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阿拉伯人眼中的十字军东征》
发布时间: 2022/2/17日    【字体:
作者:真读
关键词:  《阿拉伯人眼中的十字军东征》 阿拉伯 十字军东征  
 
 
背景介绍
 
十字军东征是欧洲人的叫法。在1096到1291年,以法兰克人为主的西方天主教势力,对中亚穆斯林势力进行的持续200年的战争,大规模可统计的有7次东征。然而在伊斯兰世界,这并不叫十字军东征,而是叫法兰克人入侵。
 
为了给这些东征在地理上有个清晰的定位,先从世界地图看起。这是人类走出非洲的路线图,在下图方框处可以看到两个大的分支,这是人类拐的第一道弯,一道往西去了欧洲,一道往东去了亚洲。然而在这道岔道分手数万年之后,东方和西方再次在此岔道口相逢,而这次是血肉与文化的碰撞。
 
把这方框放大了看,这个岔道的名字叫新月沃土,包含了现在地图上埃及、叙利亚、以色列、黎巴嫩等地,形成了一道弯弯的月亮。
 
这里,就是十字军东征的角斗场。
 
介绍完舞台之后,有必要介绍下角斗场上的战士,阿拉伯帝国:
 
阿拉伯帝国也称伊斯兰帝国,起源于阿拉伯半岛,是阿拉伯人建立一个西起比利牛斯山和大西洋东岸,东到印度河和中国西部边境,北达中亚的绿色山谷,南至撒哈拉沙漠,地跨亚、非、欧三洲的广阔帝国,是个多民族、多语言、多宗教多社会形态的国家。
 
阿拉伯民族在创造富庶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有着繁花似锦的精神生活,他们翻译和保存了古典,把东西文化融为一体,创造了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宗教和语言是他们的两大特征。
 
阿拉伯帝国崛起于倭马亚王朝(661-750),帝国版图迅速扩张,民主选举制演变为君主世袭制,帝国的中心在叙利亚,定都大马士革。到阿拔斯王朝前期,帝国兴盛,中心转向伊拉克,都城巴格达,这一时期帝国进一步巩固和扩张了版图,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齐头并进,帝国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阿拔斯王朝后期,哈里发大权落入突厥人组成的禁卫军手里,随着中央权力弱化和突厥禁卫军首领当政,纷纷出现独立王国,独立国之间的矛盾和内斗让阿拉伯帝国气若游丝。外侵包括什叶派波斯布维希人和逊尼派突厥塞尔柱人前后闯入帝国首都,挟持哈里发,紧接着就是十字军,入侵阿拉伯帝国西部大约有两个世纪,最后蒙古人一剑封喉,结束了阿拔斯王朝。
 
1. 法兰克人起战端,克尼西亚
 
第一次东征的时间是1096-1099年。
 
1096年,法兰克人开始往君士坦丁堡行进时,就引起了穆斯林方阿斯兰(Arslan)的警觉。
 
他的领地在小亚细亚,定都尼西亚,紧临君士坦丁堡,是阿斯兰的父亲苏莱曼(Sulayman )从拜占庭帝国瓜分出来的一部分。法兰克人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首先应战的就是阿斯兰,双方来来回回苦战好几回合,阿斯兰靠着计谋和英勇于1096年大败法兰克人,最后法兰克人借助拜占庭帝国的船只逃回君士坦丁堡。
 
阿斯兰被誉为迎战法兰克人的第一人,在这几次与法兰克人的战斗中,阿斯兰赢得艰苦,但心里充满了自信。
 
阿斯兰除了应付法兰克人外,还要应付与其他突厥王之间的你争我夺。当时在他领地旁边有个聪明的达失蛮(Danishmend)崛起得很快,趁老王苏莱曼去世时占领了一部分土地。阿斯兰觉得这个达失蛮是个很大的威胁,于是出兵阻拦,就在1097年与达失蛮打仗时,法兰克人又来了,阿斯兰凭着以前与法兰克人的战斗建立起来的信心,只派了一支轻骑兵回防尼西亚,这当然战斗不过法兰克人。
 
阿斯兰和达失蛮在十字军入侵时,由对立状态马上转为合作状态,但联合起来也没能挽回尼西亚。
 
2. 暗杀中内耗的穆斯林
 
有的突厥王在面对外敌时仍然不能放下仇恨,比如阿勒颇(Aleppo)的瑞德旺(Radwan)。瑞德旺继承王位时马上派杀手把他的两个弟弟杀了,在暗杀第三个弟弟杜卡克(Duqaq )时没有成功,后者逃到大马士革( Damascus)并在那里称王。这两兄弟的杀身之恨在法兰克人到来之后仍然无法放下。
 
