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泉州的土地神——泉州风俗调查记之一
发布时间: 2022/6/17日    【字体:
作者:顾颉刚
关键词:  泉州 土地神 风俗调查  
 
 
数年来,因为我辩论古史,注意到禹,又注意到社,又注意到社中奉祀的地,只缘这个问题太大了,一时不能得到一个研究的结果。
 
江苏南部的土地神是各各不同的,有的是有名的古人,有的是离奇怪诞的封号。但北方的土地神似乎不是这样的复杂,或为白胡须的无姓名的神(即正式的土地神),或为韩文公,说是韩湘子要度他成仙,不幸他过蓝关时走入了一所小庙,于是他只得成为小庙的神了。
 
自来厦门,看看厦门的土地神,似和江苏的相近。但是此地很不一律,有的是一间小屋,塑上一尊白须神像,题为“福德正神”;有的祀奉“保生大帝”“协天大帝”“金府王爷”“黄大帝”等,而福德正神仅仅是配享。
 
这回到泉州,进了不少的铺神祠,使我对于泉州的土地神有一个浅近的观察。
 
泉州城内和附郭的地方,共分为三十六铺。据《晋江县志》卷一《舆地志》页八,都里内所载铺名如下:
 
城东隅——五铺
 
(1)中华(2)行春(3)衮绣(4)胜果(以上城内)(5)驿路(城外)
 
城西隅——十铺
 
(6)清平(7)文锦(8)曾井(9)奉圣(10)铁炉(11)三朝(12)万厚(13)华仕(14)节孝(以上城内)(15)锦墩(城外)
 
城南隅十四铺
 
(16)阳义(17)崇名(18)大门(19)溪亭(20)登贤(21)集贤(22)三教(23)宽仁(24)惠义(25)文山(26)胜得(27)善济(28)育才(以上城内)(29)浯渡(城外)
 
城北隅——五铺
 
(30)云山(31)萼辉(32)清源(33)盛贤(以上城内)(34)泉山(城外)
 
新门外——一铺
 
(35)柳通
 
水门外——一铺
 
(36)慈济
 
凡是一铺中地方大一点的,又分为数境(大约二个至三个),例如中华铺就分为中和与妙华两境。只因县志中没有登载境名,所以我们也不容易详细知道。然而我们看了神祠中粘贴的红片子,便可以知道一个分铺分境的约略。
 
这些红片子,是神灵出巡经过别的神祠的时候投递的,正如我们活人谒客的名片。片上写的是宫名(此地称神祠为“宫”,也称为“古地”和“福地”),底下是一个“敬”。就我所钞得的有以下诸宫:
 
镇西紫云  镇西奉圣  镇北彩华  真济  镇东桂坛
 
镇新文圣  华里奇仕  会通  镇新佑圣  三朝容傅
 
三教厚诚  甲第  浦东一堡  厂口后山  镇南紫江
 
熙春龙宫  龙潭  仙店  小泉涧  生韩  孝悌  通津
 
蓝桥  凤阁(以上自城内祠中钞出)
 
锦溪  潘山宫霞  正延陵  延陵  过掘  金榜  妙因 水仙  龙步  董浦  圣公  南后衡山  忠义  石坑  桂香(以上从城外祠中钞出)
 
假使城外的神不到城内去,城内的神也不出来,倒可就上面诸名分出城内外的境名来。但可惜这一点没有问明。
 
这里所说的“镇东”“镇西”,就是上面所说的“城东隅”“城西隅”。“三朝容傅”就是三朝铺中的容傅境。“华里奇仕”恐怕就是华仕铺中的两境。文圣和佑圣既均标为“镇新”,大约是新门外柳通铺的两境。
 
听说这许多城内的神祠又分为“东佛”和“西佛”。这并不是就城的东西分别的,乃是地方上的两个大党派。这党派起于两个大户人家。清初,泉州城内有两个名人,一是打平台湾封为靖海侯的施琅,一是翰林富鸿基。富鸿基嫁女于施家,问施琅行民礼呢,还是行官礼。施琅是位极人臣的人,听了此话很生气;在婚娶的那天,他便供了皇上的黄衣,使富鸿基见了不能不跪。哪里知道富鸿基家中有“五日权君”的铁鼻,施琅去的时候,他也高高供着,施琅也只得跪了。从此两家交恶,亲家变成了怨家。他们俩一文一武,很得地方上人民的信仰,就各各植起党来;富家在西,施家在东,因此把各铺境分成了东佛和西佛两派。每逢迎神赛会的时候,东西两派遇见,各不相让,常至打架,以至流血毙命。
 
泉州人对于铺境看得很重,所以门牌上只写铺名而不写街巷名。在这一点上,可以知道他们对于祠铺中神灵的信仰心。不像我们苏州,虽也由土地祠分了乡隅(我家在东北隅道义乡,属于任大明王土地),但除了写疏之外是没有用处的。
 
