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阿萨辛派探微——历史与传说
发布时间: 2020/5/28日    【字体:
作者:王宇洁
关键词:  阿萨辛派 历史 传说 伊斯兰教  
 
 
摘要:在西方伊斯兰研究中被称为阿萨辛派的,实际上是伊斯兰教什叶派伊斯玛仪支派的一个分支——尼扎里派。该派的产生和活动与最早几次十字军东征在时间及地点上都有重合,因此在十字军的文献中留下了种种记载,其组织被称为“阿萨辛”,其首领被称为“山中老人”。尼扎里派为达政治目的而实行的暗杀行动,使阿萨辛演变为英语词汇中“暗杀”一词的来源。本文试对阿萨辛派有关的历史和传说进行梳理,以此呈现伊斯兰教世界与基督教世界相遇的一段早期历史。
 
阿萨辛(assassin)在现代英语词汇中意为暗杀。而在西方学界对伊斯兰教的研究当中,我们会发现有个派别被称为阿萨辛派。西方文献中关于这个派别的记述颇多,其中流传最广的是马克·波罗游记中所描述的情形:名叫阿拉丁的山中老人“信奉回教。他在两座高山之间一条风景优美的峡谷中,建造了一座华丽的花园”,其中铺设着流淌美酒、牛乳、蜂蜜和清水的河流,居住着姣美的女郎。他培训勇敢的青年人,采用麻药和假造的天堂幻象来激发他们来为自己效劳,对仇敌进行暗杀。[1](30-32)
 
如果从穆斯林一方记述的历史入手查看,却很难发现所谓的“阿萨辛”派。实际上,自十字军东征时期开始被西方称为阿萨辛派的,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支派——伊斯玛仪派的一个分支,即尼扎尔的追随者尼扎里派。而被称为“山中老人”的,正是这一派别的长老(阿拉伯语的“谢赫”)。下面就从尼扎里派的产生和历史,它与十字军之间的相遇和对抗,以及由此开始的西方记述,来追溯一下尼扎里派如何成为西方文献记述下神秘的阿萨辛派。
 
一、尼扎里派的产生和历史
 
公元10世纪初,随着阿拔斯帝国日渐衰微,巴格达的哈里发大权旁落,什叶派支派之一的伊斯玛仪派隐遁伊玛目以马赫迪的名义出现,在北非称哈里发,建立了一个新的王朝。由于他们自称是先知穆罕默德女儿法蒂玛的后裔,因此被称为法蒂玛王朝,并盛极一时。
 
到王朝后期,法蒂玛哈里发和巴格达的所谓正统哈里发一样,成了军事独裁者的傀儡。1094年,哈里发穆斯坦斯尔去世时指定了他的长子尼扎尔为继承人,但是军事寡头却选择尼扎尔的弟弟继任。尼扎尔逃往亚历山大,并在那里举起了义旗,被打败后身亡。这一事件引发了伊斯玛仪派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分裂。而此时,在著名的宣教师哈桑·萨巴赫(Hasan-i Sabbah)的领导下,伊斯玛仪派在波斯北部的山区地带已经逐步壮大。他们占据城堡要塞,坚持效忠尼扎尔及其后裔,与开罗的法蒂玛王朝完全断绝了关系,这就形成了独立的尼扎里派【1】。
 
哈桑·萨巴赫早年曾在波斯各地游历宣教。他注意到波斯北部靠近里海的吉兰和马赞德兰等省份地形与波斯其他地区完全不同。当地居民一直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地位,未完全臣服于来自波斯内地的统治。8世纪后期,一些阿里后裔及其追随者为逃避阿拔斯人迫害来到这里,逐渐形成一个什叶派活动中心。在城市地区的活动不断遭受挫折后,萨巴赫开始转向边远的要塞地区,最终选中了位于厄尔布尔士山脉腹地的一片高耸的山崖上的阿拉穆特(Alamut)堡。此地海拔高,四周峡谷环绕,只有一条狭窄陡峭的蜿蜒小道可通山顶,因其险峻,也被称作“鹰堡”,据说城堡的主人也是第一伊玛目阿里的后裔。萨巴赫派出宣教师在阿拉穆特周围的村庄宣传伊斯玛仪派思想,逐渐赢得了大批的追随者。经过精心的准备,1090年,萨巴赫乔装进入了阿拉穆特堡。城堡的主人见大势已去,接受萨巴赫3000金第纳尔的出价后离开了城堡。
 
