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怎样才能减少中国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威胁?
发布时间: 2014/9/19日    【字体:
作者:韩家亮
关键词:  新疆问题 恐怖袭击 政教分离  
 
    中国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威胁主要在新疆,但是中国的其它地方也有可能出现恐怖袭击,最近的昆明屠杀就是一例。我说减少而不是根除是因为根除伊斯兰恐怖主义恐怕非常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美国花了大气力除掉了宾拉登削弱了盖达的总部,盖达的也门分支和几个非洲国家的分支继续活跃还有发展。现在比盖达还要邪恶的另一个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出现【1】。如果将来削弱了“伊斯兰国”可能又会有另一个恐怖组织兴起。但是有可能限制和减少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这是本文所要讨论的。首先我们需要深刻了解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世界根源【2,3】,也需要分析对中国国内的这种威胁,然后参照世界其它国家的反恐经验,定出适应于中国的有效反恐措施。需要指出在中国实行政教分离非常重要。大多数穆斯林不是伊斯兰极端分子,伊斯兰极端分子中也有许多不是恐怖分子。如果中国的宗教政策不恰当的话有可能打击温和的穆斯林,加剧一些穆斯林对政府的反抗,使得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更加恶化。下面我逐点分析。
 
    * 中国新疆恐怖威胁的源头 *
 
    最近国内恐怖袭击频繁,许多华人感到困惑、焦虑、担忧、无助。要减少恐怖袭击,先要找出中国的恐怖主义的根源。有人认为恐怖主义是因为贫穷、压迫、社会不公或被别国侵略。但是联合国关于恐怖主义的定义排除了这种看法。这些因素可能会加剧恐怖主义的威胁,但不是根本原因。有些民运人士认为恐怖主义是因为专制引起。我不同意这些民运人士的看法【4】。现代民主制度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在民主制度出现以前,世界上大部分都是专制政权,但是以前那些时期或者不存在恐怖主义或者不严重。也有一种看法(中国体制内人士这种看法比较多)认为新疆恐怖活动最近增加是因为法律不够严或是执法力度不够。与其它国家相比中国在这方面的法律已经非常严厉了,但是仍然无法减少中国的恐怖活动。我先前分析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宗教和文化根源【2,3】。这些分析是从一种俯瞰的和历史的角度出发。这里我们来考虑如何利用这些知识来考量中国的伊斯兰教。
 
    恐怖主义为什么在中东比世界其它地区严重?这与可兰经是用阿拉伯文写的有关。可兰经翻译成为其它文字只不过是最近几十年的事。以前中东以外的其它地区基本上靠伊斯兰神职人员(例如阿訇)来讲解可兰经的意义。近代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产生大约在1970年代【5】。伊斯兰恐怖主义主要有两个驱动力:(1)阿拉伯地区现代化失败的挫折;(2)伊斯兰激进派增长;它们对可兰经的解释认可恐怖行动。这些在中东以外的地区原来不存在或者不严重。但是起源于中东的伊斯兰极端派和恐怖主义思潮有可能逐步扩散到其它地区包括中国。因此需要考虑伊斯兰各流派如何产生、发展、传播。【6】介绍一个主要伊斯兰极端派瓦哈比(Wahhabi)的产生和传播。从这本书可以看到伊斯兰极端派思潮如何从中东传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是为什么现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恐怖主义严重的根本原因。注意这本书的作者Charles Allen对沙特阿拉伯有很大的成见。不错沙特阿拉伯皇族靠瓦哈比夺权,不错沙特阿拉伯在社会上非常保守,但是沙特阿拉伯因为国家利益的原因不支持恐怖主义。当然沙特阿拉伯出钱在全世界各地建立宗教学校输出瓦哈比意识形态,需要予以限制和抗衡。但是在反恐时需要把沙特阿拉伯和恐怖主义分开。资深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David Ignatius认为可能促使沙特阿拉伯加入反对“伊斯兰国(IS)”的统一阵线【7】。Ignatius同时兼职哈佛教授,在国际上非常有名,常与其它国家总统、总理、内阁部长、以及其他领袖交换意见。
 
    * 宗教必须用宗教的而不能用政治的方法处理 *
 
    人的宗教信仰非常重要。圣经中马太福音4:4 (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对世界上许多人来说,宗教信仰比生命还重要,宗教信仰自由是人类最重要的自由之一。联合国人权宣言里有宗教信仰自由一项。曾有名诗“若为自由故,两者(爱情、生命)皆可抛”。曾有一句名言:不自由母宁死。但是对有些中共高官来说,我让你吃饱不饿,有地方住,有衣服穿,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什么信仰自由,那都是扯谈。从这种观点出发不可能理解伊斯兰恐怖主义和处理好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即使对维吾尔族和其它信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进行经济赎买也不会解决长远问题。王力雄曾经写过一些文章有一些建设性的看法和建议,提到只强化经济发展不能解决问题。
 
