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不该夸大土耳其的“宗教回潮”
发布时间: 2017/8/18日    【字体:
作者:澎拜新闻
关键词:  土耳其 宗教回潮  
 
土耳其学者认为,土耳其也不免受传统的伊斯兰教因素影响,但绝不应该被过分被夸大。
 
现年23岁的土耳其青年穆斯塔法 贝雷尔(Mustafa Beler)是伊斯坦布尔大学的商科学生,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承认他是个穆斯林,但他是个不信教的穆斯林,他长大后就不再去清真寺做礼拜,而且,他吃猪肉。
 
“除了我之外,我周围也有不少朋友和我一样是 非纯正 穆斯林”,他说道,“土耳其的保守旧时代已过去,现在是全新的土耳其,开明、包容、自由,没有宗教带来的森严戒律和教条繁规。”
 
当穆斯塔法激动地分享着他那走向世俗化的“新土耳其”时,7月28日,土耳其副总理阿伦奇(Bulent Arinc)则表示,女性不应该在公开场合大笑,他在演讲中说道:“男性应该讲究道德,女性也应该如此,她们应该知道怎样是体面,怎样是不正经”,他还说:“女性不应该在全世界面前大笑,应该随时保持端庄。”
 
一边是吃猪肉的穆斯林,另一边是政客批评女性在公共场合大笑,一方代表着世俗化的土耳其,一方又代表着伊斯兰化。2014年8月30日,土耳其在这架“天平”两端不断的摇摆倾斜中,迎来了其民族解放战争胜利92周年。
 
被夸大的土耳其宗教回潮
 
90多年来,土耳其国内不间断的“宗教回潮”一直为外界关注。
 
土耳其国内政变频繁,原因即为阻止伊斯兰化回潮。土耳其宪法规定,军队拥有捍卫世俗政治的权力,作为世俗政权的坚定捍卫者,土耳其军队曾通过军事政变将4届带有浓厚伊斯兰色彩的政府逼下台。
 
近日,埃尔多安当选为新一届土耳其总统。这位前总理曾以宗教保守而闻名,他曾在公共集会上朗诵具有宗教色彩的诗歌,还因此被监禁数月,而他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AKP)也是个具有伊斯兰教背景的政党,在此期间,土耳其的宗教学校逐渐恢复,原本严禁妇女佩戴头巾的传统也重新回归,埃尔多安夫人和女儿就曾佩戴传统头巾出现在各类公开场合。同时,埃尔多安于近年来逐渐掌控住捍卫世俗政权的军队力量。
 
土耳其国内的世俗派力量对现政府及国家的未来走向隐隐不安,他们愈发担心世俗化的土耳其将受到宗教回潮的影响。
 
不过,土耳其智库,土耳其政治经济及社会研究中心(SETA)研究员阿里 阿斯兰(Ali Aslan)则对此持不同观点,他明确地告诉澎湃新闻,现在的土耳其是一个世俗化国家,而判断土耳其是否伊斯兰化与世俗化的核心有以下两点:
 
第一,在于土耳其国内政教是否分离。“土耳其一直对此十分警惕,从4次军事政变以及国民对一些带有宗教印记的细节行为的高度敏感(妇女带头巾的讨论、妇女是否能大笑的讨论等等)就能看出”,阿斯兰说道,“政教分离的重要标志在于国家没有把宗教作为国家治理的唯一准绳,目前土耳其的治理模式中,没有掺杂宗教的因素——我们没有宗教法庭、我们的宗教领袖也不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即使正发党是倡导的主张含有伊斯兰倾向,但正发党还是持有现实的世俗性政策的。”
 
第二,在于土耳其国内是否形成了一个宗教自由的包容性社会。阿斯兰认为,所谓的宗教回潮的一系列现象只是表面现象。“从根本来解释,这反映出的是土耳其社会的宽容性和自由性。”
 
“妇女想戴头巾,那就能戴;人们不愿信仰伊斯兰教,那也可以选择不信。”阿斯兰说,“即使政客发表带有伊斯兰化的观点,他依然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力,我们不能剥夺他的话语权,当然,持不同意见的人也当然有权反驳他,这就是宽松的社会状态。”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会受到历史、文化以及宗教因素的影响,美国总统奥巴马宣誓就职总统时仍需把手放在圣经上,难道人们就该指责美国是基督教回潮吗?我想表达的是,土耳其也不免受传统的伊斯兰教因素影响,但绝不应该被过分被夸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中国前驻土耳其大使姚匡乙则认为,正发党实行世俗化是“迫于无奈”。他告诉澎湃新闻,正发党是一个具有浓厚伊斯兰色彩的政党,正发党的支持者主要是土国下层民众,而军方、社会中上层精英对该党可能带来的伊斯兰回潮颇为忧惧。正发党为了获得执政基础、保证在上台后坚持土耳其世俗化道路,所以说,正发党只是在实行世俗化的政策,这并不说明,他们是要着力推动世俗化。
 
