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英国大学宗教调研
发布时间: 2019/5/23日    【字体:
作者:马特•加斯特
关键词:  英国 大学宗教  
 
 
包括一些悲剧自杀案例在内的大学生高危心理健康状况,突显出许多首次离家的年轻人在独自面对高等教育压力时那不堪一击的脆弱感。
 
大学领导们已经了解上述现状,承诺加强对学生心理辅导和支持,心理咨询服务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繁忙。但有一种资源往往被忽视:随行神职人员。他们是在大学内工作的宗教或信仰组织的代表,对社区对于宗教和牧师需求给与支持。
 
在我们三个人最近发表的研究中,也就是克里斯廷·奥恩(Kristin Aune)、杰里米·劳(Jeremy Law)和我绘制并研究了英国各大学的随行神职人员工作。研究结果揭示,在大学生活中,存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大学作为一个追求知识的空间,却没有给宗教任何立足之地,这让人始料不及。事实上,据我们所了解,在许多大学里,随行神职人员是校园生活中非常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宗教增长和多样化
 
目前,至少有1000名随行神职人员分别在全英国各大学里工作,代表着所有的主要信仰——以及人文主义。但现实并不总是这样。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高等教育中的随行神职人员主要局限于牛津或剑桥等古老大学。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大多数大学都有了圣公会随行神职人员。
 
随行神职人员起源于基督教传统,建立于安置非教区神职人员的基础上。历史上,这些神职人员受命服务于君主或主教等高级官员,或在监狱、医院、学校、大学和军队等公共机构中任职。被任命的随行神职人员——通常是英格兰国教(the established Church of England)的代表,他们的事工是为了满足这些机构及其内部对于属灵和教牧的需要。
 
随着英国宗教多样性的增长,英国各大学也在努力满足其他宗教信仰的需要,包括犹太、穆斯林和印度教学生。随行神职人员团队已经扩大到提供一系列专业性支持。就在最近,人文主义随行神职人员越来越受欢迎。
 
对大学生提供支持会有补贴?
 
我们的研究发现,大学中的随行神职人员每年会为高等教育部门贡献价值约450万英镑的志愿劳动力。随行神职人员有40%以上是自愿的,他们会每周提供大约3500小时的义务服务。无论是在随行神职人员的任命人数,还是为他们所提供所需的“硬件”方面,不同部门之间的规定可谓是千差万别。在许多大学,随行神职人员的工作已经扩展到提供“多宗教信仰”方面,包括提供祈祷空间、不同宗教之间对话和与当地宗教团体建立关系等。
 
虽然随行神职人员所起的作用之一是促进有信仰的大学生的宗教实践,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内容。他们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教牧活动上,其中包括对大学生一对一的支持和咨询,有时也包括对教职员工的支持和咨询。我们的研究发现,这种支持并不局限于有信仰的学生,它还延伸到部分持有各种不同信仰的人及无信仰的人当中,并被后者们认可、接受和支持。
 
我们的研究结果还表明,许多随行神职人员认为他们的角色是为大学整个机构服务,而不仅仅为与他们有着共同信仰的人服务。这包括为社会边缘化的大学生或处于危机中的大学生提供支持,但也包括在各大学部门之间建立关系和社区。
 
一些大学管理人员视随行神职人员为特别有价值的同事,因为他们提供的观点考虑到了学院内外的员工和学生,而不是局限在某一特定部门或所设置的专业关系上。正如有人对我们所说的:
 
我认为我们已成为一所更加开放和宽容的大学,因为我们的随行神职人员带来的是更宽泛的利益群体,并教导大家宽容和尊重。
 
这种积极的机构概况也反映在随行神职人员对于他们所从事工作的描述上。在过去的12个月里,在我们所调查的人中,有一半人在工作中得到更多的大学支持或投资。有不到一半的人参与了组织践行的变革。大学里的一些专业支持部门也开始与随行神职人员合作,以确保大学生及时获得所需的支持。
 
世俗大学
 
毋庸置疑,随行神职人员为大学做了大量不同的有益工作,这对大学生的生活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随着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和教牧问题的增加,这种寻求牧师辅导的需求可能会随之增加。
 
但更重要的是要记住,随行神职人员是由宗教组织提供大量资助的。因此,虽然大学教育往往被误认为是世俗化起到主要驱动力,宗教在社会中的重要性会因此而误以为会降低。但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学将更多地依靠这些宗教代表来提供大学生所需的支持。
 
原作者为英国杜伦大学宗教社会学教授马特·加斯特(Mathew Guest)。本文原发于The Conversation,按照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进行转载。原文可见此
 
翻译:May
 
基督小编  全球基督徒资讯 
原标题“调查显示:英国大学普遍轻视宗教 但神职人员在学生心理辅导上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化研究 \朱虹宇
硕士论文内容提要 宗教活动场所与宗教团体是我国宗教组织的两种形式,但两者的法律…
 
佛教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密切联系 \徐玉成
——学习赵朴初居士“关于佛教有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论述”的思想体会 中共…
 
明清时期在华耶稣会士的西学 \艾尔曼
内容提要: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欧洲人宣告了科学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学…
 
“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化与民法典的路向选择 \吴昭军
解读《民法总则》第92条第2款 一、问题的提出 加快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化进程,完善…
 
托马斯•阿奎那与古典自然法的巅峰 \柯岚
摘要 托马斯·阿奎那借用亚里士多德哲学实现了对希腊自然法理论的神学改造。阿奎…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用三年体验和观察印度治理中的不可思议
       下一篇文章:日本的“回儒”研究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