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传福音是宣讲与服务的结合
发布时间: 2022/3/17日    【字体:
作者:卢龙光
关键词:  福音 服务  
 
 
传福音与社会服务是什么关系?”是近年来最引起华人基督徒争论的问题。一方面我们肯定传福音的重要,另一方面从《圣经》及教会历史,我们都肯定上帝对人类社会关怀备至,并因关怀而引致行动。这是基督教信仰中极重要的一环。[1]
 
四种分歧的看法
 
但在过去三十多年来,华人教会面对传福音与社会服务的关系时,却有下列四种分歧的看法:
 
一、教会只应传福音,不宜作社会服务
 
这种看法的基本立场是,传福音可使人的灵魂得救,是教会的首要责任;社会服务只满足人的肉身需要,而肉身是终必朽坏的,肉身所受的短暂痛苦,也不能与灵魂失落的永恒痛苦相比。在这末世,我们应倾力传扬福音,不要浪费资源去参与社会服务。
 
二、社会服务是传福音的手段
 
这种看法的立场,基本上与第一种相同。持这立场的人只同意社会关怀也有圣经基础,并且发现社会服务可以成为传福音的一种有效途径,教会藉着社会服务可以接触到更多人,并且可以使接受服务者较易接受福音。这种看法,视社会服务有如药囊外层的糖衣、钓鱼勾上的鱼饵。认为在传福音的大前提下,一切手段都变得合理,而社会服务的少量投资是值得的。
 
三、社会服务与传福音各有价值而互不相干
 
这种看法的立场与前二者的立场不同。承认传福音与社会服务同等重要,各有不同价值,是两种不同的工作,满足人不同的需要;彼此应各自独立,以免任何一方面的工作受另一方面工作的影响而招致损失。这种看法明显地受着现代社会的工作理论所影响,是强调社会工作专业的结果。
 
四、社会服务是传福音的伙伴
 
这种看法的立场与前面第三种相近,但却认为社会服务与传福音不但可以独立,也应该相辅相成,表达上帝的爱。两方面的工作都是我们的使命,只是我们要随着不同的处境及人们不同的需要,而进行不同的工作。这种看法注重社会服务与传福音的均衡,但当两者在资源分配上遇到冲突矛盾时,仍认为传福音的价值较社会服务优先。[2]
 
两个基本问题
 
以上看法皆有问题,并非令人满意的看法,基本上反映以下两个问题:
 
一、人是一元抑或二元?
 
一直以来中国教会的人观,受着强烈的二元论影响,将人分为灵魂与肉体两部分。其实这是希腊哲学思想,而非《圣经》中的思想。《圣经》强调人的整体性,表明人的灵、魂与身子都是上帝保守的对象(帖前5:23)。
 
虽然在《新约》中,保罗时常使用希腊人的词句来表达上帝的真理,但其内容仍与《旧约》的意思一致。人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是上帝美好的创造。罪的权势不但侵蚀人的肉身,也损害人的灵魂。上帝的拯救是包括灵魂体的全人拯救。[3]
 
二、社会服务与基督教信仰是各自独立抑或彼此相关?
 
近代社会工作的理论,强调本身的独立专业,尤其要摆脱基督教信仰的影响。其中的原因是,由于社会工作的发展与教会的事工有一种不可分割的历史关系,但由于西方教会在西方社会世俗化的过程中,不能对应人的需要,以致各种学术皆欲摆脱教会的影响,建立自己独立的体系。[4]然而我们肯定上帝是宇宙的主宰、一切知识的源头,基督教信仰必定与一切学术有积极的关系,彼此相通。
 
“伙伴”论的问题
 
对上述两个问题的澄清,促使教会对传福音与社会服务之间的关系,开始有较为清晰的看法:
 
1974年,在瑞士洛桑举行的世界福音会议中,福音派的教会领袖公开承认福音派教会已往在社会关怀方面的亏欠,肯定基督徒对社会的责任。引致全世界的福音派教会开始对教会的社会行动,作出更深入的反省,逐渐采取第四种立场:社会服务是传福音的伙伴。[5]
 
在实践过程中,这种看法却出现了实际上的矛盾;如何平衡传福音与社会服务?假如教会应该以传福音的价值优于社会服务,而传福音的需要是如此巨大,教会能掌握的资源却如此缺乏之际,次要的社会服务便会变得毫不重要。结果,教会在理论上接纳第四种看法,在实践上却仍采用第一或第二种立场。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在于我们将传福音与社会服务在本质上分割为两种不同的工作,以致二者失去了一种生命的关系。我们必须要问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什么是传福音?什么是社会服务?
 
