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欧盟成员国拒绝接受穆斯林难民背后的宗教因素探析——以匈牙利为例
发布时间: 2017/6/8日    【字体:
作者:严天钦
内容提示:在欧债危机还未得到有效解决之前,2015年欧盟又遭遇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为严重的难民危机。为了应对危机,欧盟通过了转移安置难民的方案,但是欧盟成员国对该方案的反应不一,以匈牙利为代表的欧盟多个成员国对此方案坚决抵制,甚至公开宣称拒绝接受穆斯林难民。本文以匈牙利为个案,在探讨匈牙利如何对待穆斯林难民的基础上分析了其背后深刻的宗教文化因素。
关键词:  难民危机 匈牙利 宗教因素  
 
 
2015年爆发的欧洲难民问题仍在不断升级,这是“二战”以来欧洲所遭遇到的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根据联合国难民署最近发布的声明认为,2015年年底将会有超过70万难民抵达欧洲,2016年这一数量还会继续增加。[1]毫无疑问,逃往欧洲的绝大多数难民都是穆斯林,如何处理和安置这些蜂拥而至的穆斯林难民是摆在欧盟面前非常棘手的问题。
 
2015年9月22日,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在欧盟总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投票通过了转移安置12万滞留在意大利和希腊等国境内难民的方案,因为9月14日欧盟成员国已经同意转移安置4万名难民,所以欧盟成员国在两年内将总共安置16万名难民。[2]虽然具有法律效应的难民方案已出台,但并不是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参与这一方案,而且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国对该方案投了反对票,芬兰投了弃权票。而且,该方案并不能使绝大部分已经抵达欧洲的难民得到有效安置。尽管《日内瓦公约》和欧盟的移民法规定欧盟成员国有义务为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是包括匈牙利在内的多个成员国却公开表态只愿意接受基督徒难民。
 
一、匈牙利对穆斯林难民的对策
 
作为欧盟成员国和申根协定国,匈牙利位于欧洲的腹地,扼守欧盟东部边界,同时也是来自巴尔干半岛、中东和北非地区难民进入欧洲的十字要道。但是匈牙利并不欢迎难民的到来。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an)认为欧盟向成员国强行摊派难民的做法是“极其愚蠢的”,在他的坚决抵制下,匈牙利可以例外不接受这一方案。[3]此外,反对难民的广告牌遍布匈牙利全境,比如有一条警告难民的广告这样写道:“如果你来匈牙利,别抢匈牙利人的工作!”[4]
 
为了阻止穆斯林难民进入匈牙利,匈牙利2015年7月份开始在匈塞边境修建了一条长达175千米带铁丝网的隔离墙,并派警察在隔离带巡逻。另外,匈牙利还收紧难民法,加重了对非法移民的打击力度。2015年试图来欧洲的难民主要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他们在抵达匈牙利之前都得经过塞尔维亚,匈牙利议会认定塞尔维亚是一个“安全的国家”,这个国家既没有战争也不会迫害经过的难民,因此匈牙利拒绝给予取道塞尔维亚的难民避难权。从2015年9月中旬起,所有未获得匈牙利政府批准而擅自闯入匈牙利边境的难民都被视为违反了匈牙利的法律,可能被囚禁长达3年,那些帮助难民越境的人甚至会面临更严厉的惩罚。另外,匈牙利政府还委派了工作人员在匈塞边境对难民进行检疫,只有那些被给予难民身份的难民才可以通过边境,因为绝大多数难民都取道“安全的”塞尔维亚过来,所以,几乎所有向匈牙利提出避难申请的难民都会被遣返回塞尔维亚。
 
在匈牙利政府封锁了其南部匈塞边境上难民进入欧盟的一个重要入口之后,2015年9月16日匈牙利警察与边境上上千名难民发生了冲突。难民们用阿拉伯语高喊着口号挥舞着拳头要求匈牙利开放边境,为了驱散难民,匈牙利警方不仅动用了高压水炮还至少发射了20枚催泪弹。受催泪弹影响,难民的孩子们哭成一片,一些愤怒的难民向警察投掷了酒瓶、石头和木棍。当天,匈牙利警方逮捕了29名难民。在接受匈牙利一家电视台采访时,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安全顾问焦尔吉·巴康迪(Gyorgy Bakondi)说警方当天还抓获了一名恐怖分子。[5]在匈牙利封锁其边境之后,难民不得不重新开辟通往欧盟的路线,他们只能绕道克罗地亚。匈牙利拒绝接受难民的原因很复杂,但从其政治领导人的讲话来看,最重要的因素还在于宗教文化差异。
 