瑞德旺用了好几次暗杀的手段,这些杀手都来自恶名昭著的阿煞星(Ḥashāshīn)派。阿煞星派1090年由哈桑创立。
 
哈桑出生时,什叶派控制着穆斯林亚洲,叙利亚属于埃及的法蒂玛王朝,等哈桑到青年时,信奉逊尼派的塞尔柱突厥人控制了所有的地方,他目睹了什叶派的遭遇,立志要重振什叶派,报复塞尔柱人的迫害。
 
这个组织常用方法就是暗杀,在敌人内部制造恐怖气氛。第一个刺杀对象是尼赞·木克,成功后,塞尔柱帝国内部开始分崩离析,哈桑的支持者尼查尔开始在开罗举兵,可惜尼查尔一出手就败了,阿煞星派只能离开埃及,前往叙利亚,并赢得了瑞德旺的信任。
 
阿煞星暗杀的人有:
 
尼赞·木克:穆斯林世界的“国之纲纪”,死后穆斯林世界四分五裂。
 
摩都第:摩苏尔将领,受巴格达政府指派到大马士革对抗法兰克人。
 
哈拉威:被伊拉克称为巴格达城中“哈的中的哈的”,“伊斯兰的荣耀”
 
阿波索基:阿勒颇和苏摩尔的强人。
 
阿波索基的儿子
 
布瑞:大马士革杜卡克的儿子,刺杀了庇护阿煞星的马兹达嘎尼维齐,是阿拉伯世界成功对战法兰克人第一人。
 
3. 哥特弗雷攻占耶路撒冷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最大的成果就是攻占了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的陷落过程中,掺杂了什叶派与逊尼派,法兰克人、罗姆人和塞尔柱人之间的恩怨纠葛。
 
638年,穆斯林从拜占庭帝国手里夺取耶路撒冷,到11世纪中叶时,塞尔柱人夺取了拜占庭帝国的小亚细亚和安提阿,而埃及则失去了耶路撒冷和大马士革。
 
出于对塞尔柱人共同的仇恨,拜占庭的皇帝阿雷克斯和埃及法蒂玛王朝的维齐阿发代尔组成了共同战线,他们定期开展会谈和交换情报。
 
阿发代尔梦想能和君士坦丁堡的盟友联手出兵,建议法兰克人攻打叙利亚,想和法兰克人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并打算瓜分叙利亚,可惜法兰克人并没有答应,在阿发代尔攻占了耶路撒冷后,法兰克人一改原先的暧昧态度,开始围城游行,然后进行疯狂的进攻。
 
圣吉尔带领的法兰克人于1099年7月打败了由伊夫第卡·阿达拉将军领导的法蒂玛王朝军队,在阿发代尔援军还没赶到的时候,伊夫第卡·阿达拉投降,法兰克人占领了耶路撒冷,并进行了疯狂的屠城,哥特弗雷(Godfrey)当上耶路撒冷王。
 
从耶路撒冷逃出来的教法官哈拉威带领难民来到巴格达的清真寺想激起哈里发和苏丹对当前战事的重视,沦为傀儡的哈里发对哈拉威的请求无能为力,当时的苏丹是巴克依耶阿瑞克,正在波斯北方和自己的兄弟默罕默德打得热火朝天,争夺巴格达,两兄弟你争我抢,在30个月中来来回回把巴格达转手了8次。这次教法官的行动失败。
 
4. 鲍德温占艾德萨,继位耶路撒冷
 
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法兰克人鲍德温(Baldwin )于1098年带了几百武士和两千步兵来到艾德萨,艾德萨的亚美尼亚老王托罗斯请求鲍德温庇护他们不受突厥人的攻击,但鲍德温不甘心做佣兵,明言要做继承者,托罗斯答应了,但认亲没几天后,鲍德温就杀了托罗斯,控制了艾德萨。
 