作为尼扎里派最早的领袖,萨巴赫宣布是伊玛目的代表,但从来没有自称过伊玛目。在伊玛目隐遁时期,他是“胡加”,即证据、证明,是伊玛目与人之间的纽带、达瓦(宣教)的领导人。与建立秘密花园和培训基地,以吸食大麻和美女为诱惑手段等传说截然不同的是,萨巴赫统治阿拉穆特堡的35年中一直严格实施伊斯兰教法,他的一个儿子就因为饮酒被处死。他本人聪明颖悟,精通几何、算术、天文学,一直过着苦行的生活。据说进入阿拉穆特堡之后,他终生只走出过自己居住的房子两次[2](44),主要时间里都在房中阅读书籍,撰写宣教词。
 
伊斯玛仪派的教义非常强调权威的作用。对信徒来说,最高的指引源泉就是伊玛目,最直接的指引人就是伊玛目委派的代表。人没有选择伊玛目的权力,也没有对教义和律法的真实性作出判决的权力。真主指定的伊玛目才是真正的伊玛目,其他号称伊玛目的都是篡权者,其追随者是罪人。在萨巴赫的努力下,这种强调忠诚和服从的教义,逐渐成为一个秘密的、具有革命性的反对派最强大的精神武器。
 
伊斯玛仪派在波斯建立堡垒的初期,伊斯玛仪派的新宣传虽能说服一些穆斯林,但其力量既无法与塞尔柱人的军队相抗衡,也无法与各地方分裂势力相对抗,扩展自己容身之地的努力困难重重。不过,当时各伊斯兰分裂政权都是高度集权的个人独裁统治,一旦消灭其威权人物,往往会对这一政权造成致命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伊斯玛仪派开始组织一小部分训练有素、富有献身精神的成员,对其进行培训,组成敢死队(费达伊),通过暗杀对手的显要人物,来打击和威慑敌人,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最早被伊斯玛仪派暗杀的,是掌控阿拔斯朝廷的塞尔柱人宰相尼扎姆·穆尔克。此人声名显赫,担任宫廷的实际掌管者多达20余年。他认为伊斯玛仪派的主张乃是异端邪说,目的是毁灭伊斯兰教,将人类引入万劫不复的境遇。因此他不仅在其作品《政府论》中对伊斯玛仪派进行了谴责和驳斥,还派出军队征讨波斯境内的伊斯玛仪派据点,被伊斯玛仪派视为头号敌人。经过周密安排之后,1092年10月,一名伊斯玛仪派成员乔装成一名苏非修炼者,接近尼扎姆乘坐的轿辇后刺杀了他。但是,尼扎姆只是伊斯玛仪派暗杀的第一个显要人物。此后,该派陆续刺杀了一些反伊斯玛仪派的王公贵族和达官政要,还有一些公开谴责该派教义信条的宗教人士。
 
在尼扎姆之后,塞尔柱人的统治也开始分崩离析。原来属于阿拔斯帝国管辖的广阔领域越来越分裂,成为小军阀割据的战场。尼扎里派并不是高踞堡垒的避世者。为了生存和扩大影响,它积极参与与塞尔柱人、以及各分裂势力之间的争斗。塞尔柱苏丹伯克亚茹克致力于消灭和自己争夺王位的同父异母兄弟穆罕默德·塔帕尔,无暇外顾,因此容忍了伊斯玛仪派的发展,在库希斯坦地区甚至明确支持伊斯玛仪派对抗穆罕默德·塔帕尔的活动。据记载,萨巴赫时期尼扎里派共执行过近50次暗杀,其中一半都是在苏丹伯克亚茹克统治时期进行的,针对的都是穆罕默德·塔帕尔的支持者,或是伯克亚茹克的反对者。
 