二、匈牙利对穆斯林难民的拒斥与对“基督教文化身份”的标榜
 
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在欧盟总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明确表态:“我认为我们有权决定我们不想让大批穆斯林人口进入我国。”他表示不管是匈牙利人还是欧洲人对目前的难民局势都非常担心,他们充满了恐惧,因为他们觉得欧洲的领导者无法控制难民局势。[6]他甚至对向难民大开方便之门的欧洲领导人警告说,此举将会改变欧洲的人口结构,甚至威胁欧洲大陆的基督教文化身份。[7]欧尔班还说难民具有不同的宗教背景,代表完全不同的文化,绝大多数人是穆斯林而不是基督徒,而欧洲和欧洲身份却建立在基督教之上。他认为匈牙利在南部与塞尔维亚接壤的边界所修建的隔离墙对于保护申根区的外围边界至关重要,他觉得目前欧洲所面临的与其说是难民危机还不如说是大规模移民潮。[8]维克托·欧尔班的观点非常明确,欧盟不应该让穆斯林难民进入欧洲,因为他们具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必然在多方面对欧洲构成威胁。
 
事实上,穆斯林威胁论在欧洲是一个不断被反复提及的问题。自“二战”以后,特别是以德国为代表的西欧国家的穆斯林移民不断增多,每当经济不景气时,穆斯林移民往往会成为被指责、攻击的对象。然而,匈牙利2011年的人口统计显示该国的穆斯林只有5579人,只占匈牙利总人口的0.056%[9],这么少的穆斯林显然对匈牙利的国家身份和人口结构不至于造成多大影响。根据匈牙利的《宪法》规定,公民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力,但是《宪法》前言明确表达了对匈牙利1000多年前的第一位国王的感激之情,因为正是这位国王把匈牙利与“基督教欧洲”团结起来。[10]为了表达对这位国王的感激,匈牙利还设定了一个重要的法定假日以纪念匈牙利转变为基督教国家。匈牙利的现任总理欧尔班在修改《宪法》时,甚至还添加了一个条款以强调基督教对维护国家身份的重要性。[11]虽然《宪法》没有规定基督教为匈牙利的国教,但其前言无疑表明基督教才是匈牙利最重要的宗教。事实上,在总人口大约为990万的匈牙利,至少有一半人口是基督徒,2011年一项调查显示,有37.1%的匈牙利人是罗马天主教徒,11.6%是加尔文宗教徒,2.2%是路德宗教徒,不到1%的民众信奉犹太教,不到5%的民众包括希腊天主教徒、圣灵降临教派的教徒、东正教教徒、其他基督教教派教徒、佛教徒和穆斯林。[12]
 
从民众的宗教信仰状况来看,天主教在匈牙利的影响无疑比其他宗教的影响大得多。当匈牙利被前苏联控制的时候,国家设有国家宗教事务办公室,实际上宗教事务完全被置于国家政府的监管之下。而1989年东欧剧变之后,匈牙利由社会主义国家转变为实行多党选举制的民主共和国,以前的国家宗教事务办公室不复存在,宗教组织有了更大的自主权。匈牙利在2004年成为欧盟成员国,受欧盟的影响,其宗教政策更加自由,宗教,特别是天主教在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开始发挥重要的作用。
 
比如,天主教会组织在教育领域的影响就不容小视。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在2004年,天主教会拥有50所幼儿园(1.1%的适龄儿童在这些幼儿园就读),97所小学(学生数占适龄儿童的2.6%),50所寄宿学校(学生数占寄宿生的10.8%),76所高中(学生数占高中生的4.9%),60%的教会学校都由天主教会来管理,天主教会学校的在校生将近有5万人,占应该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总数的3%。[13]但实际申请到天主教会学校就读的学生人数更多,受条件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申请者都能被接受。天主教会学校受到许多家长的青睐,因为他们认为孩子们在这样的学校不仅可以学到知识,还可以培养良好的道德品质和性格。在办学过程中,天主教会得到了匈牙利政府的大力支持。
 