中产和年轻人对强人总统不抱好感
 
坚持走世俗化道路的土耳其,它的未来,就不得不提到“埃尔多安”。
 
8月10日,土耳其举行了史上第一次总统全民直选,原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以51.96%得票率赢得选举,8月28日,埃尔多安宣誓就任土耳其第12任总统。
 
虽赢得选举,但埃尔多安仍饱受非议。
 
在被问及是否投票给埃尔多安,土耳其青年穆斯塔法 贝雷尔告诉澎湃新闻,他没有投给他。“这真是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家伙,他背离了阿塔尔图克的遗志,还可能搞独裁。”
 
一位名叫伊斯梅尔(Ismail Ke likli)的青年告诉澎湃新闻,他也没有投给埃尔多安,“虽然我的父亲是正发党的一名政客,但是我实在无法忍受埃尔多安的腐败,怎能容许一个滥用职权的人被推上国家最高位呢?”
 
另一位土耳其青年穆斯塔法 塞恩(Mustafa en)选择把票投给埃尔多安,他告诉澎湃新闻,“我为什么不投票给他?埃尔多安先生把土耳其的经济发展得很好,发展才是硬道理嘛,即使有些不良的新闻,可是你能说哪些政客是干干净净的呢?”
 
3名土耳其青年描绘出埃尔多安的3个侧面:这个担任土耳其总理超过10年的政治家,他是“草根”出生,又带有较重的伊斯兰背景,他政治手腕强硬——2013年的盖齐公园事件中,他对抗议者的残酷镇压即为一例,也有腐败之劣迹——自2013年12月中旬以来,揭露埃尔多安和他亲戚的腐败丑闻录音已在互联网上被疯传,埃尔多安则不断拖延调查,制定不公正法律,压制媒体与互联网。
 
然而,他的确政绩斐然——埃尔多安执政以来,土耳其经济持续发展,如今已经成为世界上第17大经济体。
 
一个备受非议的政治家为何能赢得多数票,当选总统?阿斯兰的解读是:第一,土耳其政治文化中,强势、不妥协是优点,埃尔多安强有力的铁腕政策反倒给他加了分;第二,正发党是伊斯兰背景政党,土耳其国内有90%以上的穆斯林,因此他笼络了大批穆斯林的投票;第三,埃尔多安政绩硕果累累,他推进私有化改革,开放劳动力市场,土耳其的GDP也翻了3番,并惠及土耳其人民,出台了多项针对教育、医疗领域的社会政策,在处理库尔德问题上,他的表现也不俗,这也是人们为何支持他的原因。
 
在第四届“亚洲与中东”国际论坛:大国与中东政治和社会转型”国际研讨会上,英国牛津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Philip Robins教授表示,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总统之后,并不会对土耳其国内形势造成剧烈变化。
 
也有学者认为,埃尔多安并不会将土耳其带向世俗化的道路,相反还会造成土国内的分裂。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比尔基大学研究生Atilla K l n 告诉澎湃新闻, “土耳其国内共有8100万人口,选择投票给埃尔多安的仅有1700万人口,比例很低,另有2000多万人是反对派,还有1000多万人投弃权票”,他说道,“预测土耳其国内的未来形势是,正发党内会形成派系分裂,反对党也可能会形成左右翼分裂,而中产阶级、年轻人对埃尔多安极其不抱有好感,土耳其国内已有四分五裂的态势。”
 
自1923年土耳其建国以来,土耳其实行的是总理为首的内阁制,总统则是没有实权的象征性角色,由议会选举产生,任期7年,且不能连任。2007年10月,土耳其全民公决通过宪法修正案,总统改为全民直选,任期由7年降至5年,可以连任一届。
 
埃尔多安也曾多次表示,他若当选总统,将通过修宪扩大总统职权,俨然一副“土耳其普京”的做派。
 
埃尔多安会否将土耳其带向威权主义道路,甚至走向独裁?阿斯兰表示,土耳其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人物带领土耳其解决目前面临的各种挑战。
 
