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美国不能给福音派带来他们想要的东西
发布时间: 2021/12/2日    【字体:
作者:詹妮弗•鲁宾
关键词:  美国 福音派  
 
 
译:新约客
 
一二十年前,大家都能够弄清楚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想要从联邦政府得到什么。与供给学派和国家安全鹰派一起,他们共同组成了共和党基本盘的三支柱,并愿意接受其盟友的经济和外交政策立场,以确保获得在堕胎限制和反同性恋政策上的支持。(冷战期间,他们与国家安全鹰派积极合作,与无神论的共产主义作斗争。)
 
但社会政策不再是白人福音派议程的核心。相反,他们与 MAGA 运动几乎没有区别。
 
保守派评论员和福音派基督徒大卫·弗兰奇(David A. French)在《Dispatch》的一篇文章中承认:“我们知道,白人福音派对堕胎权的反对远不及其领导人的言论所暗示的那么激烈。例如,东伊利诺伊大学的瑞恩·伯格(Ryan Burge)是全美领先的美国宗教统计学家之一,他指出,例如,移民比堕胎更能推动福音派对川普的支持。”
 
至于同性恋权利,公共宗教研究所的年度价值观调查显示,大多数白人福音派基督徒仍然反对同性婚姻,但“每个主要宗教团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赞成保护 LGBTQ 人群的非歧视法律,这些支持者包括59%的白人福音派新教徒,以及92%的无宗教信仰的美国人。”此外,由于年长的福音派人士、更宽容的千禧一代和 X 世代之间存在巨大的代际分歧,对同性婚姻的反对也在下降。
 
那么,这些(白人福音派)选民想要什么?许多人基本上将政治视为白人、基督教的美国与 21 世纪的多种族、宗教多元化的美国之间的一场大战。他们希望有人帮助他们赢得这场生存之战。(在他们眼里)政府不是为了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而存在,而是为了代表白人基督教与他们的敌人交战。
 
PRRI 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琼斯(Robert P. Jones)指出:“在 42% 的弗吉尼亚州选民中(他们认为应该拆除邦联纪念碑),近十分之九 (87%) 的人投票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特里·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相比之下,“在 51% 的弗吉尼亚州选民中(他们认为应该保留邦联纪念碑),有超过十分之八 (82%) 的人投票支持共和党候选人格伦·扬金 (Glenn Youngkin)。”
 
其他统计数据印证这么一个观点:种族主义或捍卫白人至上是共和党的核心。琼斯写道:
 
在对“黑人命也是命”运动持负面看法、认为美国刑事司法系统公平对待所有人、或认为种族主义是小问题或根本不是问题的选民中,十分之八的选民投票支持川普。在国家层面,这些议题产生的分歧比堕胎的分歧更大。在那些认为在所有或大多数情况下堕胎应该是非法的人中,76% 的人投票支持川普。
 
福克斯新闻每晚都执着于充分展示一个白人基督教的美国,在那里,替代理论——而不是堕胎或同性恋权利——推动了更多的对话。(注:我是 MSNBC 的撰稿人。)
 
在这种情况下,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拜倒在三次结婚的花花公子川普面前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支持最残酷的移民政策(例如,儿童分离)和反穆斯林旅行禁令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完全是关于种族和宗教身份,而不是基于基督教价值观的政策,当然也不是为公民美德寻找榜样。川普决心保护白人福音派人士免受有色人种和基督徒认同度下降的影响;这就是他们对政治家的所有希望。
 
对于这些选民来说,政府是一种强制施行(他们会说“保留”)白人和基督教统治的工具,因为这对美国的身份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支持妖魔化“黑人命也是命”的政客,要求公司温顺地接受选民压制,对出版商关于苏斯博士新书的决定表示愤怒,或者一心只想说“圣诞快乐”。这也是为什么叛乱分子在 1 月 6 日举着邦联旗帜并穿着嘲笑犹太人大屠杀的 T 恤闯入国会大厦的原因。他们不断告诉我们他们是谁以及他们想要什么,但善意的美国人和媒体往往拒绝接受这一点——他们的美国同胞的动机与美国价值观如此背道而驰。
 
琼斯强调,这种 MAGA 的怨恨转化为“对拉美裔美国人数量不断增加的恐惧、对伊斯兰教的恐惧以及与‘法律和秩序’心态相关的反黑人态度——非裔美国人与主要城市的犯罪活动和无法无天有关。你在前总统川普的演讲以及 2016 年和 2020 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内容中,很容易找到这种令人不安的情绪。”
 
对种族和基督教民族主义的执着对美国的政治生活产生了严重的影响。首先,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正在与人口必然性进行一场不可能的十字军东征(他们的少数族裔地位推动了 MAGA 运动)。因为他们永远无法获胜(至少在一个拥有自由和公正选举的民主国家),他们的政治毒液不会减弱。
 
其次,白人福音派的目标与“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理想以及不允许对任何特定宗教或种族群体有偏见的宪法精神相违背。在这方面,他们已经变得非常反民主。
 
最后,一个致力于社会正义和种族宽容的民主党永远不会赢得共和党的铁杆白人福音派选民。民主党人无法“给”他们任何东西(例如,工作、更便宜的医疗保健)来满足他们对白人基督徒主导地位的需求。这使得民主党有必要组织广泛的意识形态联盟,该联盟牢固地基于民主理想和种族/宗教包容。
 
我们面临着一场关于美国身份的斗争。多元化民主的所有捍卫者都必须并肩捍卫包容性政府体系。
 
原文链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1/11/09/america-cannot-give-evangelicals-want-they-want/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法律和社会想象——1772—1864年英属印度盎格鲁-印度教法建构中的文本翻译 \杨清筠 王立新
摘要:前殖民地时代的印度并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成文法典。殖民统治时期,为了对英属印…
 
19世纪移民前后爱尔兰天主教与新教关系研究 \李晓鸣
摘要:19世纪对于爱尔兰的天主教徒来说,是一个不平凡的时期。在爱尔兰本土,新教统治…
 
李光耀如何促进新加坡宗教和谐 \圣凯
摘要:李光耀深刻地理解宗教安顿人心的社会功能,试图让国民用自己的宗教信仰去接受和…
 
欧洲“永久和平计划”研究(14世纪-18世纪初) \米科霖
摘要:和平是人类共同关注的话题。对于欧洲人而言,和平意味着在一定的边界之内消灭战…
 
僧侣遗产继承问题研究 \黄琦
摘要:僧侣作为一类特殊群体,其身份具有双重属性。从宗教的角度讲,由于僧侣脱离世俗…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孟德斯鸠思想的宗教基础
       下一篇文章:游牧的上帝与定居的王权——读《犹太约法传统及现代启示》一文有感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