1100年,伯克亚茹克在同穆罕默德·塔帕尔的斗争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此后尼扎里派的力量一度高涨,活动趋于公开,一些人甚至渗透到苏丹的宫廷和军队。暗杀的威慑使得反对该派的高官显贵们不得不小心警惕、处处设防,甚至有人请求苏丹允许自己带着武器上朝,以防不测。
 
到了12世纪中后期,阿拉穆特的领导人由伊玛目代理人开始自称真正的伊玛目,并向同样多山偏远的叙利亚山区扩展。叙利亚尼扎里派在希南领导时期达到顶峰。他们称自己的首领为谢赫。而在阿拉伯语中,谢赫既指生理年龄较长之人,同时也有长老、领导人的含义。与其打交道的十字军在记述中将谢赫理解为第一种含义,所谓山中老人的称呼也就由此而来。只是波斯尼扎里派从未用谢赫称呼自己的首领。把阿拉穆特堡的主人称呼为山中老人,这一谬误来自于马克·波罗,他的记述使后人认为所谓山中老人才是尼扎里派真正的领袖,并演绎出各种传说。
 
实际上,在被马克·波罗记述为山中老人的阿拉丁时期,尼扎里派的鼎盛时期已过。1221年,阿拉丁继位阿拉穆特堡的首领,时年只有9岁。虽然有记述说他幼年因病医治不当,损伤了大脑,所以性格乖戾。但是他在位期间的主要贡献是对此前多位首领时而偏向逊尼派,时而又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态度进行了调和。在他统治的后期,蒙古人的威胁开始加剧。很多被蒙古人占领地区的伊斯兰学者逃往尼扎里派的领地寻求庇护,其中就包括什叶派著名学者图西。图西曾在阿拉穆特和其他几个尼扎里派要塞居住,他把自己关于伦理学的两本著作都题献给自己的庇护者[3](378)。阿拉穆特和其他几个要塞一时成为繁荣的学术中心。
 
但对蒙古人来说,尼扎里派在波斯北部山区的要塞就是一个个武装的独立王国,也是西征道路上的障碍。旭烈兀西征的目标之一就是铲除尼扎里派诸城堡。1255年,阿拉穆特堡一些决意与蒙古人讲和的大臣政变推翻了阿拉丁,拥戴他的儿子鲁坤丁继位。1256年,阿拉穆特堡的主人、继位不到一年时间的鲁坤丁归顺了旭烈兀。但旭烈兀并没有兑现保全尼扎里派堡垒的诺言,曾经辉煌的阿拉穆特堡被蒙古军队焚毁,其他各尼扎里派要塞也被掳掠。作为逊尼派穆斯林的著名历史学家志费尼对伊斯玛仪派这样的异端邪说深恶痛绝,他作为旭烈兀的随员,见证了阿拉穆特的毁灭。在他的记述中,阿拉丁及其儿子留下的并没有什么两山之间优美的峡谷和花园。相反,被旭烈兀的大军扫荡过后,山间的城堡被毁,“没有留下一块彼此相依的基石”,“幽冥中的神匠用残暴之笔在每所住宅的门廊上写下诗句;‘这些,他们的屋舍,是一片废墟。’”按志费尼所说,鲁坤丁及其族人此后尽被杀,“没有留下他和他家族的形迹,他和他的族人仅变成人们嘴上的笑谈、世上的一个传说”。[4](533)尼扎里派的历史直到近代的阿迦汗时期,才再次接续起来。阿迦汗的追随者成为伊斯玛仪派社团的主要成员。
 
二、叙利亚尼扎里派的发展及与十字军的交集
 
就在尼扎尔被杀、东部伊斯玛仪派脱离法蒂玛王朝后的一年,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在1095年号召基督徒向地中海沿岸地区进军,把失落的圣地耶路撒冷从穆斯林手中解救出来。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由此开始。尼扎里派在叙利亚地区的扩张中与十字军相遇了。
 