    宗教的问题需要用宗教知识来分析用政教分离下的法治来解决。许多华人把宗教与政治混起来,从政治角度分析宗教。有些民运人士只从政治方面来看恐怖主义,认为如果中国民主了恐怖主义自然会解决了。我指出过这种看法不正确【4】。实际上民主化必然导致政府控制减弱,在民主化过程中的权力真空可能会被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利用。但是政治高压会使得普通穆斯林认为政府侵犯他们的信仰自由,可能引起反弹甚至把原来温和的穆斯林推向伊斯兰极端派那边。将近一年前发生在天安门前的吉普车自杀事件可能就是因为地方政府打压的反抗引起的【8】。一般恐怖袭击都有组织,北京吉普车事件大概没有组织。当然这事伤及无辜,有可能属于恐怖袭击。详情不得而知。但是从外媒报道来看可能是泄愤。
 
    * 中国知识界和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办? *
 
    首先中国应该真正实行政教分离。历史上宗教一直在各国政治中起重要作用。政教分离起始于西方,是解决不同基督教教派纷争的有效办法。政教分离本身不是宗教而是一种政治框架,它保证基本宗教自由又同时实现有效的政治治理。虽然中国历史上一直是政教合一【9】,但中国社会历来宗教性不强,政教分离应该不难实现。对伊斯兰教国家和地区来说难度比较大,因为可兰经要求其它宗教信徒最多是二等公民。历史上伊斯兰教政权绝大多数是政教合一的。但是也不绝对,土耳其就实行政教分离,此举促使了土耳其的现代化。新疆和其它一些穆斯林聚居的地区要能够与别的信仰和民族和平相处,政教分离恐怕是唯一的办法了。
 
    西方国家在政教分离的原则下,政府不过问宗教事务,不能确立那个教派正确那个教派错误。基督教有许多教派,正统教派有:浸信会、长老会、改革宗、圣公会等等等等。一些广为所知的基督教异端有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会、Church of Scientology等等。除了这些世界上普遍有的异端,中国大陆特有的异端有东方闪电、全能神等等。西方政府并不歧视异端。在西方如果一个异端遵纪守法(耶和华见证会就是一例),这个异端就是合法的,与其它正统教派一样可以进行正常的宗教活动。一个反例是93年美国德州发生的 David Koresh 的事件。从报道来看,David Koresh明显不是基督教正统。但这不是问题,问题是Koresh 违反了法律,被疑性侵幼女和窝藏武器,受到警方调查传讯。他们不接受警方传讯,甚至与联邦和地方的执法官员发生武装冲突,造成悲剧。多年前,美国报纸曾报道一摩们教原教旨主义教派有一夫多妻制,违反美国法律。警察查封了这个教派,把当事人送交法庭。这两件案例都是宗教团体违反了民事法律。如果一个正统教派有类似犯法行为,一样要受法律制裁。 
  
    中国还没有真正实现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许多大陆华人也弄不清正统异端。许多中国基督教教会属于地下或是半地下,不时会受到政府打压。另外绝大多数国家的天主教会都隶属与罗马教廷而中国就另立天主教教会。这些都是中国没有真正实行政教分离的例子。除非特殊情况,基督教教会一般不会与政府对抗;圣经明确教导要顺服政府。但是穆斯林就可能认为你剥夺他们的正常信仰权利,可能采取暴力行动甚至恐怖活动。另外大陆民众需要学习一些基本宗教知识。我自己就有一次经历。我在大陆华人的一个网站讲耶和华见证人是异端不是真正的基督教。管理的版主就要因此处罚我。我告诉他他可以去问任何一个正统教派的牧师,大学教授,哪怕去维基查查,都会说耶和华见证会是一个异端。结果他不愿去查,一定要惩罚我。我还没有听说过哪里有保护异端惩罚正统的。很明显这个管理宗教版的版主连最基本的宗教知识都没有。大陆基层中可能也有一批这样的官员。
 
