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蒙古国欢迎教宗历史性的牧灵访问
发布时间: 2023/9/15日    【字体:
作者:梵蒂冈新闻网
关键词:  蒙古国 教宗访问  
 

教宗方济各91日上午抵达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展开第43次国际牧灵之旅。他是访问中亚这片土地的首位教宗,主要探望当地的天主教会小团体。

 

教宗方济各91日当地时间上午951分抵达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自即日起至94日,在这里展开他履行教宗牧职以来的第43次使徒之旅。他是访问中亚这片土地的首位教宗,正如这几天有人提到,而且当地电台和电视台屡次强调的那样,这是一次具有“历史性”的访问。

 

媒体不断传播教宗到访的信息,增加了以藏传佛教徒为主的蒙古人民对这位名扬四海的“人物”到来的好奇心。

 

上午 10 点左右,教宗乘坐的意大利航空公司的A330客机停在停机坪上。圣座使馆的代办雷斯(Fernando Duarte Barros Reis)蒙席和蒙古国礼宾司司长从飞机的前梯上到机舱迎接教宗,随后教宗乘电梯下机。蒙古国外交部长巴特策策格(Batmunkh Battsetseg)女士在飞机的前梯下迎接了教宗。

 

另一位身著红色蒙古袍的年轻妇女向教宗献上了一盘蒙古奶酪,这是当地的传统食品,由牦牛奶制成,牦牛是蒙古最常见的动物之一。教宗用手触摸盘子,然后尝了一块奶酪。欢迎仪式上没有致词,只有身著传统红、蓝、黄三色制服的士兵组成的仪仗队,以及双方代表团的彼此问候。阿拉木图至圣圣三教区主教孟比拉(José Luis Mumbiela Sierra)也以中亚地区主教团主席的身份到场迎接教宗。

 

教宗方济各于831日傍晚离开罗马达芬奇国际机场,前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在大约9个半小时的飞行中,教宗乘坐的飞机途径克罗地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塞尔维亚、黑山、保加利亚、土耳其、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中国。教宗向所经国家的领导人拍发了电报,表达敬意。在给中国习近平主席的电报中,教宗致以问候,表示:“我一定为贵国的福祉祈祷,为你们所有人呼求团结与和平的神圣祝福。”

 

蒙古国教会概况

 

教宗方济各启程前往蒙古进行牧灵访问之际,梵蒂冈新闻网提供给读者一些该国教会团体的基本资讯。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方济各于831日至94日对蒙古共和国展开历史性访问,正如圣座新闻室主任布鲁尼阐明的那样,教宗此行的中心是会晤当地的天主教会团体。关于该国的教会团体,梵蒂冈新闻网提供了一些基本资讯。

 

教会起源

 

基督宗教信仰在蒙古有悠久的历史根源,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十世纪,那时叙利亚传统的基督徒团体已经传人,这个团体在中国被称为“景教”。

 

1245年,教宗依诺增爵四世(Innocent IV)派遣方济会会士柏朗嘉宾(Giovanni di Pian del Carpine)作为特使出访蒙古可汗。从柏朗嘉宾的记述中,我们知道,窝阔台大汗(Ögödei Khan)于1235年建立的都城和林(Karakorum),是一个多元文化、多宗教的城市,其中也有景教的存在。第一个获准进入和林的西方传教士是法国道明会士克雷蒙(Barthélémy de Crèmone)神父,他于 1253年到达和林。

 

1922年,教宗庇护十一世建立外蒙古宗座代牧区。1924年,亲苏联的蒙古人民共和国诞生后,境内所有基督信仰团体被取消,直到1992年新蒙古共和国的成立。新蒙古共和国与圣座建立了外交关系,为此,圣座成立了乌兰巴托传教区,并委托给比利时圣母圣心会负责(CICM)。2002年,圣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任命菲律宾籍圣母圣心会会士黄旭东(Wenceslao Padilla)神父为蒙古宗座监牧。黄神父于2003年在乌兰巴托主教座堂被祝圣为主教。

 

一个年轻、贫穷却充满活力的教会

 

1992年,当圣母圣心会最初的三位传教士抵达蒙古首都时,连一个天主教徒都没有,“建立教会”的工作不得不在语言和文化的困难中从零开始。他们的传教工作以及同时抵达蒙古的其他修会团体的使徒工作,也得到了韩国天主教会的经济支持。

 

据乌兰巴托宗座监牧马伦戈(Giorgio Marengo)枢机介绍,蒙古教会过去三十年的历史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十年是从1992年到2002年,其特点是教会虽微小但进展重大;第二个十年是首批地方基督徒团体的涌现和扎根;第三个十年则以第一位蒙古神父若瑟·恩赫-巴塔尔(Joseph Enkhee-Baatar) 2016年的晋铎为标志。

 

目前,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大约有1,500名信友(1995年只有14名)分布在八个堂区和一个传教站。监牧教区有25位神父,其中包括2位蒙古人,还有6位修生、30多位修会会士、5位修会非圣职会士和35位传教员。牧灵工作人员来自30个国家。

 

教会的工作

 

蒙古地方教会传教工作主要活跃在社会、教育和卫生领域。2020年,建成一所技工职业学校、两所小学和两所幼儿园、一个为最贫困人士提供治疗和药品的诊所、一个残疾人中心和两所收容被遗弃和贫困年长者的老人院。每个堂区还启动了蒙古明爱会的爱德项目,为民众开设食堂和公共淋浴间,课后服务、以及为女性开设的课程。

 

与政府当局和其他宗教的良好关系

 

蒙古教会在促进人类发展方面的工作受到地方当局的赞赏,并有助于巩固蒙古与圣座之间的良好关系。2022年,蒙古国驻圣座大使与圣座国务院与各国及国际组织关系部门秘书长加拉格尔(Paul Richard Gallagher)总主教签署协议,向蒙古研究人员开放梵蒂冈档案馆,加强双方之间在文化领域的合作。蒙古地方教会与其他宗教,特别是与该国佛教领袖也有良好的关系,2022528日,马伦戈枢机亲自陪同蒙古佛教领袖首次正式访问梵蒂冈。

 

牧灵挑战

 

马伦戈枢机强调,蒙古地方教会牧灵工作面临的首要挑战是帮助信友加深信仰,使其与日常生活日益联系起来。第二个挑战是促进各修会团体传教士与其他基督信仰教会团体之间的共融与友爱。最后,继续勇敢地向蒙古社会宣扬福音仍然是一项挑战,因为在无神论政权统治长达几十年后,仍然有39%的人宣称无宗教信仰。

 

走进教会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美国印第安人宗教政策研究(1978-1994) \刘贤明
摘要:19世纪末以来,美国对印第安人的政策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的发展过程,与此同时,…
 
近代早期荷兰共和国宗教宽容研究(1572-1620) \李瑞林
摘要:荷兰共和国建立之初,宗教宽容的争论便已开始。荷兰人民对西班牙统治时期宗教迫…
 
图拉真时期达契亚地区罗马化研究 \吴英深
摘要:达契亚(Dacia)在二世纪初期被罗马征服后开始了罗马化的进程。在这一过程中,达契…
 
《大宪章》渊源:罗马法还是蛮族习惯法 \王栋
摘要:近年来学者不断争论英国法和共同法对《大宪章》的影响。《大宪章》小部分章节受…
 
宗教活动场所税收征管协作制度研究 \王禹柯
摘要: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会议上指出,宗教问题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宗访问蒙古:在大草原和蒙古包当中拥抱天主教会“小羊栈”
       下一篇文章:新加坡:穆斯林组织向天主教修女颁奖致敬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