十字军东征往往被理解为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第一次大规模的正面相遇和冲突。从有关历史记载中可以看出,十字军曾在很多地区遭到穆斯林的顽强抵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整个穆斯林世界对十字军有着一致的态度。正如十字军是来自多个西欧封建国家、有着不同利益诉求的基督徒组成的一样,他们所面对的也不是一个统一的伊斯兰世界,而是有着各自利益诉求的穆斯林人群,其多样性不亚于基督徒一方。
 
从当时的状况来看,阿拔斯帝国已经非常衰弱,主宰大局的塞尔柱突厥人因为内部的争斗,权力不断分化,一些远离帝国行政中心的地区或被塞尔柱人分裂力量主宰,或是被当地军阀控制,逐渐独立或半独立。可以说,在12世纪初的叙利亚地区,存在着阿拉伯军阀与突厥军阀,穆斯林与当地的基督徒,本地的叙利亚人与阿拉伯人、库尔德人,逊尼派与什叶派派,什叶派中的尼扎里派、法蒂玛王朝的伊斯玛仪派还有德鲁兹派的复杂斗争,各种势力都试图在这里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而高山深谷,间以沙漠的险峻地貌促生了一个又一个独立的小王国。面对日益逼近的十字军,穆斯林缺乏必要的团结,这致使十字军从北部的安条支(Antioch)侵入,轻取叙利亚海岸,于1099年击败才从塞尔柱人手中夺取耶路撒冷的法蒂玛王朝的军队,占领了耶路撒冷,并陆续建立了艾德萨(Edessa),安条支,的黎波里(Tripoli)和耶路撒冷四个小国。
 
出于同样的原因,尼扎里派在波斯北部的要塞中站稳脚跟之后,因为毗邻的伊拉克地区平坦少山,不利于隐蔽和出击,开始把叙利亚地区作为传播其教义的最佳地点。阿拉穆特堡派出的代理人在阿勒颇和大马士革之间活动,他们以各种身份混迹于分裂的小政权之中,合纵连横,扩大自己势力范围。为了达到目的,尼扎里派暗杀了多个地区的统治者或显贵,并最终获得了阿勒颇王公里德万的信任和庇护。
 
1106年,为了取信于阿勒颇南边的城市阿法米亚的统治者、而后伺机夺取该城,尼扎里派决定袭击临近的十字军。但是安条支的十字军统帅坦克雷德先行下手,对阿法米亚发动进攻,迫使该城投降,包括尼扎里派叙利亚分支首领阿布·塔希尔在内的一些尼扎里派被俘。在交纳赎金后,他们被释放,返回阿勒颇。尼扎里派与十字军的这次正面相遇并没有把他们的注意力从此转移到基督徒身上来,他们当下的目标依然是攫取根据地,而最终的目标依然是击败塞尔柱人,成为伊斯兰世界的主宰者。
 
尼扎里派的这一目标使得它从来没有把十字军当做真正的敌人。相反,它在多个地方势力之间求生存的方式使它的行动时常会阻碍反十字军的战争。1111年,摩苏尔地区的塞尔柱埃米尔毛杜德率兵前往阿勒颇,协助叙利亚穆斯林对抗十字军。里德万担心自己的权力受到损害,于是和尼扎里派联合对抗毛杜德。1113年,尼扎里派暗杀了毛杜德,使他的军事活动中断。
 
叙利亚地区尼扎里派的发展在阿拉穆特堡派遣来的希南(卒于1193)领导时期达到鼎盛。希南不仅精通伊斯玛仪派教义,还是个足智多谋的战略家。在面临十字军、突厥人主宰的赞吉王朝和萨拉丁创立的阿尤布王朝三大势力的情况下,他一方面沿用尼扎里派的传统手段,培训了一支勇猛的敢死队(fidā'ī),一方面采取连纵策略,促使叙利亚尼扎里派影响不断扩大,一度脱离了阿拉穆特的领导。
 