这些祠所祀的神,种类很不同。可惜这次住泉州的日子不多,不能作详细的调查。就所见的写出来,有以下诸神:
 
郑大帝及苏夫人(奏魁)
 
秦大帝(生韩)吴大帝(紫云)
 
温圣君及苏夫人(古榕)杨大帝(约所)
 
文武尊王(津瀛)通天文武尊王(通天)西坡大元帅(西坡)义全大元帅(义全)广泽尊王(西坡)高桂大元帅(古榕)天霆吴大人(古榕)太子爷(溥泉)方官爷(紫云及东鲁)赵天君(古榕)勤氏仙姑(真济)广灵万氏娘娘(衮绣)顺天圣母(奇仕)临水娘娘(奇仕)黄狄李三夫人(西坡)狄娘娘(约所)刘星官(许坑)七大巡(许坑)古灵殿四王(许坑及安海)张文照七王(安海)祀公,祀公妈(灵永)
 
此外又有“佛祖”(一峰书)、“关圣夫子”(约所)、“福德正神”(淇园)等。
 
这许多神,我们一望而知是没有历史的根据的。里面当然有许多是有民众的传说做背景的(例如张文照七王等,闻临水娘娘是古田人),有的恐怕只有学人家的样,随便立出一个神道而已(例如西坡大元帅、义全大元帅等)。
 
通天文武尊王,这个名目是怎样来的呢?当洪承畴降了清廷之后,他的弟弟洪承畯瞧他不起,以忠节自守,在宅旁盖了一所唐忠烈祠,祀张巡、许远。道光年间,有人上一匾额,文为“道通天地”,但这祠成了铺神祠之后,民众不能知道张巡和许远是何如人,而他们所要求的乃是圣神文武萃于一身的神,于是上他的尊号为文武尊王。但文武尊王是一个普通的尊号,何以分别于他处的文武尊王呢?于是又在匾额上摘下了“通天”二字加在上面,而这一个境也就名为通天璄了。
 
读者看了以上许多话,说不定要怀疑道:“这些神只是民间的杂祀,或者竟可以说淫祀。至于土地神,自有福德正神在。如何可以把这些神归在土地神的范围之内呢?”这个怀疑确是很有理的,但民众的信仰本不能适合于我们的理性。我们要解释它,原只能顺了它的演进的历史去解释,而不能用了我们的理性去解释。
 
社本是古代的庙宇,除了祭地以外含有很多的任务,其中的一项是附祀有功德于民的贤人。古书上所见甚多,兹举两例:
 
畏垒之民相与言曰:“庚桑子……庶几其圣人乎?子胡不相与尸而祝之,社而稷之乎?”……庚桑子曰:“……今以畏垒之细民而窃窃焉欲俎豆予于贤人之间。……”(《庄子庚桑楚篇》)
 
为颍川太守,市无二价,道不拾遗。病免卒于家。汝阴人配社祀之。(《后汉书·宋登传》)
 
不知何时社庙变成了土地庙,社神变成了土地神,更规定尊号为福德正神。我们从历史上看土地神的原有的地位是很高的,他是后土,是和皇天上帝受同等的崇奉的神。安海的鳌头宫有一副对联,叫做:
 
天下无双大老    世间第一正神
 
这实在不是过分的称誉。但自从变成了土地庙之后,学士大夫是不屑过问的了,凡是应该配祀于社的名贤,都是学士大夫替他建立专祠,或合设乡贤祠和名宦祠。在民众方面呢,他们的知识是很浅薄的,除了口耳相传的传说之外不能再有历史。但是他们虽没有历史的知识,而他们一样的要求有配社的名贤,所以他们除了福德正神以外,还有他们的某大帝、某圣贤、某元帅和某夫人。这些大帝、圣君……原是配祀于土地庙的,意义甚为显著。只因为福德正神的样子太柔懦了,神迹太平庸了,他虽然为民众所托命,但终不能获得民众的热烈的信仰。配祀的神既为民众的自由想象所建立,当然极适合于民众的脾胃。威严的是大帝,雄武的是元帅,俊秀的是太子,美丽的是仙姑,神的个性既甚发展,人的感情也自然满足。于是民众信仰土地庙中的配祀的神比正神深切得多,寖假而配祀的神占夺了正神的地位,升为土地庙中的主祀,把正式的土地神排挤到庑间或阶下去了。久假不归,由来久矣!但是我们何必替福德正神抱不平呢,新鬼大而故鬼小原是世界上的一条公理。
 
知道了这一点,便可明白这些大帝元帅之所以不能和土地神分家的缘故。
 
泉州的土地庙,在热闹的市街上的都修得殿庭严整,两庑有“班头爷”(皂隶)二十四名;而在荒丘败园之间的仅仅是一所小屋,除了一尊小偶像之外什么都没有。有几处大庙是有碑记的,摘録一些以见他们崇奉的大概:
 