1100年在攻占阿卡时,耶路撒冷王哥特弗雷阵亡,他的兄弟鲍德温从艾德萨前来接替他的位置。鲍德温带500个步骑兵向耶路撒冷出发,大马士革的杜卡克觉得这是痛击法兰克人的好机会,带领大约3000人准备在狗河(Nahr al-Kalb)这个地方奇袭鲍德温。狗河的河口处路很窄,而且两旁的山坡很陡峭,非常适合伏击。杜卡克占据地理的人数的优势,信心满满。但是他的兄弟——特里波利(Tripoli )王法卡·木克(Fakhr al-Mulk)就不想让杜卡克赢得战争,否则杜卡克光芒加身,成为叙利亚的救星,自己只能臣服于他,任他摆布,于是把杜卡克详细的计划全透露给鲍德温,并出谋划策,杜卡克见突袭不成,居然也不敢直接迎战,鲍德温顺利的当上了耶路撒冷王。
 
在1102年的特里波利(Tripoli )战争中,一方是被阿斯兰和达失蛮打败带300人逃回叙利亚的圣吉尔,另一方是特里波利的法卡·木克、大马士革的杜卡克和胡姆斯总督共7000人,由于上次的狗河事件,穆斯林这一方不团结,结果只有300人的圣吉尔胜。
 
到1103年,圣吉尔到达特里波利并修建了碉堡,1104年,法卡·木克率领敢死队攻击碉堡,圣吉尔被烧伤,5个月后死亡,圣吉尔的位置由其表兄弟赛达尼接替。
 
在法兰克人攻击特里波利时,法卡·木向苏克曼求援,结果苏克曼在路上心脏病发作死了。法兰克人围城越来越紧,城内贵族开始投降做奸细,法卡·木克在1108年法克·木克向巴格达求助,但没有得到任何帮助。
 
8月得到消息说特里波利被埃及人得到手,1109年特里波利被法兰西人攻陷。在中东建立了第四个王国——特里波利。
 
5. 第一次东征,四个十字军国家
 
至此,十字军东征建立了四个十字军国家:
 
耶路撒冷王国、特里波利国、安提阿公国和埃德萨国
 
6. 东征后,穆斯林世界的反抗
 
继特里波利失陷后,贝鲁特和赛依达相继失陷,穆斯林的首领里已经没有力量能阻止法兰克人,也失去了战斗意志,但民众对抗西方人的能量逐渐开始释放,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巴格达暴动。
 
伊本·哈沙巴是阿勒颇什叶派教法官,城市首长,代表商人和小市民阶层向国王争取权益,也是地方武装力量的领袖。他不满穆斯林上层对法兰克人的进攻太麻木。掀起抵抗强权的舆情,多次批评瑞德旺(阿勒颇首领)的妥协。
 
1111年法兰克人对来往地中海的商人收过路费导致生意难以为继,阿勒颇不能自保,逊尼派和什叶派的贵族、商人以及宗教人士组团去巴格达,于1112年2月在巴格达的清真寺发起暴动,并产生了预期的效果——巴格达苏丹派摩苏尔将领摩都弟帅兵支持阿勒颇。
 
但在另一方,阿勒颇首领瑞德旺听说巴格达派兵过来,表面上感激哈里发的帮助,其实他不希望自己的塞尔柱表兄弟插手自己的事务。当穆罕默德派摩苏尔将领摩都弟率兵到达阿勒颇时,瑞德旺命令紧闭城门,不给摩都弟供给,战争没开打就散伙了。
 
2年后苏丹再次组织军队对抗法兰西人,还是由摩都第做将领,屯军大马士革。大马士革的阿塔辈克图格特金怕步瑞德旺的后尘,干脆找人把摩都第暗杀了。
 
穆罕默德听说这件事情后,决定组织一次全面的对抗法兰克人的战争,1115年当大军到达叙利亚中部时,想不到大马士革的图格特金和耶路撒冷的鲍德温居然联合了,另外还有安提阿、阿勒颇和特里波利也附和。
 
到1124年,法兰克人攻占泰尔,至此他们拥有出阿什凯隆外的全部海岸地带。
 
从这些战争中不难看出,阿拔斯王朝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与其批判穆斯林各地首领的麻木,不如说这些统治者都有各自的利益,而首都巴格达的政府也不能有效的控制各地首领,整个帝国四分五裂。
 
7. 英雄辈出,赞吉王朝
 
在法兰克人不断取得胜利的时候,阿拉伯世界也出现不少强人,如布瑞,成功的阻挡了鲍德温(Baldwin )二世(耶路撒冷王鲍德温的侄子)两次对大马士革的攻击,可惜阿煞星早早的把他暗杀了。
 