传福音与社会服务的本质
 
我们对“传福音”一直以来已有固定的看法,我们将“福音”理解为一套以耶稣钉十字架及复活为中心的故事,甚至把它浓缩为一套属灵的定律。“传”的媒介是“言语”,传福音的方法就是希望寻找或制造各种机会,成为与非基督徒交往的接触点。将“福音”不断的传给他们,也就是不断地以“言语”去述说关于耶稣的故事或一套属灵定律。我们若未有机会以言语表达信仰,我们就觉得还未传福音。
 
其实,“福音”应该是耶稣基督自己(可1:1)。一个活的生命,而不仅是一套关于他的描述。“传”的过程应是生命的交往与传递,包括了整个生命的表达,而不仅是言语的表达。
 
“传福音者”必须以其生命去表达耶稣基督的生命。因此,当传福音者宣讲耶稣基督钉十字架与复活的信息时,就必须在他身上找到十字架与复活的实质;他必须以“言语”及活生生的“生命”去传耶稣基督。我们可以看到,耶稣基督自己就是藉着“教训、宣讲、医病、赶鬼”去彰显天国的福音;[6]他也如此差遣他的门徒,[7]《马可福音》所记载的,耶稣复活后托付门徒的大使命,也是一样(可16:15-20);甚至保罗在
 
《罗马书》中也述说他以“言语”、“作为”、用神迹奇事的能力,到处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罗15:18)。
 
因此,我们惯常所谓的“传福音”,其实只是以“言语宣讲”福音。若没有“作为”在其中,就未能将耶稣基督的生命活活的传出来,使人只“听”到福音,却不能“看见”也不能经历到福音(约壹1:1-4)。所以,真正的传福音,是一个生命传递的过程,而非只是一个宣讲的事件;“宣讲”必须有“作为”去证实,而“作为”本身已隐含了言语,我们透过“宣讲”将言语表达出来。
 
谈到“作为”,我们很容易联想到所谓“生活见证”,而生活见证却是指我们个人的操守、行为、品格、道德。这是中国人修身的内容,却非“福音行为”的重心。《圣经》中福音的“作为”是外在的:医病、赶鬼、神迹、奇事;这些都是作在别人的身上,彰显上帝对受伤害者的爱,对魔鬼权势的抗衡,将自己的生命倾倒出来,使别人的生命活得更丰盛。
 
在今日社会里,其实这就是社会服务的真义,以自己的生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使无知的得着智慧,使伤心的得着安慰,使受压迫的得着力量!因此,社会服务就是以生命的作为去服务人类群体,在人类群体中彰显基督生命的实质。
 
新的模式:传福音是宣讲与服务的结合
 
“传福音”不应该只是“以言语宣讲”,乃是“宣讲”与“服务”的结合。在这个生命的结合当中,宣讲与服务都各自传递耶稣基督的生命,但又必须彼此相连。服务而未有宣讲,则未能使人明白耶稣基督的生命;宣讲而未有服务,则无法使耶稣基督的生命完整地彰显;甚至宣讲也变成了空洞的言语,如鸣的锣与响的钹一般,所呼召的门徒也可能变成生命残缺的病人。
 
在香港和台湾,当更多的教会可能自愿或因为希望获得堂址或其它社会资源,而参与社会服务之际,我们应该先在上帝面前体会上帝的心意,领受上帝的使命,将“宣讲”与“服务”结合为“传福音”不可分割的过程。
 
信仰和学术
 
脚注
 
本文原载于香港工业福音团契《田》1982年10月号,经修订后曾刊于《适合劳苦大众的教会》,刘达芳编(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2),页136-141;标题及内容现经修改及修订。后收录于金陵协和神学院于2013年出版的《爱你的邻舍——教会社区工作理论与实践》一书,信仰与学术平台得到编著者授权,特此刊发。
 
本文收录于金陵协和神学院于2013年出版的《爱你的邻舍——教会社区工作理论与实践》一书,信仰与学术平台得到编著者授权,特此刊发。
 
[1]参赛1:10-27、21-23,58:l-9;太25:31-45;路10:25、37;雅1:10、17,2:14-l8等。
 
[2]此立场的代表,如斯托得(1975)著,《信仰与社会责任》(ChristianMissionintheModernWorld)周健文译,(香港:浸信会出版社,1989)页27-28;张慕皑(1986),“评介当代福音派的社关神学思想”,载于《尔国尔城》,钱北斗编(香港:学生福音团契出版社)页15-17,21;张慕皑在1996年的文章“西方福音派的社会改革策略”载于《中国神学研究期刊》第21期(1996年7月)页152-155,再重复他的立场;本人对张的响应及批评载于同一期刊,页159-161。
 
[3]参《爱你的邻舍——教会社区工作理论与实践》一书〈导言〉,页19。
 
[4]参《爱你的邻舍——教会社区工作理论与实践》一书第二章〈社区工作与信仰〉,页44-45。
 
[5]参〈洛桑宣言〉(1974)第4及第5条及斯托得(JohnStott,1982)编,
 
EvangelismandSocialResponsibility:AnEvangelicalCommitment,LausanneOccasionalPaperNo.21(Wheaton,LausanneCommitteeforWorldEvangelism),页19-25。
 
[6]太4:23-25,9:35;可1:21-31、38-39;路7:18-22,11:19-20;有关这四种职份的讨论,见《爱你的邻舍——教会社区工作理论与实践》一书第二章“社区工作与信仰”,页56。
 
[7]太9:36-10:1,5-8;可3:13-15;路9:1-6。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传统节日生活与文化记忆
       下一篇文章:佛教的仪式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