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为什么国内寺庙要收门票,国外教堂却不收?
发布时间: 2022/6/17日    【字体:
作者:苗柔柔
关键词:  寺庙 门票 教堂  
 
 
近些年,中国人在国内国外的旅游意愿日益增多,在国内的各种旅游景点中,寺庙的占比不小,欧洲各地教堂也几乎是必去景点。参观得多了,未免产生疑问:为什么国内的寺庙要收门票,并且数额不菲,而欧洲的教堂却不收门票?
 
有一个因素至关重要:新中国成立后经历过一系列非常彻底的社会改造,上至思想文化,下到土地商业制度等,而世界其他地区基本没有这个历程,因此西方教会和教堂都有自己庞大而稳定的财源,而国内的宗教寺庙在改革开放前不具备这个条件;同时,宗教的神圣性在中国基本被消除,从寺庙到信徒都非常彻底地奉行实用主义。
 
自从公元392年基督教被罗马帝国皇帝确立为国教以后,得到飞速发展,在一千多年里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地位,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超越各国王权,成为欧洲最高的权力机构。伴随权力而来的,还有巨额财富。不过时至今日,各国教会的财产数额都不透明,既不报税也很少公开收支,具有极大的模糊性,人们只能通过各种零星信息来猜测。
 
教会收入的来源大约分为三种:
 
一、什一税和什一税演变来的教会税
 
什一税的法理依据来自于圣经。《旧约·创世记》十四章记载:以色列人的祖先亚巴郎击败革多尔老默尔和与他联盟的王子回来,受到耶路撒冷王兼天主祭司默基瑟德的祝贺,“亚巴郎遂将所得拿出十分之一,给了默基瑟德”。后来,将自己收入的1/10献给上帝以表虔诚,逐渐成为天主教的正式法律。随着教会势力统治了欧洲,“什一税”也成为教会的强制征收税款。
 
工业革命后,世界各国纷纷兴起各种社会革命,许多国家都取消了什一税。但部分欧洲国家如德国、瑞士、瑞典及芬兰等,依旧保留着教会税,大多数人仍在继续缴纳,例如80%的丹麦人和68%的瑞典人仍会每年掏钱给教会。2011年,德国最大的科隆大主教区的教会税收入超过5亿欧元。2019年,教会税为德国主教们带来了67.6亿欧元。
 
即便今天许多人声称自己不再信教或是无神论者,但依然没有停止交税。有些人是因为手续麻烦,但更多的是因为对欧洲人来说,向教会捐钱已经成为一种传统习惯。根据皮尤中心的调查,丹麦有22%的教会税缴纳者为无宗教信仰者,瑞典则是32%。
 
二、信徒们的捐赠
 
中世纪教廷为了敛财,推出了大名鼎鼎的赎罪券,宣扬只要有了赎罪券,罪孽都一笔勾销,死后可直接荣升天堂,号称“当你为某个炼灵捐献的银钱投进捐献箱,发出叮当一响时,他就从炼狱中应声而出。”教宗本尼狄克十二世时期的赎罪券价格表:“杀人罪,8个金币;谋杀双亲和兄弟姐妹,6个金币;在教堂犯奸污罪,6个金币;伪造文书,6个金币。” 德国赎罪券价格是 “鸡奸罪,12杜加特;渎神罪,7个杜加特;巫术,6个杜加特;杀父,4个杜加特。”罪越小,价格越低,最轻的只有1/4弗罗林。
 
由于教廷腐败导致财政亏空,为了增加收入,从最开始决定每100年出售一次赎罪券,到1400年调整为50年一次,1450年又提前为每25年一次,1501年宣布每隔5年出售一次赎罪券,1506年后几乎每年都发行。教徒们发现了如此简洁方便洗清罪孽、摆脱心灵负担的方法,自然大掏腰包,以至于一次贩卖下来,必须用耙子才能收纳堆积如山的钱币。
 
到了现代,赎罪券卖不出去了,教会便积极鼓励和诱导信徒们捐款。根据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数据, 天主教徒平均每周向教堂捐款10美元。北美有8500万教徒,意味着教会每周可获得8.5亿美元左右的收入。“基督的教会”信徒每年人均捐款963.33美元;长老会信徒每年人均捐款2088.23美元;南方浸礼会信徒人均捐款625.25美元。在调查的63个教派中,信徒每年的人均捐款额是757.90美元。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1年报道,法国天主教会拥有超过3000座建于1905年之后的教堂,以及近50000座其他建筑物,每年可支配价值 7 亿欧元的资产。
 