继布瑞之后是赞吉(Imad ad-Din Zengi),阿勒颇和摩苏尔的领袖,他严肃、坚韧不拔,国家观念极强,军纪严明。赞吉在对法兰克人的战争中取得一系列的胜利,其中,1144年12月夺回法兰克人在中东最早设置的艾德萨据点,成为穆斯林全面反击法兰克人的开始。
 
赞吉死后,由次子努哈丁(Nur ad-Din)继承他的位置,努哈丁不但继承了赞吉的朴素、勇敢和政治家的气魄,还是一个虔诚、谦谨和公正的人,他信守承诺,全心全力投入圣战,打击伊斯兰的敌人。
 
他很会心理动员,刊行诗、文章还有书籍,这一切都要赞美圣城,号召对异教徒(除逊尼派之外的所有宗教)的斗争,歌颂圣战士,做了这些,他成功的把阿拉伯世界凝聚在一起对抗西方侵略者。
 
8.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1146年,法兰克人约希林(Joscelin II)夺取艾德萨,努哈丁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赴援艾德萨,正如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穆斯林对法兰克人闻风丧胆一样,约希林听说努哈丁赶来,趁夜逃跑。
 
努哈丁占据艾德萨,德国国王康拉德三世和法国国王路易七世于1147年开始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但首要目标却是攻占唯一与法兰克人有盟约的大马士革,据说是因为大马士革是名城,攻击名城才对得起这次东征。
 
大马士革的兵、民都积极准备抗战,突厥、库尔德及阿拉伯的骑兵也源源不断赶来支援,大马士革的领袖乌纳(Unur)向法兰克人使的离间计,后者不像第一次东征时那么团结,乌纳的计策很成功,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失败。
 
9. 努哈丁的崛起,三国鼎立
 
1149年努哈丁打败安提阿王雷蒙,1154年收回大马士革,这是从法兰克人入侵后大马士革和阿勒颇首次团圆,除孟克德王朝的沙札外,整个穆斯林叙利亚已接近统一。
 
1157年,努哈丁大病,法兰克人又攻占几个城堡,1159-1160年,拜占庭曼纽尔(Manuel I )皇帝出兵阿勒颇,并把领地扩大到小亚细亚的突厥区域,阿拉伯世界处于拜占庭、穆斯林和法兰克人之间的僵持局面。
 
埃及从1163年到1169年,形势主要由夏瓦(埃及的维齐(vizier,类似于宰相))、阿马瑞(法兰克国王)、夏库(萨拉丁的叔叔)三者决定,夏瓦(Shawar)1162年9月被德格罕的军官推翻,出逃叙利亚,寻找努哈丁的庇护。
 
夏瓦极力怂恿努哈丁出兵埃及,努哈丁派夏库于1164年出兵埃及大胜,夏瓦重回埃及宝座,同时反悔对努哈丁的承诺,并请法兰克方阿玛瑞赶走了夏库。在北方,努哈丁则发起圣战大败法兰克人。一南一北各有胜利,经过谈判,阿玛瑞和夏库同时离开埃及,夏瓦成为最大赢家。夏瓦惧怕夏库再次袭击,与阿玛瑞签订互助协议,这促使努哈丁再次派夏库(带萨拉丁)进军埃及,结果形成了埃及、逊尼派、法兰克人三足鼎立的局面。最后法兰克人存留人员在埃及收钱引起民怨沸腾,终于于1169年撤回巴勒斯坦,夏库随后进驻埃及,成为维齐,两月后亡于暴饮暴食,萨拉丁继位。
 
10. 王者荣耀,萨拉丁征服耶路撒冷
 
萨拉丁被埃及哈里发阿迪德封为维齐,与努哈丁的关系开始渐行渐远。努哈丁不能忍受萨拉丁身处什叶派王朝内,要求萨拉丁废掉法蒂玛的哈里发。
 
埃及人信奉什叶派,萨拉丁怕废掉哈里发激起民愤,再者,他的权利是哈里发所授予,废掉哈里发后,他只是努哈丁在埃及的代表,政治资本被削弱,所以他不愿意执行努哈丁的命令。直到1197年,法蒂玛王朝哈里发阿迪德亡,什叶派的统治结束。
 
法蒂玛哈里发废除后,萨拉丁明面上成为努哈丁在埃及的代表,但萨拉丁的政治版图却因此扩大,使他成为一个优秀的统治者,与努哈丁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萨拉丁一直拒绝和努哈丁见面,包括在两次战争中萨拉丁刻意回避。1173年8月萨拉丁的父亲艾尤卜从马背上跌下来死后,两人的关系失去缓冲。
 