匈牙利的政治领导人也极力支持在公立学校推行宗教教育。比如,匈牙利的第二大政党比克党(Jobbik),即“为了更好的匈牙利运动”党,主张伦理课和宗教课程成为匈牙利小学和中学的必修课,并倡导匈牙利人在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的同时也要在教堂登记举行婚礼。另外,该党还试图修改法律以限制堕胎,并支持教会组织在军队、医院、监狱和教育机构施加更大影响。[14]比克党的前身是一个保守的基督教团体,该党也一直把自己界定为民族主义的基督教政党,与基督教会具有特殊关系。该党继承了匈牙利历史上诸多右翼团体和政党的传统,其中有些右翼政党在“二战”前还与希特勒的纳粹党结为同盟。跟德国纳粹党一样,比克党既仇视犹太人和罗姆人也仇视同性恋。除此以外,比克党还仇视以色列、穆斯林和亲西方的社会主义者。对匈牙利的党政领导人来说,宗教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能帮助匈牙利保持基督教文化传统和匈牙利人传统的生活方式,即匈牙利的传统文化身份。
 
正是担心大批涌入的穆斯林难民会对匈牙利的基督教文化身份构成威胁,在2015年度的难民危机中,匈牙利的教会组织表现得相当冷漠。罗马教皇方济各曾号召欧洲的天主教徒为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比如提供宗教场所或家园为他们避难。但是,在匈牙利,当大批滞留布达佩斯火车站的难民需要援助的时候,基本看不到任何教会慈善机构的影子。有些匈牙利教会组织的领导完全支持总理欧尔班的观点,比如匈牙利南方天主教区的大主教克斯·瑞格(Kiss-Rigo)就是典型的代表,他认为教皇完全不了解真实的情况,他担心大量穆斯林以难民的身份进入欧洲将对欧洲大陆“普世的基督教价值观”构成威胁。他认为绝大多数难民既“傲慢”,又“愤世嫉俗”,他甚至把难民潮看成是一次“入侵”,认为这些口中不断念叨着“真主最伟大”的穆斯林想要取代基督徒占领欧洲。克斯·瑞格在匈牙利南部天主教区当了9年的大主教,所辖教区有大约80万天主教徒。[15]因此他的言论在匈牙利民众中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在一个穆斯林人口只有区区几千人的匈牙利,从世俗政府领导人到宗教界领袖都主张把穆斯林难民拒之门外,他们都认为匈牙利的国家身份建立在基督教之上,对于他们来说,穆斯林难民的到来无疑将会对匈牙利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对穆斯林难民所发表的激进的言论和所采取的极端的做法使匈牙利遭到了其他欧盟成员国严厉的批评,很多西方媒体都批评匈牙利存在严重的“仇外主义”和“伊斯兰恐惧证”。事实上,受传统偏见的影响,这两者在匈牙利都存在。
 
三、“伊斯兰恐惧症”——匈牙利拒绝接受穆斯林难民的根本原因
 
欧洲人对伊斯兰的恐惧和偏见由来已久,事实上,从诞生之日开始,伊斯兰教就是以“一个问题”呈现给基督教世界的。自十字军东进以来,基督徒的优越感和对伊斯兰世界的贬斥就贯穿于欧洲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交往的历史,这一点在欧洲东方主义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应证。东方主义作品对伊斯兰歪曲和错误的表征,促成了“伊斯兰恐惧症”在欧洲的形成。
 
17世纪以前,伊斯兰一直都是“欧洲的梦魇”。对所向披靡的穆斯林,欧洲人充满了恐惧和敬畏。在欧洲人眼中,伊斯兰意味着可怕的威胁,而“奥斯曼土耳其”所构成的威胁一直延续到17世纪末。因此,“对欧洲而言,伊斯兰曾经是一个持久的创伤性体验”。对于欧盟成员国匈牙利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从1541年到1699年长达158年的时间内匈牙利王国的中南部一直被奥斯曼帝国所统治。正是这种“创伤性体验”成为匈牙利拒绝接受穆斯林难民的一个重要理由。
 