希南领导叙利亚尼扎里派前期,正值日后因为抗击十字军而声名远播的萨拉丁崛起。相比只是在零星地区对尼扎里派进行攻击的十字军,萨拉丁带给尼扎里派的威胁更大,因此希南着力与十字军维持和平的关系。在一些要塞被十字军攻打之后,希南选择向圣殿骑士交纳贡赋。1173年,希南还向耶路撒冷公国派出使团,请求免除这一贡赋,并得到了国王阿马利克的同意。只是圣殿骑士团直接对教皇负责,阿马利克的同意根本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可,协议无果而终。
 
 
正是由于希南与十字军的频繁接触,他成为最早被西方文献记载的“山中老人”,并有很多故事传世。据说有一次香槟伯爵亨利二世拜会希南,希南宣称他的门徒对他的忠实度远远高于基督徒对亨利二世的忠实。为了证实这一点,他令两名费达伊爬上高塔后跳了下来,摔了个粉身碎骨。[5](110)不管这个故事的真实程度如何,但至少说明一点,就是十字军与尼扎里派并不是剑拔弩张,处于绝对的敌对状态。所谓“暗杀派”从来未曾不加分别地把基督徒作为自己的主要目标。
 
在叙利亚地区的争夺当中,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1171年,萨拉丁消灭了阿拔斯人的对手法蒂玛王朝,再次统一了从叙利亚到埃及的广阔地区。他在道义上得到了阿拔斯哈里发的支持,着手联合穆斯林,共同对抗十字军。对于强敌萨拉丁,希南曾在1174和1176年两次派出刺客。暗杀失败后,萨拉丁攻入尼扎里派领地,围攻其玛思亚夫要塞。而临近该要塞的哈马,其地方长官是萨拉丁的母舅,他一直想和尼扎里派维持和平关系。在他的调解下,萨拉丁与希南达成了停战协议,在此后的20多年中双方再无战事。
 
据说第一个被尼扎里派直接刺杀的基督徒,是耶路撒冷的拉丁国王蒙费拉(Conradof Montferrat)。1192年4月,两个伪装成基督教僧侣的尼扎里派杀手暗杀了他。一些穆斯林史学家和十字军史学家认为此次暗杀是受第三次十字军的统帅之一、英国国王狮心理查所指使。蒙费拉去世后仅一个星期,理查的外甥香槟伯爵亨利即迎娶了他的遗孀、成为耶路撒冷国王,似乎反证了这一说法。但是也有人认为是尼扎里派为了帮助萨拉丁实施了这次暗杀。这件事给十字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有参与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编年史家几乎都对这一事件记述过一二。
 
在希南之后,阿拉穆特堡又恢复了对叙利亚尼扎里社团的领导权。当时阿拉穆特堡经过大复生【2】之后,努力重归逊尼派的正统队伍,这使其与阿尤布王朝保持着密切的关系。1213年,叙利亚费达伊暗杀了安条支国王博希蒙德的幼子。博希蒙德围攻尼扎里派的哈瓦比要塞,在萨拉丁之子马立克·扎希尔出兵协助下,尼扎里派才得以解围。
 
活动在逊尼派穆斯林统治者和基督徒君主之间尼扎里派已经惯于在缝隙中寻求自己的利益。1227年,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率军进行了第六次十字军东征。他派特使向叙利亚尼扎里派的首领马吉德丁送去了8万第纳尔的礼物,愿与对方维持和平状态。但腓特烈与尼扎里派之间的交易引发了医院骑士团的不满。在向尼扎里派索取贡赋未果之后,他们进攻并洗劫了尼扎里派。1228年,叙利亚尼扎里派开始向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同时交纳贡赋,双方由此维持着某种和平盟约的关系,作为回报,阿萨辛派曾对医院骑士团的数位仇敌实施暗杀。[6](138)以“守贫、服从”和保护基督徒朝圣者为宗旨的骑士团与穆斯林的这种关系让教皇格里高利九世盛怒不已。1236年,他专门致信自己在圣地的代表,对此进行了严厉谴责。
 