努哈丁攻打埃及,但努哈丁年老,于1174年5月在大马士革病亡,由11岁的阿沙利(as-Salih)继承努哈丁的政权,依然和萨拉丁为对立状态。1175年,阿沙利的幕僚找阿煞星暗杀萨拉丁,但两次都不成功。萨拉丁忌惮阿煞星派,决定清缴他们在叙利亚的基地,不过阿煞星威胁要杀光他的家族,萨拉丁只能撤军。1181年,阿沙利而被毒死。
 
1183年,萨拉丁统一埃及和叙利亚。而法兰克人分裂为两派,一派有雷蒙主导,倾向与萨拉丁联合,一派是前安提阿王雷诺德,是个激进分子,要像第一次十字军东征那样痛击阿拉伯世界。
 
1186年,耶路撒冷王鲍德温五世亡,当时他的母亲喜欢上由雷诺德控制的格依。由于雷诺德是法兰克人的激进派,三番五次违反与萨拉丁的约定,引起萨拉丁的极度不满,于1187年在台比利亚战争中俘虏雷诺德并将他杀死。
 
萨拉丁在叙利亚将法兰克人以前占领的城池一座座攻下,只留下了泰尔(Tyre)。
 
攻占耶路撒冷时,集结全叙利亚的部队,法兰克人方由巴里安率领,法兰克方只有很少的武士加上没有战斗经验的老百姓,双方力量悬殊,萨拉丁胜,1187年10月2日,萨拉丁收复耶路撒冷城。进城后萨拉丁宣布不能伤害任何基督徒,包括法兰克人和东方基督徒,并加强各基督教礼拜地方的保护,让法兰克人可以在任何时间礼拜。
 
由于萨拉丁原先放弃攻占泰尔,很多法兰克人都逃到了那里,泰尔向欧洲求助时,也经常得到呼应,派来了康拉德领导法兰克人对抗阿拉伯,泰尔的势力猛增。在萨拉丁进攻泰尔时,一方面由于轻敌,另一方面,泰尔也做誓死抵抗,攻占泰尔失败。1188年,依格发誓不与穆斯林做对的情况下,萨拉丁放依格回泰尔,但过了一年,依格就违背誓言,此时泰尔获得源源不断的增援。
 
11. 第三次东征,英雄的对决
 
1189年,阿卡之战开打,日耳曼红胡子腓特烈进行了第三次东征,萨拉丁看到东西方的法兰克人连成一气,随即联合一切力量对抗法兰克人,但戏剧的是腓特烈在一条小溪中游泳时心脏病发作淹死了。
 
1191年4月和6月,法国国王菲力普·奥古斯塔和英王狮心查理都到达阿卡,取得阿卡(Acre)后还控制了巴勒斯坦沿海地带和加法北方的艾尔苏夫(Arsuf )滨海平原。
 
战争中,法国国王回欧洲,1192年,狮心王亡,这次东征又失败了,自此法兰克人保有从泰尔到加法的海岸,但要承认萨拉丁对其他地区的宗主权,当然也包括耶路撒冷。
 
总结下萨拉丁的好运:
 
1、不情愿地随叔叔到埃及,表现也不积极,但被推到权力顶峰
 
2、努哈丁强迫萨拉丁废除法蒂玛王朝哈里发时,哈里发病亡给萨拉丁减轻很多压力。
 
3、妄图统治整个叙利亚的拜占庭皇帝曼纽尔·康纳斯被凯利区·阿斯兰打败后含恨离世。
 
4、红胡子腓特烈再次东征时在途中淹死
 
5、阿煞星两次刺杀不成功
 
穆斯林世界强人一个接一个的涌现,萨拉丁去世后,他的弟弟阿迪尔于1202年开始成为艾尤比帝国的君王,暂停战争,采取和平共存、贸易互惠的政策,阿拉伯世界经历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和平和繁荣。
 
12. 第四次东征,大哥走错路了
 
1202年,威尼斯总督唐德罗( Enrico Dandolo)发起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攻下札拉后引导十字军去君士坦丁堡,军队被那里的财富迷了眼,于1204年洗劫了君士坦丁堡。
 
13. 第五次东征, 耶路撒冷保卫战
 
1218年,罗马教皇号召第5次十字军东征,领袖为帕立纠(Pelagius ),目标是埃及,8月攻下达米埃塔(Damietta),阿迪尔心脏病发作去世,穆斯林世界失去了可以一统江山的苏丹,内部马上分崩离析,阿迪尔的儿子们瓜分了土地和政权,他的一个儿子阿卡迈尔(Al-Kamil)利用尼罗河的洪水击退了达米埃塔的法兰克人,保住了耶路撒冷,法兰克人的第五次东征失败。
 
