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他山之石
 
美国基督徒有关美国外交政策之宣言
发布时间: 2017/1/6日    【字体:
作者:Daguo
关键词:  美国 基督徒 外交政策  
 
2016年夏天,美国一些曾在政府部门担任较高外交和安全职务,政治学、伦理学以及安全领域的学者和教授,还有一位前海军中将和驻扎在中东的第五舰队创始人曾公开发表过一个宣言,深入浅出地罗列出他们对美国外交政策的主张。宣言发表在当时创刊不久的《护理》(Providence)杂志上。近几十年来,美国基督徒对美国国内政治的参与越来越深,但在外交政策上却缺乏明确的主张和持续的声音。《护理》杂志的创刊就是为了填补这一空白。而宣言的推出更是代表了在外交和安全领域有一定影响力的美国基督徒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观念和政策主张。现将宣言摘要翻译出来,以飨中文世界的读者。
 
序言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努力试图确立其在世界中的角色和地位。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结束了这种模棱两可的状态,继之而来的是阿富汗和伊拉克困难重重的战事。最近,美国放弃了其作为二战后国际和平与安全之保护者的历史性角色。结果,一些美国人开始拥抱一种被动的、民粹主义式的处理国际事务的策略,在强调对敌强硬的同时却从领导世界的位置上抽身而出。
 
在这种变化面前,关心世局的基督徒不应沉默,因为他们慎重对待上帝赋予教会与国家的角色,而且珍惜正义和有秩序的自由这两个同等重要的价值。我们支持美国发挥领导力,同时也认为美国在国外运用其力量时要审慎和坚守美德。
 
我们推出此一联合宣言,意在清楚阐述一种思考美国力量和世界秩序的简要却庄重的框架。虽然此一宣言只关乎美国的外交政策,我们相信,其中的原则是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可以认同的。我们的目的是尝试着将圣经原则运用到美国外交政策之中,这就必然要求有智慧的算计和理智的判断。我们希望我们的观点对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同样清晰有力。
 
世界秩序
 
基督徒对外交政策的思考常常聚焦于具体的道德议题:推动宗教自由、帮助难民、打击人口贩运等等。尽管这些问题都很有价值,且得到我们的认可,我们担心的是,围绕单个议题的行动很容易被政策制定者操控。更糟糕的是,将我们的参与限定在单一议题上可能会有陷入道德主义的危险,同时产生自以为义和乌托邦主义的问题。
 
上帝委托其百姓看守伊甸园(创世纪2:15),外交政策的日常工作以及对国际体系的维护可以被看作这一委托授权的当代版本。这里的“伊甸园”是国际社会体系,或者更准确地说世界秩序。看护世界秩序意味着要担负保卫公共安全、践行正义和推动人类繁荣昌盛的重任。所有人都在这些任务上有份,不过,我们这些人生活在一个强大的国家之中,有着特殊的护理责任。换言之,我们认为应审慎使用美国的力量,以在负责任的主权国家间鼓励、增强和捍卫那些促进有秩序的自由的机制和文化。
 
完美的人类政治体制是不存在的,不过我们坚信自由秩序是现存的最不坏的选项,也是实现上帝命定的政府之意图的最佳手段。
 
美国的角色
 
我们认为美国应该继续像二战结束后一直所做的那样领导世界实现这些目的。原因有二。首先,这符合美国自身的最大利益,因为自由秩序是美国安全的外壳。在一个由诸如负责任的治理、开放经济和安全合作之类的自由规则支配的世界,美国的安全和繁荣才最有保障。其次,美国依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其与民主国家的伙伴关系和结盟更是锦上添花:任何其它国家或联盟都没有领导世界所需要的经济、军事或政治组织、管理和协调资源。没有美国和盟友的领导,世界秩序的很多方面将无人看管。
 
为达此目的,美国必须负责任地运用力量。美国人常常在国家生活的道德原则问题上犯错。有些基督徒将美国等同于旧约中的以色列,无视自己历史和政府政策中的罪行和失误。另有些基督徒则错误地将教会或个人的道德准则加诸国家机器之上,结果导致和平主义和放弃政府的正当责任。还有人认为国家不应有道德考量。没有国家能摆脱按正义行事的义务。《箴言》书明确要求统治者公正治理国家。美国应像所有其它国家一样追求正义和秩序。
 
美国人是独一无二的族类,拥有史无前例的力量、财富和政治权利,也有史无前例的责任将它们运用得当。莱因霍尔德尼布尔明智地警告人们在施用其力量时不要不顾“影响所及之人的利益和看法”。至于美国应当如何、何时以及在何处十分审慎地在国外运用其领导力并提倡有秩序的自由文化,我们先不做结论。此类决策要求在紧迫的时间压力和不完备的信息下做艰难的选择,最好一个一个地按具体情况处理。一个享有有秩序的自由的世界是理想状态:由于加诸其身的限制,政策制定者们常常被迫做出妥协。
 
我们认识到,美国笃定要承担的领导角色会产生傲慢与自私的诱惑--有时美国确实会陷入这些诱惑。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有四种办法可以免受诱惑:倾听政府之外的声言--尤其是宗教界人士的声言,增强对大国自高自大以致犯错的历史的认知,尊重我们政府体系中的制衡机制,以及在可能时受制于多边主义的制约。我们不认为单边主义从原则上讲就是错的,不过我们相信与其它国家协同行动能有力地遏制战略和道德短视的诱惑。
 