关于尼扎里派与十字军交往的最后记录,是在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率领的第七次十字军东征(1248-1254)时期。尼扎里派派遣使节同路易九世会面,要求他缴纳贡赋给尼扎里派首领,或是免除长期以来尼扎里派向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交纳的贡赋,并联手对付蒙古人。但是此时的路易九世,更倾向于与蒙古人结盟以共同对付穆斯林,因此会面无果而终。此时作为尼扎里派北部屏障的花拉子模国已经被蒙古人消灭,尼扎里派在波斯地区的堡垒很快被蒙古人攻陷。到了1268年,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的苏丹贝巴尔灭掉了安条支公国,1270年叙利亚地区的尼扎里派也被他彻底击败。尼扎里派与十字军的交往从此结束。
 
三、尼扎里派如何被神秘化
 
十字军与叙利亚尼扎里派的相遇,正是此后关于阿萨辛派和山中老人等神秘传说和记述的开始。在12世纪中期,由于希南与十字军的交往不断增多,在众多西方旅行者、外交使节和十字军编年史家的笔下,开始出现“山中老人”一词,并开始以“assassin”一词的各种变体来称呼其追随者。虽然尼扎里派的暗杀往往有着明确的政治目的,但是给欧洲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最初是他们狂热的献身精神,因此欧洲中世纪常有情书或是情诗以阿萨辛为比喻,显示自己对对方无保留的爱。但丁的《神曲》中也曾提到“充满危险的暗杀”。到14世纪左右,阿萨辛一词已经在欧洲多种语言中出现,专指出于狂热或是贪婪的目的,以秘密或是背叛的方式杀害某个公众人物。
 
基督教世界对尼扎里派研究的兴趣是与其历史发展相关联的。宗教改革、宗教战争、欧洲内部的纷争,都成为培育暗杀与阴谋论的土壤。此后,法国大革命再次让公众对于阴谋与谋杀的问题产生了兴趣。1809年5月,著名东方学家、阿拉伯语学者西尔维斯特·德·萨西(Silverstrede Sacy)在法兰西学院作了一场名为“关于阿萨辛王朝及其名称的语源学研究报告”。在报告中,他论证说阿萨辛是阿拉伯语中大麻(Hashīsh)一词的变体。虽然他没有认为所谓阿萨辛派就是嗜食大麻的瘾君子,但是他解释说,该派别的首领会秘密地使用大麻,让自己派出的使者相信成功完成任务之后,能够享受到与此类似的天堂般的愉悦。[7](136)他对阿萨辛派名称的这种解释与马可波罗记述的麻药联系在了一起,并流传广泛。此后的很多研究都引用了他的观点。在现有的一些中文著作和工具书中,也援引了这种看法。
 
到了20世纪,著名的东方学家伯纳德·刘易斯对德·萨西的说法提出了质疑。他指出“尽管这种解释出现早、流传面广,但是属实的可能性却并不大”。原因在于大麻的使用及其效果在当时并不是什么秘密;使用大麻这样的做法在严肃的逊尼派作家和伊斯玛仪派的记载中都无法得到验证;并且hashīshī这样的名称,也仅流行在叙利亚地区,作为尼扎里派大本营的波斯地区并不使用这一词汇。[8](12)而伊斯玛仪研究所的法尔哈德·达夫塔里先后在多本有关伊斯玛仪派的著作中指出,阿萨辛这一称呼来源于法蒂玛王朝伊斯玛仪派和逊尼派对尼扎里派的蔑称“hashīshī”。这一蔑称寓意为“粗俗的下等人”、“被社会抛弃的无信仰者”,并不具体地指代吸食大麻。[9](10)因此,这一名称显示了当时穆斯林主流对伊斯玛仪派普遍的敌意,也是欧洲对于东方的某种神秘幻想所致。[10](2)对伊斯玛仪派深恶痛绝的逊尼派史学家志费尼曾详细描写尼扎里派的各种“罪状”,但是他的书中从来没有提到吸食大麻、或是尼扎里派首领以大麻为诱惑来鼓励暗杀者,这也是大麻传说可能有误的证据之一。
 