在这次战争中,西西里的君主腓特烈借婚姻取得了耶路撒冷国王的头衔,他对穆斯林文化非常推崇,后和阿卡迈尔关系很亲密,以至于在阿卡迈尔和他兄弟阿穆赞闹矛盾、还要面对蒙古人的压力时,阿卡迈尔把耶路撒冷交给腓特烈。
 
14. 第6-7次东征,穆斯林最后的胜利
 
但1227阿卡迈尔的兄弟阿穆赞猝死,阿卡迈尔的想法又有转变,这让腓特烈颜面扫地,于是组织了第6次十字军东征,结果战争没开始,阿卡迈尔就与腓特烈签订协议,于1229年把耶路撒冷交给了腓特烈。
 
1239年,阿纳瑟尔(阿卡迈尔的侄子)奇袭夺下耶路撒冷。阿卡代尔死后埃及又开始王位斗争,阿纳瑟尔向法兰克人建议结盟并于1243年承认西方人对耶路撒冷的宗主权,还把穆斯林的宗教领袖赶出耶路撒冷。
 
萨拉丁死后,蒙古的统治者开始崛起,第一次攻击伊斯兰国家是1218年-1221年之间。当蒙古兵首先打败花剌子模突厥,这些花剌子模残兵来到叙利亚并于1224年7月攻击大马士革,7月打败腓特烈攻占耶路撒冷。
 
法国国王路易九世1248年到达东方,并想联合蒙古人攻击阿拉伯世界,但在沟通过程中出现误会,路易九世想结盟,成吉思汗却以为法国国王愿意俯首称臣,联盟没有形成。
 
法国人于1149年单独进攻埃及,于战争开始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占领了达米埃塔和曼苏拉,但就在曼苏拉遇到马穆鲁克突厥兵,法兰克人大败,马穆鲁克开始在埃及掌权。
 
1257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开始攻击巴格达,1258年,阿巴斯哈里发向蒙古人投降。1260年蒙古人夺取阿勒颇。同年9月,马穆鲁克歼灭蒙古人,回到大马士革。10月,拜巴尔斯掌握埃及和叙利亚的权力,在他统治期间,效率甚至超过努哈丁和萨拉丁。
 
1270年,法国国王路易九世又一次东征,但在路上染上传染病身亡,到1277年7月,法兰克人只拥有海岸线的一串城市,而且被马穆鲁克帝国包围。
 
1291年,穆斯林军队攻进阿卡,亨利国王逃往塞浦路斯,穆斯林取得了最后胜利。
 
总结
 
十字军开始东征时,阿拉伯世界史当时世界上知识最先进、文化最发达的地方,但已经有衰败迹象,法兰克人的侵略加速了它的衰败。十字军东征后,世界的中心转移到西方。
 
先知穆圣的后代早在9世纪就开始丧失主宰命运的能力,掌权的英雄人物赞吉、努哈丁等是突厥人,阿发代尔是亚美尼亚人,夏库、萨拉丁和阿卡迈尔是库尔德人,他们是完全不懂阿拉伯及地中海文化的外来草原佣兵。
 
阿拉伯人一直无法建立一个稳定的政府组织,但法兰克人在占据中东的过程中,成功的建立了真正的政府组织,国王的政策透过政府机构有效推行,教士的政治参与被认可,这在穆斯林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到现在也一样。
 
另一方面,法兰克人入侵中东,不断学习那里的语言文化和科学技术,经由阿拉伯人翻译及保存的希腊文化遗产都传到欧洲,而阿拉伯人拒绝学习西方,无论是战争期间还是战争之后,穆斯林世界闭关自守,变得过度敏感,容忍度差,与现代社会渐行渐远。
 
 
真读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重新认识“宗教与社会”——以宗教对欧美社会、国家的深层影响为例 \张志刚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对我们研究世界宗教现象具有重要的方法论启发,如…
 
西班牙历史上的宗教宽容对现代地区冲突的启示 \周诚慧
摘要:我们正处在一个多元文化时代,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已经加大了社会结构的密度,…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论伊斯兰教对中亚帖木儿王朝的影响
       下一篇文章:日本文化中的“寒山寺”憧憬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