法国教会资金来源主要有信徒奉献、弥撒收入、遗赠和经营收入(出售圣物、旅游门票和其他服务收入等),政府提供的财政援助,还有减免税等。2004年,支持者们为教区带来了1.95亿欧元,占到总预算约三分之一。2016年,法国教会获得信徒捐献2.566亿欧元,人均225欧元;日常弥撒捐献1.492亿欧元,圣礼(洗礼、结婚)和葬礼收入0.837亿欧元,特定弥撒收入0.483亿欧元,遗产捐赠0.983亿欧元,再加上一些小额收入,全年共获得6.4亿欧元左右。另外,由于没有教会税这项固定收入,法国教会比德国教会略显寒酸,例如一名德国牧师平均每月收入约为4000欧元,而法国牧师仅有1000欧元左右。
 
三、教会的经营收入
 
在长期垄断统治中,教会积累下了庞大的资本。天主教是中世纪西欧最大的封建领主,建立了庞大的财政体系,罗马就是教会的吸金中心,接收着世界各地源源不断的财富。
 
从19世纪起,罗马教廷和欧洲各国天主教会积极参与私有商业运作,把收入投资于企业、商业和金融业的经营,获得了巨额利润。教会进入各种产业,在各国的投资规模达到百亿甚至千亿美元,此类收益已经成为教会收入的主体。像德国巴伐利亚的矿泉水Adelholzener Alpenquellen是Daughters of Charity修道院的财产,位于山泉上,每年销售超过5.8亿瓶,获利可观。
 
德国最富有的科隆大主教区的大部分财富来自对房地产基金、金融证券和证券交易所股票的投资,经披露其财产价值33.5亿欧元,由房地产(约 6.12 亿欧元)、国库基金(2.4亿欧元)和其他资产组成的。德国除教会税外,宗教团体开办的学校、医院和养老院等还可以得到政府的财政资助,政府补贴、免税收入、教友的奉献款大约占教会总收入的40%,其它60%就是教会税。
 
英格兰教会负责管理着790亿英镑(约700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投资收益率达为17.1% 。教会的年收入为75亿英镑(其中60亿来自自己的投资基金收益),比麦当劳和星巴克在英国的3倍收入还多一点。郊区居民每年贡献约500-700万英镑,还有一小部分来自婚礼和葬礼费用。
 
俄罗斯东正教年出售宗教文献的仪式和收益约为60亿卢布,2016年国家补贴分配给它大约10亿卢布。
 
下面来看看基督教的权力中心梵蒂冈教廷的财富。梵蒂冈国土面积0.49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过800有余,财政收入主要由旅游、向教宗的供款、教徒捐款、不动产出租、投资收益等构成。
 
教廷的资产分为三部分:
 
1.梵蒂冈银行,正式名称为宗教事务研究所,是一家私营公司,成立于1942年,主要负责梵蒂冈的金融事务,直接对教宗负责。它与世界上200多家银行有业务往来,在 100多个国家/地区拥有分销网络,客户约15000人,管理着约33000个账户,拥有7.64亿美元的股权,在美联储持有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的黄金储备,流动性覆盖率为443%,净资产回报率6%,总资产回报率1.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2.4%。
 
2019年,教廷的总资产是51亿欧元,其中34亿欧元与资产管理和托管有关。除去负债的净资产为6.3亿欧元,净利润为3800万欧元,相较于2018年的1750万欧元上涨117%,其中投资股票就盈利了1260万欧元(2018年亏了300万),投资基金盈利320万元。
 
美国作家杰拉尔德•珀斯纳在2015年出版了一本《上帝的银行家:一部梵蒂冈金钱与权力的历史》, 是迄今为止关于梵蒂冈银行最详尽的调查著作,一经问世,立刻在英语国家引起了巨大反响。《纽约时报》认为,本书是“一部关于教廷金融机制的详尽历史,珀斯纳编织了一个关于阴谋、腐败和有组织犯罪的非凡而复杂的故事。”
 
2.梵蒂冈的教宗委员会,负责经营梵蒂冈电台、铁路、邮政电讯和其他机构。梵蒂冈已经垄断了罗马的自来水、电力、煤气、交通运输、面粉和建筑等行业。教廷在意大利拥有着数百亿美元的资产和不动产,其在罗马的财富占当地全部财富的四分之一,占据重要的经济地位。
 
3.罗马教宗资产管理处,净资产近20亿美元,在全球各地置业超5000处,且不包括该国在全球各地设立的使馆;仅在意大利就拥有房产4051处(40%作为学校、医院和修道院等机构,14%的房产以市价或低价出租给教会职员),世界各地还持有1120处房产。资产管理处还兼具投资公司的性质,在北美和欧洲许多国家拥有股票、债券和不动产约有6亿美元,另有黄金储备100多亿美元。
 