至于山中老人的称呼,正如前文所述,除过最初的首领,阿拉穆特堡的主人及其继任者均以隐遁伊玛目及其后代自居,从来没有被称呼为后来被误传为山中老人的谢赫。马可波罗的记述将叙利亚尼扎里派首领的称呼和阿拉穆特堡的主人联系在一起,引发了此后几个世纪的误解,并演绎出很多以山中老人为主人公的种种传说。【3】
 
从尼扎里派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尼扎里派确实以暗杀作为自己的斗争手段,但是其暗杀对象主要是同为穆斯林的逊尼派高官显贵和宗教权威,他们不袭击十二伊玛目派或是什叶派其他支派的成员,也不对当地土著的基督徒和犹太人下手。他们对叙利亚地区的十字军发动过不多的几次暗杀,但是似乎都是为了博取其他穆斯林的信任。虽然欧洲文献里渲染了他们的巨大危险,但他们的目的从来不是针对十字军,更未作为穆斯林的代表与基督徒形成正面和直接的对抗。
 
虽然当时伊斯兰教已经产生了数个世纪,但基督教世界对伊斯兰世界及其各个支派仍缺乏系统和详细的了解。这一知识上的局限让十字军只知道所谓阿萨辛派是叙利亚地区的一个派别,但是并不了解它在伊斯兰教里所处的位置,以及它同其他穆斯林统治地区的关联。与穆斯林对抗中的失利也使相关各种记载不免夸大了尼扎里派的影响与作用。实际上,尼扎里派信徒大多是山区和附近村庄的居民,或是城镇地区的小手工业者。对有些追随者来说,尼扎里派的学说和行动是粉碎令人憎恨的权威,重建旧秩序或者建立新秩序的手段,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不过是在大地上接近真主的唯一途径;而统治者则用它来维持地方性政权的独立,并视其为弱势群体建立一个大帝国的最佳路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对于逊尼派穆斯林还是基督徒,尼扎里派都被视为对现存政治、社会和宗教秩序的巨大威胁,而此后关于它种种神秘而邪恶的传说,也正是这一威胁的直接后果。
 
历史事实证明,以暗杀为主要斗争手段的尼扎里派最终失败了。它未能推翻现存秩序,甚至未能长期占据一个城市,其城堡所主宰的,也不过是小小一片土地。在蒙古人入侵后,它被更加洪大的历史潮流所淹没。根据志费尼的记述,阿拉穆特陷落之后,伊斯玛仪派已经全部被消灭了。事实上,尼扎里派的政治影响不复存在,但是其信徒散落在波斯、中亚和印度一带,在各个政权的缝隙里生存和发展。1830年前后,波斯国王任命该派的第46伊玛目为库姆的长官,并赐封他为阿迦汗(阿迦意为“尊贵的”)。
 
此后不久,阿迦汗一世因反对波斯国王离开了波斯。他曾运用自己的宗教影响,在阿富汗和信德地区帮了英国人不少忙,因此他顺利地来到加尔各答,并于1848年定居孟买。因为拒绝阿迦汗的权威,孟买伊斯玛仪派社团(即霍加派)的一些显赫家族于1866年向孟买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限制阿迦汗干预霍加派社团的财产管理和相关管理。在经历了长达25天的聆讯之后,法庭宣布孟买的霍加派社团是印度霍加派社团的一部分,属于什叶派伊斯玛仪支派,他们对伊斯玛仪派伊玛目具有天然的精神忠诚。当前的伊玛目就是阿迦汗一世,他是阿拉穆特堡首领的后代,其传系一直可追溯到先知穆罕默德。该派的追随者,在中世纪时被称作阿萨辛派。[11](15)这个裁决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了霍加派作为伊斯玛仪派一部分的地位,将今天伊斯玛仪派与历史上的阿萨辛派勾连在了一起,为伊斯玛仪派在现代社会中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孟买由此成为伊斯玛仪派重要基地之一。
 
