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英格兰圣公会主教被接受加入天主教会
发布时间: 2021/9/10日    【字体:
作者:Catholic News Agency
关键词:  英格兰圣公会 天主教会  
 
 
英国圣公会(亦译:圣公宗或安立甘宗)一名主教周五表示,他将辞职,以便与天主教会完全共融。
 
圣公会埃布斯弗利特教区的乔纳森·古道尔(The Rt. Rev. Jonathan Goodall)主教解释说,他是“在长时间的祈祷之后”做出这一决定的。
 
乔纳森·古道尔 (Jonathan Goodall) 主教已辞去英国圣公会布斯弗利特教区(Ebbsfleet) 的牧职,以便被天主教会接受。(着圣公会主教服 照片)
 
“我已经做出辞去埃布斯弗利特主教的决定,为与罗马天主教会实现完全共融,并被接受,这是经过长时间的祷告后做的决定,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之一。”他在9月3日圣大额我略的纪念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额我略——这位六世纪的教宗曾发起了一项使英国人皈依基督教的使命。
 
“几十年来,在圣公会团契里的生活塑造和滋养了我作为一名天主教基督徒的门徒身份。这是我第一次领受基督生命和信仰的圣礼恩宠的地方,作为牧师和主教,我已奉献了半生。我将永远珍惜这一切,并为此而心存感激。
 
“我确信你们大家都相信,我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接受上主现在的召叫和邀请,而不是对我在圣公会中所知和所为的一切说不,我对圣公会有很大的亏欠。”
 
这位60岁的(圣公会)牧者自2013年就任布斯弗利特主教,在这个牧职上,他承担了一个圣公会教省访问者的角色,或“飞行主教”,支持英国圣公会那些不认可女性牧师和主教的团体。
 
2005年至2012年,他担任坎特伯雷大主教罗文·威廉姆斯(Rowan Williams,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的专职牧师和普世运动的秘书。
 
他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伦敦皇家教堂的关系密切。从1992到1998年,他成为了一位(圣公会)司铎(a minor canon, chaplain and sacrist)。自2004年起,他一直担任威斯敏斯特教堂的主任牧师。
 
一份9月3日的新闻报道称,现任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遗憾地”接受了古道尔的辞职决定。
 
“我非常感谢乔纳森主教的事工和多年的忠实服务。我为他和[古道尔的妻子撒辣祈祷,为他未来的事工以及他们在继续为基督献身服务的旅程中被召唤的方向而祈祷,” 仅次于天主教会和东正教的第三大基督教团体的全球圣公会精神领袖韦尔比如是说。
 
古道尔是第二位寻求与天主教会完全共融的埃布斯弗里特主教。2010 年,安德鲁伯纳姆(the Rt. Rev. Andrew Burnham)在担任圣公会牧职10年后辞职。
 
他于2011年被天主教会接纳,然后被任命为天主教神父,在新成立的沃尔辛厄姆圣母私人教长区(Personal Ordinariate of Our Lady of Walsingham)任职。
 
今日,伯纳姆是英格兰中南部牛津郡亨德雷德天主教教区(Hendred Catholic Parish in Oxfordshire, south-central England)的神父。
 
除了伯纳姆,另外两名英格兰教会主教也被接纳进入天主教会, 里奇伯勒主教基思·牛顿(the Rt. Rev. Keith Newton, bishop of Richborough)和富勒姆主教,约翰布罗德赫斯特(the Rt. Rev. John Broadhurst, the bishop of Fulham)。
 
2019年,加文·阿申登 (The Rt. Rev. Gavin Ashenden) 也被天主教会接纳。他是英格兰国教首领,英国女王的前名誉牧师,曾被祝圣为圣公会“持续的圣公会教会团体”(a Continuing Anglican ecclesial community)的主教。
 
从1981至1991年担任伦敦主教的格雷厄姆·伦纳德牧师(The Rt. Rev. Graham Leonard)在1993 年与天主教会实现完全共融。他是自宗教改革以来加入天主教的一位最资深的英格兰教会神职人员。
 
前英格兰教会神职人员,如现在的圣若望(约翰)亨利纽曼枢机(the now St. John Henry Newman )和亨利爱德华曼宁枢机(Cardinal Henry Edward Manning),在19世纪英格兰天主教会的复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古道尔将于9月8日停止在英格兰教会的牧职,他没有表明是否会寻求被任命为天主教神父或加入私人教长区(Personal Ordinariate),并拒绝接受采访。
 
“我永远感谢所有这些年来如此慷慨地支持撒辣(乔纳森主教的夫人;Sarah亦译萨拉或莎拉。—— 编者注)和我的人,尤其是埃布斯弗利特主教公署(主教府)的信友和神职人员。自2013年成为主教以来,他们一直是我工作和奉献的重点和欢乐。”他在声明中说。
 
“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我盼望将来无论我被召去做什么事,都能为教会服务。”
 
中译:李海峰
 
校对:王艾明博士、亚纳博士、信德团队
 
英文原载:CNA 天主教通讯社Catholic News Agency
 
信德微讯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从“神人之约”到“人人之约”——兼论卢梭的《社会契约论》 \周海金
摘要 本文从《圣经》中的“约”观念入手,在简要回顾《圣经·旧约》中的三个“神…
 
司法中的政治理论脉络——从宗教符号判例看法国共和主义下的世俗性与平等 \朱明哲
摘要:近年来法国关于公共空间宗教符号的判例,引起了关于"共和国应当如何处理宗教"的…
 
论伊斯兰教国家宗教与法律的互动 \秦起秀
摘要:宗教与法律作为社会治理的两种基本方式,尽管其调整内容和方式有所不同,但是它…
 
二十世纪基督教政治神学论评 \安希孟
<H1align=left>【内容摘要】政治神学曾是一个普世性的雄心勃勃的广泛概念。它属于基督…
 
东北基督教学术史研究综述 \洪晓梅 李坚
东北基督教[①]学术史研究综述[②] 洪晓梅[③]李坚[④] 摘要:自基督教传入中国…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没有人比我更懂伊斯兰
       下一篇文章:奥运会:未来会有梵蒂冈代表队的身影吗?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