总之,尽管经历了现代社会的种种变革,欧美教会依然保持有庞大的资产。许多财产是无法估量、无数字或不公开的,所以实际上教会的财富很不清楚。
 
而中国的宗教界在建国后经历过大规模改造,和欧美教会具有极大的不同。
 
一,出于历史原因,中国的各个宗教没有源于历史积累的巨额财富。
 
建国后,国家实行土地改革,土地全部收为国有,寺庙道观等宗教机构没有土地和其他私有的不动产资源,仅拥有机构日常占有使用的土地等,比如少林寺常住院一直只有60多亩地,仅够维持生活而已。
 
建国后大约三十年里实行经济公有制,寺庙道观等也失去了经营收入,基本全靠政府拨款、信徒供奉和少量其他收入。改革开放前,整个中国都比较贫困,宗教机构也不可能拥有超越平均水平的财富。
 
二,中国是无神论国家,信徒比例极小,这是比较今天中国和其他国家宗教问题的关键基础。
 
按照盖洛普国际调查联盟的“全球宗教信仰和无神论指数” 2012年初的抽样调查,中国有14%的人自称信教,30%的人自称不是信教者,47%的人自称是坚定的无神论者,9%的人不回答。而2014年年底的抽样调查,只有7%的人自称信教,61%的人自称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另外,参鉴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2012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和中国人民大学2011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的数据,中国的信教人口大约只有10%。同时,相信宗教在生活中的重要性的人数更少,大约只有3%。
 
宗教的繁荣是建立在信徒人数的基础上的,中国信徒比例极小,更没有欧洲制度性的捐钱传统,决定了寺庙不可能单单指望信徒的供奉,需要考虑如何从无神论者和无宗教信仰者的身上获得利益。
 
认为宗教非常神圣的人数不多,这种思想反过来会影响到宗教机构本身,寺庙也摆脱了宗教清高神圣的心灵束缚,放下架子,不再维持着神圣性的光环,全身心地投入到世俗目标中去。
 
三,中国寺庙的旅游景点性质远远大于其宗教场所的性质
 
西方教堂基本纯粹就是宗教活动场所,讲求宗教的纯净与虔诚,不允许掺杂商业性的功利主义。何况教会本已有稳定巨额的信徒供奉和其他收入,实在没必要多加门票这么一项,反而破坏了宗教的神圣性,徒遭人诟病。
 
但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和商业活动开始繁荣活跃,宗教场所可以大量接待外客,寺庙迈出了从自给自足到获得盈利的第一步,没有历史积累财富,也没有大量富裕信徒支持,最后寺庙决定向公园园林等学习,收门票是最方便快速的获利手段。
 
另外,景点建设需要大量的前期建设,如治理环境,修建道路,改造水电商业点等基础工程,投资巨大,显然寺庙自己是无力操作的,需要当地政府的先期投入。有投入就要有收获,何况寺庙的定位为旅游景点,地方政府更名正言顺地参与寺庙收入的提成。
 
以少林寺为例:据报道,1975年,少林寺开始对外售票,票价5分钱。门票的制作和发售由登封文教局下属的文物保管所负责,门票收入均进入登封财政局账户。
 
1984年4月1日起,少林寺的门票权和管理权被移交给少林僧人,门票收入也全部归少林僧人,登封县文物保管所撤出少林寺。
 
1986年登封县政府在少林寺东开辟商业街,商业欺诈泛滥,少林寺外围环境引起中央领导不满。登封政府投入3亿元对少林寺附近居民、商户进行拆迁。2008年登封市政府为嵩山历史建筑群申遗,进行环境整治,又投入数亿元。
 
1994年,少林寺的门票权回到政府手中。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政府卖票,少林寺取消山门前的卖票。政府从门票收入中按比例分给少林寺一部分。或者说少林寺和登封县政府联合卖票。——引自岳晓锋的《少林寺门票简史》。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曾接受采访称,1994年,登封政府成立了门票管理所,少林寺和管理所共同卖门票,收入大体上少林寺占30%,政府占70%。2009年,少林寺和“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签署协议,甲方嵩管委负责“统一管理嵩山少林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门票价格每人次100元,作为乙方的少林寺“分得每人30元。”后来由于利益分配不清和涉及数额过于庞大,引发了纠纷,从2011年1月到2013年10月,争议数额达到了将近5000万元,可想而知真正的收入该有多大。
 
所以鉴于历史和现实原因,中国的寺庙卖门票已经成为惯例,还牵扯到寺庙外的利益分配,而且数额巨大,是不少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柱之一。该不该收门票和门票该卖多少钱,不是寺庙单方就能决定的,地方政府才是掌握决定权的那一方。
 
底线思维
观察者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为什么会有厌恶市场秩序与商业活动的现象?
       下一篇文章:从“村落”到“网络”:大理南庄村白族大本曲调查记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