出现。英法德等国政要均唱衰多元文化主义,认为这一政策助长了极端主义和恐怖势力。在西班牙恐怖爆炸案的主谋被证实是激进的穆斯林之后,民众对穆斯林的态度急转直下,当地一些右翼份子也纷纷出现辱穆言论,甚至破坏清真寺。丹麦日德兰邮报刊登的多幅漫画涉及侮辱穆斯林、亵渎先知,更是加深了穆斯林和欧洲社会的裂痕。在法国,女性被禁止戴穆斯林头巾前往公共场所,包括在街头散步、乘公共汽车、前往银行、商店、医院、学校以及电影院等。
 
(二)穆斯林移民对欧洲的不认同感增多
 
学者罗伯特·雷肯曾说“对于那些孤独的穆斯林后代,欧洲扮演了主人的角色。从名义上,这些穆斯林的后代是欧洲公民,但在文化和社会方面,他们仍被隔离在外”。宗教对欧洲穆斯林的身份尤为重要,英国、西班牙、德国的穆斯林更倾向于将自身首先认定为穆斯林身份,而不是国家身份;在欧洲国家的穆斯林中,认为多数欧洲人对穆斯林不友好或有敌意的人数比例西班牙将近31%,英国是42%,法国是39%。在受到欧洲主流社会的疏离和由不公待遇产生的认同危机后,穆斯林族群容易产生逆反情绪,进而被“圣战”口号所蛊惑,从而成为极端恐怖组织的一员。英国军情五处和警方均认为,英国境内的许多穆斯林人士都会直接或间接的支持恐怖主义,特别是那些拥有英国国籍的巴基斯坦穆斯林后裔,或是父辈与基地组织有染的英国国籍穆斯林,支持恐怖活动的可能性更大。
 
四、反思与小结
 
关于欧洲的文化多元主义应该何去何从,笔者认为需要认清以下几点:
 
穆斯林移民人口的发展壮大,改变了欧洲的人口结构,呈现出欧洲人口“伊斯兰化”的趋势,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但现在欧洲穆斯林的处境并不理想,而极端组织的恐怖事件更加剧了世人对伊斯兰文化和穆斯林族群的误解,“将穆斯林赶出欧洲”是极端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恐怖组织打着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披着宗教旗号制造一次次灾难,但是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文化是不能等同的,大部分穆斯林移民为建设欧洲贡献了巨大力量,解决了欧洲社会的劳动力问题,贡献了社会力量,这一点毋庸置疑。
 
有人质疑欧洲推行的文化多元主义过时了,其实不然。尽管多元文化主义在2010年末到2011年初就已被德、法、英官方宣布失败,但是单一的同化论未必就能解决矛盾冲突。欧洲在奉行文化多元政策的同时也矛盾的排斥着族群和宗教文化的多元性,“自由”(如言论自由)和“多元”常常背道而驰,在外在形式上为其文化传播提供扶持,比如修建寺庙,但是在心理上和各项政策中对穆斯林族群又是充满着排外情结和歧视现象,所以不能说完全做到了文化多元主义。
 
文化多元主义的中心原则是承认并尊重文化的多样性,而人口和族群结构的变革势必会对原文化及其地位产生影响,复杂的民族宗教矛盾也不会因为表面上的“平等、尊重”而消失。文化多元主义的大方向是必须要遵循的,“多元”需要被认可,但是在对文化的态度上,欧洲政府不应该是软弱无力的、松散无序的“政治正确”和“价值中立”。每个民族为了保护本族文化,可以在面对多元文化时,一方面承认和尊重客文化,另一方面要使主、客文化“主次有别”,由于文化传播具有惊人的转化能力,对客文化需要“有限度的照顾”,即尊重文化的多样性,不触犯对方的文化传统,保证移民的正当权利,但是不宜为客文化的传播贡献过多力量,做到“物质上少予或不予”。而移民也应该在保持自身信仰的同时,尊重东道国的社会规范和价值观,积极融入主流社会。
 
全球化是宗教和族群的“放大器”,移民浪潮带来的文化多样性挑战着欧洲的民族认同和社会的繁荣稳定,而松散无序的多元氛围难免会升级族群冲突,难免会导致外文化在地位上反客为主、主客相争的局面。全球化时代意味着“一元”文化霸权的终结,高效的整合多元文化需要每个人的理性思维,而政府应首先着力增强本民族文化活力,结合国情建立强有力的文化多元制度,对外来文化和族群有尊重、有限度的照顾,但绝不冒犯。唯有完善新型的多元文化制度,才是解决矛盾冲突、共享繁荣的现实路径!
 
参考文献:
[1][加]威尔·金里卡著.邓红风译.少数的权利——民族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和公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5.
[2][德]霍耐特著.胡继华译.为承认而斗争.海人民出版社.2005.
[3]Mark Steyn.American Alone: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Regnery Publishing,2008.
[4]宋全成.族群分裂与宗教冲突:欧洲多元文化主义面临严峻挑战.求是学刊.2014,41(6).
[5]Timothy M. Savage. "Europe and Islam:Crescent Waxing,Cultures Clashing ",in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Vol.27,No.3,Summer 2004.
[6]王晰.透视阿拉伯移民在欧洲社会的历史嬗变.阿拉伯世界研究.2007,l1(1).
[7]Kettani M.A.Challenges to the Organization of Muslin Communities in WesternEurope.Netherlands KokPharos Publishing House.1998.
[8]宋全成.欧洲移民研究:20世纪的欧洲移民进程与欧洲移民问题化.山东大学出版社.2007.
[9]卫报.戴“穆斯林头巾”在法国被禁.http://style.sina.com.cn/news/f/2011-03-07/103 774819.shtml.2011-03-07.
[10]丁刚.文化融合影响全球政治.纽约时报.2005-08-03(11).
[11]The Pew Global Attitude Project.Muslim in Europe:Economic Worries Top Concerns about Religious and Cultural Identity. http://www.pewglobal.org/2006/07/06/muslims-in-euro pe-economic-worries-top-concerns-about-religious-and-cultural-identity/.2006-07-06.
[12]张娟.恐怖主义在欧洲.世界知识出版社.2012.
 

转自参考网
http://www.fx361.com/page/2016/1201/360732.s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错误信息导致错误结论——评秦晖老师《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大弊病》 \北大飞
一直关注秦晖老师的公众号“秦川雁塔”,但最近看到最新文章《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
 
主权之争:施米特和巴特的政教观 \李晋 马丽
I导言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社会和思想界处在一场精神危机中,战争的威胁、…
 
论侵害宗教财产目的性使用之法律救济 \张建文
摘要: 通过以知名寺院为主要景点,隔绝或阻断通往知名寺院的道路,设立风景名胜区,…
 
《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 \张圣隆
第四十一条、第四十四条之浅析 前言 2016年9月7日,国务院法制办为征求社会…
 
中世纪欧洲的法治元素(上篇) \程汉大
法治就是法律的统治,核心是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等社会生活秩序由法律规定,并依…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宗教政党在以色列社会和政治生活中的独特地位
       下一篇文章:新教参与现代多元社会公共生活的开拓者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