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案例选编
 
阿勒格尼县诉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匹兹堡分会(部分支持声明三)
发布时间: 2013/4/6日    【字体:
作者:佚名
关键词:  宗教 案例  
 
 
美国最高法院


    1989年2月22日法庭辩论,1989年7月3日宣判
 
    史蒂文斯大法官发表声明,部分支持判决意见,部分反对判决意见。布伦南大法官和马歇尔大法官附和此声明。
   
    政府对两种宗教而不是一种宗教的承认把本案从最高法院的政教分离条款的先前判例区分开来。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政教分离条款的条文和背景以便确定政教分离条款对这种新形势的影响。

    政教关系在18世纪70年代末分化成两种不同的种类。在一些欧洲国家,一个国教,例如英国的圣公会,被建立起了。国教通常被税收支持,被仅赋予教徒以特权的法律支持,有时候被对非教徒的暴力迫害所支持。相反,尽管几个美国殖民地收税来支持被挑选出来的信仰,没有一个殖民地补贴一种宗教。有一些州撤消了立教的法律,还有一些州把对一种宗教的支持替换为要求为多种宗教提供非歧视性支持的法律。[1]   [492 U.S. 573, 647]  

    在这个历史背景中,时任弗吉尼亚州议会代表的詹姆斯•麦迪逊在1789年6月8日来到第一届议会的会场,提出了一些宪法修正案,其中包括下面的内容。

    “公民的权利不应因为宗教信仰或者膜拜而受到限制,禁止政府建立任何国教,良知的全部和平等的权利不应以任何方式或者借口被侵犯。”1 Annals of Cong. 434 (1789) (emphasis added).

    议会经过辩论,对斜体字内容做出了数种重新表述。[2] 一名议员建议使用这样的文字,“议会不能制定有关宗教的法律。”. 很快他又改成,“议会不能制定立教的法律。”经过进一步修改后,这句话变成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中的宗教条款之一。该条款在1791年被通过。它宣布,“国会不得制定关于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的法律。”

    依据文本,政教分离条款的早期版本只是禁止在英国占统治地位的国教。受政府支持的多种宗教,像在美国的六个殖民地存在的情形,并不被禁止。[492 U.S. 573, 648] 但是,即使在这几个州里,甚至在受政府支持的教会的成员中,很多人反对受政府支持的多种宗教,因为它们导致了社会分化。[3] 也许是为了回应这种反对意见,后续的版本把政教分离条款的范围从“任何国教”扩大为“宗教”。“宗教”这个词的主要意思是“基于对上帝的尊崇的美德和对未来的回报和惩罚的预期”,它的次要意思是“神学信仰和膜拜体系”。S. Johnson, A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7th ed. 1785); (把受宗教自由条款保护的“宗教”解释为除了“有组织的宗教教派的成员资格”之外,还包括“真诚遵守的宗教信仰”)。 被批准的条款禁止联邦法律支持多种宗教或者建立一个国教。[4]  

    类似的,受禁止的政教关系的范围也扩大了。早先的版本只是禁止“支持”或者“关于宗教”的法律。最后的文本禁止所有“关于立教”的法律。这个短语甚至禁止部分立教。(Lemon v. Kurtzman)它禁止政府相对于其它宗派偏爱特定宗派,也禁止政府相对于非宗教偏爱宗教。(Wallace v. Jaffree)重要的是,最后的版本含有“respecting”这个词。和“touching”一样,“respecting”这个词意味着关于,或者提及。但是,它也意味着尊重,也就是“尊崇”、“善意”和“注重”。[5] 考虑到这些丰富含义,政教分离条款在禁止涉及宗教的法律的时候,特意禁止了向宗教致敬的法律。

    对特定传统的符号的处理表明了一个人对该传统的态度。(Cf. Texas v. Johnson)因此,在政府地产上的宗教标志的引人注目的展览在第一修正案的范围之内,尽管政府的什一税对个人关于支持教会的选择的干涉是1791年时的主要关切。(See Walz v. Tax Comm'n of New York City)不管这种展览的危害被表述为“强制”、“支持”还是仅仅是有支持特定信仰的意图和效果的政府行为,这种“关于立教”的象征性的政府言论都可能违反宪法。[6] Cf. Jaffree, 472 U.S., at 60 -61; Lynch v. Donnelly, 465 U.S. 668 (1984).