当年被描述为卑劣邪恶的阿萨辛派,今天分布在中亚、南亚、非洲、中东、欧洲、美洲的20多个国家里。而他们的领袖、曾令西方人感到恐惧的山中老人的继承人是今天在西方世界非常活跃的穆斯林社团领袖阿迦汗四世。他1936年出生在日内瓦,先后就读于瑞士著名的Le Rosey私立学校和哈佛大学,1956年继任伊斯玛仪派第49任伊玛目。他不仅着力促进西方社会对伊斯兰教多样化的理解和沟通,还热衷社会发展和文化事业。在他领导下,阿迦汗发展网络项目每年以超过30亿美元的投入,致力于解决非洲、中亚、南亚和中东地区贫困社区的环境保护、教育、卫生、文化和经济发展。其下属的阿迦汗基金会在英国、瑞士、印度、美国等地尤其活跃,并在全球范围中产生了巨大影响。作为阿拉穆特诸伊玛目后裔的阿迦汗四世因为对国际社会的贡献,获得了无数的勋章和奖项,活跃在西方的伊斯玛仪派社团也成为伊斯兰教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的最佳典范。
 
【1】后文在谈及1094年之前波斯地区这部分伊斯玛仪派时,仍称呼其为伊斯玛仪派。在1094年之后,则称之为尼扎里派。
 
【2】伊斯兰教历559年斋月中期,即公元1164年8月,阿拉穆特的首领哈桑宣布千禧年到来。他宣布时代的伊玛目已经传递信息给他,伊玛目的恩惠笼罩大地,都免受神圣律法的统治,伊玛目会带领所有人走向复活。哈桑要求信徒们停止封斋,并派人把复活的好消息传递到各地。这一事件被称为大复生。在其他派别的穆斯林看来,这是极为离经叛道之举。可参见Jurunn J. Buckley, "The Nizari Isma'ilites' Abolishment of theShari'a During the 'Great Resurrection' of 1164 A.D./559A.H.", StudiaIslamica, No.60 (1984): 137-165.
 
【3】Farhad Daftary在《阿萨辛传说:伊斯玛仪派的神话》(Assassin Legends: Myth of theIsmai'lis)一书中,把西方有关尼扎里派的传说分为训练传说、天堂传说和大麻传说三类。详见Daftary, AssassinLegends, 88-127.
 
[1]马克·波罗著. 陈开俊等译. 马可波罗游记[M]. 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
 
 
[2] Bernard Lewis. The Assassins: A Radical Sect in Islam [M].New York : Octagon Books, 1980.
 
[3] Farhad Daftary. The Ismā'īlīs: Their History and Doctrine[M]second edition. Cambridge: CambridgeUniversity Press, 2007.
 
[4]志费尼著. 何高济译. 翁独健校订:世界征服者史[M]下册. 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
 
[5]EnnoFranzius. History of the Order of Assassins[M]. New York: Funk& Wasgnalls, 1969.
 
[6] J. Riley -Smith. The Knights of St. John in Jerusalem and Cyprus[M]. London: Macmillam St. Martin Press, 1967.
 
[7]Silvertrede Sacy. Memoir on the Dynasty of the Assassins, and on the Etymology of TheirName[A], translated by Azizeh Azodi, in Assassin Legends: Myth of theIsmai'lis [M]. London : I. B. Tauris, 1995.
 
[8] Bernard Lewis. The Assassins: A Radical Sect in Islam [M].New York : Octagon Books, 1980.
 
[9] Farhad Daftary. The Ismā'īlīs: Their History and Doctrine[M]second edi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10] Farhad Daftary. Assassin Legends: Myth of the Ismai'lis [M].London : I. B. Tauris, 1995.
 
[11] Bernard Lewis. The Assassins: A Radical Sect in Islam[M]. Octagon Books,1980.
 
 
本文原发表于《北方民族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
转自叙拉古之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古代国际私法探微 \李建忠
《武汉大学》2010年博士论文 【摘要】:古代国际私法是国际私法历史的一个有机组…
 
新加坡和中国宗教政策比较研究 \蒲长春
摘要 新加坡和中国同为多宗教、多民族国家,宗教国情有相似之处,比较两国宗教政策…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当代非洲苏非主义——挑战与出路
       下一篇文章:中东中世纪伊斯兰城市形态解读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