“第一,作为 政治强人 ,他有能力将土耳其变得更为强大,发展对土耳其极为迫切;第二,加大总统权力,并不意味着是滥用总统权力,土耳其国内舆论对此不乏忧虑,这反倒是对埃尔多安的监督和考验,如果出现问题,其他各方(包括反对党、军方、土耳其民)不会坐视不理。”
 
阿斯兰的回答显得很有信心,“我承认,尽管土耳其世俗势力与宗教势力从未中断过 角力 ,矛盾一直存在,但是自1938年凯末尔过世后,土耳其政党林立,军事政变频繁,至今共换过11个总统和59个总理,而埃尔多安自2003年当选总理以来,政局一直较为稳定,所以不该对土耳其社会 分裂 过分忧虑。”
 
中东国家难借鉴土耳其模式
 
不得不承认,土耳其作为伊斯兰世界内,较为成功建立稳定的世俗民主制的国家,独特的“土耳其模式”是否被其他中东国家借鉴?阿斯兰的回答是:很难。
 
“第一,土耳其模式转向世俗化、转向民主化,经历了极为漫长的过程,中东国家不能一次照搬,有一个不断反复的过程;第二,虽然民主选举是取得政治合法性的手段,但更层次的是发展国家的经济,这才是重点,中东国家却止于选举活动的表面,没有很好地认清这一问题;第三,土耳其模式也处于摸索阶段,在如何处理宗教势力、世俗势力和军方势力的问题上,我们需要积累更多的经验。”
 
“土耳其是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国家,这里交融着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独一无二。”阿斯兰说道。
 
姚匡乙也认为中东国家很难借鉴“土耳其模式”,中东国家需要做的,不是全然借鉴土耳其模式,而是发展出适合自己国家发展的最佳模式,比如:埃及模式、利比亚模式、叙利亚模式等等。
 
中国与土耳其加强反恐合作
 
作为一个欧亚中心地带国家,渴望加入欧盟却被阻,土耳其逐渐转向东看,甚至望向东方的中国。
 
姚匡乙认为, 尽管土耳其近年来加入欧盟受挫,但它并没有放弃。为了能加入欧盟,土耳其也必须保证自己不能成为伊斯兰化国家。另一方面,土耳其也在向东看,比如寻求与中国的更多合作。
 
谈到土中关系,他告诉澎湃新闻,近年来,土中关系日趋成熟,两国已成为战略合作关系,未来两国关系还将继续向前发展。近几年,双方加强战略磋商,如两国设立外交部联合工作组;经贸关系向上发展,中土高铁合作紧密,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第一国就是在土耳其建立的;同时两国在多边合作机制如:G20、上合组织中发挥紧密合作,比如加强反恐、打击“三股势力”的合作。
 
土耳其Abant Izzet Baysal大学政经学院院长、土智库国际关系研究所(USAK)首席副所长卡默 卡西姆(Kamer Kasim)告诉澎湃新闻,“土耳其目前的外交政策是一种东方和西方的平衡。鉴于当前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变化,土耳其和中国的关系走向会更加紧密。作为两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两国之间有巨大合作空间。”
 
针对土耳其向中国购买武器,卡西姆认为这并不是土耳其与中国靠近的标志,“更重要的还是中国和土耳其的经济方面的合作。”
 
转自网易新闻
http://news.163.com/14/0913/16/A61N83SH00014SEH_2.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宗教宽容的政治化和法律化 \陈根发
宽容是指一个人或机构虽然具有必要的权力和知识,但是对自己不赞成的行为却不进行阻…
 
宗教财产法律地位的裁判逻辑与司法立场 \张 建 文
一、问题的提出:宗教财产能否被继承或者遗赠 《宗教事务条例》第5章虽以“宗教财…
 
民国时期与当代台湾地区宗教立法 \马广全
摘要: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中的一个普遍现象,自产生以来,宗教一直在人类社会的各个方…
 
《贝尔哈告白》和南非社会转型 \李晋 马丽
提到南非破除种族隔离制度的那段历史,图图主教和曼德拉是最常被人们纪念的。但熟悉南…
 
宪政与宗教 \程维
——英国王权与教权之关系的历史考察 法学硕士论文摘要 英国是立宪之母它的宪政制度…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叙利亚内战的宗教族群派别冲突状况分析
       下一篇文章:基督教对韩国民主的影响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