    我认为,政教分离条款应当被解读为创造了一个强假说,该假说反对在公共场所展示宗教标志。[7] 这种标志很容易冒犯被宣扬的信仰的非信徒和那些认为特定的宣扬是亵渎的信徒。一些虔诚的基督徒认为基督诞生塑像只应当被摆放在虔诚的场景中,例如教堂或者私人住所。他们不支持把基督诞生塑像用于为基督的生日的商业化提供帮助。(Cf. Lynch).[8] 在本案中,犹太教徒坚决反对赞助了匹兹堡市-县政府大楼里的展览的那个教派对烛台的使用。[9] 尽管“反对这些展览所传达的讯息的过路人可以忽略这些展览,甚至视而不见”,这类的展览必然强调了个体之间的被深刻体会的差异,而不是趋向于达成一个超宗派的目标。政教分离条款不允许公共机构挑起这种争议。[10]

    这个强假说反对政府使用宗教标志。这个强假说的适用“要求我们毫不留情地去除政教之间的所有联系”(see post, at 657 (KENNEDY, J., concurring in judgment in part and dissenting in part))[11],因为它只是在一个展览的讯息(在该展览的场景中进行评估)是非世俗的时候才会禁止该展览。[12] 例如,持有十诫的摩西的雕刻,如果是政府墙上的唯一一件装饰物,传递了模棱两可的讯息,可能表达了对犹太教、宗教或者法律的尊重。如果我们再加入描绘孔子和穆罕默德的雕刻,那就可能尊崇了宗教或者特定宗教,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就像“市政厅屋顶上的大型拉丁十字架的永久陈列”违反了第一修正案一样。See post, at 661 (KENNEDY, J.). 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三位宗教领袖的旁边摆放世俗人物,例如奥古斯都大帝、威廉•布莱克斯通、拿破仑•波拿巴和约翰•马歇尔,我们表达的就不是对伟大的劝人改宗者的敬意,而是对伟大的立法者的敬意。把这样的合适的讯息从政府大楼里排除出去是荒谬的[13],就像把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画家的宗教画从公共博物馆里排除出去一样。(Cf. Lynch). 这种对背景的细致考虑不是“近乎对宗教的潜在敌意”。它对我们社会中的宗教和非宗教成员给与了应有的尊重。[14]  

    本案中的基督诞生塑像展览和Lynch v. Donnelly案中的塑像有明显的不同。肯尼迪大法官试图轻视这种不同的重要性。我认为他的做法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最高法院得出结论说,林奇诉唐纳利案中的基督诞生塑像是合乎宪法的。即使我同意这个观点,我仍会得出结论说,阿勒格尼县政府在它的县政府大楼里展示宗教物品促进了基督教,违反了政教分离条款。因此,基于我所附和的布伦南大法官的意见中列出的原因、布莱克蒙大法官的意见中的第四部分和奥康纳大法官的意见中的第一部分,我同意最高法院关于基督诞生塑像的判决。

    最高法院得出结论说,匹兹堡市-县政府大楼里的展览是合乎宪法的。我不同意。一棵单独摆放在政府大楼前的有灯光照明的45英尺高的常青树可能传递了节日祝福。这种祝福没有紧密联系,不足以产生宪法意义。正如布莱克蒙大法官指出的,把这棵树和18英尺高的烛台摆放在一起没有使得烛台世俗化。Ante, at 616. 光明节烛台无疑是一个宗教标志[15]。它的存在赋予圣诞树以宗教重要性。因此,整个展览显示了政府对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支持。(Cf. Jaffree)它可能被解读为发送了“多元化和选择信仰的自由的讯息”。但是这个讯息并不清晰,不足以压倒一个强假说,那就是这个展览尊重了两种宗教而排除了所有其它宗教,构成了双重立教,而双重立教是第一修正案所禁止的。因此,我完全赞同上诉法院的判决。
 
    (翻译:殷树喜)
 