2015年初,在法国《查理周刊》办公室遭到恐怖袭击以后,法国发起了“我是查理”的大规模支持言论自由的游行,时过几个月之后,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以担心恐怖袭击为由发起了排斥移民的运动,他的公开演讲直白地表达了仇外的情绪。比如他在一所电视大学演讲时曾这样说道:“欧洲和欧洲人的生活方式现在正处于危险中,欧洲价值观和国家都面临存亡的不确定性,或者欧洲将会变得面目全非……我们希望欧洲能像欧洲人所期望的那样得以存续。但有件事不仅是我们希望的而且是必须要做的,这只取决于我们:我们必须保留住匈牙利人的匈牙利。”[16]
 
从以匈牙利首相维克托·欧尔班为代表的欧洲领导人反对接受穆斯林难民的话语修辞来看,穆斯林难民在他们眼中要么就是为谋取欧洲福利的虚假受害者,要么是潜在的违法犯罪者或恐怖分子。显然,这种对穆斯林难民的表征方式秉承了东方主义作品中诋毁穆罕默德、《古兰经》和伊斯兰教的一贯立场。当丹麦《日德兰邮报》和法国《查理周刊》刊发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时,欧洲人也许只是认为他们在表达言论自由,但对于虔诚的穆斯林来说这显然是对先知的亵渎和诋毁,这种对伊斯兰丑化和歪曲的表征无疑在制造更深的仇恨。2015年1月位于法国巴黎的《查理周刊》总部所遭到的恐怖袭击与欧洲人自己煽动的这种仇恨不无关系。但反过来,这种恐怖袭击也加深了欧洲民众对穆斯林的仇视。可见,“伊斯兰恐惧症”的产生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特别是“9·11事件”的发生和“伊斯兰国”的兴起,欧洲人开始对极端伊斯兰主义深感恐惧,最近几年在欧洲境内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更加深了欧洲人对穆斯林的疑虑。如2004年3月11号西班牙马德里发生的爆炸事件、2005年7月伦敦地铁爆炸案件,这些由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发起的恐怖袭击震惊了欧洲。自然更强化了欧洲人对穆斯林的刻板印象。
 
在维克托·欧尔班发表一系列反对穆斯林难民入境的言论之后,匈牙利有份杂志的封面把欧尔班描绘成了希特勒的样子,让他留上了小胡须。大概有1500名欧尔班的支持者为此在布达佩斯举行了抗议集会。在集会上,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联盟政党的创始人之一索尔特·巴耶尔(Zsolt Bayer),现任首相维克托·欧尔班的老朋友发表了一份相当有争议的演讲。在演讲中,他把穆斯林难民说成是反对欧洲白人的种族武器,认为2015年的难民潮是人为蓄意操纵的大规模迁徙潮。它的目的就是要最终不可逆转地改变欧洲的民族和宗教构成。[17]把战争引起的一场难民危机说成是一场要消灭欧洲白人的阴谋,这无疑是要故意引起欧洲人对穆斯林的恐慌。
 
在欧洲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案件后,在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迅速崛起并不断展开野蛮杀戮之后,欧洲人更实实在在感受到极端穆斯林所带来的威胁。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不管是生活在欧洲的穆斯林移民还是刚刚抵达欧洲的穆斯林难民普遍遭遇了信任危机。事实上,匈牙利并不是欧盟成员国中唯一一个明确表态只接受基督徒难民的国家,捷克、斯洛伐克、塞浦路斯、保加利亚、爱沙尼亚和波兰等欧盟多个成员国也作出了同样的声明。
 
四、结语
 
在美国“9·11事件”和伊斯兰国崛起之后,很多欧洲基督徒往往会把恐怖袭击与伊斯兰联系起来,他们甚至认为暴力袭击植根于伊斯兰传统价值观。在政治右翼、极端民族主义者和仇外主义者的舆论攻势下,欧洲的普通民众往往把穆斯林看成是狂热的好战分子和血腥、残忍的恐怖分子,认为他们对欧洲的安全与稳定构成了持久的威胁。正是这种欧洲历史上一以贯之的对穆斯林“东方主义”的表征方式和长期存在的“伊斯兰恐惧症”在不断制造敌意和对抗,才使得包括匈牙利在内的多个欧盟成员国在面对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时仍然拒绝对来自中东战乱地区的穆斯林难民施以援手。
 