    我怀疑处理新疆的宗教问题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但是努力改进还是可能减少恐怖主义的威胁。一方面需要给新疆穆斯林相当程度的宗教信仰自由,一方面需要严格区分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一些大陆华人提议采用以前王震的镇压方法在新疆阻止恐怖主义。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有一句名言:“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过去有效的办法现在不一定有效,因为时代变了。现在采取强力镇压很有可能促使维吾尔族人反抗,甚至可能适得其反造成政局失控。另外如果这样的镇压导致大量伤亡,世界各国也会强烈谴责。有一小部分华人(通常是极端自由派的那批人)建议新疆独立。从原则上来讲,我不反对边远地区独立。实际上中国的疆界在清朝统治下扩展了大约一倍,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疆界是在近二百多年内确定的。举西藏为例,我希望它留在中国,但是如果藏民一定要独立我也不绝对反对。新疆不一样,许多汉族和其它民族人民长期生活在新疆,现在民族关系又紧张,这加上伊斯兰教的教导很可能会导致大规模的种族和宗教冲突,后果将不堪想象。
 
    虽然有些穆斯林和有些伊斯兰派别会说某某人或某某派是异端,但是实际上伊斯兰教基本上没有正统异端之分【10】。我们没有办法用鉴别正统异端的方法来遏制伊斯兰恐怖主义。一个地区的穆斯林是否激进是否极端与这个地区的阿訇有极大关系,因为只有他们才懂得原文。据我与中国穆斯林地区来人谈话和读到的相关文章,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管制还是相当严的。
 
    我建议在中国实现真正的宗教自由。咋看起来这个建议似乎不合情理,但是仔细考虑可能是比较可行的一条路。中东历史权威路易斯在【5】描述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发展。传统伊斯兰教的解释并不容忍恐怖主义,现代伊斯兰恐怖主义是从少数伊斯兰极端教派来的。如果在新疆严格限制伊斯兰教,恐怕适得其反。人有宗教信仰的要求。如果强压制维吾尔人可能会通过地下途径诉求宗教信仰。这容易使他们有反抗心理,也比较容易受伊斯兰极端派煽动。如果容许宗教信仰自由,政府可以集中力量限制来自极端派的材料,解除极端宗教人士的教职。宗教信仰自由还应该开放给其它主要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等。宗教信仰自由是联合国人权宣言中重要的一条,所有中国公民都应该享有这个自由。况且信仰其它宗教的人一般不容易皈依伊斯兰教,这也是一种防止伊斯兰教扩张的办法。
 
    要把伊斯兰极端派别从伊斯兰主流中区别出来不容易,这个只能由中国学术界来承担。如果把伊斯兰某些主流教派定罪并禁止,穆斯林民众可能不服气产生反抗心理。反之,如果让伊斯兰极端思潮近来,就可能激化国内的极端势力。
 
  注释:
  【1】韩家亮:伊斯兰国(IS/ISIS/ISIL)的兴起与前瞻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world/qqgc/20140826112011.html
  【2】韩家亮: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宗教和文化之根源探讨(上)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40807110672.html
  【3】韩家亮: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宗教和文化之根源探讨(下)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40809110794.html
  【4】韩家亮:与胡平和魏京生商榷恐怖主义的根源 http://han-jialiang.hxwk.org/?p=947
  【5】Bernard Lewis, "The Crisis of Islam: Holy War and Unholy Terror," Random House Trade Paperbacks, 2004.
  【6】Charles Allen, "God’s Terrorists: The Wahhabi Cult and the Hidden Roots of Modern Jihad", Da Capo Press; 1st Da Capo Press Ed edition, 2007
  【7】David Ignatius: Can Saudi Arabia help combat the Islamic State?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david-ignatius-can-saudi-arabia-help-combat-the-islamic-state/2014/08/28/3cec6df6-2ed6-11e4-bb9b-997ae96fad33_story.html
  【8】天安门撞车事件动机浮出水面,可能是为报复清真寺一年前被强拆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7899
  【9】韩家亮:中国历史上政治与宗教的关系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40821111709.html
    【10】韩家亮: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正统和异端及邪教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40710109165.html
 
本文转载自: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articles/china/gqmq/20140831112283.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与西方宪政的发展——一种基于历史视角的考察 \阚英
硕士论文摘要: 摘要:众所周知,在过去两千年的时间里,西方文明深深地受惠于基…
 
零和扩张思维与前现代帝国的宗教政策——一个以政教关系为中心的分析框架 \孙砚菲
摘要 在研究前现代帝国时,西方学术界倾向于强调前现代帝国较之民族国家对治下不…
 
法律文明的起源 \何勤华
摘要:在描述法律文明的起源时,由于文字尚未诞生,因此仅凭法学的文献是不够的,必…
 
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 \周永坤
【摘要】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是现代宪法中的两个重要概念,发端于宗教改革和唯物主义…
 
宗教事务管理措施必须于法有据 \冀华昌 刘简宁
2019年3月,南方某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出台了《××市群众举报非法宗教活动奖励办法》(以…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基督教会与民主制度
       下一篇文章:略论十三世达赖喇嘛与清政府的关系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