注释:
[1] 关于政府立教的历史,参见J. Swomley, Religious Liberty and the Secular State 24-41 (1987) (Swomley). See generally L. Levy, The Establishment Clause (1986) (Levy). 一位历史学家对第一修正案被通过时的形势的描述,参见C. Pritchett,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 401 (3d ed. 1977). 
[2] 该过程的综合性描述,参见Levy 75-89. See also, e. g., Wallace v. Jaffree, 472 U.S. 38, 92 -97 (1985) (REHNQUIST, J., dissenting); Swomley 43-49; Drakeman, Religion and the Republic: James Madison and the First Amendment, in James Madison on Religious Liberty 233-235 (R. Alley ed. 1985).
[3] Swomley 28. Cf. Engel v. Vitale, 370 U.S. 421, 432 (1962).
[4] 该禁止通过第十四修正案对各州适用。Jaffree, 472 U.S., at 48 -55.
[5] "Respect"一词的定义,参见T. Sheridan, A Complet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6th ed. 1796). See S. Johnson, A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7th ed. 1785); see also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733-734 (1989); Webster's Ninth New Collegiate Dictionary 1004 (1988).   
[6] 肯尼迪大法官对奥康纳大法官的批评是“不厚道的”,也是无根据的。See Smith, Symbols, Perceptions, and Doctrinal Illusions: Establishment Neutrality and the "No Endorsement" Test, 86 Mich. L. Rev. 266, 274, n. 45 (1987). 他偏爱的“强制力”检验,正如他自己承认的,和我们的先例不一致。Engel, 370 U.S., at 430 .
[7] See, e. g., Roaden v. Kentucky, 413 U.S. 496, 504 (1973). See Committee for Public Education and Religious [492 U.S. 573, 651]   Liberty v. Regan, 444 U.S. 646, 671 (1980) (STEVENS, J., dissenting) (quoting Everso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Ewing, 330 U.S. 1, 18 (1947)).
[8] Brief for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 et al. as Amici Curiae ii. See also Engel, 370 U.S., at 431 . 确实,在地方法院作证的两个罗马天主教徒称陈列基督诞生塑像冒犯了他们。App. 79-80, 93-96.
[9] See Brief for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 et al. as Amici Curiae i-ii; Brief for American Jewish Congress et al. as Amici Curiae 1-2; Tr. of Oral Arg. 44.
[10] See Goldman v. Weinberger, 475 U.S. 503, 512 -513 (1986) (STEVENS, J., [492 U.S. 573, 652]   concurring). Cf. Lemon v. Kurtzman, 403 U.S. 602, 623 (1971); Engel, 370 U.S., at 430.
[11] Everso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Ewing, 330 U.S., at 15 -16; see also id., at 31-33 (Rutledge, J., dissenting). Accord, Jaffree, 472 U.S., at 52 -55.
[12] Cf. New York v. Ferber, 458 U.S. 747, 778 (1982) (STEVENS, J., concurring in judgment)
[13] 当然,所有这些领袖出现在我们法庭墙壁的中楣雕带上。See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31 (published with the cooperation of the Historical Society of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14] 最高法院在很久前就驳斥了肯尼迪大法官今天提出的观点。Engel, 370 U.S., at 433 -435 (footnotes omitted).
[15] 然而,布莱克蒙大法官赋予了烛台过分的世俗意义。Ante, at 613-616. Contra, ante, 632-634 (O'CONNOR, J., concurring in part and concurring in judgment); ante, at 638, 641-643 (BRENNAN, J., concurring in part and dissenting in part); post, at 664 (KENNEDY, J., concurring in judgment in part and dissenting in part). 他只是通过大量的引经据典来得出他的结论。Ante, at 579-587, 616.
 
                       
                          (本文为普世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政教分离中的理性与信仰———黑格尔论国家与宗教之关系 \于涛
摘要:黑格尔的法哲学理论中,政教关系既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又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论中世纪宪政中的基督教因素 \姜永伟
硕士论文摘要:宪政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它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对于自由、正义以及平等…
 
当代欧洲政教关系状况及述评 \刘国鹏
【摘要】欧洲地区,尤其是中、西欧地区宗教信仰的总体特征和最新趋势是世俗化日益加…
 
中国古代宗教治理的法律解读 \建志栋
【摘要】自孔子以来的儒学体系,奠定了中华文明重视道德伦理的文化特征,因此,在中…
 
基督教原罪论对现代刑法的启蒙 \衣家奇
〔摘要〕缘起于西方社会的现代刑法制度,在形成与发展中受到了基督教文化的深刻影响。…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阿勒格尼县诉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匹兹堡分会(部分支持声明二)
       下一篇文章:阿勒格尼县诉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匹兹堡分会(部分支持声明四)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