我们对美国外交政策的主张基于符合圣经的对人之本性、政府之目的和武力之运用的理解。这里,我们遵循的是许多世纪以来基督教有关国家作用和正义暴力的思想传统,从奥古斯丁到阿奎那,从路德到加尔文到尼布尔到艾尔希特恩。
 
人的本性
 
人是按上帝形象被造的(创世纪1:26-27)。我们要以合符道德的方式运用上帝赋予我们的权力和影响力。按照上帝的意旨运用权力是必要和有益的。政府有权辖制公民,让正义和有秩序的自由成为可能。人类创造性地和优雅地利用其力量的能力结出了人类的一切文明成果。不过,我们坚持原罪的教义--众所周知,尼布尔将之视为“基督教信仰唯一能够以经验证明的教义。”人既属于特蕾莎修女的人类,也属于希特勒的人类。人类创作了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也发明了大屠杀的毒气室。圣经对人之本性的看法是,我们以上帝的形象被造,却堕落了;既有尊严,又败坏不堪;既能创造美,又残忍无比。这是基督教政治思想的基石。
 
国家与教会
 
政府体现了人之本性的两个侧面。很多时候,政府是人类罪性最不堪的产物--历史性邪恶的集大成者和集中展示者,是对这个堕落世界的最大咒诅之一。《旧约》中的一些最激烈的指责是政治性的,针对的是城市、王国、帝国及其统治者。与此同时,政府也是上帝命定的,意在让它成为所有民众的祝福,并阻遏人类罪性和邪恶最残酷的发作。使徒保罗将政府描述为“上帝的仆人”,为“你的益处”服务,并且是“为神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罗马书13:1-7)。
 
政府的权柄是独特的,完全不同于教会的权柄。教会是上帝百姓的团契,展示上帝荣耀的器皿,上帝话语的信使,以及正在来到的上帝国度的使馆。正如教会没有权柄使用武力或者运用强制一样,国家也没有权力改变或强迫人的信仰。就此而言,即便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信基督教,美国政府也不应该赞助或传播基督教,理所当然地仍是“世俗化的”。
 
武力的使用
 
政府在某些人手中是权力极大的撒旦工具。不过,如果按照上帝创造的目的运用得当,同样的权力也是祝福、正义和秩序的工具。政府可能在压迫他人方面犯错;不过它犯错的方向也可能包括无法维持秩序或不再追求正义。政策制定者们必须同时避免不作为和作为的罪行。作为基督徒,我们认为美国必须停止压迫无辜者。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必须停止使用强力;那么做就相当于放弃了政府其它的正当职责。我们认同传统的正义战争观念,而且相信正义战争的思想架构可以被广泛地应用于国家的实际工作之中。
 
美国拥有使用武力以维护和保障正义的正当权力--包括为自卫、保护无辜者以及捍卫自由秩序使用武力。最重要的是,政策制定者们必须理解,战争的目的是实现更好的和平,而且这一目标必须贯彻战争的始终。这些规则都源自于实用武力时的最重要的动机:在其它手段均失败时,为了维持秩序和追求正义。我们追求秩序和正义的动机是出于对邻人的爱以及希望阻止他们的邪恶举动。
 
结论
 
美国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为强大的国家。我们的基督教信仰赋予我们一种深沉的责任感,去确保美国能恰当得益、小心谨慎地运用其强大力量,因为这种强大的力量可能会被滥用。我们之所以认为美国应该继续在全世界鼓励一种尊重自由秩序的文化,原因也在此。
 
从某种意义上说,对自由秩序的投入是实现自身安全的合理自私的做法,并且代价最小。我们对美国寻求自身安全的意图心安理得,因为保障秩序是政府的首要职责。
 
不过,我们认为,除美国安全之外,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在一个享有有秩序的自由的世界里,自由国家会更加安全。所有国家都可以而且应该一起努力推动负责任的治理、自由创业和相互安全。在上个世纪的很长时期内,美国及其盟友在全世界帮助倡导这些理想--我们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他们应该继续这么做。
 
转自大同
http://www.daguo.us/2017/01/03/美国基督徒有关美国外交政策之宣言/?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宗教团体的财团法人资格——以基督教会为例 \崔苗
我们知道律法原是好的,只要人用得合宜;(提前1:8)先前的条例,因软弱无益,所以废掉…
 
从一份行政诉讼判决书看《宗教事务条例》在行政诉讼中的法律地位 \徐玉成
2016年3月17日,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发了一篇《李鹏与东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东莞市人…
 
家庭教会活动场所管理创新初探——以温州某县城家庭教会场所登记为例 \朱腓力
引言: 2015年8月,“拆十运动”虽然暂停,但新出台的《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古代法律中的宗教背景 \徐爱国
对法律史的“科学”研究,源于19世纪的历史学家们。以法律为主题的历史叙述,排除了…
 
纳粹时期德国新教中的教会斗争 \冯小茫
二战后海外学术界普遍认为纳粹治下十二年间德国新教教会的基本状况可以用“教会斗争…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伊朗总统赞美多元化社会
       下一篇文章:“上帝选民”的僭越与救赎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