( 1 )重修奏魁宫记
 
吾泉附郭四隅分为各铺,每铺皆有祀神之所,春秋于此祈报焉。其区域稍大者,一铺之中复分数境,或境自为祀,或附于铺中之所祀,规制不一。奏魁宫即宽仁铺之主。神宫之举废可觇乎铺之兴衰,安可坐视倾圮而不重为葺修乎!……(民国十年黄鹤撰)
 
( 2 )重修溥泉宫记
 
溥泉古地,崇祀中坛太子神像,由来旧矣。里之人休咎必祷,水旱必祈,朔望籖ト,岁时祭祀,荷神庥者几二百年,而未悉起崇祀之缘起也。及采故老传闻,乃知宫地为兵宪故衙之福德祠,后因都中大水,祠之对门左畔有井,俗呼溥泉井。方水涌时,神像从井中浮出,里人收而置之祠中。犹未有以崇奉也。而神乃数化为人,以医药疗人疾病,并自募资塑新其像,神灵由是赫焉。香火云集,有求必应,里中人于是仍其初地,为宫而祀之。……(咸丰丁巳黄廷赞撰)
 
有几座庙,收藏地方上的古物。如奏魁宫中有古代天主教徒坟上的天使石像,砌入左庑。这块石像,本来流落在奏魁宫附近,有一个美国人肯出五百元买去,宽仁铺中人不肯,乘重修的机会索性砌入壁中,与关圣一龛相对,现在烧香到天使像前的也颇有其人了。又如西坡宫墙壁上嵌有古刻石佛像一方,也是在附近荒烟蔓草中找来的。生韩宫藏有韩琦出胎的血迹石,固然未必可信,但民众要在土地庙保存古迹的心即此可见。这些庙中,常有建醮、演剧、宴神的事。我们近回到泉州,也碰到了几次,非常热闹。今把墙壁上粘贴的狭长红条子钞出几张,以见一斑:
 
(1)奉铺主郑大帝示,阳月初三四日叩答天恩,各家交天金九金神金黄红钞,是夜各家门前犒赏神兵,以昭诚敬。谨白。
 
(2)泉郡许坑古灵殿四王府刘星官七大巡择十月十四日寅时起鼓,演唱目莲全部,谨白。
 
(3)涓阳月初三日,演唱庆司五名家全枱,叩答天恩。铺中诸蝼蚁叩答。
 
(4)本月念八日,喜敬邢、朱、李三王府大筵一席,掌中班一枱。弟子某某同敬。
 
(5)义泉唐陵烟阁功臣张真君示谕,择十月初六七日建设保安请醮,并叩答上苍。铺中各家交桶金,男丁一桶,九金一千,黄红钞各三千,代人名一身;女人随愿。是夜各家门首犒赏神兵,以昭诚敬。
 
在这些条子上,很可见民众对于铺主的信仰的热烈。他们每一铺裹的人能够团结,恐怕也是铺主的力量呢。铺主与铺主之间怎么称呼,这也是很有趣的一个问题。我初到奏魁宫,看见殿上的楹联写道:
 
奏鼓迎府,重新庙貌。
 
魁杓献瑞,上应奎星。
 
民国辛酉仲冬,弟孝悌敬贺。
 
庙貌仰巍峨,轮奂常新垂万世。
 
神灵昭赫濯,宽仁大道美千秋。
 
中华民国壬戌正月旦,弟生韩敬贺。
 
这颇使我发呆:如何郑大帝有了弟兄呢?如何他的弟兄是民国时代的人呢?问了一问,才知道孝悌和生韩都是宫名,因为他们和奏魁宫的地位平等,所以称起弟兄来了。生韩宫的神是秦大帝,为什么不写“弟秦大帝敬贺”呢?祀神的杂乱,看奏魁宫就可知。宫名奏魁,联上又说“魁杓献瑞”,则阁上应祀魁星。但是我们上去一看,祀的神却是观音,桌围上写的字也是“奏魁大慈悲”。祀观音也罢了,而神龛的匾额却又是“蕊榜文衡”,难道他们去请观音大士看文章吗?这一次的游览,全仗刘谷苇先生的领导;他又告我许多传说。这文中的材料有许多是从先生的口中得到的,我真是非常的感谢。但写出之后,不知道有没有错误。周刊发刊在即,不及寄去审览,敬在此志歉。希望刘先生和泉州同志肯加以切实的指正和增补!一五,一二,廿六。
 
原文载于《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周刊》第一卷第一、二期1927年1月
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
民俗学论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重新认识“宗教与社会”——以宗教对欧美社会、国家的深层影响为例 \张志刚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对我们研究世界宗教现象具有重要的方法论启发,如…
 
西班牙历史上的宗教宽容对现代地区冲突的启示 \周诚慧
摘要:我们正处在一个多元文化时代,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已经加大了社会结构的密度,…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姐妹神灵与女性神亲建构——以山右姐妹神祇为例
       下一篇文章:钟馗传说和信仰的滥觞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