对很大一部分欧洲人,尤其是对右翼排外势力来说,欧洲依然是而且将来也应该永远是一个“基督教俱乐部”,他们担心大量穆斯林难民的涌入会导致欧洲的“伊斯兰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匈牙利在经过前苏联的长期统治以后,并不是一个宗教特别保守的国家,其总理欧尔班拒绝接受穆斯林难民的激进言论在很大程度上说可能只是他在以宗教的幌子打政治牌,但对相当一部分欧洲基督徒来说,这一招很奏效,因为他说出了他们的心声。鉴于欧洲长期存在的“伊斯兰恐惧症”以及还远未解决的债务危机,可以预见,随着越来越多的穆斯林难民的到来,欧洲要真正帮助他们融入主流社会的挑战越来越大,穆斯林被边缘化的状态和欧洲右翼政党的强势崛起势必会使穆斯林与基督徒之间的冲突持续增多甚至升级。
 
*本文系四川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研究专项区域与国别研究项目(SKGB201402)、教育部西部和边疆地区青年基金项目(14XJC630007)及欧盟文化教育总司终身教育项目、“让·莫内最佳欧洲研究中心”项目“联盟中的多样性:欧洲一体化与欧洲社会发展”(JMP 2011-2869)阶段性成果。
 
注释:
 
[1]http://www.strategic-culture.org/news/2015/lO/02/at-least-l-4-million-refugees-europe-end-2016-un-refugee-Agency.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25日。)
[2]http://www.newstatesman.com/world/europe/2015/09/what-you-need-know-about-eu-refugee-quota-plan.(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0日。)
[3]http://reshaping-europe.boellblog.org/2015/07/30/the-fidesz-partys-affair-with-radical-voters.(阅读时间:2015年10月9日。)
[4]http://www.huffingtonpost.com/miklos-haraszti/viktor-orban-hungary-refugees_b_8100906.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2日。)
[5]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5/09/hungary-tear-gas-water-cannon-refugees-150916140918312.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2日。)
[6]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5/09/refugees-hungary-train-station-150903064140564.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8日。)
[7]http://www.ynetnews.com/articles/0,7340,L-4698578,00.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0日。)
[8]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sep/03/migration-crisis-hungary-pm-victor-orban-europe-response-Madness.(阅读时间:2015年1O月5日。)
[9]https://en.wikipedia.org/wiki/Islam_in_Hungary.(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0日。)
[10]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 for 2012,Department of State,Bureau of Democracy,Human Rights and Labor,United States,p.2.
[11]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hungarian-bishop-says-pope-is-wrong-about-refugees/2015/09/07/fcba72e6-558a-11e5-9f54-lea23f6e02f3-story.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4日。)
[12]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 for 2012,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Democracy,Human Rights and Labor.
[13]Andras Mate-Toth.“The Catholic Church in Hungary Now”,Religion in Eastern Europe XXIV,No.6,2004,PP.1-13.
[14]Andras Bir Nagy,Tamas Boros&Aron Varga.Right-wing Extremism in Hungary,Friedrich-Ebert-Stiftung,Dep.for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Hiroshimastr,Berlin,2012.
[15]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hungarian-bishop-says-pope-is-wrong-about-refugees/2015/09/07/fcba72e6-558a-11e5-9f54-lea23f6e02f3_story.html.(阅读时间:2015年10月6日。)
[16]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5/jul/30/viktor-orban-fidesz-hungary-prime-minister-europe-neo-nazi.(阅读时间:2015年10月9日。)
[17]http://hungarianfreepress.com/2015/09/15/fidefz-founder-says-racial-war-being-waged-against-whites-in-europe/.(阅读时间:2015年10月12日。)
 
 
转自宗教学术网
http://iwr.cssn.cn/zjyzz/201607/t20160704_3425727.s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需要设立宗教法人 \杨建伟
——以天主教会为例 引言 在当今中国“依法治国”的进程当中,为了促进和谐的…
 
全球化与宗教问题 \赵士林
一、从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谈起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提出以来,遭到的批评…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国家与历史之间——日本关于道教、神道教与天皇制度关系的争论
       下一篇文章:汉传佛教的新探索 佛教传教师在美国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